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一早就從金賢重的家中出發,載著朴有煥回家。

「哥哥掰掰。」朴有煥難過的神情掩埋不住,似乎又要哭了。朴有天站在自己的家門口,放開了朴有煥的手笑說:「以後想找哥哥,就去那家店找昨天的大哥哥,我會去那裡接你。」

「好!」朴有煥真的聽朴有天的話,只要去那間店裡找金俊秀,朴有天就會來帶他去玩了。其實朴有天是別有用心,這麼利用朴有煥是有他的理由的。

他摸著自己弟弟的頭,剛好自己家的門也被打了開來,是朴有天的母親。

「有天?有煥?」朴媽從大門跑過了庭院,來到了大門口,他開了大門的門,走至朴有天的面前。

朴有天沒說什麼,只是看著朴有煥說:「哥哥先走囉。」

可朴媽卻抓住了朴有天的手不放,趕緊問:「為什麼不回家?」

「為什麼要回家?」朴有天卻變了臉色甩開了朴媽的手,輕笑又說:「你們不是叫我走嗎?嫌我髒,說我待在這會害了你們的選票。」

朴有煥看著朴有天生氣的神情,這回真的哭起來了,「哥哥不要生氣……。」朴有天蹲下身將朴有煥慢慢的抱入懷,摸著他的頭說:「不氣不氣。」朴媽眼眶中也有著淚水,以前的錯誤延續至今,他知道他留不住朴有天,在朴有天站起身離去時,朴媽牽著朴有煥的小手,朝著他的背影說:「媽會匯錢給你的。」

朴有天沒說話,他開車就離開朴家。大人有種生小孩就要負責任的將他養大,所以朴媽給他錢他覺得是理所當然。更何況是他最痛恨得人所賺來的髒錢,再怎樣他都要把錢花光!

「操他媽的!」朴有天踩下油門,就想趕緊來開那稱為家的地方。

朴媽就站在門外看著朴有天的車子離去,身為母親的他,心底早已曉得朴有天有多痛恨這個家。可他並不想放棄朴有天,他還是希望他能回到這個家裡來。也許在外頭闖蕩的朴有天會遇上能管住他的人。朴媽心中是由衷的希望,希望能有個來改變他的人。



金俊秀騎著腳踏車卻無意間的打了噴嚏,他不覺得有什麼,所以又繼續的騎往學校。這幾天朴有天都沒有來上學,雖然他覺得慶幸,不過有時他還是會想起朴有煥對他說的話。他看著斜前方不遠處的沈昌珉,早上也就只有他與崔珉豪最早到,於是走向前來至沈昌珉的座位旁,坐上還未來上課的同學位置,「昌珉,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關於什麼?」沈昌珉瞄了他一眼問。旁邊的崔珉豪也湊上熱鬧,「我也要聽!」他笑說。

「關於朴有天的。」

沈昌珉與崔珉豪互看了一眼,似乎有些驚訝金俊秀想問的問題。

「說吧。」沈昌珉說。

金俊秀吞了自己的口水,輕聲問:「朴有天的家世背景是怎樣?」

崔珉豪很快速的就說:「他家是政客!」

「聽過朴正國吧?」沈昌珉看著金俊秀問。

「就是即將選本市市長的那位嗎?」

「對。」

金俊秀很驚訝,沒想過朴有天的家庭會是這麼一個態樣,原來真是政客。沈昌珉轉過了頭,看著自己手頭的書又說:「我想朴有天會做這麼多事,甚至鬧上少年法庭,應該就是為了讓他的父親敗選吧。」金俊秀有聽卻沒有懂,朴有天這麼做是基於什麼原因?崔珉豪聳了聳肩,笑著又繼續說:「不過他爸爸錢太多,還是把他做過的事情全壓下來,收買了媒體。」

當金俊秀想過問關於朴有天更細的問題時,沒料今日的朴有天卻意外的早到學校。於是他們三人便沒再說話,各自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朴有天已經好幾天沒來學校了,一早來到學校就趴上了新桌椅上睡了起來。金俊秀也不懂他是真睡還是假睡,不過他再也不敢打擾到朴有天,就任朴有天睡著。只是這次有點不同,他輕輕的走過朴有天身旁時,卻聞到了濃厚的煙味與酒味,他估計朴有天大概是出去鬼混才會這麼累。說起來他跟他之間並沒什麼特殊關係,所以朴有天怎樣干他屁事。他走出了教室去上個廁所,回來後就不見朴有天的人了。彷彿剛剛是幻覺一樣,之後朴有天也就沒再回到教室過了。

