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進了營帳裡頭,看著揉著臉的朴有天,調侃道:「你怎麼會被打到呢?」

朴有天轉過頭瞄他一眼,冷道:「是不小心的。」

鄭允浩只是拉開了帳廉,看著正在替金俊秀穿回鎧甲的金在中,他又說:「我真想曉得那長的像姑娘的人兒身手如何。」

朴有天也站了過去,雖然金俊秀與金在中站一起,可他的眼神還是只盯著金俊秀瞧。

剛剛會被打中他自己也覺得很訝異,都怪那粉紅的胸膛又是乳首又是翹臀了,就他媽這麼剛好讓他看見!

可說回來,同是男人的他們,怎麼看見金俊秀那些羞人的部位會覺得有點心動……?

鄭允浩見他沒說話,看著他的眼神曉得他還在觀望金俊秀,於是他又說:「兄弟,你可知道那美人要攻擊你?」

「哪個美人?」朴有天下意識的問。

那個躺在糧袋上的自然不會被算計在內,眼前也就兩個美人,一個忙著穿鎧甲,一個幫忙穿鎧甲,還能有誰?

不過見朴有天這種反應這樣的問法,鄭允浩曉得的很,朴有天肯定是煞上了金俊秀才這麼問。

「就是說要去當火頭軍的那人啊,雖然他這副長相,可身手應該不差。」鄭允浩笑說。

朴有天不理解,問:「何以有此見解?」

「他可是當時要拿菜刀丟你的呢。」鄭允浩說的輕鬆,彷彿朴有天的死活與他無關似的。

不過朴有天沒說什麼,縱然金在中丟了,他也有把握把他接下來。

當士官將實力差別分類出來後,朴有天又上了訓練場,要求每個士兵腰上都綁著繩,拖著特沉的大石頭跑步。

金俊秀聽見都暈了,他真覺自己在方才不應當打朴有天那一拳的,現在可好了,鎧甲就重死了,他還要拖著石頭跑!

重點是軍營裡怎麼會這麼大顆的石頭啊!

「俊秀,撐住!哥在火頭營會替你準備豐盛的膳食,待你回來可以吃!」金在中拍了拍他的肩,看著金俊秀眼裡含著淚貌似快哭了。

「在中哥,我可能跑完就駕鶴西歸了。」金俊秀皺著眉說。

這烈陽之下沒喘死也被太陽毒死,可金在中曉得這只是金俊秀一時想放棄之言,他更是奮力的右打了金俊秀的肩膀,給予他信心的說:「這裡沒有鶴!你行的!才幾十里而已,不算什麼!」

金俊秀嚴重懷疑金在中對於丈量度的概念,幾十里耶!他不懂什麼叫做長嗎?

不過最後金俊秀還是跑了,雖然以前在城裡他也最愛跑步了,跑的快沒有人追的上,可現在身上全是重量,這叫他怎麼跑的起來。

他跑得滿頭大汗,跑過火頭營看著金在中在煮飯,跑過糧營裡頭睡在米上的沈昌珉,跑過山丘,跑過小河,最後他還是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

好累,真的好累。

金俊秀靠在樹邊喘吁的狂喘,這顆樹讓他想起了自己營帳旁的那顆樹,他好想現在就回去自己的營帳睡覺啊。

「小子,體能這麼弱,瞧你這樣怎麼行呢。」一個看上去像大叔的人跑過他落下了一句話。

金俊秀很想說,這不是弱,是東西太重。

然而接二連三來的士兵看見金俊秀又有人接續的調侃。

「沒用!」

「廢物!」

「蠢貨!」

金俊秀皺著眉看著那些跑過的人,他生著悶氣,第一天就這麼被損,他箝著眼淚嘟著嘴,跑在最後一個。

朴有天騎著馬尾隨在後,方才的辱罵他是看在眼底,可卻沒辦法向前幫金俊秀。

軍中若沒有一翻做為,尊嚴也就只能被別人踩在腳底下,金俊秀一個人落後的跑著,他曉得這種訓練很苦,可倘若沒這翻訓練,大概戰場也上不了。

不過說起來也奇怪,他訓練新兵的這幾年也常見這樣的事情,可卻不曾有過想照顧新兵的念頭。

而現在看著眼前這新兵,跑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金俊秀,他卻莫名的想照顧他,這是什麼詭異的心思啊?

