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金老爺回宅邸的日子,也剛好是金俊秀拿道段考成績單的時候。

金俊秀向前至老師面前領取了自己的成績,回到座位後,他就將成績單給折了起來,不想讓朴有天瞧見。

朴有天看他這麼神秘熙熙,大概也能猜想到金俊秀的成績是如何。

「少爺考得如何?」朴有天撇過頭問著他。

段考一題都不願讓朴有天幫忙的金俊秀,聽見朴有天這麼問他,自然是紅了臉頰。

一直以來他的成績就不怎麼好,上課總會昏睡的他,可以說是多半自己學習準備考試。

金俊秀嘟著嘴,最後還是將掐在自己手中的成績單拿給朴有天。

朴有天將成績單慢慢的翻開,看著裡面的分數。

金俊秀只是在一旁盯著朴有天的神情瞧,他發現了朴有天不一樣的表情。

「你笑了。」金俊秀手指著他笑說。

朴有天又扳回平常的臉,回看金俊秀,輕搖頭說:「我沒有。」

「我的成績有這麼好笑?」

「不是的少爺……」

「你笑起來很好看。」

金俊秀又盯著自己在他手上的成績單,伸手拿了回來,又說:「以後要常笑。」

朴有天看著他的側顏,在方才他真的不覺得自己有笑過,只是覺得金俊秀的成績其實也不差,瞬間感到很欣慰。在他還沒有擁有他以前,他有點難想像金俊秀以前是如何自己一人支撐過來的。

