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放學時,金俊秀總沒有其他的娛樂,他不與同學一同出去溜躂,總是與朴有天等著司機接送回到宅邸。

朴有天在第一天還不曉得原來金俊秀有放學游泳的習慣,金俊秀也沒告訴他,他總一個人打理自己,若沒特別的事情也不會刻意讓朴有天幫助。

這種習慣並沒有什麼不好,但對朴有天的殺傷力很大。

「少爺,以後若需要什麼幫忙,請您儘管吩咐我。」朴有天手上就拿著浴巾,低頭朝著浮在水面上的金俊秀說。

他是管家,所以他不希望金俊秀什麼事情都自己來,他有義務照顧他。

金俊秀慢慢的在水面上划水,他站了身子,然而趴在游泳池的邊緣,抬頭看著一臉苦惱的朴有天。

「你在怪罪我……不讓你做事情?」金俊秀臉上微微笑笑的,並沒有生氣。

朴有天趕緊搖著頭,便說:「不,我沒有怪罪您。」

「以後要讓你做的事情可多了,今天晚上還想麻煩你教我英文。」金俊秀雙腳又踢了游泳池的牆,平躺的划在水面上,又說:「你會彈鋼琴嗎?」

朴有天看著漸漸遠離自己的金俊秀,大聲說:「會的。」

「我明天會練琴,不如你跟我一起。」金俊秀看著天空泛黃的景色說。

「是。」

朴有天站在游泳池旁,他看著金俊秀慢慢的游泳,動作不快,然而游沒幾下便會停下休息,喘了喘氣,再繼續游。

簡單來說,金俊秀沒有辦法一氣呵成,似乎是身體不允許他這麼逞強。

當金俊秀慢慢的走向通往地面階梯時,朴有天已站在階梯的旁邊,待金俊秀上岸後,他便將浴巾披上金俊秀的肩。

金俊秀嘴上似乎有點喘,朴有天一把就捉住了金俊秀的手,低聲的說:「我來就好,少爺。」

金俊秀看上去很累的樣子,所以朴有天不想再讓他自己來,而金俊秀果真乖乖的站好讓朴有天替他擦拭,他看著朴有天利落的動作,便笑說:「以前你也服侍過別人?」

「不,沒有。」朴有天擦著他的頭髮,又說:「我是第一次工作。」

「所以我是你的第一個試驗的對象?」金俊秀開玩笑的說。

不過這話卻讓朴有天發愣了一下,他盡力的埋藏自己羞赧的神情,輕聲的說:「是服務的對象。」

金俊秀嘴上笑著,他偷偷的瞧著朴有天的神情,總覺得這人好像很悶騷。

待朴有天幫他擦完後,他並沒有馬上離去,只是站在原地看朴有天快速且整齊的折好浴巾,又整理著金俊秀脫下的制服,他就趁他忙的時刻告訴他,「其實我有心臟病。」

朴有天停下了動作,慢慢的轉過身軀,臉上說是驚訝似乎也不是,不過卻也表現出一絲的訝異。

所以這跟金俊秀為什麼沒辦法一次游到游泳池的另一頭有關嗎?

朴有天眼神猶疑了起來,只見金俊秀又繼續笑說:「天生的,我跟我媽一樣,都是心臟衰竭。」

為什麼當金俊秀說明著自己幾乎無可藥救的疾病時臉上還能保持著笑容?感覺好像不是由他來平撫金俊秀患有疾病的事實,而是由金俊秀來安慰他,要他接受自己有心臟病的事實一樣。

「所以您別再自己打理,交給我。」朴有天說。

不容拒絕的語氣,似乎將主僕角色對換。

既然有著這麼重大的疾病,為何金俊秀還什麼都想自己來?

朴有天慢慢的走向金俊秀身邊,臉上沒有方才的正經,幾乎是多了幾分柔情與哀傷,可金俊秀卻沒多解釋什麼,只是輕聲的在朴有天耳邊說:「如果我真的做不來,還是得依賴你的。」

所以他明白為什麼金俊秀之前沒有請管家,也明白為什麼他總想自己打理。

因為時間的無情,讓金俊秀意識到,也許自己能做的事情已經不多了,所以他才想,若自己真的都沒辦法時,至少還有一位能幹的管家替他做事。

朴有天也因此曉得,為何金俊秀總會每天都游泳,就是為了保養心臟,訓練自己的心肺功能。而讓他最意外的是,金俊秀沒有跟他抱怨過對於自己心臟不滿的事情。

朴有天趁著金俊秀在念書時,回到了自己不算簡陋的臥房洗澡。

他腦子全是金俊秀的事情。

相處的日子算來並不多,但為何總想起金俊秀時,他心底就會多幾分的疼痛。

也許是金俊秀太過堅強,所以讓他不懂該在什麼時候適時的伸出雙手,然而給予他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

他想起前幾天第一次去學校時,金俊秀看著窗外紅著眼眶的事情,哽咽想哭的聲音可卻又被壓抑住,可憐的告訴他,以前他覺得並不需要聘請管家。

而現在他卻得依賴他,是一種迫於現實的逼迫,還是早已虛心接受了自己心臟衰竭的疾病?

不管是什麼,他都不能否認,他感受的到金俊秀的傷慟。

他關起了水龍頭,用浴巾擦拭了自己的頭髮和身體,隨後只在下半身圍了浴巾就出浴室。

意外的,當他走出浴室時,金俊秀剛好也開了他的房門走了進來。

一人尷尬的窘態,一人愉悅的欣賞,金俊秀便率先說:「你的身材不錯喔!」

「少爺等我幾秒,馬上好。」朴有天來至自己的床邊拿過衣服,轉過身說。

金俊秀手中就抱著英文課本,笑說:「沒關係,你忙。」

真的只有幾秒的時間,朴有天就穿了衣服,不過頭髮還是很溼,金俊秀看見掛在衣架上的浴巾,走過去拿了下來,就往朴有天的頭上蓋上。

他隨即又問了自己英文課本上的問題,然後也幫忙擦朴有天濕漉的頭髮,待朴有天回答了金俊秀的問題時,金俊秀便開心的說:「你的手摸到我了。」

朴有天這時後才驚覺自己忘了手套,只顧著穿好衣服,卻掛一漏萬的遺忘了放在櫃子裡的手套。

他退後了幾步,錯愕的說:「對不起,少爺。」

金俊秀瞧他往回拿手套戴上時,又笑著說:「不如別戴了。」

「這是不允許的。」朴有天說。

金俊秀明白朴有天很堅持,只是不懂點在哪而已,雖然真的每個管家都一樣,但他還是不懂為什麼主人的軀體會是神聖的。

所以他臉上有些落寞,也不過是個手套而已,做什麼這麼拘謹。

「明天練琴時不能戴手套。」金俊秀回到朴有天的床上拿自己的英文課本。

朴有天皺著眉頭,但是這樣是不禮貌的行為。

「可是……」

「這是彈琴的規矩。」金俊秀說。

「是。」

「頭髮吹乾後來我房間教我英文吧。」金俊秀臉上又笑了起來,似乎是得逞一樣的開心。

「是,少爺。」朴有天鞠躬說。

至今朴有天還不曉得為何金俊秀這麼執意不想讓他戴手套的原因。

但後來他才明白,原來感情是需要靠雙方的溫度來烘焙的。

就像蛋糕一樣,少了幾分的熱度,蛋糕可能就不會那麼好吃。

所以金俊秀需要他的溫暖,而在某方面,自己也需要著金俊秀的溫暖。

而溫度剛剛好,美味的蛋糕出爐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