「用好了嗎?」朴有天坐在水塔上,他看著在底下的金賢重問。

金賢重嘴上叼著菸,就弄著針孔攝影機,他還真不知道為什麼朴有天會要求他來在頂樓上安裝這樣的東西。

「你裝這個幹嘛?」他問。

朴有天只是吸了一口香菸,笑說:「把強姦金俊秀的過程錄下來啊。」

金賢重抬頭看著坐在水塔的他,疑惑的說:「幹什麼這麼做?」

「威脅他,我要他什麼都聽我的。」

金賢重覺得不可思議,從沒看過朴有天對一個人的佔有慾這麼強的,這次還真是用盡了手段,連攝影這招都想到了。

「你喜歡他?」金賢重丟了口中的香菸問道。

朴有天臉上只是笑了笑,「他欠我的。」

自從上回被金俊秀壞了好事,他到現在都還沒解放過呢。至於喜不喜歡,他不曉得,只知道不討厭就是了,反倒很想一直欺負他,甚至想看他因為自己而哭泣的臉蛋是如何。待金賢重將這浩大的工程完成後,他伸了個懶腰就下樓去上課了,徒留朴有天一人在頂樓上烤太陽。朴有天從自己的口袋拿起潤滑劑與不大的震動陽具,嘴上漸漸的笑了起來。

別怪我啊,我就只想欺負你……。



金俊秀在放學時間時,他整理著自己的書包,看看時間還挺充裕的,也急不徐的整理著書包,但他卻萬萬料想到,這時候朴有天卻走進教室裡頭,同樣是堵住了他的路,低頭朝著他笑說:「今天你得上來頂樓一趟。」

金俊秀一聽見頂樓就又想起上次被性騷擾的事情,他撇過頭不去看朴有天,不爽的說:「我才不去!」

一樣是很倔強,不過朴有天更勝一籌,「期中考要到了吧?」

「那又怎樣?」金俊秀不滿的看著他說。

「你知道我在這裡說什麼學校都會聽吧?如果我說你在期中考作弊,你可是會被退學的喔!」朴有天笑眼瞇瞇的又補充說:「只要你上去,我保證期中考你能平安過關。」

金俊秀毫無隱藏的便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可他卻找不到適當的話回應朴有天。如果自己被退學,這樣豈不是對不起孤兒院對自己的贊助了?但為什麼偏偏是他遇上這種事情?為什麼朴有天要看上他?他垂下了頭來,朴有天率先離開,只留下一句話,「聰明人都知道怎麼做。」他看著他的背影,心底是煩悶,所以他到底該怎麼做?

朴有天看著放學離去的每個人,果然沒過多久金俊秀真的自己走上了頂樓來,他轉過身看著金俊秀的神情,又瞄了一眼金賢重所裝的針孔攝影機,笑說:「不用緊張。」

「你要幹嘛?」金俊秀問。

「調教你而已。」朴有天臉上笑著說:「補上回你欠我的。」

「我又沒欠你什麼!」金俊秀激動的說,又拉緊自己的書包背帶,大聲的說。

朴有天一副無所謂樣,歪著頭說:「把衣服脫了吧。」

金俊秀真囧了,沒想到朴有天是玩真的,他本想轉身就走,可卻沒想到朴有天比他更快,在他轉身之際就抓住了他,一把就將他從門口甩至圍住頂樓的鐵網上。朴有天慢慢的走過去,一手就壓在他頭頂上,另一手卻抬起了他的下巴吻了上去。金俊秀一時的兵荒馬亂,雙手就用力的推開了朴有天,可沒料朴有天在後退了幾步時又上前捉住了自己,他抬腿就往朴有天的腹部踹,但朴有天卻沒倒下,只是踉蹌了幾步,接著便抬頭看著他。

金俊秀看著頂樓的門口,正想往門口跑去卻被朴有天搶先了一步,他就擋在他的面前,輕聲笑說:「不自己脫,我就幫你喔。」

情色的話語讓金俊秀聽得臉上都發燙,他吞了口水死死的抱著自己的書包,已是滿身汗的他,不膽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只見朴有天慢慢的逼近自己,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瑞士刀,在他的面前拉出了一把利刃的刀子,刀口就對著他笑說:「就說不用緊張的。」當他退至鐵網時,朴有天便將刀口落在他胸前的襯衫上,領口由上慢慢的往下切,一顆顆的掉落的鈕扣,響的清脆,像是提醒著他,你死定了一樣。

朴有天的眼底是徹底中了邪,發狂的朴有天,他已不能抵擋……。

這次,我真的完蛋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