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每堂課都不想回過頭看朴有天,連自己的視角他都想遮掩,就是不想再讓朴有天的身影入了自己的眼。怎麼有人能可惡成這樣?在金在中過問他脖子上的痕跡是怎麼回事時,他並沒有詳細說明,只是語氣略帶不爽的說是家中蚊子多,被叮的。回到家後他就拿出朴有天的襯衫像鞭屍一樣的胡亂的甩。

「可惡!」他氣憤的大罵。

就沒看過這種人,為何他非得巴結他不可?因為自己的求學生涯掌握在那可惡之人手裡,所以他就只能這樣被擺布?算了,再怎樣也只要撐過兩年,待他考上了大學之後,他就再也不會回到這種鬼地方!他最後還是乖乖將朴有天的襯衫折好,反正明天他都得穿,於是便將朴有天的衣服放進了自己的衣櫃裡。

然而當他洗完澡後,才正要念書時就接到了一通電話。

「喂?」金俊秀接起了電話來。

「俊秀,你有沒有空?」

原來是他打工的電老闆娘打來的電話。

「有的,店裡怎麼了嗎?」

「今天有人請假啊,人手有些不足,你能來替代一下嗎?我會給你鐘點費的。」

老闆娘那頭似乎真的有些忙不過,金俊秀也二話不說就答應了老闆娘,騎車就往那間義大利餐廳騎去。他來到店裡利落的換上了制服,馬上就上場工作。雖說可以賺點錢也不錯,不過當他什麼都還沒做到時,就遇上了一點小麻煩。

「歡迎光臨!」金俊秀一聽見有門鈴聲,便轉頭職業的迎接。

入眼的又是上次那位小孩,朴有煥!金俊秀看見他就如看見小朴有天一樣,內心尖叫無比。

「大哥哥。」

看來朴有煥還記得他。

「怎麼了?」金俊秀臉上有些抽蓄的笑容,可他還是鎮定的回話。

「我要找哥哥。」朴有煥無辜的說。

金俊秀臉上雖然是笑容,可他還是咬緊了牙根,忍氣吞聲。他真的不想見到朴有天,好不容易放學了,結果他的弟弟又來哭說要找朴有天!

「你吃飯了嗎?」

「還沒。」朴有煥搖頭說。

「那要吃上次的義大利麵嗎?等等我帶你去找哥哥。」

金俊秀縱然討厭朴有天,可他也不能這麼惡劣的對一個什麼都不曉得的孩子發脾氣,感覺這樣自己很幼稚。那是他跟朴有天之間的事情,無關乎外人,所以他不能將怒氣遷就至朴有煥身上。

「好。」朴有煥笑得開心,他牽著金俊秀的手就開心的隨著金俊秀走去座位。

其實看著朴有煥的笑容,他內心有時會幻想,若朴有天這麼輕鬆的笑一次,那種表情會是如何?跟他弟弟這般的無邪?還是依舊的邪惡?金俊秀摸著朴有煥的頭,看著他的小熊背包,笑問:「這背包是朴有天買給你的?」

「對,哥哥是唯一記得我生日的人,這是他送給我的禮物!」朴有煥開心的說。

金俊秀聽著這話,眉頭都皺緊了。小孩說的話十成有九成八都是不假的,為何家中就只有朴有天記得朴有煥的生日?他的臉上笑得有些牽強,也許有太多的內幕他並沒有深入了解過,在某些他看不見的部分,可能就是朴有天最不為人知的一面。

金俊秀替朴有煥點了菜單,在自己忙完以前,朴有煥吃完義大利麵就乖乖的一人在坐位上等他下班,這段時間,朴有煥一個人便安靜的寫著功課。金俊秀有事沒事就會觀望朴有煥一眼,總覺得朴有煥跟朴有天的長得有些神似,是不是當朴有天認真的時候,也是這般的神情?他瞥過頭端著菜又繼續忙,直至店裡要打烊為止。

