「等等過去別說話,太子正氣頭上,說什麼都不對的。」金在中抓著金俊秀的肩膀緊張的說。

金俊秀不能說不擔心不恐慌,他不曉得朴有天這麼急促傳喚自己有什麼用意,他心底也覺得,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順著太子。」金在中又再三的叮嚀,才膽敢放金俊秀一人去見朴有天。

金俊秀一人的走向朴有天的臥房,太子殿中有許多奴婢及侍衛都站在門外,各個瞧著金俊秀一人走過。

腳步越近臥房裡的聲音就聽的越清楚。

這種聲音他曉得是傢俱的碰撞聲,還有類似些陶瓷器具的破碎聲。

看來朴有天不只氣,他是氣得幾乎想殺人。

來到臥房門前,內恃監本想開口傳話,金俊秀打住了他。

「我自己進去便可。」金俊秀淡淡的說。

所有下人眼睜睜看著金俊秀推了房門,眼中的情景是杯盤狼藉,只見朴有天於廳內轉過了身怒視著金俊秀,他也瞧見自己臥房外盡是奴婢與侍衛,便朝著金俊秀身後怒吼:「全都退下!」

這般令人震懾聲音,連金俊秀也發顫。

朴有天氣憤得走至金俊秀面前,一把就抓住了他那容易被揉斷的手腕,狠狠的將他甩盡了廳內,然而又踹上了門。

金俊秀踉蹌了幾步,眼神開始的緊張游移,為何一系之間朴有天會神色大變?

朴有天一步一步的朝著金俊秀逼近,低聲說:「你可曉得齊國太子如何對待我弟弟?!」

金俊秀一步步的退,眼神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朴有天,他似乎能料想,不過他卻回不出話。

「退啊!」朴有天向前又說:「你繼續退啊!」

不料,金俊秀的尾椎就碰上了廳內的案上,他明白自己已無路可退了。

朴有天就在自己眼前,咄咄逼人,「齊國的太子強迫有煥與他交歡!」他鼻頭幾乎是要碰上了金俊秀的鼻尖,又怒喊道:「你可曉得……是交歡啊!」

金俊秀皺起了眉頭,他覺自己心頭難以喘氣,一股腦兒的正經與憾慟皆直往腦子衝,他的眼眶漸漸紅了起來,可什麼話也沒說。

「我這麼待你……為何你國的太子這麼待有煥呢?」

這算什麼?

朴有天越來越不曉得自己該怎麼做,才能保住朴有煥還能善待金俊秀。從一聽見朴有煥的待遇後,他幾乎就是想拿金俊秀作為報仇,他也想讓齊國嚐嚐自己皇子被迫交歡的痛。

他單手就將金俊秀的衣裳扯下,金俊秀慌張的抓著他的手臂,眼淚掉了下來……

「別……」他聲音顫抖的請求。

朴有天歪著腦袋,皺著眉說:「別?你有這立場請求嗎?你沒有!」

他吻住了金俊秀的紅唇,一手就接續的扯著金俊秀的褻褲,這些粗暴的對待,金俊秀下意識想推開他,可自己卻不忍這麼做,他只能忍著屈辱,緊緊的抓著朴有天的臂膀。

說起來他不會是最可憐,而是朴有天。朴有煥在異國的待遇,他得忍受,然而現今他找自己洩憤,實質上對齊國卻是無關痛癢,所以朴有天怎麼作他都無法從他身上得到相同代價的仇恨。

破碎的衣裳仍是掛在金俊秀身上,可其餘應該遮掩的重要部位的遮蔽物卻被脫得精光。

朴有天離開了金俊秀的紅唇時,拉出了一條銀絲,藕斷絲連的糾纏,朴有天不會善罷干休,他將金俊秀推至案上,抬起了他一隻玉腿,咬了胸間其中一顆蓓蕾,狠狠的啃咬起來……

「啊……別……」金俊秀皺著眉叫了出聲,不懂溫柔善待的朴有天,並不能感覺金俊秀現在多麼不適。

朴有天以不打算理會金俊秀的求情,他另一手不憐惜的就抓住了金俊秀的玉莖,上上下下的搓揉起來,「等等……有天……。」

金俊秀改換抓住了他的肩膀,雙腿間也不知何時被朴有天給侵占,待他清醒過來時,股間已是一陣撕裂的疼痛。

「啊……!」金俊秀仰脖幾乎是痛苦的喊叫。

他雙手沒有多餘的力氣再抓緊朴有天,半靠在案上的他,身子沒有力氣的倒趴在朴有天肩上,另一隻踩地的腿,感覺似乎有東西順著他腿上的曲線流了熱液下來……

朴有天瘋狂的撞擊著他股間的幽穴,等至他將精液全數射在他身內,然而硬生生的退了出來後,金俊秀便再也支撐不了自己的重量,最後放開了朴有天,跌坐在地上。

朴有天這時才回過神低下了頭看著眼前怵目驚心的一幕……。

金俊秀修長白皙的玉腿,沾滿了從股間流出的熱血,隨即又是朴有天所釋放的精液,混濁著血液的濃稠,流出有紅有粉的液體。

金俊秀在地板上喘著氣,他幾乎是痛到站不起身子來,可卻也無哭鬧,只是紅唇不停的喘著。

朴有天這時間才發現自己鑄成了大錯,他憤怒之下所為的事情,竟是換得金俊秀的疼痛與眼淚,然而也使他站不起身。

「俊秀俊秀……!」他緊張的跪了下來,然而用盡全身的力氣將金俊秀抱起,趕緊來至廳內的臥室。

他不知所措,看著腿間的血液與自己的淫液,他明白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也是最要不得的手段。

「我去叫太醫!我……」

「有天。」金俊秀在床間上叫了他的名字。

朴有天不敢聽他的聲音,那麼脆弱幾乎啞然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他不敢面對自己究竟做了不可原諒什麼。

但他的心還是很聽話,讓他來到床邊上。金俊秀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眼眶的淚水一直掉落,可卻非責備的眼淚。

「不是你的錯。」他依然淡淡的說,沒有給予過多的言詞,他只是想告訴他,如今他們這般的狼狽,不是彼此的錯。

如果朴有天能藉由欺負他來消心頭之痛,那麼他也會義無反顧的接納這些痛恨。

他不曉得為何自己生不了他的氣,卻還原諒了他的行徑,他多麼想替他救出他弟弟,他想幫助他。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漸漸略帶蒼白的嘴唇,最後便放開了他的掌心,暈了過去。

然而,朴有天還是哭著找太醫,最後便寸步不離的待在金俊秀身邊。

可他最後還是不明白,究竟他對他是怎樣的存在,他又對他……是有著怎樣的心思。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