他騎著馬跟在金俊秀後面,又差個幾公里就能回到營寨裡,只見金俊秀又停了他下,他不跑了。

金俊秀皺著眉又翹著嘴,將綁在自己腰上繩子給拆了下來,他的肚子痛死了,肯定瘀青了。他一手賣力的拉著石頭又大步的走著,最後朴有天看不下,便出聲說:「累了就歇吧。」

這可是歷年來第一次這麼善待士兵的。

金俊秀紅著眼轉過頭看著在馬上的朴有天,他緊張得又將繩子本在自己的腰上,似乎要繼續跑。

他才不相信朴有天說的話,若他真的歇了等等回去說不定會有懲罰!都累的跟狗一樣再被懲罰他一定會逃兵!

朴有天跳下了馬,他用走的速度就能跟上金俊秀所謂的跑,他拉住了金俊秀的手臂,又再說了一次,「就說你累了就休息。」

金俊秀沒有甩開他的手,他的紅鼻紅眼紅髮看著眼前這如同菩薩的朴有天,他心動了,於是問:「真的可以休息?」

「可以的。」

「回去會不會罰我不能吃飯?」

「不會。」

「可是你感覺好像在騙我。」

「我騙你做什麼?」

也是,這時金俊秀也查不明朴有天騙他的好處時,他走回了自己拖著的石頭,然而坐了上去。

他喘著氣,不知是在抹淚還是汗水,看上去怪可愛的。

朴有天也待在一旁,他摸著馬的臉,低聲問:「以前在家中沒做幹過活嗎?」

金俊秀抬頭看著他,拿下了頭盔輕輕的搖著頭。

現在的他感覺自己身子若再是晃動的太大力彷彿骨頭就要散了。

「怪不得這麼不耐操。」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只是垂著頭沒說話,他也不想再為自己辯解什麼,也許他就是這麼不能操。自己那拳能打在朴有天臉上也只是湊巧而已,他應該追隨金在中才是的。

朴有天見他沒說話,總覺得自己說的話似乎傷了他,於是又道:「跟你交過手後,我可以替你做個特別的訓練。」

金俊秀瞧著朴有天的臉蛋,他搖了搖頭拒絕了。

做什麼特別訓練,這種基本訓練他就快掛了,還來個特別,肯定一命嗚呼。

朴有天倒是也沒說什麼,只是臉上笑得有些讓人猜不透。



這時後在火頭營快炒的金在中,那樣熟絡的刀法以及技術,眾人看得瞠目結舌的。

鄭允浩也沒想到金在中這麼能炒,他趁金在中將飯菜餚上大鍋時,走了去過。

他什麼也沒說伸手就要拿剛炒好的肉絲來嚐嚐,金在中眼急手快的便拿著一隻乾淨的勺子打了他的手。

「莫動!」金在中那雙藍眸盯著鄭允浩,「這量是分配好的,少一根肉絲也不行。」

鄭允浩臉上笑了起來,「你可曉得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金在中勺子沒放下,就見鄭允浩拿了雙筷子似乎準備大快朵頤,他的勺子就抵著他的筷子,兩人就因一根肉絲一觸即發。

鄭允浩沒有留情,手中的筷子就往金在中的眼眸刺去,金在中也不是省油的燈,他了勺子擋住了自己的眼,一角將落在旁的鍋鏟用腳踢了起來,左手一握便往鄭允浩揮去。

鄭允浩很輕易的就抓住金在中的手腕,這時後金在中身子一躍後翻了個身,借力使力的跳過了眼前的飯菜,來至鄭允浩的身後,兩人又打了起來。

一旁的火頭軍們看得傻眼,怎麼僅是拿筷子勺子跟鍋鏟就能打成這翻如武林高手似的,似乎在搶攻光明頂啊!

金在中招招都被鄭允浩擋了下來,而鄭允浩的招式也被金在中所化,兩人打來打去打至最後被地上的一顆石子給拐到。

鄭允浩向後仰不打緊,他還連拉著金在中一起倒這才嚴重!

兩人唉唷一聲,正在睡的沈昌珉是翻了跟身,接著就聽見金在中罵出了惡言。

「你他媽的……」

他人就趴在鄭允浩身上,屁股也就抵在鄭允浩的重要部位上,這跌也跌的太不浪漫,雖然有鄭允浩當肉殿,可就來的太突然,他幾乎都能吃上沙子了。

「你怎麼可以朝皇子說粗話呢?」鄭允浩摟著他的腰,笑的邪說。

金在中趕緊從他身上爬起,坐在他身子上,離開前還不忘用湯勺敲了他額頭。

「那你這個皇子怎能偷吃我們的膳食呢?」

說完,金在中從他身上站起,帥氣的離去。

他才不管鄭允浩是什麼人,糧食的分量都是精準分配好的,誰多誰少都不行!

而鄭允浩只是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自己的身子。

他看著金在中離去的背影,心底竊笑了起來,這蠻腰,還挺不錯的呢!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