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戲的日子不能說很累,可以說是過得相當充實。

不過缺點也有,就是得背劇本。

當朴有天真正的踏入這塊職場時,他才真正體會到演戲的種種難處。

說話得裝語調,通常只會扮醜裝傻的他突然要他裝帥氣裝正經說實在也不習慣。

但是呢,因為自己也踏上了這條不歸路,再加上他家中的小朋友也讚聲支持他,為了他,金俊秀什麼都願意做,這句話他還特地的從報導中剪下來,自己護背起來當劇本的書籤。

這樣的舉止要說他變態也行,不過人做什麼都需要動力,所以也能說這張書籤就是他的動力來源。

「請把衣服脫了吧……」朴有天嘴中念念有詞。

可他還是闔上了劇本,嘆了口氣。

這句話怎麼看都很情色,但偏偏就是他的台詞,要他說其實不難,但他想說的對象還是比較希望是金俊秀。

可工作上有什麼辦法,女主角都選好了,也不能要求導演換人吧?

這時候從浴室裡走出的金俊秀瞧見正在沙發上發呆的朴有天,他好心的走過去問:「不背了?」

朴有天後頸靠上沙發,眼睜的大看著金俊秀那出浴的模樣,無奈的說:「我背不起來了啦!」

對象不對,氣氛不對,真的不容易去幻想那樣的場景。

朴有天打算擺爛,就算爛不了他也要裝死,他順著沙發的弧度,抬起了自己腿,順勢的躺上沙發,伸手又拿了劇本。

雖然他真的很想裝死,不過進度他還是沒種放著不管,就算辛苦還是得背。

金俊秀微微笑笑得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喝了冰開水,肩上披著浴巾慢慢的走回客廳。

他選的位置並不是空位,而是朴有天小腿部分所騰出的位置,他的鴨屁屁就坐了上去。

「有天啊。」他輕聲的喊。

朴有天沒有回應,似乎很認真的繼續背著劇本。

「背起來就一個BOBO。」他若無其事的說著,也沒管朴有天有沒有聽到,就起身走回寢室裡拿吹風機吹著自己的短髮。

朴有天瞬間就放下了劇本,他睜大了雙眼,沒想到金俊秀竟然給了自己這麼優惠的事情!

無論如何他就只能拼了!

一個BOBO也值得啊!

他坐好了身子,沒幾下就將排好進度的劇本都背熟悉,然後拿著劇本悄悄的走近他與金俊秀的臥室裡頭。

「俊秀,我背好了。」他痞痞的說。

金俊秀挑了一下眉,他也放下了自己的樂譜,拿走了朴有天手上的劇本,「第幾頁開始?」

「三十六頁到五十頁。」

金俊秀按照頁數翻著,低頭說:「開始!」

朴有天開始從第一行念起,金俊秀則是邊看劇本邊陪著他演。

朴有天也失敗了好幾次,不過經過金俊秀的提醒,他馬上又接著背下去。

「等等。」金俊秀擺了小手說。

「我背錯了嗎?」朴有天停頓了下來問。

「不是,語氣再溫柔一點。」金俊秀抬眼說。

朴有天有些難為情,這橋段他曉得自己要溫柔一點,劇本也括弧的括的清楚……

但他就是會不好意思……。

「明天演我會演得比較溫柔一點的。」

「為什麼?現在練習啊!」

「不行的……」

「你現在演不出來明天也不用玩了!」

金俊秀你不要逼我……!

朴有天瞥過頭沒再搭腔,但金俊秀就是不放棄,「快演,當做練習!」

沒辦法了,他家小朋友都這麼說了,不順從也不行了,他需要一個BOBO!

於是他朝著金俊秀走得更近,用深情款款電死人的桃花眼,柔情的說:「請把衣服脫了吧……」

金俊秀看的心底一震,朴有天就像天生的演員一樣,演的出色,說的這句話就像是對他說的一樣。

「我……我脫不脫關你什麼事。」金俊秀勉強的按照劇本念著。

「穿著衣服睡也挺不適的不是嗎?」

朴有天越湊越近,伸手就拉著金俊秀的黑汗衫,似乎要幫他脫一樣。

「等等!劇本沒有這段!」金俊秀拿著劇本打了他的頭,一把就推開了他。

朴有天摸著自己的頭,無辜的說:「自己添加不行嗎?」

「不行!」金俊秀氣憤的說。

他已經這麼努力幫朴有天練習了,怎麼這人就是正經不起來?也許只有對他才會露出本性吧,在劇組面前朴有天都正常又認真的很。

朴有天嘟著嘴,又開始裝可憐了,「我都背完了,你要給我一個BOBO。」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啊,金俊秀得說到做到。

金俊秀將劇本還給了他,就順勢的朝他那愛貧的嘴親了一口。但狡猾的朴有天怎可能放棄這種機會呢?

