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在上課以後就不曾見朴有天有走入教室了。他下課有時會看著身後的空位,莫名的嘆氣。他不懂,為何他會如此在意早上對朴有天說的話?雖然說這話是對著朴有天說,可同時他也將自己的話聽進耳裡了。也許是自己受到那女孩的影響,他有些不能忍受朴有天除了自己以外身後還埋藏諸多女人。既然那麼多女人,又何必老是耍著他玩?

至此之前,他都不想哭,可至此之後,他覺得自己好不值得。所以,他再也不想管朴有天的任何事情了!



朴有天一個人躺在水塔上,他瞇著眼瞧著那抹藍天,腦子裡想著金秀俊對他說的話。自己從以前到現在,生活糜爛他承認,他總是想盡所有辦法使壞,就是為了破壞朴正國的形象。他玩過了多少人的感情,傷害過了多少人,心中算算,大概是不計其數。回想起來,有幾次的情感是分手會讓他覺得痛的?好像沒有。

他在乎的事情其實一直都不是在愛情上,而是在家人的身上居多,但痛恨的程度也不少。可是……為什麼當聽見金俊秀的話時,他會想留住他,然後告訴他,也許他會需要他的愛?以前做什麼都未失敗過的他,遇上金俊秀就什麼都未遂?會不會……連在對他求愛的這條路上也會未遂?其實答案已經很接近了,他真的很喜歡金俊秀。

萬萬沒想到,天下女人這麼多,可引起他興趣的竟會是一個長的不是很好看的男人。世界無奇不有,所以發生的事情往往也不會在自己預料之中。於是他用了大半天的時間就一人躺在水塔上想了許多的事情。或許他真的可以嘗試的追求金俊秀看看,雖然他很明白自己的成功率並不大,幾乎是趨近於零的地步。不過要強迫金俊秀也不是絕對不可能的。就算金俊秀不愛他,他也不會放過他。

他最後閉上了眼睛,沒多久之後就在水塔上睡了過去。



一放學金俊秀就神速的閃人,他害怕朴有天又纏上他,所以留了自己的電話給課業上有問題的同學,告訴他們不會的可以打他電話來問他。當然金在中是一定抄下他的電話,畢竟跟他次要好的同學就屬他,能有對方的個檔也挺平常。況且要問問題也比金在中去問鄭允浩好太多了。

金俊秀急急忙忙就牽著自己的腳踏車離去。他一回家發現了自己的郵筒裡有一封信件,寄件人是孤兒院的院長。他走進家門就將信放在一旁,並沒有第一時間馬上拆開來看。他脫了朴有天襯衫,穿著白汗衫去陽台收了自己的衣服,整理一下有些亂的客廳跟自己的小房間後,隨意的進廚房料理幾道菜,吃飽後就去浴室裡清洗一天下所流的汗水。

他在開始念書以前拿了在客廳桌上的信封,打開來看著裡邊的文字。其實院長也是簡單的慰問幾句,還說沒錢的話他能贊助諸如此類的事情。看完這封信,他只是將信紙又裝進信封裡,便將那封信隨性的放在客桌上,人就進房念書去。今天他的狀態很好,學習的速度相當的快,只不過在這樣的歡樂氣氛中,有意外的小插曲。當時間指向十一點時,他收拾著自己的書包,正想去客廳看點娛樂節目,這時候門鈴卻響了起來。

『欸?』

他心底一震,是誰會來按他的門鈴?況且……時間並不是很OK。這門鈴先是按的不是那麼急,可最後卻越來越急促,像是真的有事要找他一樣。

金俊秀身上只穿了長長的綿T,下身穿著一條有著豆豆龍圖案的四角褲,綿T幾乎是掩蓋了他的四角褲,只剩兩條光溜溜的腿在外,什麼也管不著的就直奔大門。他慢慢的將門打開,紅色小腦袋就朝外頭瞄了一眼。

是朴有天!

