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經歷過朴有天那過於常人舒服的按摩後,他幾乎想不起來自己當初是怎麼走回營帳的,他只曉得自己好像被占了便宜。

於隔天,他再也不敢跟朴有天說話,也不敢看他,老實說,就是避著他。

縱然他沒有過那種經驗,可他也曉得床締間那種風花雪月的事情。

每當朴有天想指導他練習,他就馬上跑得不見人影,寧可自己傻傻的學習。

金在中瞧見朴有天臉上錯愕的表情,也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對勁。

當然,鄭允浩也好奇為何金俊秀會在一夕間這麼害怕朴有天,在某一個夜晚時,他進了朴有天的營帳,以關心的名義慰問一下。

「怎麼著了?那夜你究竟對金俊秀怎麼了?」鄭允浩自己找了位置坐下,假擔心的問。

想起那夜,他就覺得自己似乎是中邪了,沒想到他自己會做出這麼令自己也相當佩服的事情。

「也沒什麼。」朴有天淡聲道。

「沒什麼就讓金俊秀怕你?」鄭允浩顯然不信。

朴有天瞥了他一眼,臉上沒什麼表情的說:「也就只是讓他舒服一下而已。」

鄭允浩睜大了眼睛,他完全沒料到朴有天進展竟然能如此神速,比起自己,朴有天好像快跑至終點了。

「不是吧!?你插進去了?」鄭允浩激動的站起身,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朴有天皺著眉頭,臉上露出可惜的神色,搖頭說:「哪那麼快,就只是摸摸他而已。」

果然沒什麼啊……。

不過瞧另一頭,金在中拖著沈昌珉一同來關心一下這自己住一間營帳,而也顯得相當無住的金俊秀。

他明白這幾日金俊秀一直躲著朴有天,可就是看不出個所以然,做什麼躲著?

金在中就如娘親一樣,一哄一騙,最後才讓金俊秀願意開口。

「告訴哥,是朴有天對你太兇嗎?」他眼神溫柔的看著金俊秀,只見金俊秀雙鳳眼無辜的快哭出來了。

沈昌珉則是躺在金俊秀的床上,一手撐的頭,躺的舒適的也說:「說吧,也許可以幫你解決他。」

平常只會睡只會吃的他,沒想到這節骨眼上這麼講道義!

金俊秀臉慢慢的紅起來,他垂著頭,將事情娓娓道來。

「將軍他……對我做了男女間魚水之歡的事情。」金俊秀說的小聲,不過其餘兩人並沒聽漏任何一個字。

「什麼!?」金在中拍桌大叫,「你賣屁股給他了!?」

沈昌珉掏掏耳朵,一副悠哉樣,只見金俊秀又繼續說:「我沒有賣屁股……可是……」

「可是什麼!?」

「我……我賣了小鳥……。」金俊秀羞赧的趴在桌上,他不敢抬頭見任何人了。

這件事情真的是出奇不意,而自己當初卻也舒服叫的跟什麼一樣,重點是他竟然在朴有天的手心裡釋放了。

至今再回想回去,他突然覺得為何當初自己這麼不爭氣,小鳥說要飛他就讓他飛了。當飛至天堂時,才發現一切的事情就如地獄一般的水深火熱。自己究竟縱容了什麼,而朴有天又對自己做了什麼。

他不想再想了,不過那時候真的還挺舒服的……。

當他這麼掙扎時,眼淚都快哭出來,一副被人欺負樣,沈昌珉卻說了一句,「你的小鳥這麼小,朴有天還買賬啊?」

「你閉嘴!」金在中怒道。

他將整壺水壺雜向沈昌珉,沈昌珉動也沒動一手就接了下來,又問:「俊秀,你那時後舒服嗎?」

金俊秀他滿臉通紅的用鳳眼偷瞄沈昌珉,然而慢慢道出話來,「舒服……。」

金在中暈了,真的暈了,這已經算半強姦的事情,金俊秀竟然來能依依不捨朴有天的技巧。不過看金俊秀這陣子逃成這樣,肯定心底也受了不少打擊才這麼不膽敢面對朴有天。

不過就見沈昌珉在床上平躺了下來,如仙人一樣的指點,「既然是舒服,那你應該也不討厭朴有天這樣待你啊,幹嘛躲著他?朴有天看上去也挺傷心的。」

沈昌珉只是說出事實,他並未想湊合什麼,又說:「人家都買了你的小鳥,你至少好好回應他吧?」

金俊秀嘟著嘴,他想不通自己是要回應什麼?是再告訴朴有天,求你再多摸摸我,因為我很舒服,嗎?

他自己想著想,又覺得不好意思了。

金在中看著金俊秀一直說不出話來,他也幫不了他解決這種事情。只能說朴有天太過神速,破了格摸了金俊秀,嚇壞了一點經驗也無的小羊。

雖說一直以來他相當捍衛著金俊秀,不過見他們倆這不算鴛鴦的鴛鴦這麼悲情自己也有些不捨。畢竟朴有天對金俊秀的好大家都是心照不宣,至於朴有天存有什麼心,也毋需多加說明大家也都能明白。

