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對著金俊秀吼了這麼一聲,金俊秀連呼吸都不敢喘太大力。下身已經無任何遮蔽物的他,他雙腿輕輕的在朴有天身下摩擦,似乎想掩蓋住自己的羞人部位,可臉上還是緊盯著朴有天看,不敢輕舉妄動。

「你聽懂了嗎?」朴有天低聲的問著他。

他畏懼的朝著朴有天點點頭,雙手就蓋住了自己方才才洩出淫液的寶貝,閉著嘴不敢說話。朴有天似乎是明白金俊秀開始在閃避他的視線,他就像追捕獵物一樣,一同隨著金俊秀的紅腦袋左轉右轉,最後趁機賭上了金俊秀的雙唇,又給予另一種不一樣的吻。

「唔……。」

朴有天就纏繞著金俊秀的嫩舌,身子撐在金俊秀上方的他,手臂是撐得有點痠,所以沒多久後他就離開了金俊秀的紅唇,然而拉開自己與金俊秀的距離,伸手就將早已無力而躺在沙發上的金俊秀抱半拉的將金俊秀給拉起身,讓金俊秀的屁股順勢坐上自己的雙腿。只要朴有天的雙腿開一點,金俊秀的腿也會一同被拉開。金俊秀一雙長長的美腿就只能輕跪在朴有天大腿邊的沙發,他的雙手握著自己已無興致的寶貝,臉上似乎沒有要反抗的意思,只是多了幾分的睡意。

朴有天很輕巧的撥開他放在自己分身上的小手,溫柔的問:「想睡了?」

他不懂為什麼朴有天知道他想睡覺,但他這回是真的有點快睡著了。

「男人射完都會想睡。」朴有天輕輕的又說:「可是我還沒射。」

他低著頭無辜的看著朴有天,但他還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對於這種衝擊性的告白,他沒想過自己現在竟然還能坦然的坐在朴有天腿上閒聊射精有的沒的這些沒有營養的東西,明明……他應該馬上拒絕的。

「我不知道……。」他突然的說。

這個回答似乎是回答朴有天在被電話擊中時對他怒吼的任性要求。只見朴有天緩緩的眨著眼,濃密的眼睫毛,也隨之緩動,他就看著朴有天的內雙桃花眼,搖著頭又說:「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愛你……。」

今天才發過誓說不再理會朴有天,結果呢?他這個冤大頭,就算世界末日來臨他也未想過自己竟然還得去愛朴有天。但是愛到底是什麼?這麼抽像的東西,他與朴有天真有能力去醞釀這麼一樣東西嗎?

「你不能不知道。」朴有天細聲的說。

他慢慢的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一瓶潤滑劑,將裡頭的液體倒在自己的手上,與金俊秀的精液一同混在一塊,很自然的就往金俊秀的股間抹去,「不要!」金俊秀不出意料的又開始掙扎,但他的另一手卻箝制住了金俊秀的大腿,讓金俊秀沒辦法從自己的身上離去。他沒給預警便率先的將一指伸入了金俊秀體內,毫不憐惜的在他的穴內裡攪動。

「啊……。」金俊秀疼的雙手都捏緊了朴有天的肩膀,又哭了起來,「我不要愛你……!」

這麼性情暴戾一點也不會體諒他的朴有天,他才不可能愛他,說什麼他也不想答應這種告白。不過朴有天的心中早已有了打算,無論金俊秀的答覆是如何,他都不會再鬆手。

「會很舒服的,忍忍。」朴有天輕聲的說。

自從金俊秀的屁股被朴有天的手指進入時,他的力氣像被抽走一樣,根本就無法施力了。只見朴有天又再他面前倒了更多的潤滑劑,大掌攀來臀辦間,順勢的便伸了第二指進去。

「你……很痛!」金俊秀捶了他的肩膀,眼淚不停的掉落。朴有天則是依然故我慢慢的在金俊秀幽穴裡用手指抽插起來,指尖摸著金俊秀的肉壁,一步步的緩緩拓展。

「你能愛我的。」朴有天又說:「就算不能……我也會玷汙你調教你,讓你沒辦法離開我。」

失去的已經太多,所以無論使用什麼手段,他都不會讓自己打從心底的所愛再從手中逝去。就當金俊秀比較衰,讓自己看上他,喜歡他,愛他。

金俊秀聽著朴有天的話,真覺得朴有天是罪大惡極,但為什麼朴有天的語氣裡卻又有一些的害怕與無助?他突然想起朴有煥所說的話,朴有煥說,朴有天回不了家,朴有天並不壞,而朴有天是唯一記得自己親弟弟生日的家人……。明明朴有天有他的真性情,但為什麼不肯對自己好一點?如果朴有天能對自己好一點,要愛朴有天,這並不是難事。