他直覺得要將門關上,可誰知,朴有天的腳就擱在門縫邊,一手便用力的推著金俊秀的門。

「你幹嘛啦!」金俊秀背對著門,靠著雙腳與地板的摩擦力,死命的要把朴有天關在外頭。朴有天現在的腦袋似乎並沒有很清楚,竟對他笑說:「我想你了。」

金俊秀又翻了過身將雙手抵在門上,他無意間聞見從門縫裡悄悄的傳來一股濃厚的酒味,他想,八成是朴有天喝醉在對他起酒瘋,「你醉了!快回家啦你!」他大吼說。

朴有天聽的懂金俊秀說些什麼,只見他又一個用力,就將抵在門上的金俊秀推了開來,他便輕而易舉的進入了金俊秀的家中,「我沒有醉。」他正經的說。

金俊秀搖著頭,趕緊從地板上爬了起來,朴有天是伸過手將門給栓上,然而脫了鞋子便朝著他的方向走去。他瞧著朴有天的舉動,好像真的沒有醉一樣,路也走的穩,但他自己卻抖的厲害。

「你不要過來!」金俊秀開始的退後,緊張的說。

朴有天眼神從上到下的打量著金俊秀的穿著,他似乎很滿意金俊秀現下的這種型態,而他卻刻意忽略了金俊秀的警告,每步腳印就逼迫著金俊秀前去。金俊秀趁著空隙轉身就想跑進自己的小房間把門鎖起來,可沒料朴有天卻一把就捉住了他,把他甩上客廳的沙發,馬上人就欺壓上去,不讓他再有任何機會逃跑。

「我什麼都有聽你的!我今天也穿了你的襯衫!」金俊秀腦中的反射就是朴有天又想像在頂樓那次一樣欺負他,他伸手就推著朴有天的肩膀。

朴有天是滿身的酒味,且有些醉意的在金俊秀的面前吐著熱氣,之後又是低著身,用著他豐厚的雙唇在金俊秀的頸子上游移,「你好香……。」他輕聲的說。

金俊秀身體忙著打顫,聲音害怕顫抖的說:「那只是沐浴乳。」

朴有天沒有回話,只抬過頭,盯著身下的金俊秀看。他從金俊秀的臉蛋,然而一直看向金俊秀的下身,直至金俊秀那修長的美腿。

「沒想到你在家是這樣穿。」朴有天雙臂囚禁住了金俊秀,讓金俊秀動不了身,只能在他有限的距離裡盡情的害羞。

「要你管!」金俊秀不滿的回嘴。

朴有天咋舌,臉上是一種不明的笑容,「你不能這麼對我說話。」

金俊秀看著他的雙眸,恐懼油然而生。其實朴有天真的不是他能反抗的人,縱然自己會爆發,可是朴有天爆發一定是比他更上一等的恐怖。可是這時的朴有天,雖然會讓他感到懼怕,但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朴有天有話要說一樣。可是現在說什麼都太晚了,朴有天已經沒有過問他的意思就開始行動。

「等等……!」金俊秀緊張的推著朴有天,但朴有天的手卻早已開始摸索著一點也不陌生的身子,似乎想找回當初的遺憾。

「我這回不會放過你。」朴有天笑說,然後就紅唇就堵上了金俊秀的小嘴。

金俊秀覺得不公平,非常的不公平!他什麼都聽朴有天的,為什麼自己終究會落得這樣的下場?而重點是……朴有天在外明明就還有許多足以他洩慾的女人,為何偏偏要找上他?金俊秀奮力的推開身上的朴有天,咬牙切齒的說:「你明明就說我只要聽你的話就好了!」

朴有天對於金俊秀的氣憤,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他如老虎般的盯著金俊秀這個生氣的小白兔瞧,冷冷的說:「要巴結我。」

