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種程度上,朴有天其實很討人厭。

但又在某種程度上,朴有天其實並不是那麼邪惡。

每個人心中都有記名或者不記名的碎片,有多少的破碎是自己能再次破鏡重圓,而又有多少的碎片,是需要別人來替你重新拾穗?

朴有天曾一度為自己嘗試的縫補缺口,但這浩大的工程最後卻無疾而終。可當他碰上了他時,他才發現原來他需要他的幫助。



「聽說今天有轉學生要來轉進來。」金希澈玩著自己的頭髮,心不在焉的說。

神童吃著手裡的麵包,輕笑了一聲,「媽的,整死他!」

「又要整?每年的轉學生都被我們氣走了。」金在中似乎不想再參與,感覺上他們這麼做其實還挺壞的。不過鄭允浩卻說:「看人吧,如果又是太囂張的就打死他。」

沈昌珉低頭看著自己的書,沉著音說:「有時間惡搞別人幹嘛不去念書?」可他說完這句話手中的書就被崔珉豪給抽走,他嬉鬧的說:「念什麼?都會了還看。」

這個班級的相處模式並不難理解,可他們又是這所高中裡最資優的學生聚一起的資優班,只不過他們的生活並不是如平常人一樣乖巧念書,他們整天惡整老師,天馬行空的在腦中計畫如何犯罪,但多數卻是敢想卻不敢做的思想犯。

「今天朴有天應該也出少觀所了吧?」金賢重突然說。

班上的人霎時安靜,聽見朴有天這名字就有如惡魔一樣,他們班的人都私下稱他為老大。而跟這位老大相處最融洽的也只有問的那位,金賢重同學。

「應該是。」沈昌珉沒再繼續追他的課本給予回應。

「看來那轉學生真的很不湊巧,一來就要見到朴有天了。」金希澈幸災樂禍的說。

其餘的人也聽聽就算了,反正跟朴有天相處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唯一的差別,就是朴有天什麼事情都能做到,他不光只是個思想犯,還是實行自己腦中犯罪架構的作為犯。

老師一踏進門,班上理他的學生沒幾個,不過神童到是很給面子的看了老師一眼,但嘴中還是吃著東西。這回老師身後沒出乎意外的帶了新同學進來,那人上嘴唇微翹,眼睛還是雙蝌蚪眼,那頭紅髮有如天生的,並非挑染,臉上戴著按紅色的鏡框,看上去是挺舒服的,但整體五官卻比不上金在中與金希澈的精緻。

「這是我們班的新轉學生,你來自我介紹。」

老師讓出了位置來,也在一旁看著他,他額頭上微微的冒著汗,有點不能適應眼前的班級,怎麼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放牛班一樣?

「我叫金俊秀。」

好聽的聲音,酥酥軟軟的,又帶點沙啞,這回班級倒是安靜下來抬頭看著台上的他,金在中率先回應,「你好。」

這轉學生怎麼看都挺可愛的,還真教人欺負不起來。

金俊秀很開心有人跟他打招呼,臉上便笑了起來,也點頭說:「大家好。」

這麼溫暖的笑容,在這班級似乎就像陽光一樣,灌溉著他們常久以來的失溫。只不過仍是有人不將這一切放在眼裡,便笑問:「嘿,你一夜多少錢?」

大家轉了過頭看了一眼那人,不出意外,是李赫在,「我能當仲介幫你引個好生意。」

金俊秀眼巴巴的看著他,他並沒有怒氣,只是想嘗試理解這個班級的態樣。不過在他還沒想清楚時,老師就將他推下台要他自己選座位入坐。他低頭的背著書包,來到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這位置滿是灰塵,看看應該是沒有人坐,所以他隨意的拍了拍桌上的灰塵,就將書包掛於桌邊,入座。

全班的同學都看著他的舉動,有人臉上擔心,有人臉上就一副想看好戲,但金俊秀只是忙著拿書本,也沒留意太多。金在中本想開口告訴他些什麼,可卻被鄭允浩從身後摀住了嘴,「你幫他我就在這上你。」鄭允浩威脅的說。

金在中雙眼瞥過怒視著鄭允浩,卻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只能輕輕的轉過身,咬著下唇轉回過頭,不再看金俊秀。沈昌珉則是對於這種事情早已司空見慣,自然是不會想出手幫什麼。當老師開始上課時,全班幾乎沒有人在聽,金俊秀推了推自己的眼鏡,還是自己一個認真的抄著筆記。

不過這時後卻有一點麻煩。

教室的門突然被推開,那人腋下夾著自己的書包,有些駝背的走進教室,老師看見他卻不敢與他對望。他慢慢的走到自己的位置然後停了下來。

他的位置有人坐走了。

「新來的?」

突然的問話讓金俊秀抬起頭來看著他。那人面孔有些無神,面無表情的,可卻有著完美的五官,頭髮比他要長的多,所以那人很隨意的就扎了小馬尾,不過看上去那人似乎有點不高興。

「是,我是今天才轉來的。」金俊秀站起身趕忙的說。

朴有天嘴角輕輕的笑了一聲,一臉貌似是找到了樂子一樣,他盯著金俊秀的雙眼,笑說:「你長得還真可愛。」

這話這金俊秀回應不了,但他很明白這句話不只是單純的讚美而已。

「這是你的位置嗎?」金俊秀問。

全班的人就等著看好戲,通常坐上朴有天的位置都不會有好下場。

「是啊,你坐到了我的位置。」

「那我換……」

「不用。」朴有天一手就抓住了正要拿書包的金俊秀,輕蔑的說:「這位置讓給你,不過你陪我上床。」

金俊秀又是第二次聽見有關性交易的事情,全班同學震懾,金在中擔心的看著金俊秀,而沈昌珉也轉過頭看著金俊秀的神情,看他會如何解決眼前這位老大。

「這位置還是給你。」金俊秀還是搬了自己的書包,拿了桌上的筆記本和其餘的鉛筆,他往前挪了一個位置,將東西擺放好後,又說:「我不是女人。」

金俊秀的腦子很簡單,大家都是青少年,有性慾自然是正常,不過朴有天得找女人才是,而不是男人的他。朴有天最後還是坐上自己的位置,他看著坐在他前方的金俊秀,不禁的笑了起來。天真又純樸的金俊秀,讓他不由自主的想玷汙他。

世界沒有像金俊秀這麼單純的。

他會讓他明白,這個班級裡的他,是多麼的惡劣。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