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少爺……」

朴有天就跟在金俊秀的病床邊跑著,他的手捉緊了金俊秀的手心,希望能給他多一點溫暖,多一點奇蹟。

「先生先生,請您留下,交給我們吧。」一位比他來個高大的醫生攔了下他來說。

朴有天本還不想放手,但見金俊秀的病床越來越遠離自己,他才無可奈何的打開自己的手心。

滿身都是汗的他,踉蹌了幾步,眼神仍是望著在轉角處消失的金俊秀,輕聲說:「麻煩你們了。」

那位醫生也加快了腳步衝了過去,沒有人理會朴有天,就放他一人在醫院裡乾等。

是生是死……人總是難逃一劫。

他這回狼狽的坐上旁邊的椅子,身子彎曲了下來,他雙手抓了自己的頭髮,無助的哭了起來……

「俊秀……」他希望還來的及。

「俊秀……」他還肖想著能繼續為他服侍。

「俊秀……」我們還有承諾不能放棄。

千奇百怪的感觸油然而生,躲也躲不了,眼看金俊秀也許就會離開他,但他在這之前卻都未曾告訴過金俊秀他心底最深處的想法。

他很愛他,非常的愛他,甚至會想霸佔,不願跟別人分享他。

金俊秀對他有佔有慾,他對自己的少爺依舊也有佔有慾。

就算是上帝,他也不願意將金俊秀出讓給祂。

朴有天哭的泣不成聲,他抑制不了,唯一能制止他的也許就將離開他,以後可能都再也沒有金俊秀的懷抱,金俊秀的安慰……

他漸漸的仰起頭來,看著醫院的日光燈。

好亮好刺眼,就如金俊秀那頭紅髮一樣,若能只為他一人綻放,那該多好?

滑落的最後一滴眼淚,讓他閉上了眼。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祈禱。



金俊秀慢慢的睜開了眼,他對這裡早已不陌生,小時候記得自己也來過,看著手背上的點滴,他大概曉得方才自己發生了什麼事了。

可能又是睡著卻叫不起來。

「您的少爺需要一顆新的心臟,且越快越好。」同樣是那位身高高大的醫生在病床外頭向朴有天說明著。

「目前醫院沒有捐贈者?」朴有天抬頭問。

沈昌珉皺了眉頭,搖頭說:「捐贈者很少會適時出現的。」

他們兩沉默了許久,似乎也想不出更好的方式,除了等待以外,他們做不了什麼。

「那如果一直都沒有捐贈者呢?」朴有天聲音有些顫抖的問。

「也許……就得替您的少爺準備後事了。」沈昌珉沒有隱瞞的說,作為醫生的他,得直接將病情告知家屬以及病患。

換句話說,也就是金俊秀這顆心臟已撐不久了,必須快速汰換。

朴有天垂了下頭,點點頭,「謝謝您。」

沈昌珉見他那樣子,也不忍心。雖說這樣的場面他見多了,可每見一次仍會心痛一遍。

在這種時候最需要的已經不是鼓勵,而是大家都渴望的奇蹟,連他醫生也會渴望的奇蹟。

就算他的醫術多高明也無用,沒有心臟就是救不了,現實就是如此。

而奇蹟又會在何時出現?

也許就如沈昌珉自己所說,捐贈者通常不會這麼適時的出來幫助。

朴有天落寞的走進了金俊秀的病房裡頭,一進門就看見金俊秀以坐在床上,一如往常的看著窗望的風景。

「少爺好點了嗎?」朴有天沒有看他,低頭問。

金俊秀轉過了頭瞧著朴有天那不清楚的神情,笑說:「好多了。」

他曉得自己能活的時日有限,死神也在背後催促著他,看來這回是難逃一死。

但這又如何?該笑的時候還是得笑,既然是早已知道的事情,也沒什麼令人害怕了。

他們兩人距離就如當初第一次見面一樣,距離相當遙遠。

「過來一點,做什麼這麼遠?」金俊秀對他擺了擺手,笑著說。

朴有天遵循他的命令,向前走了幾步過去。

一走近就瞧見了朴有天的紅眼眶,明明比他大六歲,怎麼這麼不堅強?