金俊秀不知道為何,他的心都涼了,可雙眼卻熱了起來。

「我就是想跟你做愛,所以你要聽話。」朴有天說這話臉不紅氣不喘,就是一種理所當然。

金俊秀明白朴有天根本不把他當作一回事,所以他也不甘示弱的又繼續反抗朴有天,「你明明就有那麼多女朋友,為什麼要找我!」他的眼淚也飆了出來說:「我才不是你的玩物,我也不是你洩慾的工具,你為什麼每次都要找我麻煩!」

朴有天輕輕的在金俊秀面前呼吸著,對於金俊秀的反應卻無所動容。冷眼旁觀的他,感覺就像是這樁事不是他惹出來一樣,他似乎不會再疼惜金俊秀的眼淚。因為現下的他,比金俊秀還渴望得到解放,比金俊秀還渴望自己對他的愛,他想付諸於行動,想告訴他,其實讓他喜歡沒什麼不好,他也希望金俊秀能喜歡他,能愛他。所以金俊秀就算哭,他也不打算停手了。他低身就狂吻著金俊秀的紅唇,這回已不是一種安慰安撫,他是開始要宣示自己的佔有慾,他要開始霸佔完整的金俊秀。

金俊秀除了反抗也沒有第二條路,但朴有天的速度就是太快。除了攻陷他的唇,他的下體也接著淪陷,朴有天這回似乎沒有要慢慢的來的意思,速度越快越是殘暴。

「唔……嗯嗯……。」

喘氣聲越來越大的金俊秀,他雙手不曉得自己應該要防衛哪裡,是舒服又是痛苦,讓他瞻不了前也顧不了後,任著朴有天擺布他。

「不……唔……嗯哼……。」

一隻腿被朴有天的腰固定在椅背上,朴有天吻了又放,放了又吻,沒有要讓金俊秀喘氣的意思,另一手是不斷的摩擦著金俊秀越來越挺的寶貝,流出的些許熱液是無辜的幫助犯,讓朴有天更是得逞。金俊秀腹下有種快感再竄流,比起上回的感覺,這次倒是更進一步。他有種蓄勢待發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就有東西快被朴有天給擠出來一樣。

「啊哈……停……。」

久違的空氣讓金俊秀給吸進了鼻,換得更多的曖昧氣息,他雙眼矇矓的看著身上的朴有天,他明白自己似乎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他真的得服從朴有天,然而滿足朴有天。

想到這,就算自己正流著的舒服產物是種正常的生理反應,他也覺得自己很無恥。朴有天狂傲的朝著他的脆弱給予他一點也不想要的舒適感,然而又不停的強吻著他,不管吻幾次朴有天都不肯罷休也不覺得膩,可他內心卻是罪惡感倍增,他好想死。

「啊啊……不要……唔……。」

在金俊秀釋放的同時,朴有天吞下了金俊秀的眼淚,還有他的怨言。

「你也很爽不是嗎?」朴有天一臉得意的笑著,「為什麼要一副這麼清高的樣子?」

金俊秀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啜泣的看著朴有天那張臉,簡直是惡魔!

「我要你跟我一輩子,你不能離開我。」同樣在頂樓上說過的話,朴有天又再說了一次,他不准許他離開他。金俊秀不停掉落的眼淚,腦子一怒之下,就伸手拿過在沙發邊的電話,猛力得一扯就朝著朴有天的左上額頭打下去。

「你究竟要我怎麼做你才滿意!?」

金俊秀用盡所有的力氣喊啞了自己的聲音。朴有天被電話擊中後撇過的頭,冷眼的看著金俊秀客廳裡的一切。腦子很痛,可他同時也發現,自己的胸前也隱隱作痛。

「你說啊!我到底要配合你到什麼程度你才會滿意的放過我!」金俊秀雙手猛推著他,邊哭邊叫的說。

朴有天慢慢的將頭轉了回來,看著哭的已沒辦法換氣的金俊秀。

「我要你愛我。」他輕聲說。

「我要你能愛我!」

震耳欲聾的聲音,確確實實的傳進了金俊秀的耳裡……。

就從這一天開始,

他發現他們倆的關係不會有結束的一天,

更不可能有所謂的終點。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