從來就沒妄想當君子的他,就趁這次的機會把金俊秀壓上了床,他笑的可愛說:「俊秀你說過為了我你什麼都願意做。」

「我才沒有!」金俊秀開始扭動身子,他很曉得朴有天想幹啥來著,又說:「你少在這裡要強姦我,去背你的劇本!」

「我背完囉,老婆。」朴有天私下才會叫的親暱稱呼,讓金俊秀又紅了耳根子。

「我才說給你一個BOBO而已!」金俊秀不滿的說。

不過朴有天更是勝他一等,調皮的回:「接下來是實現你對媒體的承諾。」

「我才沒說過什麼。」金俊秀搖頭說。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最愛賴帳了,他很乾脆的就把劇本裡的書籤拿了出來,笑說:「你看。」

他還很貼心的在上面用螢光筆畫了最重要的那一句呢。

金俊秀拿過手,越看越不知道要將自己的臉往哪擺了,這回被朴有天抓個正著,他無話可說。

「可是我明天得練舞……。」金俊秀委屈的說。

「我明天會把這張罪證拿給你的老師看的,放心放心。」朴有天也不死心,反正老師們他都熟的很,要打發不難的。

「可是我最近變胖了……。」金俊秀又無奈的說,「所以可不可以等我先瘦個幾公斤?」

「我們等等的運動也可以讓你瘦身的。」朴有天又低身親了他的脖子溫柔的說。

金俊秀想告訴他其實不是瘦不瘦的問題,而是他不想要脫了衣服後讓朴有天看見自己的贅肉,實在是不好看。

他還是躲著朴有天的親親吻吻,雙腿正想著該不該踢開朴有天時,大腿剛好抵到朴有天雙腿間的硬物,他紅了臉大叫:「你怎麼勃起了!」

「我從剛剛就勃了。」朴有天很誠實的說。

「什麼時候?」

「念最後一句台詞的時候。」

請把衣服脫了吧……。

金俊秀雙手用力的拉開他們的距離,皺著眉說:「你這樣就勃起演床戲怎麼辦!」

「我還怕我演的時候勃不起來!」朴有天也不滿的說。

勃起還行,大家會覺得正常,可若勃不起來劇組的人就會懷疑他了!

雖然他會想詔告天下自己與金俊秀的關係,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要等晚年一點。畢竟除了那些熟悉的人,其餘陌生一點朋友是不會知道這翻與金俊秀的地下戀情的。

「你真的要現在做?」金俊秀還是不肯脫自己的衣服,自己變胖是事實,他不希望破壞了朴有天對他的美感啊。

「為什麼不能做?」

「因為……」金俊秀瞥開了臉沒看他,翹著唇說:「因為我有一點贅肉了。」

那又有什麼關係!?朴有天臉更囧,原來金俊秀是擔心這種問題。

但這種事情怎可能用說的就會明白呢?你說是不是。

朴有天還是成功的脫了他的衣服,一路啃咬與愛撫,就是告訴金俊秀,就算你有游泳圈我也愛你,頂多就是帶你去游泳這樣。

他至今能踏上演員之路除了自己的努力外,他也不會忘了金俊秀的功勞。

一路相伴的他,怎可能因為多了一點點贅肉就不愛他?

當金俊秀在他身下舞動又舒服的嬌吟時,他輕輕的吻住了他的嘴,笑說:「好像變瘦了唷。」

都怪金俊秀,什麼都太過美好所以害他床戲漸漸的擔心自己會不會勃起的問題。

朴有天在最後的衝刺以後,他咬了金俊秀的耳垂,輕聲問:「如果我演完床戲勃起怎麼辦?」

金俊秀迷茫的雙眼,喘著氣的紅唇,閉上眼輕輕的抱住身上之人。

「找我。」他細聲說。


果然,

只要是對朴有天好的,金俊秀什麼都願意做。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