「謝謝你啊,俊秀。」老闆娘似乎有些疲憊的來到員工的更衣室,她身上還沒將圍裙脫掉,就進來慰問一下他。

「不會的,乾媽。」

老闆娘跟金俊秀交情不差,應該說跟店裡所有打工的員工相處都很愉快。就像一個媽媽一樣,帶領著許多小朋友一同開店,所以大家都稱她乾媽。

「對了,你認識那個小弟弟?」老闆娘又走之前,又轉過身的問金俊秀。

金俊秀嘆了口氣,便說:「他哥哥跟我同班。」

老闆娘點點頭,笑說:「有天很壞吧?」

「乾媽你認識朴有天?」

「認識啊,以前他們兩兄弟常來。」

金俊秀睜大了眼,沒想到老闆娘會知道這麼多事情。他趕緊的換了衣服,又問:「乾媽你了解朴有天嗎?」老闆娘靠在門邊,緩緩的眨著眼,「只是知道發生一些事情,聽說他家中雖然富有,但似乎跟父母間相處得不融洽。」她也卸下了自己的圍裙,又說:「其實有天不是什麼壞人,他本性還是個好孩子。」

金俊秀前面聽得有些心疼,可後段話他就不敢苟同。什麼叫本性很好!他都差點被……這種事情放在心底就好。

「可是我覺得很壞!」金俊秀不滿的說。

老闆娘挑了一下眉,笑說:「也許是你還不了解他,再怎麼壞,也不會像我家那隻那麼壞。」

「你的先生?」

「是啊。」老闆娘微笑回。

大家都曉得老闆娘早就嫁人,可就沒人曉得她嫁給了誰。但這也不是他內心的重點。對於朴有天,也許就如老闆娘所說,他得抽絲剝繭,才懂朴有天心底真正的想法。很少人做壞事是沒理由的,通常都會是因為想,所以才做,但朴有天心中究竟有著什麼想法才讓他做出這些事情來?在他跟老闆娘聊完後,他來到了餐廳裡頭,又坐在朴有煥的面前,說:「我們去找你哥哥吧。」

朴有煥很高興的收拾東西,而金俊秀則找著手機通訊紀錄,找了跟上回一樣的電話號碼就撥了出去。他牽著朴有煥的手,走出餐廳,一手拿著手機擱在自己耳殼旁。

「喂?」是朴有天。

「你弟弟在我手上,一樣是那間店,來接他。」金俊秀簡單扼要的說,就掛了電話。朴有天看著自己的手機螢幕,臉上緩緩的笑了起來。他離開了自己在外買下的公寓,開著車就前來這間店家。金俊秀抱著朴有煥,讓朴有煥坐在自己的腿上,朴有煥開心的打著他的手掌,笑說:「大哥哥你的手好小。」

「會嗎?」他握住了朴有煥更小的手,也笑說:「比你大很多的。」

「可是比哥哥小。」朴有煥開心的說。

金俊秀其實很想回,不然你哥哥的手是有多大?朴有天的手掌尺寸他倒是沒認真的看過,每次跟朴有天相處腦子就只想著怎麼避開他,所以他從不會注意朴有天的細節,更別說會曉得朴有天的手掌大小。

這時在不遠處有個人影就看著他們倆坐在花台上玩耍。朴有天看盯著金俊秀的笑容看,路燈的光照並不明亮,所以也隱藏了朴有天笑容。當金俊秀看見朴有天走過來時,他便牽著朴有煥的手站起身等著他。

「謝謝你。」朴有天拉過了朴有煥,低頭看著自家弟弟寵溺的笑著。金俊秀無心的瞥見朴有天的笑容,縱然他會想起朴有天對他所做的一切,可他還是心底還是無味雜陳。他沒辦法完全的討厭他,也沒辦法完全的可憐他,「大哥哥謝謝!」這回朴有煥倒是講的大聲,才有些的喚回金俊秀失落的魂魄。

