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隔天去了學校,就如平常的一樣的早到,一進教室崔珉豪就從位置上轉頭看著金俊秀的樣子。金俊秀走路跟平常有點不一樣,動作放輕許多,崔珉豪一看就拉了沈昌珉的耳朵,偷偷說:「有問題有問題啦!」沈昌珉輕輕的打了他的大腿要他小聲點說話,而金俊秀可能是太過專注在走路,所以並沒注意到他們的言談。不過在金俊秀成功的坐上自己的位置後,崔珉豪則好心的把自己的講義拿了過去,和藹的說:「這是我們昨天做的筆記,給你抄。」金俊秀很感謝的臉上笑了起來,感激道:「謝謝你們!」

崔珉豪可愛的搖搖頭,低了身子,在他耳邊輕輕的問:「朴有天昨天是不是去你家?」

金俊秀睜大了眼,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真的去了!

「他去你家做什麼呀?」崔珉豪一副什麼都不知情的樣子,好奇的追問著金俊秀,想聽聽看事實是否與在學校的八卦一樣,金俊秀被朴有天給上了。

金俊秀聽了這話是紅起臉來,他總覺得情勢不太妙,自以為跟朴有天的事情他能隱藏的很好,結果未料他才剛要開始隱藏就被人捉包,這是什麼情況?他看著求知慾特強的崔珉豪,也總不能沒給個交代吧?於是他隨便的找了個理由搪塞,「做些功課。」

「那為什麼昨天你沒有來上課呢?」其實崔珉豪還是半信半疑,做個功課會做到隔天早上沒來上課?金俊秀心跳的很快,他一直很擔憂自己的決定跟朴有天交往的事情是不是曝光了,現在又加上崔珉豪追加的問題,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是好。

「回來。」沈昌珉適時的出聲說話了,崔珉豪不滿的看著沈昌珉的後腦勺說:「等我問完啦!」

「你不回來以後我就不管你。」沈昌珉像是在教訓小孩一樣的威脅崔珉豪。一旁的金俊秀雖然很感激沈昌珉的出手相救,不過看著崔珉豪不爽的回到座位,然後拿過沈昌珉的課本自己在一旁乖乖念,一直以來,金俊秀就懷疑他們關係匪淺。如今這一幕,他有點深信沈昌珉與崔珉豪就跟他與朴有天一樣,這之間絕對有某種關係存在。

很剛好的,朴有天也開門走進了教室,在金俊秀叮嚀下,朴有天難得衣衫工整的出現在學校裡,一路走來教室的他令許多人跌破眼鏡,以為認錯人,但認真觀望下才發現真的是朴有天。就連走進教室時,崔珉豪也傻眼,又抓著隔壁的沈昌珉竊竊私語起來。大家心照不宣,一致的認為朴有天這樣的改變肯定與金俊秀有關係,跑不掉的。待大家陸陸續續的進教室後,除了金賢重跟平常一樣以外,其他人都會不時的瞧著朴有天。這樣的變化太大,以至於整個班級都有點不適應,就連金俊秀也不適應。

昨天他只是隨隨便便的跟朴有天開條件,卻沒想到朴有天真的都做到,還真的會跟班上的人打招呼呢。重點是被打到招呼的同學,各個以為朴有天要對他們不利,然而一溜煙的跑掉。雖然這樣挺傷人的,不過朴有天也並不覺得怎麼樣。在第一節下課時,金在中就馬上跑來金俊秀的座位,開口就問:「俊秀,你是不是被朴有天……」後面的話只有他們倆才聽得見,金俊秀一聽見臉就紅了起來。

是說他這人不擅長說謊,可就不明白,為何大家都未卜先知?

「你怎麼知道?」金俊秀用氣音問。

「我昨天打電話想問問你為什麼沒來上課,結果是朴有天接你的電話的,還說你在睡覺呢。」

聽到金在中的解釋,金俊秀真覺得自己與朴有天的感情事是瞞不了了。於是金俊秀將金在中拉出了教室,選了一個陰暗的角落把所有的事情告訴的金在中,金在中聽完後,雖然不是很同意金俊秀與朴有天交往,但既然金俊秀都已經答應了,也不可能再叫他與朴有天分手吧。頭都剃下去了,不可能只剃一半。

「為什麼朴有天要找上你?」

金在中問的問題也是金俊秀想問的問題,他也不曉得為何朴有天對他這麼執著。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可能是我或多或少能幫助他一點吧。」金俊秀苦笑又說:「而且他開始在改變了。」

