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這回不能算是立了大功,不過他這人本來就不奢求什麼功名利祿了,要的話也只有朴有天不要他的贍養費。

於是士兵們各自都告老還鄉,沈昌珉離去前還拿多的軍糧當做自己一直以來顧糧的犒賞,接著金在中不久後也被鄭允浩半強迫之下帶進宮廷裡頭,他們還特地被鄭允浩邀請進宮吃喜酒,然而搞來搞去,眼睜睜的就只剩下金俊秀的人生還尚未與朴有天有規劃。

「不準!爹日日夜夜盼你回家,這倒好了,你平安無事歸來,可竟然給爹帶了個……媳婦!?你……!」

金俊秀與朴有天就跪在地上,朴有天似乎有些話想說,不過金俊秀握住了他的手示意別說話,免得說錯了話,他爹可要中風了。

於是朴有天只能乖乖閉嘴,一旁的秀娘看著兩人緊牽著手,咳了幾聲,便問:「是誰先勾搭誰的?」

勾搭……?是邂逅阿邂逅……岳母大人。

「是我。」朴有天抬起頭說。

金俊秀感緊接在後頭,擺手道:「不不,是我。」

朴有天挑了一下眉,再怎麼說也是他自己先在河邊欺負金俊秀的,怎麼金俊秀要說是他來勾搭的?不過嚴格說起來也沒錯啦,要不是金俊秀喜愛穿寬鬆的內衣,他何苦還流了一堆鼻血,重要的是不是金俊秀來勾搭,是他的乳首啊。

「秀兒,怎麼你會去勾搭了男人?」秀娘非常的不能理解,府中上上下下他們就這麼一個兒,盼他歸來替家中生個兒,可現在他卻帶回一下生不出孩子的朴有天!

金俊秀皺起了眉頭,秀爹秀娘都猛盯著金俊秀看,朴有天最後是看不下去了,於是站了起身,雙手抱胸的說:「爹、娘,俊秀我是娶定了,沙場上的生死離別証明我們是一定要在一起的,您不準,我可就搶人了。」人都還沒嫁他就先喊人爹娘,看來是不願退步了。

而他這將軍多委屈啊,為了金俊秀雙膝都親地了怎麼就還是不準他們呢?

秀爹秀娘緊張的看著他,其實說上來,平民小卒的他們還真對付不起一位大將軍,而這時候金俊秀也站了起來,笑說:「爹娘,我嫁他你們會有好日子過的,休了也有錢可以拿喔!」

秀爹想了想,倒是沒說什麼,不過秀娘便說:「可你確定朴將軍真愛你?說不準是玩玩的。」

朴有天瞪大眼,天啊!他這人是長的花一點,可是他一點都不花啊!

金俊秀卻笑說:「娘,他有桃花劫我會替他擋!」

唉唷,朴有天心底是一陣陣的溫暖,還是他家老婆對他最好了。

秀娘扶起了秀爹,嘆了口氣說:「明日給你們答覆。」

金俊秀高興的點點頭,平日就乖巧的他,本來就不會忤逆爹娘的意思,待爹娘走出大廳時,金俊秀便拉著朴有天的手肘說:「準了準了!」

朴有天不明白,秀娘不是才說明日給答覆嗎?怎麼會準了?

「娘從以前只要說明日給答覆通常都是準了。」金俊秀笑的特開心的,他牽著朴有天來到自己的臥房裡,一踏進門就一股奶香味,這應該就是他家老婆最原始的味道吧?

「有你的氣味……」朴有天又大口的聞了一會,「怎麼你的味道這麼可愛?」

金俊秀不太懂朴有天在說什麼,於是問:「我有狐臭嗎?」他還可愛的舉起雙手在聞,朴有天就最受不了金俊秀這般可愛的舉動,向前就把人抱住,一路就亂摸著金俊秀的身子,推推拉拉又抱抱的情況下兩人便跌上了床。

「恩康康康……別摸了。」金俊秀抓住了朴有天的手笑的可愛的說。

朴有天看著身下之人,因為雙手被金俊秀給抓住,於是臉上無辜的說:「怎能不摸呢……。」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破天荒的說出令朴有天衝動的話,「我脫了你比較好摸……。」

話一說完,金俊秀也不知道是自己脫了衣服還是朴有天幫他脫的,反正這種時候他也沒有其餘的心思再回過頭探討了。他還是頭一回主動吻了朴有天,彼此喘著熱氣,朴有天仍是熟絡的愛撫金俊秀的身子,就這在夜晚裡,他們在這間房裡點綴著有如外頭夜空上的星星慾火,閃亮的很。

「嗯嗯……有天你慢點……」金俊秀求饒的聲音,剛好傳進在外頭走動的秀爹耳裡。

不會吧……!?

「秀……可我忍不住了。」朴有天也頗為可憐,這回金俊秀太過熱情,他也真把持不了。

秀爹一把捉住走過自己身邊的秀娘,「孩子的娘,你聽……!」他們在金俊秀房門上挖四個洞,兩人便在外看了起來。

「嗯哈……行了行了……」金俊秀待朴有天開始撞擊時,一口就咬了朴有天的肩膀,忍忍下身的疼痛。

不是吧……!?

「疼嗎?」朴有天對於金俊秀咬他肩膀沒什麼意見,反正就如蚊子咬一樣的不疼,可他就擔心自己這般的猛撞會造成金俊秀的不適。

「不……啊哈……不疼了……。」金俊秀嬌嗲的回應。

秀娘吞了口口水,然而趕緊推開了秀爹,便說:「別看了,越看越傷心。」

秀爹果然眼眶含淚,秀娘賣力的拖著他走,只見秀爹不甘願的說:「怎麼秀兒在下面!」

秀娘黑了臉,他也正想過問這到底是誰的種,怎麼自己的兒不是上面那個?

莫嘆了,反正也瞧見金俊秀舒服的快死的樣子,看來還是交給那個朴大將軍吧。



一早,朴有天扶著金俊秀來到了大廳,秀爹秀娘什麼也沒問,看見金俊秀路都走不穩,他們肯定了自己得眼力並沒多差,昨夜真沒看錯,金俊秀真的是下面那位。

「爹、娘……」金俊秀率先的開口,可秀爹卻舉了手要他別說話,自己便說:「行了,喜歡就嫁過去,這女婿我們是準了。」

金俊秀雖然身體不太好,不過聽見這好消息,他還是高興的在朴有天耳邊說悄悄話:「你看你看,我沒說錯吧!」

但朴有天質疑的是,為何一夜間秀爹會說對了稱謂呢?他從媳婦成了女婿啊!

唉,管他的,反正還不都是跟金俊秀一起嘛。

「爹、娘,我會好好照顧俊秀的。」朴有天笑說。

「以後別太過分了。」秀娘莫名的譴責道。

「要懂輕重緩急。」秀爹也站起了身,拍著朴有天的肩膀說。

這對話也只有他們三人聽得懂,金俊秀也只是在一旁揉著自己的屁股,突然的說:「娘,我的房門破了四個洞,我想買新的糊紙。」

唉……怎麼這麼笨呢。

不過秀娘嘴上也笑了起來,他拉了朴有天的手與自己的孩兒的手,拍了兩下說:「秀兒,娘讓女婿帶你去吧。」


人生中會有幾刻是最幸運也是最幸福的時刻。

而得當他遇上他時,他才明白自己撿到了便宜。

一次的便宜,就得以便宜他的一生了。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