金俊秀的身子慢慢的適應在自己的穴內的手指,他感覺有不同的快感一躍而升,讓他不由自主的就想扭動身體,「嗯……好奇怪……。」他咬著下嘴唇說。

朴有天抬頭看著他的表情,笑問:「很舒服嗎?」

他紅了臉,並沒有回話。但事實上,是真的有種前所未有的感覺迎面而來,讓他像隻小貓一樣舒服的的閉上眼來。他的身體漸漸的放鬆開來,朴有天的技巧太好,讓他覺得很舒服,但同時他也很不滿,他想,朴有天究竟是上過多少女人才有今天這樣的技巧?

「嗯哼……啊……。」

金俊秀開始舒服的哼吟,朴有天很喜歡這種聲音,也好喜歡金俊秀這種表情。他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將多餘的潤滑劑抹在金俊秀的寶貝上,然而張開了自己的雙腿,並解開褲頭。金俊秀低頭的往下看去,才發現朴有天的寶貝膨脹的太大,他緊張的想從朴有天身上下來,趕緊搖頭說:「不可能的……。」那種東西是不可能進去他的體內的。不過朴有天的雙手還是撥開了金俊秀的臀辦,一個抱向前,他的碩大就朝著金俊秀的幽穴慢慢的進攻,「可以的。」他細聲說。

金俊秀很緊張的握著朴有天的肩膀,幽穴就慢慢的將朴有天的碩大吞沒下去,雖然感覺很奇怪,但卻不覺得疼。待他完全的將朴有天包覆後,他便在朴有天身上嬌喘著,而朴有天卻也沒馬上的抽動,似乎在等他更適應自己的尺寸。

「愛一個人並不難。」朴有天在等待之際又開始與金俊秀談論他們之間的正經事。

金俊秀看著他,並沒有馬上回應。

愛人是不難,但問題是要他愛朴有天就困難重重。

「我不會愛你。」他紅著眼說。

朴有天惡質的抽動了一下,金俊秀卻無意的叫出口,但朴有天卻問:「為什麼?」他很想知道,自己為何就是得不到金俊秀的愛?

「你如果對我好一點,我可以考慮看看。」金俊秀嘟著嘴說。

這陣子金俊秀可是為了朴有天吃了不少苦頭,而且肇事者都是朴有天本人,他要怎麼去信任老愛欺負他的人?

朴有天的臉上是慢慢的笑了出來,又再次朝著金俊秀露出寵溺的眼神,這回倒是什麼也還未開始金俊秀就覺得渾身發燙。為什麼朴有天的眼神能這麼迷人?金俊秀心中很迷惑。朴有天的雙手就摟著金俊秀的腰,又把金俊秀放到沙發上,低頭看著金俊秀的神情,吻上了他,然而下身便隨之起舞的開始慢慢抽插起來。這就是他上回在頂樓上的遺憾。金俊秀早該是他的人,可卻拖到現在他才完整的得到金俊秀。

「啊啊……你太快了……。」金俊秀打著他,皺著眉邊說。

「你不是很喜歡?」

朴有天說話真的很令人討厭,但事實上,他也並不全然討厭這種感覺。爾後,他的幼苗又重新的發芽一次,在朴有天強而有力的灌溉下,他最後終於受不了的放下身段環抱住了朴有天。

「嗯嗯……嗯哼……。」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舒服的表情,又忍不住的吻著他的人,他的全部。

「你能愛我嗎?」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問。

金俊秀頻頻的嬌吟,搖頭說:「嗯啊……不能……。」

朴有天沒有停下動作,握住了他的昂首,蹂躪了起來。

「你能不能愛我?」

金俊秀前前後後都被擺布,幾乎是沒辦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緒以及理性,他用力的捉著朴有天的衣裳,咬牙的呻吟。

「不能……。」

朴有天惡劣的堵住了他唯一的出口,又再次的問:「能不能愛我?」

快感已經達至大腦,他弓著身子,最後在半被朴有天強迫的情況下,也許他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也許沒有。

「能……。」

誠實以對,於是朴有天將他從地獄,拯救至天堂。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