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回家的路上,他慶幸的牽著自己的腳踏車,然而離開學校。一路上他的腦子裡就都裝著朴有天的事情,雖說自己被這麼惡整真的很糟糕,不過他卻還在意著朴有天在樓梯上所說的話。

「跟上,找到住址傳給我。」朴有天對著電話的另一頭說。

朴有天就坐在不遠處的教學大樓的頂樓上,盯著金俊秀 ,他將電話闔上,看著那些聽命於自己的痞子跟隨在金俊秀的身後,他微微的笑了起來。他起身轉向樓梯口,沒多久就離開教學大樓的頂樓。

初步認識金俊秀,讓他有些不能自己的想欺負他,他就是不喜歡那些看上去一臉就很幸福的人,他看不慣這世界的美好,也不相信這世界會有像金俊秀這麼乾淨的人。心底的劣根性讓他不能控制的想玷汙金俊秀,他想將他從天堂拉至地獄,讓金俊秀明白,其實社會就是這麼現實,別擺出一副乾淨的姿態。

他來到了教師停車場,這裡本該不是學生能進的地方,可他就擁有這樣的特權,還將自己的轎車停在這裡。他在停車場裡走著,來到了自己的車邊,上頭有隻小貓就趴在他的車頭邊,似乎已經等他等很久了一樣。

朴有天蹲了下身,伸手摸著那隻小貓的頭,溫柔笑說:「等很久了?」

小貓就繞著他的手蹭著。他起身將車門開了鎖,然後從副座拿了貓飼料出來,坐在車內的他,小貓早已自己走至車門等著他餵食。看來他一直以來都有餵這隻貓的習慣。他將飼料倒在一旁,小貓便隨他走向飼料邊,吃了起來。

「明天會再來的。」朴有天輕聲說。

然而他又回了車上,便開車離開學校。



隔天,金俊秀睡眼惺忪的將鬧鈴給按掉,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其實昨夜他並沒有睡得很好。一來是考慮自己今天要不要再去上學,二來他還是會想著朴有天的事。雖然他明白想這些事情也於事無補,不過他仍是好奇在朴有天身上曾經歷過什麼事情。直覺告訴他,其實這人應該不壞,可他自己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也許是朴有天的外在欺瞞了他,是名副其實的表裡不一,但也或許朴有天的壞其實並不是裝出來的也不一定。

也罷,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他得考慮自己要不要再去上學的事情。從小就無依無靠的他,是孤兒院贊助了他這筆錢他才能來念這所學校的,只是萬萬沒想到,這所學校根本就是金絮其外敗絮其中,反差實在是太大。他就不明白,為何他們班級每個人都喜歡逞兇鬥狠,重點是成績都還不錯。想至最後,他還是去上學了,因為他並不想辜負孤兒院的好意。

他打理好後,便騎著腳踏車就前往學校。昨天自己的桌子被砸壞了,於是他自行去總務處又要了一張,他隨著總務處的人至地下市搬了一張新的,一個人就慢慢的將桌子搬上五樓自己的班級。他滿頭大汗的,到了教室外才稍微的喘了幾口氣,爾後教室門口突然的出現了一個人朝他說話來著,「早安啊!」是崔珉豪。

這位同學總是很有朝氣,只不過似乎有點太過於過動。

「昌珉,俊秀在搬桌子,你過來搬。」崔珉豪又往後喊了他隔壁座位的沈昌珉。沈昌珉無奈之下還是前來教室的門口將金俊秀的桌子搬了進去。

「謝謝你們。」金俊秀笑說。

崔珉豪搖搖頭,「不會不會。」

沈昌珉將金俊秀的桌子放好後,便又坐上位置念起書來。金俊秀拿手帕擦著自己額頭上的汗水,走過他的位置時,很禮貌的說:「謝謝你。」沈昌珉並沒有回頭看他,只是低頭說:「我以為你今天不會來。」

是正常人應該是不會再來的才是。

「我考慮過。」金俊秀將自己的書包掛好,微微笑笑的說。沈昌珉這時才轉過頭看他,「這回你比較辛苦,剛好被朴有天盯上。」

金俊秀似乎聽出他話中之話,又問:「以前沒人被他這麼惡整?」

「以前他在少觀所。」

所以意思就是他與朴有天特有緣,自己轉來時剛好朴有天也回歸學校了。

「為什麼會進少觀所?」金俊秀突然的問。

沈昌珉轉過了頭,又看著自己的課本,本想說話的,卻被另一人給搶答,「因為他翹家又逃學然後與別人打架。」崔珉豪順手抽走的沈昌珉的課本笑說。沈昌珉也懶得再拿回自己的課本,於是從書包裡拿出數學習題說:「以前的他並不是這麼偏激。」

