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起床了。」

才凌晨五點的時間,朴有天在床邊輕輕的搖著金俊秀。他遵守金俊秀的要求,自己起床的時候得叫他。

「嗯……。」金俊秀呢喃了幾聲,才慢慢的睜開眼睛。

朴有天彎了下身,順了順他的紅髮,輕聲說:「還是少爺繼續休息?」

「那你也繼續睡。」金俊秀握住在自己頭上的手說。

朴有天沒有將手伸回,他就這麼摸著金俊秀的手,微笑說:「不能的,我得工作了。」

金俊秀眨了眨眼,他瞧著窗外的景色,然後也慢慢的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美好的假日他並不想被睡眠殺了時間,他想把握多一點時間去做任何自己能做的事。

「是。」

朴有天趁著金俊秀在廁所打理時,替他折了綿被,又從櫃子上拿了便服等著金俊秀出來。

金俊秀在廁所裡,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伸手就摸著鏡子裡頭的自己,然而笑了起來。

縱然知曉自己生命短暫,但只要明天又能從鏡子裡看見自己,他就高興幾分。

生命的時間其實已不足他抱怨他哭喪,他需要的是去把握每件會從時間的指縫裡溜走的事物……。

金俊秀連路都走了緩慢,可他還是慢慢的走出廁所,看見朴有天已在一旁等待。

朴有天一如往常的替他整裡,整件便衣穿完了後,朴有天輕輕的拍著金俊秀肩上的衣服,讓它看起來平緩好看。

「謝謝你。」金俊秀自動的牽住朴有天的手,然後跟他一起走出臥室裡。

朴有天微笑以對,就拎著金俊秀到處走,他們一路來到餐桌,朴有天先讓金俊秀待在椅子上,然而自己便走進廚房裡忙。

金俊秀好奇之下也偷偷的跟著朴有天進廚房裡,他看著朴有天替他烤著麵包,抹上花生醬,又替他煮豆漿,他笑著朝著朴有天身後走去,將他慢慢的抱上。

「有天。」金俊秀下巴就底在他肩上笑說:「今天教我做一些簡單的東西好不好?」

朴有天略略的撇了頭,臉上也笑了起來問:「少爺想做什麼?」

「蛋糕。」金俊秀臉蛋趴上了他的肩膀,輕聲在他耳邊說。

「少爺,這並不簡單喔。」朴有天貼心的提醒,其實蛋糕並不是那麼容易做的。

「如果真的做不來,我再丟給你啦。」

金俊秀一連串可愛的懇求,他就想自己做蛋糕看看,想做給金老爺,也想做給朴有天……。

「是,少爺。」

就這樣,他們吃完了早餐後,待朴有天將分內的事情做完以後,他就帶著金俊秀上街買食材。街上的花花綠綠金俊秀似乎不曾關心過,至今他才曉得,原來街道上是如此的熱鬧。

感覺這種地方是下人才會來拜訪,不過一跟朴有天一同混在人群裡頭,看著街上賣的東西,他就想吵著朴有天買東買西。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很高興,金俊秀的腳步越來越快,他也管不了自己的身體能不能負荷,拉著朴有天就想跑在街道中。

「快一點啦有天。」

可朴有天也拉他拉的緊,他刻意的將腳步放的慢,就拉著金俊秀不讓他莽撞。

「是,少爺。」

嘴巴上總是服從,可現實裡卻又不是那麼回事。

他們依舊慢步,朴有天還是買了做蛋糕的食材。

一路上金俊秀總是開懷大笑,這讓朴有天安心不少。金俊秀不再只望著藍天將他拋於後,也不再望著藍天心底神遊想飛向藍天。

他一直都想告訴他,與其倚靠藍天,不如就倚靠他吧。

金俊秀拉著他的手在前頭回望他時,金俊秀卻有些發愣,他盯著朴有天的神情瞧,直至朴有天慢慢的走至他的身邊。

「少爺有看到喜歡的東西?」朴有天問。

「有。」金俊秀也微笑點頭說。

「哪裡?」

金俊秀向前走近了一步,他更清楚的看朴有天的神情,他覺得朴有天似乎很享受,方才的回眸望進眼中的是朴有天難得的笑容。他覺得他好美麗。

「這裡。」金俊秀笑說。

「哪裡?」不過他還是搞不清楚。

於是金俊秀握緊了他的手,輕輕的甩了幾下,「這裡。」

朴有天美麗的讓他捨不得遠離,他有許多感受說不清楚,也講不明白。但唯一能做的,也許就是盡情的留在朴有天身邊,至少他的氣味曾與自己的摯愛混著,縱然遠去也沒有關係,他仍會在他處想念著這樣的氣味。

我好喜歡你,有天。

但這樣的告白就如重擔一樣,他無法釋懷。

可是我真的好喜歡你,你知道嗎有天?

是一種依賴一種陪伴,而當他若真得遠去時,又有誰能代替他溫暖著朴有天?

我喜歡你。

他不明白朴有天懂不懂他的用意,不過他還是拉著他繼續的向前走去。

迢迢大路總會有走至盡頭的時候,而那樣的盡頭他奢望不多,他只需要他陪伴他走到盡頭。

哪怕是悲傷的盡頭還是快樂的盡頭……

最值得的是,是他們一起走過。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