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一放學直接背著書包就衝出學校。下午的課他難得清幽,朴有天離開之後就沒再見過他回來教室了。他快步的走來停車棚裡,看看時間,還來的及趕上打工時間,他跨上腳踏車,便快速的騎出校園。朴有天一人就站在頂樓上,他嘴裡抽著菸,看著金俊秀騎著與昨日不同的路線時,不免狐疑了一下,金俊秀要去哪?青少年能做的事情不多,可以做的他都做過了,不能做的也做了,瞧金俊秀這人種,大概是去打工了。

他將香菸丟在地上,用著昂貴的皮鞋將它踩熄,便轉身離去。他一如往常的餵著教師停車場裡的小貓,這回他並沒有只放將飼料放著就離去,他蹲在一旁輕輕摸著小貓的小腦袋,很自然的就喊了『俊秀』。這名字不能說難聽,況且自己也挺喜歡的,雖然他並不了解金俊秀是什麼樣的人,但有一點至少他能確定,就是金俊秀的脾氣並沒有像這隻小貓來的溫馴。

他站起了身子,低頭看著吃著飼料的貓咪,臉上也笑了起來。明明昨日才想將金俊秀玩死,今日就捨不得弄死他,他覺得很奇妙,金俊秀是第一個反抗他的人,而在那暗紅的粗框眼鏡底下,那雙鳳眼有著令他足以平穩自己的心情的神力。

很神奇,但為什麼自己對金俊秀會下不了手?

他上了車後,發動車子就離開了學校。停著紅綠燈時,他的手機突然的響了。

「喂?」他答。

「哥,今天你回不回家呀?」稚嫩的聲音像是乞求他能回家一樣。

朴有天咬了自己的下嘴唇,嘆氣說:「可能不行。」

「可是你好久都沒有回家了。」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有些感傷。

「回去會跟爸媽吵架的。」朴有天直接說實話,重點是他也不想再跟他們吵。於是,電話另一頭的小男孩卻哭了起來,「我要去找哥哥。」

「有煥,哥會回去的。」

「騙人!」朴有煥幾乎不相信朴有天了,從少觀所出來後,他就再也沒回過自己的家裡,通常只是在電話裡安撫朴有煥,要不就只能買些玩具寄給朴有煥。爾後,朴有煥就將電話掛上,而他卻也沒有勇氣再打電話回家。那樣的家,唯一讓他牽掛的就是朴有煥了。自己已經變髒,所以不能再回那個家了。太多的事情讓他不想再走回頭路,什麼乖乖牌,什麼當個聽話的小孩,那全是狗屁!

自己真正的痛苦,又有誰會知道?假惺惺的大人,他寧可自己變髒,也不想再回去面對那些噁心的大人。若人能不再長大,會不會就能保持最後一分的純潔,然而不再醜陋?

就像現在的金俊秀一樣……。



金俊秀將自己學校的制服換掉,換上了這家店的服務員的服裝,他捲起了衣袖,馬上就從後門走進店內,幫忙客戶點菜。這家店是個正當的餐飲店,只是價位昂貴了點,選的工讀生都是俊男美女,索性他長得也不差,所以才能順利的被錄取。因為價位稍為貴了一點,所以他才能領到比平常店裡要再高一點的薪水,他這一生別無所求,就但願能養活自己就可以了。

他擁有職業性的笑容,俐落的點菜技巧,所以在這家店裡的評價還算不錯。他每一星期就抽空幾日來這裡打工,回去若有體力他還是會繼續的念書,縱然自己的成績不怎樣,但至少也不會沒水準。

今天的客人很多,所以在他正好想往後廚房跑時,又有客人走進來了。

「歡迎光臨。」他笑說。

這人的年紀可小了,估計大約十一二歲而已,他背著可愛的小熊書包,一個人就走進了餐廳裡。

「小朋友,您一個嗎?」金俊秀蹲了下身,看著位小男孩。小男孩抬起頭來看著金俊秀,無辜的點點頭,「對。」

咦?怎麼這人好像在哪看過的樣子?而且是今天才看過,重點是這小朋友長的很像坐在他身後的可惡朴有天!

金俊秀狂看著那位小男孩,他吞了口水問:「小朋友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朴有煥。」

金俊秀真的挫了,長的像就算了,連名字都有兩個字是一樣的!看來這男孩真的是自己今天不小心瞥見朴有天皮包裡放的照片的男孩。最後金俊秀還是為他服務,為他安排了一個小坐位,替他點他想吃的東西。朴有煥臉蛋怎麼看都與朴有天幾分的相似,只不過當弟弟比哥哥來的好一點,至少不會對他胡鬧,還挺乖巧的一個人吃著飯。本想休息的金俊秀,卻因為朴有煥的來臨,讓他不禁的觀望起他來。

他替朴有煥送上了餐點,然而微笑的說:「請慢用。」

朴有煥的臉上總是惆悵,近看還有哭過的痕跡,這讓金俊秀懷疑起來,該不會是朴有天欺負自己的弟弟吧?之後他也沒多想的繼續去忙了,只不過到店裡打烊時,朴有煥一直都沒有離去。金俊秀在下班後揹了自己書包,走了過去朴有煥的位置,便坐了下來。他看著眼前的小不點,而朴有煥也盯著他看,最後他還是先開口問:「有煥啊,為什麼不回家?」

怎麼兄弟都一個樣,那麼喜歡逃家?

