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天開始,好心的金俊秀替朴有天餵完飯後,他沒穿回自己的鎧甲就走出營帳,外頭的士官與其他的士兵看得傻眼,怎麼一進去後身上的衣物就脫的只剩內衣?

而金俊秀身上還染了些血漬,不知怎麼染的,剛好不偏不倚的點在他豐腴的屁股上。

就因為那一滴血,所以軍中的每個人就從那天後一致性的認為,朴有天與金俊秀有染。

而究竟是朴有天被怎樣了,還是金俊秀被怎樣,因為那滴血沾的恰到好處,大夥也統一認為是朴有天占了便宜。

人云亦云的情況下金在中也不好意思問,這種事情要向金俊秀過問就怕他會傷心難過。

鄭允浩是唯一明白其中發生何事之人,不過他卻也沒對誰做出最佳的說明。

「俊秀那天屁股肯定很痛。」金在中望著金俊秀的營帳說道。

現在已不曉得多晚的時辰了,金在中仍是在想那時候的事情。

不過看金俊秀還是繼續賣力的練習,也許不是那麼痛。

「你又沒試過在那瞎猜什麼?」鄭允浩也坐在一旁,看著金在中生的小營火,笑了起來。

金在中很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就試過了?你就喜歡到處拈花惹草,肯定上了不少人!」

鄭允浩挑了沒看著金在中,笑說:「女人是不少,男人你還是頭一個。」

金在中聽的身子就發毛,到底是為什麼這位皇子老愛纏著他!

「少打主意,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金在中滅了小營火,決定也進帳休息去,可當他起身之時,不料又被鄭允浩給拉住,他回過頭瞪了他一眼,「放手!」

「不放!」他一個扯下,金在中就跌在他腿上,這回他不想再錯失良機,嘴就嘟了過去,碰上了金在中的唇。

金在中嚇的在他腿上翻了身,推了他的肩膀趕緊又站起來,他一拳就打在鄭允浩的腦子上,怒道:「誰說讓你吻了!」

「不都吻了,在意什麼。」鄭允浩揉著頭沒什麼怒氣的說著。

金在中紅了臉,他這回真的氣到了,可自己武功又跟鄭允浩平分秋色,打了未必有好處,他轉身拋下了鄭允浩,自逕的離開。

鄭允浩也聳聳肩,反正被打慣了,再多挨幾拳也沒什麼關係。

而這時候很湊巧的,他發現金俊秀從自己營帳裡走出來,全身還穿好了鎧甲,一個人往練習場去。

這麼認真?

金俊秀一直以來很明白自己是顆老鼠屎,可他總不能老壞整鍋粥,於是他下定了決心,自己少睡一點,多別人練習一些。

鄭允浩發現金俊秀真的一個人在練習時,他趕緊跑去朴有天營帳通風報信,告訴他,你的誹聞對象在夜裡偷偷練習!

朴有天睜大了眼,闔上了書本,什麼也來不及說就衝出了營帳。

他來到了練習場裡頭,看見金俊秀一個人練著射箭,箭射完後就自己跑去拔。他觀察了幾響,發現金俊秀雖然射不中紅心,可至少也射中了標靶上了。金俊秀邊跑邊撿,也順便練練體力,身上的鎧甲雖重,不過就如朴有天所說,日子久後也會漸漸習慣。

他在一旁見金俊秀來來回回的跑來跑去,然而又是射箭又是練槍,看上去動作仍然不是很俐落,也許那些武器的重量對於他來說真的太重了。

可看著金俊秀那樣努力不懈,他還真是心底徹底的發疼。

雖說他們並未像軍中的謠言一樣,他什麼也沒對金俊秀做,就只是餵個飯而已就能傳的他們已上過床,誇張歸誇張,不過他倒不會想去解釋什麼。

最後金俊秀喘著氣坐上了地板,朴有天本想過去慰問慰問,可又見金俊秀站了起來,似乎要回營帳似的,邊走著邊脫鎧甲,最後進了營帳裡。

再次走出時,金俊秀手中拿了一套乾淨的衣裳,一人慢慢走去他以往在淨身的小河邊。

金俊秀找了顆大石頭放上自己的便衣,也在一旁慢慢的脫掉自己的內衣。

朴有天靜靜的站在樹後面,偷看著金俊秀在的身材……。

在這月光底下,他總覺得金俊秀的身子看上去特別白裡透紅,還有那宗天生的紅髮,見金俊秀將髮帶解開,掉落的紅髮的長度恰好垂至他的屁股,這般的搭配感覺金俊秀的屁股更翹了。

朴有天本以為自己又要流鼻血了,可鼻血卻沒流,這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喜歡若隱若現的變態?

