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孩兒走了。」

金俊秀朝著金爹金娘揮著手,臉上笑得輕鬆,可金娘椅門而望,哭了起來。

明明是去征戰,是死是活還不曉得,怎麼能笑得這麼樂?

金爹看著金俊秀隨著軍隊離去,也皺起了眉頭,「咱就這麼一個兒……願天保佑他能凱旋而歸。」

金俊秀肩上扛著桿子,桿子後端就他的一袋行囊,他哼著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喂,去打仗你這麼開心?」

他轉過頭看著那人,身子比他高大許多,站在他旁邊顯得自己特別的矮,不過也無妨,高不一定好。他嘟嘴說:「不然要哭嗎?」

「你家就你這麼一個兒吧?瞧你娘哭得什麼樣。」那人似乎有些鄙視的說。

金俊秀聳聳肩,「就我一個又如何了?再多生幾個不就得了。」

那人笑了起來,就不見這麼不珍惜生命的人,還叫他爹娘多生幾個,若天下父母都這種心態,打哪來的喪子之痛啊?

「我,沈昌珉,你怎麼叫?」沈昌珉低頭看著他,從自己的行囊裡拿出了一顆饅頭問。

「金俊秀。」

他仔細的打量著金俊秀的臉蛋,一點也不刻意,很不給面子的笑了出來,「你爹娘是想讓你長得好看一點是不?取這名字跟你人根本搭不上,你生的挺不識相。」

金俊秀瞪了他一眼,本來是開開心心的要去征戰,怎麼一上路就遇到這麼靈牙利嘴的人?

「你這嘴除了吃還能做什麼?什麼好話都說不出。」金俊秀也沒好氣的說,他拎著自己的行囊繼續走。

沈昌珉睜大了眼,還不見有人能這麼回話的,「能吃就是福,蠢。」他也不服輸的說。

金俊秀沒再搭理,他一人哼哼唱唱的就跟著軍隊走,沈昌珉則是繼續啃著他的糧,兩人也沒再繼續瞎說話。

一路上來到了同是姓金的人家,金俊秀看著走出的人兒,臉臭的跟什麼一樣,一副看上去就是不想征戰,可臉上也沒多傷心。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了啦。」那人帥氣的揮著手,也很豪邁的跟進了軍隊中。

金俊秀看著那人他家門口,竟然有九個女人為他哭泣,那最老的應該不用說,是娘親的,不過其他八個就……

金俊秀拍了拍他前面同是姓金的人問:「請問,你府上另外八個女人是你的誰?」

那人轉過了頭瞧了一眼金俊秀,金俊秀實在不想說,他前面這人眼睛大的跟姑娘一樣,臉蛋也跟姑娘一樣,就除了身材不算是姑娘,可如果只看臉的話,也太令人稱羨了吧?

這時的沈昌珉搶在那人開口前先答,「人家這個才叫俊秀。」

金俊秀眼巴巴的眸子,他認了,眼前的人真的生的太好看。

不過那人只是瞪了沈昌珉一眼,然而朝著金俊秀笑說:「其餘八個,是我姊。」

這麼多個?怎麼他娘跟母狗一樣能生啊?而自己的娘竟然難產的跟什麼一樣。不過這話他沒說出來,放在心底。

金在中慢下了腳步,走在金俊秀旁,看他就感覺是自己親弟一樣,笑問:「你叫什麼來著?我,金在中。」

「我是金俊秀。」金俊秀笑的開心,雖然他不曉得自己在開心什麼,也許是遇上了尤物而開心。

「咱們都姓金,也許五百年前咱們的祖先還是住同個屋簷下呢。」金在中又看看那仍是在吃東西的沈昌珉問:「喂,吃饅頭的,叫什麼?」

「沈昌珉。」沈昌珉頭也沒回的就說。

這路上他們三人就談著自己要去征戰的心得。

金俊秀是因爹已垂垂老矣所以就代替上戰場,金在中也是因為爹已垂垂老矣所以也上了戰場,沈昌珉則是因為家中糧食已不足以養他最後他自己決定來吃國家。

雖然三人有說有笑,可心底還是會害怕。

沙場上刀劍不長眼又無情,有誰不怕被砍傷?然在世上他們年紀也不過十幾,日子正想努力之際生命有可能就葬送沙場,誰不怕見不了明日的太陽?