後來金在中也拉著沈昌珉走出金俊秀的營帳,臨走前他只是說,如果金俊秀認為這麼逃比較好,那麼他們還是會幫助他擋住朴有天的。

金俊秀臉上苦笑著,至今演變成如此他也有錯,誰讓他就貪著朴有天舒服的安摩呢,若當初堅持自己洗,也就不會有這樣難看的局面。

還以為自己能交到能文能武又帥的沒天沒理的朋友呢。

可現在倒好了,自己全搞砸了。



這種你追我跑的日子持續了不長也不短的時間,金俊秀依舊練的勤,只是技術上還是令人不敢恭維。

不過在這種每日都苦練的日子下,士兵們不免也需要解放解放。

於是,朴有天與鄭允浩還特地安排城裡的妓女來至營寨,在夜晚裡讓妓女與士兵們狂歡,去做想做的事情。

而這時後沈昌珉又不知道跑哪去睡了,金在中則是興致缺缺也自己離開的營寨,不過在鄭允浩的糾纏下,他又與鄭允浩在樹林裡打了起來。

「滾!」金在中橫掃了一腿又鄭允浩擋了下來。

「不滾!」鄭允浩快速的向前扯了金在中的手臂,將他拉進自己懷裡,「我都這麼努力了,你還不接受我?」

金在中在他懷裡掙扎的很,皺著眉說:「也不過是替我折棉被,洗菜切菜,劈火柴,這算什麼鬼努力,飯不都我在煮!」

「錯了錯了,煮菜難就難在這些前置作業,你只不過把菜丟下去鍋子裡那算什麼?」鄭允浩還是不放人,見金在中還是掙扎,他便把人壓上樹幹上,笑說:「我不管你囉,不能再讓你逃了。」

說完他便堵上金在中正要大叫的嘴,可這種異國式接吻讓金在中有些站不住腳,怎麼就沒料過鄭允浩這麼會吻人。他被擱在鄭允浩的雙臂內,也只能死死的抓著鄭允浩的手臂。

「嗯……」金在中的輕喘是入了鄭允浩的耳內,然而他悄悄的離開了金在中的唇,爾後在他耳邊輕聲的說:「人家金俊秀都被朴有天攻占一半了,我們不能輸啊。」

「你說些什麼啊。」金在中瞥過了頭,本想離開卻又被鄭允浩抓了回來,「我說,我今天就要吃了你。」

啊?

金在中身子打了顫,沒幾下就被鄭允浩點了穴然而扛起身被帶回鄭允浩自己的營帳裡頭。

金在中身子動不了,可他知道這回真的死定了。

俊秀啊……這回哥真的得賣屁股了。



而這時後的金俊秀呢,他也一個人在樹林裡走著,營寨活動他沒有興趣,他根本就沒碰過女人,根本別提做那檔事。

他一個人找到了一顆大樹,在樹旁選了乾淨的地板坐了下來。

他真不懂為何自己苦練這麼久怎麼就不見有成果,雖然自己好像有了一點肌肉了,體力也變好了,不過在技術上還是相當的稚嫩。

他看著這夜裡的星空,安慰自己的說,也許現在還不是時候,還得努力一些些。

可這時候,他發覺有一人的腳步聲,正朝著自己走過來,他緊張的站起身,看看四周,究竟是誰?

是朴有天!

金俊秀睜大了眼,有多久沒再與朴有天對望過的他,看到他心情就緊張起來。

他趕緊轉身,決定落跑!

「俊秀別跑!」朴有天也跑了起來,追上去。

「不要!」金俊秀回頭看著朴有天也在跑,他更是加快速度。

「停下來!」

「不要!」

「等我啊!」

「不要!」

就這樣,朴有天發現了金俊秀的專長,就是跑很快!

跑的他幾乎都追不上了,不過他還是看清楚了金俊秀的路徑,決定抄捷徑。

速度僅差兩秒的他,透過捷徑果然追上了金俊秀,他喘著氣擋在金俊秀面前,而金俊秀也因為跑過快霎時間停不下腳步,就撞上了朴有天的胸膛。

一個反彈,朴有天伸手就抱住了他,倆然便驚險的看著對方。

金俊秀臉上又紅起來了,看見朴有天就會想到小鳥的事情,這叫他怎麼不紅臉?

「聽我說,我那夜不是故意的!」朴有天皺著眉正經的說。

金俊秀也皺著眉頭,撞紅的鼻子讓眼眶有些淚水,「可是我當時有說你摸錯了……。」

「可我就是停不下來!」朴有天也誠實的說,那時候他真的很想欺負金俊秀,看看金俊秀的反應,沒料金俊秀最後也……

一副很爽的樣子。

「你都摸了……。」金俊秀整個就是吃虧樣,過去的事情也回不來了,自己的小鳥就是被摸了。

「你不也射了嘛……。」朴有天苦笑的說。

於是兩人通紅的臉看著對方,現在講究什麼都沒有用了,被摸的小鳥也爽過了,射出的熱液也回不來了,金俊秀躲他又有什麼用呢?

金俊秀也慢慢的站好身子,他垂著頭不敢看朴有天,朴有天雙手還是抱著他,然而又把他摟近自己,像在哄孩子的說:「不會了,我真的不會了,那天真的對不住。」

朴有天真摯的道歉,讓金俊秀抬起了頭看著他,金俊秀只是翹著嘴唇,小聲的說:「你還會教我怎麼打仗嗎?」

他也對於自己這麼一直躲著朴有天感到很抱歉,如果朴有天生氣那麼他也認了。

「我教,我當然教你。」朴有天臉上終於有了笑容,他笑的迷人又寵溺的看著金俊秀。

「那……你願不願當我的朋友?」金俊秀眼神也挺真摯的,他是真的希望自己能教到這麼厲害的朋友。

不過這話讓朴有天的臉又沮喪了起來。

「咱們不會是朋友。」朴有天淡淡的說。

金俊秀也皺起了眉頭。果然,朴有天還是不會跟自己做好朋友。

朴有天放開了抱在他腰上的手,他很認真的看著金俊秀,然而在他耳邊輕輕的說:「因為我喜歡你,所以咱們做不成朋友,只能做情人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