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俊秀以光速的速度回到家後,他最先就是將自己的書包給丟上床,拿著其他的便衣就往浴室裡衝。他在浴室裡頭脫了朴有天的襯衫,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發愣了好一會。他伸手摸著脖子上朴有天所留下的痕跡,覺得好不可思議,為何男人可以對男人做出這樣的事情?而他身上的味道也已變質了,就算脫了朴有天的襯衫,自己身上還是染上了朴有天的氣息。雖說他不明白為何朴有天最後會罷手,但至少他還是感謝朴有天的鬆手。不然發生更令他無法預想的事情就慘了。

他脫了自己的內衣褲,拿起蓮蓬頭,調了水溫就開始洗澡。他將蓮蓬頭由頭頂上開始沖洗,水順著他的身子滑過每一處,他用手抹著自己的臉,然而畫過了自己不大的小嘴,這時他才又想起朴有天最後對他做的事情。

接吻。

他的初吻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被朴有天霸道的奪走了,從輕啄到深入,光想到當時的情景,他就不由自主的臉紅。但是他想不明白,朴有天幹嘛像在吻情人一樣的吻自己?他甩了甩自己的頭,告訴自己別亂想。再怎麼樣他都是受害者,沒有必要去釐清朴有天做這些事情的真正目的跟情緒是什麼,縱然出於好意,他還是受害者。初次的初吻也回不來了,差點被強姦也是事實,他不能因為朴有天放過他就赦免朴有天的罪。

於是,金俊秀還是賣力的刷著自己的身體,就為了去除朴有天在自己身上所留下的味道。

可他卻沒發現,朴有天在他心底偷偷種的種子,將會迸發,將會萌芽……。



「喏,幫我處理一下。」朴有天將攝影機拿給了金賢重,又說:「影片不準流出去。」

金賢重聳聳肩,笑說:「你怕被告啊?」

朴有天臉上沒什麼精神,坐上了金賢重的床,有些累的說:「我不想讓別人看見金俊秀。」這種詭異的佔有慾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影片流出去他也不怕別人怎麼看待他,但他會害怕別人看上穿著波妞內褲的金俊秀。無論如何,都得確保金俊秀的人身安全。

「怎麼?你喜歡他?」金賢重開始替他處理那些影像,朴有天也沒有回話,兩人的話題就到此為止。

喜歡與不喜歡這種定義到底在哪,朴有天根本就不曉得,他只是因為想欺負所以欺負,只是沒想過,金俊秀哭起來會讓他跟教師停車場的那隻貓聯想在一起,怎麼會這麼惹人憐愛?就因如此,他捨不得將他欺負的徹底。

金賢重認真的看著影像,突然的笑出聲。

「你笑屁。」朴有天不爽的說。

「你又未遂了。」金賢重似乎有些開心。

朴有天也走近電腦旁,看著電腦的螢幕,臉上沒什麼表情的說:「因為他哭了。」

「被你這麼惡搞誰不哭啊。」金賢重嘲笑他的說。

他也一臉無所謂,又走回金賢重的床,點了根菸並沒說什麼。他腦中回想當時的情景,金俊秀的神情,以及金俊秀的聲音,每一樣無不挑戰他的神經與理性,不過最後他還是放手了。他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來替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按理講,他應該把他這樣又那樣,好好調教的才是,可他只要碰上金俊秀,就逼不了金俊秀,也沒辦法再忍受金俊秀為自己掉任何的眼淚。總歸一句,金俊秀就是生的太可憐,連他這種沒血沒淚突然也會被感動的驚天動地。

「好了,我存進你的隨身碟了。」金賢重將母碟拿給了他,「你還要威脅他嗎?還是留做紀念?」

朴有天看他一眼,笑了一聲,「反正都摸到他都快射了,用這威脅就夠了。」

「你下次就讓他射出來吧。」金賢重一副泰然的說。

雖然他從不贊同朴有天去欺負人,不過對於金俊秀,他倒是有著看好戲的精神。沒料過朴有天竟會遇上一個如朴有天死穴的人,想欺負金俊秀又想保護金俊秀,心理相互的產生矛盾,他不想否認,其實朴有天是有點喜歡金俊秀的吧?他看著朴有天微笑的臉,他相信,也許金俊秀是唯一能將以前的朴有天給喚回的人。



