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這回並沒有就刻上床,他坐在椅子上,看著不遠處早已睡的沉的金俊秀。

如果現在反悔應該還來的及,不過就怕明日金俊秀見自己睡在別處會不高興啊,也許是自己多想,也可能是他想找藉口睡在金俊秀旁,可他最怕的還是……

對,就是現在棉被什麼地方都被蓋住了,只剩那露在外的屁股!

當然他不是只喜歡金俊秀的屁股,時而嬌滴時而強悍,笑起來又比誰都可愛的金俊秀,朴有天什麼都喜歡。

所以原因種種,滿滿理由,都像是慫恿著朴有天,現在不吃,更待何時?

說不準日後的良辰吉日也不如現下這時機來的好啊!

怎麼辦?

是當偽君子一夜還是做小人一回?

這時的金俊秀突然的翻過身,他一直都沒有躺朴有天枕頭,看上去就像在等著誰來睡一樣。

朴有天站了起身,來至床邊,他低頭瞧著睡得香甜的金俊秀,他雙手將棉被抓得緊,感覺似乎很冷一樣,朴有天伸過手摸上了額頭,並沒有發燒的跡象。

他又看著自己在一旁的枕頭,最後還是沾上了床,黏上金俊秀。

他轉身沒幾下就把金俊秀攬進懷,雖然力道並沒有很大,不過金俊秀的眉毛稍微動了幾下,很迷茫的睜開眼,一片朦朧之下,他的雙眼近距離的看著朴有天的臉蛋,在朴有天頸肩裡哈著熱氣,昏沉的說:「將軍……。」

朴有天嚇了一跳,不過這種剛睡醒的聲音喊起來特酥麻的,但他還是固做正定,「嗯?」

這種氛圍怎麼看都覺得他們似乎得再更進一步一點啊。

金俊秀很自然的枕在他手臂上,不怎麼精緻的臉蛋,就朝著一直想入非非的朴有天面前。因為想睡,所以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的他,又靠上了朴有天鎖骨上,準備在閉上眼時,朴有天有話說了。

「俊秀,你就不怕我又欺負你?」朴有天低沉的說,也不曉得金俊秀是有沒有聽進去。

金俊秀雙眼還是閉上的,他在夢裡看見了朴有天,似乎有聽見朴有天朝著他一直像自己道歉,說下次不會再欺負他之類的事情。

他早就不掛在心上了,於是很大發慈悲的說:「沒關係……。」

朴有天垂著眼一直看著金俊秀,又說:「那我要吻你了喔。」

金俊秀在睡夢中,他夢見了朴有天抓著他的肩膀,含情脈脈的看著他,然後對他說:『那我要吻你了喔。』

好真實啊,他也回望著朴有天,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既然要答應朴有天的感情,吻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好……。」金俊秀含糊的說。

朴有天不可思議的看著金俊秀,他就這麼趁金俊秀意識模糊趁虛而入不曉得好不好,可金俊秀都說好了,他也沒有理由不好的。

於是朴有天的紅唇就堵上了金俊秀櫻桃嘴,本來是想輕啄幾下就好的,可沒料金俊秀似乎很緊張的抓著他胸膛的衣裳,讓他抽不開身,而他也將金俊秀摟更緊些,乾脆的敲開了他的唇,攻佔那嫩舌。

「嗯嗯……」金俊秀在夢中就抓著朴有天的手臂,他總覺得這吻吻的也太過扎實了。

朴有天下意識的大掌就開始探索金俊秀熱騰騰的身子,而金俊秀在夢中他發現朴有天開始摸他的腰時,他很害羞的離開的他唇,喘著氣問:「將軍真的要嗎?」

朴有天聽著還是閉著眼的金俊秀這麼問,很直白得就回:「我是想要的。」

『想要。』看來夢中的朴有天比現實的更老實一點,沒有給金俊秀得以拒絕的理由。

金俊秀才正想要說什麼,他感覺自己的唇又被堵住了,但眼前的朴有天並沒有吻自己啊,只是很溫柔的看著他笑,可為何,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而身體也越來越舒服。

金俊秀被朴有天吻的換氣都來不及,他最後深深的抽了一口氣,雙眼便睜了開來……

朴有天正位居於自己的上方,而那嬰兒肥的臉蛋放的特大,似乎很享受的在吻自己,金俊秀這時才發現,原來他的夢跟現實是同步的運作,而方才朴有天說的『想要』莫非也……

「將軍將軍……!」

金俊秀推著他的肩膀,被吻的紅透的嘴唇憐惜的喘著,似夢非夢的情境讓金俊秀搞混了,他已經搞不清楚究竟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了。

朴有天被推了開來,自然是不敢再放縱,以為金俊秀生氣的他,也無辜的眨眨眼,低頭看著金俊秀,「我……是你說可以吻的!」

金俊秀狐疑了一下,「我說的?」

所以剛剛不是夢?

金俊秀頓了一會,又盯著在上頭的朴有天問:「將軍想要也是真的?」

被突然這麼一問,朴有天臉紅了,這種事情就非得要他說兩次嘛……

「我……我我我我……」

朴有天的手離開金俊秀的腰際,然而慢慢的又將衣衫不整的金俊秀將他的衣服又整理回去,他正襟危坐的跪在床上,彷彿自己又做錯事一樣。

金俊秀也盤著腿坐在床上,他看朴有天很不好意思的樣子,大概能猜到朴有天的難堪。

現在完全清醒的他,感覺身子熱得發燙,可又感覺相當的冷,他看了看眼前的朴有天,拉了他的衣袖,沙啞的說:「將軍我很冷。」

嗯?

