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俊秀醒過後,他鳳眼眨了眨,看著這床邊的蚊帳,比起他的臥室看上去還真華麗。

他試著回想自己暈過去時發生的事情,只聽見床邊有人在說話,他不小心的扯動了身子,惹得一身疼痛才想起暈去前的事情。

「俊秀!」金在中趕忙的又將他按回床上,擔憂的說:「你要什麼我來就好了。」

站在金在中身後的是一位高大的男人,他皺著眉看著床上的金俊秀,然而不急不徐的也走來床邊,低聲說:「小的是沈太醫沈昌珉。」

金俊秀看著他,勉強的有禮的回笑。

「小的已經告訴過太子了,下回要用點潤滑,東西小的也替太子準備好了,下回您就不會這麼難受。」沈昌珉很盡責的說,但卻沒交代為什麼金俊秀會暈倒,他認為暈倒的理由眾人皆明,無須再說明。

不過他卻沒想到他說的那堆什麼潤滑什麼難受,會讓金俊秀感到難為情。

金在中似乎跟沈昌珉很熟絡,他沒好氣的瞥他一眼說:「你可以滾了,說那麼多無關要緊的事!」

「什麼無關要緊!舒服與痛就一線之隔,有了些差錯可是極端的感受啊!」沈昌珉很堅持自己的論點,可還是說完就離開了太子殿。

一瞬間紅了臉蛋金俊秀也不太敢面對金在中,只見金在中嘆了口氣,苛責的說:「沒想到你能順太子順到這種地步。」

金俊秀眼神看向他,這意思聽上去金在中似乎是要他反擊太子的樣子?

但他臉上卻笑了出來,「他也承受很大的痛苦。」

金俊秀能明白,也許以朴有天承受的痛苦來轉換,大概就是他身上現在的疼痛,是等價的。他有多痛,就代表朴有天也有多疼。

其實朴有天一直站在大廳來至臥房的拱門邊,不敢進來面對金俊秀。

可光能聽見金俊秀的聲音,他的心就踏實許多。

「不說這個了,大家都不願意聽。」金在中忘向站於門邊的朴有天,然而又說:「太子有交代,要你醒來後去後邊浴堂裡泡藥浴,身子會好的快一點。」

金俊秀點點頭,他咬著牙撐起了自己的身子,加上金在中的攙扶,他下床仍是不穩,走起路來也踉蹌,朴有天看的提心吊膽,可他還是跟在他們身後走像太子殿后園的浴堂來。

金俊秀脫了自己身上便衣,那鎖骨與胸前明顯被肆虐過的痕跡,金在中看的不忍,但他卻沒說話的扶著金俊秀讓他泡進了藥浴裡頭。

「謝謝你,哥。」

金在中搖了搖頭,臨走前還不忘罵他是傻子,可金俊秀並發覺若金在中走了他等等該如何起身的這等事。

其實金在中早另有安排,他走出了浴堂,在門口邊遇上朴有天他並未太驚訝,抿了抿嘴說:「太子,小的有事得先離開,俊秀就麻煩您照顧了。」

言下之意,是金在中要他去面對金俊秀。

朴有天看著離去的金在中,看來他真的只能硬著頭皮進去浴堂裡照顧金俊秀。

金俊秀一個人潑弄浴池的水,濃濃的中藥味,他挺喜歡的,感覺身體負擔減輕了許多,本想在池子裡多走幾步,可又扯動了股間的傷口,他差點就摔在池子裡,而身藏在後的朴有天看的捏了好幾把冷汗。

於是,朴有天還是脫了身上的衣服,入了浴池中抱住了金俊秀。

金俊秀沒料到浴堂還會有第二人的出現,以及突如其來的擁抱,讓他在朴有天懷中打了個顫。

「是我。」朴有天的胸膛靠著他的背脊,而他也沒掙扎,身子漸漸的放鬆下來。

金俊秀轉頭看著朴有天,他緩緩的在他懷裡轉過了身子,笑著說:「我正想說您應該也來泡泡。」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身上那些紅紫,低頭皺著眉,金俊秀見狀,他搖了在這池子裡的湯藥抹上了他的臉,又用雙拇指替他揉開眉間的皺摺,笑說:「這藥能舒緩疼痛。」

然而,他又肴了湯藥,拍打上他的胸口,淡淡的說:「我知道您這裡很痛。」

他看著朴有天漸紅的眼眶,他也只是溫柔的笑著,於是牽著他的手來至了台階,兩人就坐在上頭泡著身子。

朴有天不曉得如何回饋金俊秀這翻的諒解,但他卻不能原諒自己衝動下的結果。

兩人在這浴池中,靜靜的泡著湯藥,久久都未說話。

直到金俊秀率先開口的說:「我有個方法,也許能保護令弟。」

朴有天驚訝的看著他,「什麼方法?」

「用我來擔保令弟的安全,然而再多派兩名高手去護衛。」

金俊秀看著這咖啡色的藥池,他曉得自己雖然沒有什麼價值得以威脅齊國,可他明白,只要在金國尚未年獲之時,他隨時都可以抖出他是假皇子的事實,用此來威脅齊王。

率先讓金王得知其實齊王並無意願遵循盟約,以現在齊國的狀態,他相信齊王不會動用武力。

「可行?」朴有天擔心的問。

「可行。」金俊秀篤定說。

他已不想看傻傻遵循盟約的金國再蒙受損害,也許日後他還有更多的方式來制止齊王的計謀。

可現今的當務之急,還是先保住朴有換要緊。

「你吃不吃虧?」朴有天皺著眉又問,他不希望金俊秀也因此受傷害。

金俊秀臉上笑的自然,搖著頭。

他根本不會再虧損什麼了,從一開始就是犧牲品的他,而現在的他能救多少人,他就盡全力的去實現。

他想救齊人,想救朴有天,想救金王,想救朴有換……想救整片天下。

也許這次的抵押不會是錯,他這無名小卒也能換取更美好的天下也不一定。

他相信,縱然有一天他會死於這場背信的盟約,也會有下一個他繼續來完成他的夢。

他的胸襟沒有朴有天的寬闊,可他這不大不小的胸膛裡,也埋藏著支撐他的夢的傲骨。

他輕輕的閉上眼,深呼了一口氣。

他決定了他的方向,以及未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