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醒過來時,發現朴有天不在他身旁,而在床緣邊的卻是金在中。

他頭痛欲裂,感覺還是昏昏欲睡,身體也痠痛的令他不想動,他腦子現在思考不了為什麼金在中會在此,只是皺著眉的一直看著金在中忙著。

「醒啦?爬不起來了喔?」金在中撥了撥他的紅髮,嘆氣說:「真沒想到朴有天出手這麼快!」

然後金在中又接續的說,他已經幫金俊秀清理好身體,衣服也穿好了,飯也煮好了,說了一堆,金俊秀似乎也沒聽進去多少,突然的咳起嗽來了,然而可憐的說;「哥,我頭很痛。」

從昨天他就覺得時不時的畏寒,果然是要感冒的跡象。沒想到想跟朴有天討點溫暖結果就成了這樣的下場,但嚴格說起來,昨天玩的也很火熱,所以他也真不覺得冷。

可病魔怎可能就因為他欲仙欲死而善罷干休呢?

「你是不是……」金在中摸上了他的額頭,唉唷,嚴重囉,「你發燒了耶!」

這時候金在中才跑出朴有天營帳,在營寨裡叫了軍醫又去找了朴有天,只見朴有天跟鄭允浩再練習場爭執不休,也不知道在吵什麼。

「你看你看!沒幾天金俊秀不就沒出來練習了!」鄭允浩就是抱怨他意志力不足,怎麼快就上了人家。

朴有天瞪著他,也不爽的說:「我碰我家老婆有什麼不對!」

「你老婆你老婆!那我也要再去碰金在中,沒道理約束我!」鄭允浩不滿的說,而這些話剛好被前來的金在中給聽見了,他真想一巴掌就賞過去,不過卻聽到朴有天說了更令人震懾有力的威脅,「你碰了就準備被沈昌珉砍死!」

鄭允浩氣得跳腳,怎麼就這麼不公平,他碰金在中沈昌珉就砍他,朴有天碰金俊秀怎麼就沒人砍死他!

「將軍,你家老婆發燒了。」金在中一語介入,朴有天聽聞拔腿就跑。

不過在他飛奔之際,金在中看著他的背影,大吼道:「你再碰他我砍死你!」

鄭允浩就站在金在中身後,拍手叫好,老婆大人最偉大最厲害了!

金在中只是轉過身瞪他一眼,然後得意的離開。在某種程度上他還真佩服沈昌珉,竟然能抵制的住鄭允浩,看來在當兵的這期間,只能仰賴沈昌珉的武藝了。

朴有天一路就跑至營帳裡頭,他看見金俊秀閉著眼讓軍醫乖乖把脈,最後軍醫開了幾帖藥,說明這病痊癒並不快,要慢慢的治療等等,朴有天越聽就越心虛,明明昨夜他們兩人還玩的不亦樂乎,怎麼今日就風雲變色了?

朴有天拉了椅子坐一旁,他看著一直閉眼的金俊秀,平穩的呼吸聲,看來應該是睡著了。

他一個人從昨夜又開始回想,昨天……

昨天金俊秀突然跟他說很冷,又要他溫暖他……呃……朴有天嚴重的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誤解了金俊秀的意思。瞧他一副老實樣,又很天真,感覺上就是不會說謊型的,這麼說來,他真的誤會金俊秀的意思了。

不過再怎麼說……他也溫暖了金俊秀啊,只是方法是最極端的。

這回金俊秀是躺在他枕頭上了,想至昨夜他的臂膀讓金俊秀依靠,那種感覺還真幸福,如果現在是晚上那有多好,他早就又黏進去抱著金俊秀一同睡。

他這回又望著金俊秀露在棉被外的手,說真的,這手其實沒有女人來的細緻,訓練也練到爆筋來,不過當自己牽著他時,又感覺他的手比自己小那麼一些。也許就是太小了,所以營寨的任何事情都不適合他來做。

朴有天最後又忍不住的輕輕握上金俊秀的小手,指尖就摸著他的手心,先前還覺得有些滑嫩,可這些日子的苦練,他的手都變得粗糙了。

他還真想告訴金俊秀,不如就別練了,自己能保護他的安全,就待在自己身邊沒什麼不好。

不過他想,這種要求金俊秀大概不會答應他吧。

若這場戰爭,能早點結束的話,也許他就可以早一點把金俊秀帶回府上當他的娘子一輩子。

多好啊,能照顧金俊秀一輩子。

這時候鄭允浩突然掀開了他的簾子,看見金俊秀正在睡覺,於是輕聲的問:「喂,你要操死的人好像真的快死了,要繼續嗎?」

朴有天放開了金俊秀的手,然而起身走向鄭允浩,「放過他們吧。」

但這種事情若再發生,他大概就會把他們操到死為止。

後來都是由金在中來代替朴有天照顧金俊秀,他煮了一些清淡的食物餵金俊秀吃,又盯著他將湯藥喝下,不過金俊秀還是沒什麼食慾,東西仍是吃不多,最後還是沈昌珉替他收拾殘局。