他看著金俊秀彎了下身,洗著自己的手,見他快速的伸回自己的手,他曉得金俊秀的手也受傷了,肯定有傷口才會碰水就縮。

不過金俊秀還是慢慢的洗著自己的雙手,輕輕的搓揉著。

朴有天也看不下,從樹邊走了出來,金俊秀一聽見有人的腳步,他頸覺得回過頭,看見是朴有天,他還是下意識的抓住了自己的小鳥。

自從被沈昌珉取笑過後,他每次洗澡都會不禁的看一下,真的有這麼小嗎?

不過當他瞧見朴有天的時候,他也承認自己的真的小了一點。

也許是自己也才十幾歲,小也是應該的,不過在想想沈昌珉的,金俊秀也只能安慰的告訴自己,沈昌珉的是因為吃太好所以長的快。

朴有天見金俊秀這麼緊張,他脫了自己的鞋,又撩起褲管,走進河裡,伸手就將金俊秀遮掩的手拉開,金俊秀滿臉通紅,不過朴有天卻沒低下頭,他只是仔細的看金俊秀的不是很大的手。

「手這麼小,怪不得握什麼都不穩。」朴有天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心,又看著他手上的傷口說:「皮都破了,還能淨身嗎?」

金俊秀這時才想起不久前自己也傷了朴有天的手心,他趕緊說:「將軍你的手也還沒好,不能碰水。」

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他伸出自己的左手將手心打開給金俊秀瞧了一下,「都多久了,早好了。」

好是好了,不過卻留了一道疤下來。

金俊秀吞了口口水,點點頭表示他明白。可他並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要站在自己面前不走?

朴有天見金俊秀沒什麼動作,於是又說:「不如換我幫你洗?」

蛤……?

金俊秀雙眼都塊瞪出來了,霎時的啞口無言。

「上回你餵我飯,這次讓我幫你淨身,傷了手的確很不方便的。」朴有天笑眼瞇瞇,金俊秀則是臉紅的眉頭都皺了。

可他又想起了第一次讓朴有天按摩的那種觸感,是真的很舒服的,也許答應,自己又能再被按摩一次,也沒什麼不好的。

「那……那就麻煩將軍了。」

朴有天微微笑笑的,他讓金俊秀浸入河內,彎著腰替金俊秀肴了些水,緩緩的替他清洗身上的汗水。

他雙手揉著金俊秀長久練習下來緊繃的肩膀,不輕不重的替他鬆弛肌肉,這種按摩果真舒適,金俊秀又享受的閉上了眼了,朴有天偷偷瞧著金俊秀的神情,他雙手越洗越是下面,他也一同坐至河中,便衣幾乎都濕了,金俊秀緊張的說:「將軍,你的衣裳……」

「沒事的。」朴有天低聲說。

金俊秀背脊也不知何時舒服的就靠上朴有天的胸膛,朴有天臉上沒什麼特別表情,還是替金俊秀按摩著。

最後,金俊秀還是舒服的閉上了眼,他就把一切都交給了朴有天。

磨破的雙手確實很痛,好險朴有天的相助,不然他也不能洗澡洗的這麼順利。

在他過於享受的同時,他發覺朴有天很輕揉的按摩著他大腿內側,跑了一天是真的也很痠痛,這種力道恰到好處的按撫,還挺舒服的。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在水中游走的大掌,最後竟會輕輕的握上他自卑的羞人部位。

「將軍……!」金俊秀想從他的懷裡逃脫,可朴有天一手抱著他,另一手卻慢慢的摩擦起他的稚嫩。

金俊秀抓住了他肆虐的手,可因自己的手有傷口,又難以施力,嘴上仍是緊張的道:「嗯……將軍……你摸錯地方了!」

朴有天沒有回話,而金俊秀抬頭卻也看不輕他的神情,只覺自己腹下有種快感再竄流,讓他呼吸越來越急促。

「等等……嗯嗯……將軍!」金俊秀被禁錮住,只能再朴有天懷裡扭動著。

這種事情生平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被人碰自己的寶貝,他都沒碰過竟然會被朴有天給先搶攻了。

朴有天不禁的吻著他的耳垂,然而咬著他的嫩肩,手中又是上上下下的摩擦,與水拍打出的聲音,金俊秀聽的都羞赧起來。

「不要……將軍……嗯哈……。」

多麼悅耳的求饒聲,也許金俊秀不適合當自己的士兵,應該當自己的內人才是。什麼都做不好也什麼都不會的他,金俊秀應該由他來照顧才是最為妥當的。

「俊秀,舒服嗎?」朴有天用著蠱惑的聲音問著他。

他揉捏著金俊秀的鈴口,金俊秀舒服的將頭往後仰,整個靠上了朴有天的肩上,他扭動著自己的身軀,有意無心的吐出話來……

「啊哈……很舒服……。」金俊秀喘著氣誠實的說。

蓄勢待發的昂首,朴有天最後的愛撫,讓他射出了他自己都未真正見過的熱液。

金俊秀無力的靠在朴有天的胸膛上,他感覺有些睡意,不曉得為何,為什麼做這種事情會比訓練來的累這麼多?

不過說真的……

這次的按摩比起第一次……

也太舒服了吧?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