「你跟他很熟?」金俊秀看著他問。

「半熟,跟他最久的是金賢重。」沈昌珉轉過頭說。

「這個班級都聽他的話嗎?」金俊秀看著他又問。

崔珉豪用著指尖轉著沈昌珉的課本,抿著嘴說:「我們其實沒聽他的話。」

崔珉豪解釋了很多,金俊秀得到的結論其實很簡單,朴有天之所以會被稱老大,只是因為他曾保住過每個人,讓大家沒被退學又能繼續留在這間學校裡念書,可他們之間並沒有隸屬關係。聽上去朴有天的家境應該不錯,似乎跟理事長的關係也不賴。但這讓金俊秀就更不明白了,既然家境這麼好,為什麼會想逃家?

教室的人越來越多人來上課了,他也沒再過問朴有天的事情。待朴有天來學校上課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的事情了。金俊秀與金在中一行人一同吃午餐,聊了許多學校的事情,也瞬間了解這班級不少事情。原來金在中跟鄭允浩之間有著奇妙的關係,金希澈與神童卻是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而沈昌珉跟崔珉豪就……他們並沒表態立場。

談論最少的就屬朴有天與金賢重的部分。

「我想去廁所一下。」金俊笑微笑說。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錶,也快午休了,得先去小解一下才不會那麼急。可當他站起身時,金賢重卻說話了,「你曉得最近的廁所在哪嗎?」

其實也才剛來到這學校第二天,他不是很理解所謂最近的廁所是指哪裡。

「不曉得。」金俊秀回。

「我帶你去。」金賢重低聲的說。

在場的每個人就只盯著他們瞧,金在中漸漸的皺起眉頭來,他看著身旁的鄭允浩,只見鄭允浩要他閉嘴別吭聲。大家都曉得有問題,可卻沒有人出面阻止。待金俊秀隨著金賢重離去之後,金希澈仍是一副事不關己的說:「就只能祈禱他平安的回來了。」神童也回到自己的座位,嘴裡吃著棒棒糖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而金俊秀是一路上並沒什麼戒心的跟著金賢重,金賢重也真的將他帶來離教室最近的廁所,「就這裡了。」

「謝謝你呢。」金俊秀笑得開心,沒有任何猜忌與防備就走進了廁所裡頭。朴有天這時便從廁所旁的樓梯走了下來,他將手中的菸蒂扔在地上,笑說:「謝了。」

「別太過分了。」金賢重有些同情的說。

朴有天嘴中咬著髮束,他抓了自己的長髮便將頭髮扎了起來,沒理會金賢重的便也往廁所裡面走去。這時的金俊秀正好將自己的褲子拉鍊拉下,才正要掏出自己的寶貝解放時,朴有天卻悄悄的欺上他的背脊,他是緊張的縮了身子,本想離開朴有天的懷裡,可他卻發現自己很不妙。朴有天一手就摟著他的腰,另一手很不節操的就握上了他的寶貝,姆指惡意將他的出口堵住,在他耳邊輕笑說:「尿啊。」

他緊張的握著朴有天的手,可當他越大力時掐著朴有天的手時,朴有天就更惡質的大力捏住他的寶貝。

「放開!」

他兩手都想盡辦法想牽制住朴有天,可卻沒能讓自己解脫。

「不是想尿嗎?」朴有天拇指揉著他的鈴口,在他肩上吐著熱氣說。

他紅了臉,想撥掉朴有天的手罵道:「不要!」

朴有天似乎很滿意他這樣的反應,低了頭便咬上了他的頸子,他整身發顫,但他最後卻放開了緊抓著朴有天的手,左手毫不猶豫的就朝著朴有天的腹部肘擊。朴有天抱著自己的肚子,後退了幾步,他則屆時趕緊穿好自己的褲子,紅著臉轉過怒瞪著朴有天。

「斯……」似乎那一拳真的奏效了,讓朴有天暫且提不起身來。

他本想一走了之,可卻看著一直彎著腰的朴有天,他又放不下他,於是便走向前,扶著朴有天的肩問:「你沒事吧?」也許自己真的打太大力了。但這時候朴有天卻一手捉住了他的手掌,抬起頭看著他。

這是第一次他們面對面的看著對方的眼睛,眼眸裡埋藏著只屬於他們的訊息,他們似乎想解讀這樣的訊息,可彼此卻沒個方向足以解答。最後他率先卻抽回了自己被朴有天握在手中的小手,一聲也不吭的就離開了廁所。

朴有天喘了幾口氣,才站直了身子,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剛才,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