「你哭什麼呢……?」金俊秀的笑容也漸漸的笑的苦澀起來。

朴有天並沒有回話,他們倆彼此都沉默許久,而金俊秀又將頭轉回望著窗外的藍天。

「你能回宅邸一趟,幫我拿東西嗎?」金俊秀仍是看著窗外,淡淡的問。

「是。」

「東西在我的枕頭底下,把它拿來。」

「是,少爺。」

朴有天看著地板,他將金俊秀的吩咐聽了進去,可腦中卻又想著另外一件事情。

他轉過了身,他想起自己的枕頭底下也有藏一樣東西,每個管家都需要配帶的手槍。不過由於金俊秀的家庭並不需要用到手槍,所以他一直將它放在自己的枕下。

剛剛好……他得回宅邸一趟。

在他準被拉開病房的門那一刻,金俊秀卻說話了。

「我不需要你的心臟。」他說。

朴有天睜大了眼,又轉回過身看著病床上的金俊秀。

沒想到自己的心思被金俊秀看得一清二楚……

「少爺需要一顆新的心臟。」

這是誰都曉得的。

「但我不需要你的心臟。」

金俊秀堅決,他轉過頭看著朴有天,這回的眼神裡有著不容拒絕的命令。

「奇蹟不會適時的出現。」朴有天嘗試的頂撞金俊秀的命令。

「所以呢?」

朴有天沒有回話。

金俊秀氣得咬緊了下嘴唇,他伸手就抓了病床上的枕頭朝著朴有天丟了過去,「你就只考慮我沒心臟怎麼辦,怎麼不想想,我若沒有你怎麼辦!?」

在病床上的他哭了起來,但朴有天並沒有向前安慰他。

他能說是有史以來最爛的管家,他從不聽主人的話,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朴有天還是走出了病房,自己一人回了宅邸來到了金俊秀的房間。

家裡的庸人告訴他已連絡的金老爺,還慰問少爺的身體如何,但現在的他,什麼也說不出話來。

他翻開了金俊秀的枕頭,入眼的不是什麼真瑰奇寶,而是自己那時彈鋼琴被沒收的手套。他將手套拿了起來,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又回過身走出金俊秀的臥房,一路來到自己的房間。

同樣是枕下的地方,可埋藏的東西卻不一樣。

朴有天拿起了那把手槍,是全新的,而且子彈還是飽滿的狀態。

他俐落的將自己的手槍配帶在腰際上,然而趕回醫院裡。

一進門就見金老爺已在病房裡頭,朴有天恭敬的行了禮,然後將手套遞給了金俊秀,轉身就要離去。

「你要去哪裡?」金俊秀問。

朴有天沒有回過頭再看他,只是說:「出去走走。」

其實不是,他說了謊。

金俊秀本想留住他,但朴有天卻率先一步的走出病房,徒留金俊秀與金老爺兩人於房內。

「爸,有天會不會做傻事?」

金老爺也感覺朴有天與日常的樣子有些不同,看自己兒子也挺擔心的,於是說:「老爸替你去看看。」

朴有天向護士問著沈昌珉的辦公室在哪,然而在醫院裡尋著指示找到了沈昌珉的位置。

他敲了沈昌珉的門,聽見沈昌珉說請進後,他才將門打開。

「朴先生?」

「是。」

「有什麼事嗎?」

「請您馬上替金少爺換心。」朴有天淡淡的說。

沈昌珉疑惑了一下,「並沒有捐贈者啊。」

朴有天一手慢慢的從自己的腰際上將埋在衣內的手槍拿了出來,輕聲說:「我是捐贈者。」

沈昌珉一見那手槍就明白朴有天有著什麼打算。

「朴先生,這不值得你這麼做!」

可是我愛他……值不值得,我都想做。

「別衝動,也許會有其他的捐贈者!」

只見朴有天開了保險,沈昌珉更是睜大眼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難道你生命的意義就是這樣!?」沈昌珉抓住了他的手,又說:「拜託你,你得為自己而活,不是別人啊!」

朴有天一把就推開了沈昌珉,受過特別訓練的他要抵制沈昌珉不是難事。

「我是為自己而活。」朴有天說。

只是他選擇為金俊秀而活,他沒有違背自己的心意,這是就是他一直活到現在的意義。他有職責在身,他得保護金俊秀的安危。

「才不是……!」沈昌珉本想向前,就見朴有天已將手槍抵在自己的太陽穴。

「朴先生,會有奇蹟的!」沈昌珉緊張的說。

朴有天朝著他笑著。

這種微笑很溫暖,一點埋怨也沒有,彷彿就是明白自己會這麼做。

「我就是奇蹟。」

他笑說。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