朴有天的改變是有目共睹的,雖然沒人曉得會不會故態復萌,不過至少他們班還有一人能震壓住朴有天,那就是金俊秀。金在中是嘆了口氣,沒想到才一天不見人影,就獲得這般驚天動地的消息。可瞧金俊秀本人也沒什麼抗拒,他也就姑且祝福這段奇怪的姻緣。

打鐘時,朴有天早已拿起書本要開始準備上課,金俊秀一回到座位,推了自己的眼鏡一把,看著翻開書本的朴有天。看來朴有天真的是開始改變,雖然朴有天還在進化階段,不過整個班級的風氣還是一如往昔,上課說話的說話,玩遊戲的玩遊戲,沒人在聽老師上課。不聽其實也就罷了,但問題是吵到其他想上課的同學這就不好了。

「閉嘴好嗎?」朴有天突然說。

全班看向他,唯獨金俊秀不敢轉過頭,可這一聲令下,班上的秩序倒是安靜了不少。班上是和平的度過了上午的課程,金俊秀則在午餐時間因為一題數學題目解不開,索性沒去盛飯菜來吃。而在排隊的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埋頭苦幹的樣子,隨手就拿了兩個餐盤,替金俊秀盛了飯菜。全班就看著朴有天端著兩個盤子的身影,往最後一排走去。

「別寫了,吃飯。」朴有天把自己的那一份放上桌後,另一手就端著金俊秀的飯菜站在他身旁。金俊秀沒有抬頭看他,嘴中呢喃道:「等等……。」朴有天還是很依然故我的抽開了他的數學習題,一手就闔上,低頭看著金俊秀。

「喂!」金俊秀拿著手上的自動筆氣憤的對著他大叫。朴有天沒有生氣,只是將他的盤子放上他的桌上,輕聲說:「先去洗手,不要吃到橡皮擦削了。」

全班一堆人又竊竊私語起來,朴有天充耳不聞,他坐上自己的位置上就開始吃了起來。金俊秀真的也乖乖的聽他的話把鉛筆盒收好,就出了教室洗手去。雖然朴有天還是很霸道,不過那也不是真的想欺負他,反倒是怕自己餓了,還替自己盛了飯菜呢。金俊秀回到座位上,他將自己的桌椅轉了反方向,就與朴有天的桌子相併,然而坐上椅子,與朴有天享用這頓午飯。

「那題數學你會嗎?」金俊秀突然的問。

朴有天吃飯的樣子倒是很優雅,點頭說:「全世界就你不會。」

金俊秀不滿的就伸過了腿踹他一腳說:「你最行了啦!」

朴有天低頭笑著,嘴裡咬著飯菜說:「以後有不會可以問我。」

「你成績很好?」金俊秀質疑的問。

「一定比你好。」他笑說。

金俊秀很後悔與朴有天併桌,這時剛好從他們身邊走過的金賢重又轉過頭補充說:「他也是全校前幾名的。」說完他就端著盤子走出教室丟廚餘。這話讓金俊秀瞪大了眼,他發現其實朴有天做什麼就像什麼,學習能力並不差呀,怪不得連使壞都這麼有樣子。朴有天一口一口吃著自己的飯,金俊秀看著他吃飯的模樣,就不小心被吸引住了。之前的他沒這麼仔細的看過朴有天正經的樣子,這回倒是看清楚了,還真會令人有些心動的感覺。金俊秀也跟著朴有天埋頭吃著飯,不知不覺就突然問:「為什麼你要逼我跟你交往?」

本來要保護的秘密,最後因為自己的洩漏與金在中放送,導致班上每個人都曉得,所以金俊秀也不在避諱的就直接在公共場合中過問這樣的問題。他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朴有天會選中他,不選那位玻璃娃娃還是其他人。而朴有天只是緩緩的眨著眼看著他說:「因為你要我用心去愛能愛我的人。」

「你就曉得我能愛你了?」

「你一定能。」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低下了頭,刻意不去看朴有天那笑的太好看的臉蛋。雖然他並不曉得自己能不能做個好情人,但至少朴有天相信他,所以他也不能再對自己提出質疑,自己到底能不能愛朴有天。

朴有天就像一個上帝創造出的瑕疵物,他誕生在這世上卻少了好多的螺絲,所以心理上才會有缺陷。可剛好的,金俊秀卻擁有朴有天身上所欠缺的那些零件。

他得慢慢的,慢慢的……依依揭開朴有天傷口,然後縫補他。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