「不會不會。」金俊秀擺手的說。

朴有天在一旁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他沒有馬上帶著朴有煥離開,他向前走了幾步,笑說:「記得明天要穿我的襯衫。」這話說的輕,連在一旁的朴有煥都聽不見。按常理來說,金俊秀是應該要生氣的,可他卻只是用著那雙不大的鳳眼,近距離的看著朴有天。朴有天見他沒有生氣,與他對上的眼神,便立馬的望向別處。

「喔。」過了好久,金俊秀才有答覆。

朴有天握著朴有煥的小手,在走之前,另一手沒預警的便捧了金俊秀的臉蛋,又在金俊秀的嘴上印了一口。這回的金俊秀不是沒反應,他一巴掌就朝朴有天揮過,只是很不幸的沒打中,朴有天快速的退後幾步,就轉身帶著朴有煥離去。金俊秀長嘆了一口氣,他看著朴有煥的小小身影,內心朝著朴有煥問了些問題。

『你覺得自己的哥哥是可惡,還是可憐?』

同情的眼神氾濫的太快,連金俊秀也沒發現原來自己有些的變化。於是,他牽著自己的腳踏車便也離去。



在隔天,金俊秀還是穿了朴有天的衣服來到學校。在進入教學大樓的門口時,金俊秀在玄關上找到了自己的鞋櫃準備換上室內鞋時,無意的發現有人在門口邊爭吵。

「你說啊,你到底玩過了多少人!」

金俊秀其實也不八卦,可任何人聽到這樣的話,誰不好奇內容?做為正常人的他,也應該躲在一旁偷聽才是。他慢慢的走過去,才發現當事人其中一人是朴有天。朴有天正面對著長相非常精緻的女孩,就像外國人一樣,立體的五官,還是金髮呢。可卻見朴有天只是吸了一口菸,低頭看著那女孩說:「你是不是管太多?」金俊秀心底澎湃的很,挖賽,他希望朴有天被那女孩打,順便替他報報仇!

「除了我,你一定有別人!」女孩篤定的說。金俊秀是抿抿嘴,對於這件事情他還真不曉得原來朴有天會出軌,可他全然不知女孩正在說的別人就是他。

「我有跟你保證過我不會再上別人嗎?」朴有天一副沒有錯的樣子,眼神不太屑的看著女孩。金俊秀聽著朴有天的說詞,感覺好像是說女孩是自己一相情願的一樣。

「你就只能找我!」女孩強勢的說。

金俊秀聽的額頭都流出汗了,原來現在高中生這麼性開放。但朴有天卻皺起了眉頭來,不爽的說:「媽的,自作多情的以女友地位自居,搞什麼!」

金俊秀一見他罵了女孩,於是就跳了出去,尷尬的說:「你不能罵女生!」那個法國玻璃娃娃看著金俊秀出面,也不知為何的就哭了起來。在他尚未釐清狀況前,女孩就邊哭邊跑走了,徒留兩個男男主角大眼瞪小眼。

「干你什麼事?」朴有天心情似乎很煩躁,沒好氣的說。金俊秀額上冒了幾滴冷汗,倒是沒說什麼。

「我上其他人又怎麼了?媽的。」朴有天吸了一口菸,轉身就要走。

可這時候金俊秀卻鼓起勇氣說起話來,「你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隨便嗎?」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挑了眉,又走至他的面前,「金大師,你來告訴我為什麼。」

金俊秀皺了眉頭,又看著他說:「因為你從沒對任何人動過你的真心。」

他們又再次陷入了一種窘境,兩人相互看著彼此的雙眼許久,這回是朴有天率先的移開自己的眼神,看著金俊秀胸前的學號與名字,才發現金俊秀今天真的穿著自己的制服來校。

「要用心去愛能愛你的人。」

金俊秀說完話,便與他擦肩而過。這一路金俊秀不曉得為何自己也會想哭,明明被甩的又不是他。但怎麼說……自己也從不是朴有天真心的產物,他只是朴有天其中一枚不用心的玩物吧。

朴有天轉身看著金俊秀的背影,本是怒火燄勢的他,最後卻被金俊秀無意的澆熄。

『那麼,你能愛我嗎?』朴有天最後這麼對自己問。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