可現在的他,明白自己真的笑了,他跟隨著金俊秀的笑容,一同笑了。

「是,少爺。」他說。

今天放學做值日生的他們,是全班級最晚回去的。

朴有天做事的速度很快,而金俊秀也只是跟在他身後做著一些簡便的工作。

金俊秀還告訴朴有天,今天金老爺會回家,然後成績單要給他過目過目。只是很平常的事情,不過也讓金俊秀很緊張。因為自己的成績並沒有多少起色。

「我覺得少爺已經很努力了。」朴有天整理著金俊秀的服儀,替他拿了書包說。

金俊秀回過身靦腆的笑著,他咬了自己的下嘴唇,耳根子又紅了起來,朴有天一見就曉得金俊秀可能又想到了什麼害羞的事情。

「你要不要給個獎賞?」他就向要糖的孩子跟朴有天索取著。

朴有天眼神柔和了起來,他伸出了已經沒有手套阻礙的手,一把就牽了金俊秀,給了他一個獎勵。

同樣是吻,但這回雙方似乎不是那麼的害臊了。

金俊秀臉還是很紅,他這回還是走在朴有天的前端,暫時性的逃開這種太過甜膩的氣氛。朴有天早已料想到金俊秀會如此,所以他這次並沒有放任自己跟在身後。

他只是加快了一些腳步,伸手摟著金俊秀一同走出校園。

不過由於時間已不早,在校園裡漫步的他們,突然從這諾大的花園裡聽見了令人想入非非的聲音。

朴有天跟金俊秀彼此都沒有說話,心底大概有幾分明白有人在花園裡做一些羞人的事情。

「不可以聽。」金俊秀紅著臉說。

朴有天揉了揉他的腰,微笑說:「是,少爺。」

他只聽金俊秀的話,什麼聲音也難以讓他有所悸動。

金俊秀的聲音總有獨特的魅力,除了這樣的聲波,其餘以外的聲音已不再對朴有天有任何作用。

金俊秀在朴有天的陪同下一齊走過了花園,他臉上的紅潤還是未退卻,然而轉頭向朴有天解說一番,「這種事情很常見。」

但是這種事情對青少年來說不管撞見多少次也是很新鮮的。

「大部分都是跟自己的管家。」金俊秀又說。

朴有天抖了一下眉,喉嚨卻不經意的咳了幾聲。

大概是被自己的痰給嗆到,也或許是被金俊秀所說的話給嚇著的反射動作。

金俊秀用手肘推了一下他的腹部,紅臉說:「不可以亂想!」

「是,少爺。」他嘴上還是很機械的回答,可實際上腦子裡頭還是不禁的想了一下自己與金俊秀在床上的風情。

今天司機來的較晚,他們倆便在校門口慢慢的等待。

「我的身體不允許我做那種事。」金俊秀突然垂著頭說。

朴有天霎時間在腦子裡的風花雪月瞬間瓦解,回歸於現實,只有金俊秀的哀傷表情。

他還是一樣,輕輕的揉著他的腰際,看著遠方已快前來的轎車,便說:「等少爺身體好了,我們試試?」

「跟你?」金俊秀睜大了眼,聲音還不忘的拉高,臉上本應該退潮的紅潤又上色了。

「您的管家就這麼我一個,就跟我。」朴有天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他並不覺得有什麼好丟人的。

待司機前來後,他將金俊秀開了車門送上車,自己也坐上副駕駛的位置。

就這麼一路上至金俊秀游泳完他們什麼話也沒說。

金老爺在金俊秀洗完澡後回到了宅邸,朴有天進了金俊秀的房間將他帶了出來,手上還不忘替他拿著成績單。

「老爺,這是少爺的成績。」朴有天將成績單遞給了金老爺,而金俊秀就躲在朴有天的身後不敢出面。

「俊秀,怎麼沒有進步?」金老爺嘴裡抽著雪茄,含糊的說。

金俊秀妞捏的還是站在朴有天的身後,小聲的說:「我自己寫考卷的。」

也許金老爺會比較希望考卷由朴有天來寫比較好。

但看看,自己的兒子能有這樣的成績事實上也不賴了,他相信很多貴族還不一定能拼過金俊秀的成績。

那些由管家作答考卷的貴族,也只是想贏個名目,贏個面子而已。

「還不錯啦。」金老爺將成績單拿給了朴有天,又問:「你覺得我的兒子如何?是不是很任性?」

金老爺看著朴有天問,金俊秀緊張的都抓住了朴有天的手臂,也等著他的回答。

「很任性。」他笑說。

金俊秀在他身後輕輕的揍了一拳,不過也一同笑了起來。

「俊秀喜歡這個管家嗎?」金老爺問。

沒幾秒他便回答:「喜歡。」

他喜歡金老爺送他的禮物,是他的管家,他的玩伴,也是他的……也許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情人。

「喜歡就好,喜歡就好。」金老爺笑說。

夜晚裡,朴有天還是在金俊秀的房間裡替他複習功課。

剛考完試的金俊秀並不想念書,他拿著桌上的課本就往床上撲,翹著雙腿在空中裡晃啊晃。朴有天也走至床邊,直立的站著。

「有天。」

金俊秀雙手撐著下巴,停下的動作,抬頭看著他。

「是。」他低頭回。

「今天睡這裡好不好?」

朴有天垂著頭,他只是緩緩的眨了幾下眼,這種請求令他有些的為難。

「這是不允許的,少爺。」他說。

可金俊秀並沒有放棄。

他很想黏著他不放,跟朴有天在一起,他總覺得自己的生命才得以延續。

他好喜歡他,不知道為什麼。

「主人跟管家都能發生關係,你跟我一起睡並非不允許。」金俊秀說:「我允許!」

朴有天覺得金俊秀有時就像個孩子會強詞奪理,這讓他不禁的心軟,縱與管家身分有違,他也會想聽從金俊秀的指示。

他也想巴著金俊秀不放。

「是,少爺。」

他伸手就拉了朴有天,要他一起在自己的床上打滾。

朴有天一躺上他的床時,金俊秀便拿著課本趴上朴有天的身子,笑說:「以前我媽媽常跟我說,培養感情多半要磨蹭。」

無論是兒女,主僕,寵物……

大家都喜歡在自己喜歡的人身上有依賴感。

「是。」他答。

「如果我身體能好起來,我願意跟你。」

金俊秀對朴有天放學時的承諾做出了回應。

縱然他曉得自己的心臟不可能會好轉,也只有繼續衰弱的可能……

除非有可以替換的心臟。

現下的任何承諾他們都明白終將無疾而終,沒有結果的承諾,算不上承諾。

「是,少爺。」

他抱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金俊秀。

感覺胸膛……

漸漸溼熱了起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