朴有天到了夜晚才回來營帳,金俊秀整天就昏昏欲睡,沒什麼體力睜開眼,也就索性睡了一天。

他在一旁看得相當的罪惡,若昨夜自己別誤會金俊秀的意思也許就不會弄成這樣。

他就一個人待在一旁的桌子,看著兵書,又一邊觀察金俊秀身子有無異狀。

突然間,金俊秀一個翻身,外邊的士官便衝進了營帳裡頭,喊到:「將軍!吐蕃人襲營了!」

朴有天立即的站起身,他向前搖了搖金俊秀,「俊秀俊秀,快逃!」

金俊秀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看著慌忙的朴有天,他無力的撐起自己的身子,見朴有天敢忙的拿著劍就衝去營帳外,他聽見了外頭似乎有砍殺的聲音,而朴有天又叫他逃……

莫非是敵人搞偷襲?

不過這時候身感重病的他,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他該怎麼辦?

金俊秀著急的下床,但因全身相當的疼痛,腳都站不穩,就硬生生的跌在地上。

他扶著椅子想起身,顫抖的雙手又加上頭疼的快爆裂,最後也撐不住的就趴在椅子上皺著眉閉上眼。

沒辦法,如果自己現在被砍死了也沒法怨人了,反正他現在已經這麼痛苦了,被砍死也許能好過一點。

當他這種念頭產生時,剛好有一枚粗壯的吐蕃人闖進了朴有天的營帳,四處的翻箱倒櫃,他將朴有天的桌子劈開時,才看見原來還有這麼一個人兒坐在地板上無力的趴在椅子上。

金俊秀雙眼水汪汪的抬頭看著他,心底想著,這回他真的死定了。

他方才只是胡亂想的,怎麼現在老天就將他胡亂想的夢給兌現了呢?

相當粗壯的吐蕃人看著金俊秀,從頭到腳的仔仔細細的看一次,沒說什麼,可金俊秀卻率先說:「不要殺我,我還有父母要養。」

那名吐蕃人臉上突然笑了起來,卻朝金俊秀身邊走近。

金俊秀心底想,死定了,吐蕃人跟他們語言不通啊!

於是他又趴回他的椅子,嘴裡輕輕的念著,「爹、娘,孩兒不孝,先走了。」

才閉上眼,吐蕃人就把他的人一把就扛上肩,很帥氣的就離開營帳。

金俊秀就像死人一樣被扛著,他聽見那名吐蕃人嘴裡不知道喊著什麼,不過似乎是撤退的意思,他在吐蕃人的肩上,沒有任何力氣可以抬頭尋找朴有天,他覺得自己被帶回去肯定會被煮來吃,他應該不是遇上吐蕃人,是食人族的。

現在想想,他有父母要養,家裡的雞鴨豬還得餵,農田裡還有未成熟的稻子……而最重要的是,他還要要求朴有天娶他,屁股都給他了,朴有天不能不要他。

所以他若這麼死了,真的很不值,至少讓爹娘去跟朴有天要個贍養費吧?

不過現下的他許多事情都只能放在腦子裡想,沒力氣說話的他,他曉得自己離開了寨營,而那吐蕃人在離去寨營的途中將他從他肩上抱下來,放置他的懷裡抱著他騎馬。

他心底想來想去,眼眶就紅了。

「有天……。」他在吐蕃人懷裡喊著朴有天的名字。

他想想,還是得始出自己最後一份力的逃脫,為了讓朴有天對他負責,他不能就這麼被帶走!

金俊秀在吐蕃人懷裡扭動了起來,他試圖的想跳馬,可卻又被那男人拉回了懷中,於是他不甘示弱的說:「我要回去……。」聽上去其實挺虛的。

他就這麼一路被箝制住,最後還是逃離失敗。

朴有天看著自己的營寨裡,士兵們的營帳幾乎都損壞,他趕緊跑去糧營,看見沈昌珉就一人守著門口,看上去什麼傷也無,他趕緊問:「糧食是否有少?」

沈昌珉將戰戟往泥地裡插,有些疲憊的說:「沒少。」

看來沈昌珉的能耐真的超乎了朴有天的想像。

當一切都平靜下來,朴有天趕緊命軍醫替受傷的士兵療傷,鄭允浩跟金在中也幫忙確認死傷有多少。

死的人並不多,朴有天慶幸平常的訓練有良好的成果。

不過金在中卻皺著眉問他一件事情。

「將軍,你將俊秀安置何處?」

朴有天心底震驚了一下,他看著金在中,擔心的說:「我叫俊秀逃……」

「他那樣子怎可能逃!我找過了,四處就是找不到俊秀!」

俊秀……

不見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