這一早,金俊秀還是按掉了他枕邊的鬧鐘,爬起身,雙眼迷濛的看著四周。其實他真不想去上課。可是朴有天昨天還威脅了他,如果不去他會殺到他家的。縱使他不知道朴有天是怎麼知道他家,不過看朴有天這種無所不能的程度,他還是不敢排除朴有天不會來可能性。所以他還是跳了下床,梳理完畢後,就背著書包準備上學。這時的他才發現朴有天的襯衫他忘記拎走,於是又回到房間內拿了他已裝好的袋子,便騎車去學校。

這回進教室後,他才發現今天教室竟然不只有沈昌珉與崔珉豪,如果是別人就算了,可這回早到的卻是坐在後面那位同學。金俊秀貼在教室的門上,驚恐的左顧右盼,然而紅紅的腦袋瓜又往教室裡面看去。

『真的是朴有天!』

難堪難堪了,他抓緊手中的袋子,突然有股想騎車回家的衝動。

「幹嘛不進來?」

突然的聲音讓他驚嚇了一翻,他回過頭看著也站在教室門上的人,與朴有天相看了幾秒後,自己竟然先紅了臉來。他就像螃蟹一樣,靠著牆邊慢慢的橫著走,遠離朴有天。朴有天臉上笑笑的又隨著他的腳步往前,從口袋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然而笑說:「過來,給你看樣東西。」

金俊秀其實並不想過去,可沒想到朴有天卻自己拉了他的手,將他推上走廊的窗口邊,人就欺壓上他,「看吧。」他錯愕的看著手機的螢幕,越看眉頭越是皺的緊。

『天啊!』

他緊張的就搶過朴有天手中的手機,馬上就按了刪除鍵,立即的就把朴有天的手機往窗口外丟了出去,撲通一聲,朴有天的手機就沉進了校園的池塘裡。當他想逃走時,朴有天臉上盡是笑容的抓住他。

「母帶在我這。」朴有天輕輕的說:「不想被退學或者不想讓人看見我們昨天的事,就要聽我的話。」

他臉上無辜的很,為什麼他會遇上這種只有偶像劇才會遇上的情節?這算什麼?他只能任朴有天擺布?他心底非常激動,非常非常的不爽,手中的袋子他生氣的就往朴有天的肩上打去,罵道:「為什麼你非得這樣!」

朴有天接過了金俊秀甩過去的袋子,便將袋子打開,低頭看著內容物,原來是自己的制服。他又抬頭看著金俊秀一臉快哭的神情,於是又笑了起來說:「記得要穿著我的制服來上課喔。」他將袋子還給了金俊秀,一臉得意的說。

「憑什麼!」金俊秀拿起袋子又往他身上砸。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腳步就迫近幾分,在金俊秀耳邊說:「不聽我的下回我不會像昨天一樣。」意思很明白,他會受到更嚴厲的懲罰。

「如果想在這間學校好好的完成學業,你是需要巴結我的。」朴有天又將掉在地上的袋子撿了起來,拿給了他說。

金俊秀這回倒是乖巧的拿著袋子,沒再對朴有天釋出什麼攻勢來。朴有天很滿意金俊秀的服從,他將身子彎了些,歪著頭看著金俊秀低下頭的神情,雖然很可憐,但他沒辦法,他越來越想將眼前之人綁在自己身邊,所以就得這麼做。於是他又朝著金俊秀微翹的嘴唇吻了上去。沒有很久,就像在安慰小孩一樣,給予一個輕吻。在朴有天離開金俊秀的唇瓣時,金俊秀伸手就推開了朴有天,一個人什麼話也沒說的就走進教室。

「我剛看見了什麼?」金在中背著書包,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站在走廊窗口邊的朴有天。

神童吃著早餐,很平常的說:「朴有天吻俊秀。」

這是今天來到學校最驚人的奇景!

朴有天瞪了他們倆一眼,便也走進了教室,沒再搭裡任何人。金在中與神童也進了教室,但卻沒有人發現在這間教室附近的死角裡頭,有麼莫名的殺氣與怨念。一名染著金髮燙捲的女孩,有如法國玻璃娃娃的昂貴,他眼神底下埋藏著無數盡的怒氣。

一是衝著朴有天而來的憤怒,二是牽怒於金俊秀的怨氣。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