朴有天抬頭看金俊秀,就見金俊秀一直拉他,似乎要自己抱他一樣,而金俊秀又說:「有沒有什麼方式能溫暖一點?」

方式當然有,超級多種的!

朴有天就當金俊秀那問句是允了自己,於是他又再次的撲上金俊秀,本來整理好得衣裳又亂了,沒多久衣服就飛下床。

金俊秀本來還有些反抗,他是真的很冷,可是就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要脫他衣服。

可當朴有天開始啃咬著他的頸子時,他才明白一切的趨勢已走上了邪路。

「嗯嗯……」

金俊秀喘著氣,他雙手就搭在朴有天的肩上,朴有天身上的衣服也漸漸的寬鬆起來,金俊秀有些迷茫的雙眼看見了他身上的刀疤,沒想過朴有天也經過那麼多次的生死戰場,也許能遇上他的金俊秀,是上輩子燒了好香也不一定。

朴有天順著他的身子一路摸了下來,金俊秀本來有些害怕,但在朴有天安慰的親吻他時,他漸漸的閉上眼,決定賣屁股了。

但賣屁股到底要付出多少的代價,他從沒去想過。

朴有天一手捏著老是讓他流鼻血的粉紅乳首,這種怪異的觸感讓金俊秀叫出了聲來,他還真沒想過原來自己胸上兩顆紅紅的東西也能這麼玩。而朴有天根本就還沒碰上金俊秀的小鳥時,他的鳥兒就自己先準備要振翅了。

金俊秀總覺得這些觸感好奇怪,衝不上舒服,可就是有莫名的快感,尤其當朴有天吻他的頸子時,這些反應更是明顯。

「將軍將軍……別親我的脖子了。」金俊秀瞥著頭雙眼看著床緣,喘著氣說。

朴有天還是邊親吻著,邊問:「為什麼呢?」

「感覺很……很奇怪。」金俊秀縮著他的頸子,脖子對他而言真的太敏感了。

朴有天這時後才意識到,光他只是吻金俊秀的頸子,金俊秀便已興奮的抬頭了,那嫩莖一個人抬著似乎沒人理他看上去還挺可憐的,不過朴有天並沒有打算放棄金俊秀的頸子,他一手摸向金俊秀嬌羞,又如同上回一般的對他磨擦起來。

金俊秀舒服的仰起了脖子,朴有天也趁機的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跡。他直覺的就會拱起自己的腰,腹下的快感真的帶給他更多的熱度,身子似乎也不太感到冷了,在朴有天的把玩底下,金俊秀心底覺得實在是很舒服,不過他不敢說出來。

一連串的嬌嗲呻吟在朴有天的情慾上更是火上加油,越來越火熱。好不容易睜開眼的金俊秀,便看見朴有天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來的瓶子,裡面裝的液裡感覺很漂亮,於是他便問:「將軍,你手中那是什麼?」

朴有天只是低身親了他的唇一口,笑說:「讓你等會舒服的東西。」

他現在這樣就很舒服了,還能有更舒服的?

不過當他又閉上眼時,卻不料朴有天將那小瓶子裡的液體塗抹在他的後穴,「將軍……」才想說些什麼時,朴有天卻意外的伸進了第一根手指頭。

「啊……」金俊秀皺起了眉頭。

感覺好奇怪……真的好怪。

「俊秀要忍耐,不這麼做我進去時會疼的。」朴有天還是很會哄人,又是親又是吻,又是蠱惑的聲音,把金俊秀哄的服服貼貼。

『進去』這動詞他不會不懂,不過當他望見了朴有天的碩大時,他幾乎是哭了出來,搖頭說:「不可能的,將軍的太大了!」

金俊秀緊張的推著他,可朴有天沒理會,又進了第二根手指頭,「不會的,可以的。」

「不能……嗯哼……」朴有天手指在金俊秀體內轉動著,剛開始雖然感覺有些奇怪,不過久了之後……感覺很不一樣。

不同的舒服感。

舒服歸舒服,可金俊秀還是不相信自己才那麼一丁點大的小穴可以容納朴有天,他很害怕的想逃開,可這時候朴有天卻抓住了他的腰,然而說:「放輕鬆,沒事的。」

金俊秀盯著朴有天的昂首,他抓了棉被蓋住了自己的臉……

不可能的……!

心底啜泣的金俊秀,沒幾響自己的幽穴果然抗議了!

好疼……!

「好疼好疼,將軍你出去!」金俊秀雙腿亂踢,伸手又打著朴有天的肩膀,他的身體沒辦法容納朴有天的,「我不要了,俊秀不要了……。」

朴有天抓住了他的手,將他雙手壓上頭頂,低身也吻著金俊秀的淚水,他下身沒有動,就等金俊秀的穴口適應自己的大小時才進攻。

「沒事的,相信我。」朴有天又吻著他的最敏感的脖子,像是給他獎勵一樣,要他別怕。

金俊秀看著他,他小手掌緊緊的抓著被子,就怕有什麼萬一,他好扯這些被子來抑止疼痛。

朴有天耐心的等待,也試探性的動著下身,最後見金俊秀沒在反抗時,他大概小得金俊秀已經習慣了。

「嗯……」金俊秀漸漸有了呻吟,朴有天便明白自己快成功了!

「感覺怎麼樣?」他慢慢的動著下身,看著金俊秀因舒服又閉上的鳳眼。

金俊秀緩緩的環上的他的頸子,聲音柔軟的說:「將軍再快一點……。」

嘿嘿,朴有天這回才真正的覺得,他做人成功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