「我在找哥哥。」朴有煥嘟嘴的說。

他嘴上還沾著義大利麵醬,金俊秀從自己的書包裡拿了衛生紙出來,替他擦了嘴,「你哥哥是誰?」

「朴有天。」朴有煥抿了嘴說。

果然啊……金俊秀嘆了口氣,他果然沒看錯,他們倆真有血親關係。

「為什麼找哥哥?」金俊秀又問。

「哥哥不能回家。」

「為什麼呢?」

「因為爸爸說他變髒了,所以不能回來。」

金俊秀臉上埋藏不住的驚訝,他瞪大著眼看著朴有煥的說詞。

所以說朴有天的家庭其實是很有問題?

他點點頭,又問:「弟弟你知道你哥的電話嗎?」朴有煥也點點頭,他拿起自己的小熊書包,打開了小熊的頭,就拿著一張很舊的紙。

「這個。」

金俊秀拿了過去,又從自己的書包裡拿出了手機,就照著數字撥打了出去。這時的朴有天才正好要與女人辦事,什麼都還未開始就接到了一通無名的電話,本不想接的,可電話卻連續打了兩通。

「喂?」他不爽的回。

「朴有天嗎?我是金俊秀。」

他睜大了眼,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你怎麼有這支電話?」

金俊秀咋舌,其實他也不想知道這支電話的,「你弟弟在我打工的店裡,他說要找你。」

朴有天從床上站起身,甩開了趴在自己背後的女人,輕笑說:「這是詐騙電話吧?」

金俊秀瞇起了眼,很乾脆的就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朴有煥,「跟哥哥說話。」朴有煥接過手機就哭了起來,整個就像金俊秀綁架他一樣,「哥哥……我在義大利麵的店裡。」肉票都哭著求著朴有天來救他了,金俊秀又拿過手機說:「你弟弟想找你。」

朴有天愣了好幾秒,便說:「替我照顧一下他,我馬上過去。」

他穿好自己的襯衫就直接離開了女人的家,一路就直奔金俊秀打工的地方。那間店以前他常常帶朴有煥去,怎麼不曉得金俊秀也在那裏打工?也許是最近才被聘用的吧。可說來世界也真小,還真沒想過朴有煥會遇上金俊秀。當他開車趕過來後,由於店裡都要打烊了,金俊秀便牽著朴有煥的手站在店門口等著朴有天,沒多久朴有天便開著轎車來到店外,他下了車就往門口走來。金俊秀果然站在旁邊,他看著朴有天走來,朴有煥早已放開了他的手跑了過去。

「哥哥!」

那短小的腿就賣命的跑著,金俊秀看著這畫面還真感人,不過當他與朴有天對望時,他便反射的瞥開了自己的眼神。

朴有天就牽著朴有煥走過來,他輕聲的說:「跟大哥哥說謝謝。」

朴有煥吸了幾口鼻涕,便說:「謝謝大哥哥。」

金俊秀微笑的看著朴有煥,雖然他很想過問他們倆為何會這麼難兄難弟,連見一面都這麼困難?但太多的疑問金俊秀還是沒說出,他又吞下至自己的肚子內。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雖然金俊秀這麼幫他,不過他還是沒放棄想欺負金俊秀的念頭,「謝謝你。」他輕聲說。

金俊秀搖搖頭,轉身就牽著自己的腳踏車離開了。今天早上雖然自己被朴有天性騷擾,可聽見朴有煥說因為哥哥變髒所以回不了家,感覺上這比自己被性騷擾還來的嚴重。但他還是很討厭朴有天對自己所做的一切。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騎車離去的背影,他拿起自己的手機就將剛剛金俊秀的來電顯示輸入進自己的電話簿裡。

「哥哥不回家我也不要回家。」朴有煥拉著朴有天的手說。

朴有天收起了自己的手機,牽著朴有煥就往車子方向走,「不然今天哥哥帶你去賢重哥哥家玩好不好?」

「好。」朴有煥笑得開心,似乎他與金賢重的感情也不錯的樣子。

朴有天開了車子便帶朴有煥離開了店家。雖然金俊秀幫了他們兄弟倆,不過剛剛在女人家將要發生的好事還是被金俊秀給壞了,所以他還是不會放過他的。既然壞了他的好事,那麼金俊秀就得負責。

就看金俊秀得如何補償他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