都怕,但怕又有何用呢?

「身子上留點刀疤也挺男人的。」金俊秀笑說。

「若見不了明天的太陽也不錯,不用再被曬傷。」金在中用手遮著自己的額頭道。

「死了也沒差,免得我吃光社稷辛苦的稻糧。」沈昌珉喝了口水說。

所以,他們還是替自己找了死去的好處,告訴自己,縱然死了也沒什麼好遺憾的。

三人隨著軍隊來到了寨營,他們拿著軍單去報告,金俊秀在排隊時東望西看的,瞧著這粗糙的環境,心底還是揪了一下,今後自己就是住這裡了。

不過既然都來到了這裡,他還是會盡力的替國家效力,打個勝仗回去!

雖然新兵訓練很苦,可無論如何他還是會撐過。雖然自己離家時還開玩笑叫爹娘再生幾個孩子,不過他很明白,娘是不可能再生了,爹的種也不一定游的動。

唉,所以如果可以,他也想活著回去。

他完成了手續後,數著自己的仗營,來到了以後都得睡的地方,將行囊丟上小床,又走出了仗營。他看著一旁的大樹想,還真不曉得跟自己同營的人是怎樣的人。

不曉得會不會是豺狼虎豹樣的?

金俊秀就坐在那顆樹下,等著有無跟他同個仗營的夥伴,結果至結束後都不見有人來。

怪了,意思就是他一個人睡一個營就是了。

於是待所有人就緒後,金俊秀也入了列,似乎是有長官要訓話的樣子,他乖乖的站好等著。

他發現有兩人從一間特大的仗營走出來,明顯就是身分不凡啊。

「士兵們!從今日起我就是你們的主子,說一就不能有二!」

金俊秀看著他,挺威武的呢,而且呢,那大將軍也長得太好看了吧,怎麼自己就不能生成那樣呢?可臉蛋倒是有些如嬰兒臉圓圓,真要說,那嬰兒肥可能是那將軍的失敗點。

「我是朴將軍,朴有天,而身旁這位是跟我們一起征戰的三皇子,鄭允浩!」

金俊秀看了那皇子一眼,也是很魁梧,看上去感覺比朴有天還能打耶。

這時朴有天又喊:「今日大家也累了,明日起開始訓練!不準遲到!」

金俊秀就看著朴有天又回歸那個特大華麗的仗營,自己也摸著鼻頭回那小仗營。

還真慶幸是自己一人住,可說來也怪,是徵兵太少還是怎樣?如果自己被刺客給殺了不就也沒知曉?死了也沒人曉得,實在太可憐了。

這時金在中突然掀開了他的簾子,拍了他一把,看看眼前的情景,笑說:「你一人住!真好!」

金俊秀則苦著臉回頭,「不好,沒人照應,睡晚了也沒人叫。」

「說什麼呢,不如明日我來叫你。」金在中笑說,可他來的目的不是來聽金俊秀埋怨的,他又問:「明日要兵科分類了,你想分去哪?」

金俊秀還真沒想過這種問題,隨意的說:「一般的就行了。」

金在中摟了他的肩,細聲說:「我呀,要去當火頭軍!」

「什麼鬼呀?」金俊秀看著他的臉皺眉問。

「嘿,就是替軍中煮飯的,這麼一來我就少了操課,免得被操死啊。」金在中慫恿著金俊秀,他看金俊秀這身骨子也不認為他耐操,又說:「你自己想想吧,要進火頭軍簡單的,明日測試擺爛就行。」

金俊秀低了頭,還真想了一會,不過他還是說:「我還是一般的吧,總不能永遠都這身骨子。」

他也想變強壯,也想變的跟朴有天還是鄭允浩那樣,現在的他看上去還真瘦小,自己都覺走在路上屁股隨時都可能被人強了呢。

「那好吧,可我倒不認為你被操能多有壯骨。」金在中臨走還是要金俊秀想想。

從第一眼看上金俊秀時,就認為他是一位得需要人保護的孩子,怎麼說都比自己小啊,還長的這麼可愛,肯定會受人欺負的。

不過金俊秀還是堅決,自己要堅強啊,為了活,為了變男人,從明日開始,他都不能再卻步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