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再一次的,金俊秀已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從樹林走回營寨,穿越過每間淫迷滿氣的營帳,他似乎只知道一點,是朴有天陪他回來的。

對於朴有天昨夜的告白,金俊秀活這麼大,再怎麼笨也不會不明白那是告白。

待朴有天走後,那夜他並沒有睡多好。並不是因為外頭有多吵雜,而是他滿腦的問題卻得不到一個答案,挺惱人的。

在隔天,朴有天果真沒有失言,在練時的時刻他親自教導金俊秀拿槍的正確姿勢。

只不過今日的金俊秀常常恍神,每當看著朴有天的臉時,他就忘了接下來的動作,雙眼難以控制的他,看著朴有天就會發呆。

朴有天似乎有發現金俊秀眼神呆滯,他停下動作,拿了長槍走過來,「俊秀,今天你是不是太累?」

每個士兵昨夜奮戰,今日都意氣風發的,縱然金俊秀沒做什麼,可光睡覺就睡得飽,應該不會是這樣的狀態。

金俊秀他緩緩的在原地眨著眼,看著就站在自己眼前的朴有天,他垂下了頭,說出了他昨日的問題。

「為什麼是我?」金俊秀抬起頭無辜的問。

朴有天似乎沒聽懂問題的點,又問:「什麼為什麼是你?」

「為什麼你會喜歡我?」金俊秀硬著頭皮就問了這問題的精隨。

他就想不明白,天底下美女如雲,為何朴有天偏偏選上了他?況且一事無成的他,他不明自己有什麼好處,怎麼會莫名其妙的吸引一個做什麼都比他好幾十倍的朴有天?

朴有天被這麼一問,難得害羞的他也臉紅了,這個問題太過深澳太過有意義,他也不見得回答得出來。

可他巧妙的用另外一種方式回答,「為什麼不會喜歡你?」

金俊秀睜大了眼,他的問題由他自己來回答。

朴有天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等他給予他一個答案。

有些事情呢,答案不一定只有別人才知道,而是自己早已有了解答,只是未曾去面對過而已。

「因為我一無是處,什麼都做不好。」金俊秀嘟嘴道,明顯是自曝其短,可這就是他的心底話。

在戰場上明顯幫不了的他,他不認為自己會是朴有天喜歡的對象。

「就是因為你什麼都做不好,所以我才喜歡你。」朴有天笑著又說:「因為我可以什麼都幫你做好。」

他不曉得等這天等多久,一直以來,他都希望他能找一個人來疼來照料,一見金俊秀瞧他什麼也不會,自己便想待在他身邊照顧他,這就是他擇人的標準吧。

只要能喚醒他的照顧欲,那人肯定會是他的真命天子或者是真命天女。

很恰巧,金俊秀的笨拙吸引了他,起初認為金俊秀是個麻煩人物,可瞧他這麼努力卻沒結果,自己不禁就想將他抱進懷中,告訴他,我來就好。

金俊秀貌似太過驚訝,微啟的唇有些闔不攏。

聽到朴有天的這些話,他霎時不曉得自己該哭還是該笑,因為他什麼都不會所以很想哭,可是也因同樣的原因讓朴有天喜歡上他,他很想笑。只不過一個男人老要另一個男人為他做東做西的,感覺真沒尊嚴啊。

金俊秀還是翹著嘴唇,低下了頭,輕聲說:「我一定會超越你的!」

朴有天看見金俊秀轉過身似乎要歸士兵之列,他笑說:「可是我還是會喜歡你。」

金俊秀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就像個孩子一樣說:「隨便你啦!」然而就趕緊跑至隊伍裡,等著下一個訓練。



這時候火頭營吵得火熱,最後也不知如何演變,卻是沈昌珉與鄭允浩打了起來。

其他的火頭軍趕緊將食材都搬至一旁,留空間給他們倆比劃。

「你他媽的不曉得那檔事做了金在中會爬不起來嗎!?」沈昌珉檔下了鄭允浩的拳說。

「那又怎麼樣,爬不起來是天經地義的,你氣什麼!?」鄭允浩又不滿的踢了一腳上去。

沈昌珉也抬起腿來,兩人就硬碰硬的踢了對方的小腿,沈昌珉不覺痛的說:「我要吃他煮的飯!其餘不要!」

果然是因為吃的而生氣。

平常都只見沈昌珉悠閒悠閒的,卻不曉得他對吃的這麼熱衷,重點還得指定廚師!

鄭允浩根本就陷入了苦戰,眼前這人越打越烈,為了吃的品質他幾乎是豁出去,看上去就像是要跟鄭允浩決一死戰。

是有沒有這麼嚴重……?

最後其他火頭軍趕緊去找了朴有天幫忙,看該如何澆熄這雙方的戰火。

朴有天見狀,適時的跳入兩人中間,雙手一把就抓住鄭允浩與沈昌珉一同抬起要踢對方的腿,「夠了!做什麼在這地方打起架來!」

沈昌珉收回了自己的腿,瞪著鄭允好說:「將軍!你得命皇子不得在訓練期間與金在中有所親暱!這樣飯沒人煮!」

鄭允浩也不滿了,他都決定要娶金在中為我國的娘娘了還不准他親暱?

「有天,萬萬不可,你得為我幸福著想!」鄭允浩也激動的說。

這下可好,是得站在士兵這方還是得站在自己多年來的知己?

鄭允浩見朴有天為難,於是率先的說:「那你日後也不能讓我看見金俊秀沒出來練習!」

這話說的挺明白的,他要朴有天陪他一同禁慾!

朴有天皺著眉,其實這並不難,長期征戰的他對於性慾這方面也特別的薄弱,只要別常常去金俊秀營帳裡頭應該不會有問題。

朴有天看著氣憤的沈昌珉,沒想到他這麼能打,也只能將大事化小,答應鄭允浩,「行!」

不用立什麼字據,火頭營每個人都聽見了,為了這無聊的飯局,朴有天竟下了毒誓,讓眾多士兵傻眼。

沈昌珉也看見了朴有天為了他願意犧牲自己,於是今日的這頓飯,他勉強吃了不是金在中的手藝。

可朴有天萬萬也沒想到,不知是上天要給予他考驗,還是要亡他,在近黃昏十分時,營寨發生了特大的巨響,他趕緊從營帳跑出去,便瞧見了……

唯一在一顆樹下的營帳被大砲炸得粉碎,最後一問之下,還是金俊秀因為控制能力不佳而將在練習場的大砲射來的營寨,然後把自己的營帳給炸了。

朴有天這時心想……他完蛋了,禁慾之路,顛簸如峭壁啊。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