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眼底埋著眼淚,二話不說的就走出了校長室。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忍著眼淚的背影,當金俊秀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麼疑惑時,朴有天隱約就感受到金俊秀對他存有疑心。不過這並不能怪金俊秀,畢竟自己也真的曾經如此威脅過他。他就像一個幹盡所有壞事的惡魔,當惡魔想改過,可又有壞事發生時,大家第一個就會連想到又是那位惡魔幹的。正常人的心理都是如此,金俊秀也不會是個例外。

他站在校長室裡頭,慢慢的將頭轉回過,看著校長,「你曉得你這麼含血噴人下場不會是好的。」他低聲的說。

字眼看上去很平常,但語氣裡卻是駭人的要脅。

校長吞了口口水,小聲說:「我也是無奈。」

他瞪著校長看了許久,又說:「你只要告訴我是誰幹的,我不會讓你在教育界被封殺。」

校長怕的都冒出冷汗來,恐懼的眼神看著嚴肅甚至想殺了自己的朴有天,於是他緩緩的將一切的秘密全盤托出。



金俊秀一整天的課他幾乎都上不了,滿腦子就裝著要被退學的問題,他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被這麼陷害?在這樣一個不講求證據的學校裡,他知道自己這回肯定難逃死劫,什麼都得靠關係靠勢力,這一點就對他不利。朴有天一整天就陪著他坐在他的身後,可他全天卻都沒轉過身看過他一眼。說真的,他覺得自己好缺德,為什麼要懷疑朴有天?他沒有道理懷疑他,朴有天一直都不想讓他離開他,但為什麼自己在校長室時,他還是將頭轉過去看了朴有天?但很現實的就是,除了朴有天,他也想不到第二個會這麼做的人了。

他咬緊了下唇,在放學鈴聲響了之後,他誰也沒招呼的就自己背著書包騎車離開學校。朴有天沒有攔下金俊秀,在他心中,他早已有了些打算。他在晚間時並沒有打電話告知金俊秀要去他家找他,他自己就這麼開著車來到金俊秀租的小房裡。他一樣按了門鈴,等金俊秀出來響應,但當他們倆見了面,一樣次是說不出話來。

朴有天進了家門後,就看著金俊秀無神的背影往自己的小房間走去,他在後的換上室內鞋也跟了上去。在他進了金俊秀房間後,很順勢就將門給關上。

「你是不是覺得是我幹的?」朴有天的雙手環胸,背脊靠著唯一的房門,看著坐在椅子上裝忙的金俊秀。金俊秀咬緊了牙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朴有天。朴有天也沒待他回答,走過身就一把抓起了他的手臂,拉著他就把他甩上了小床。

「啊!」金俊秀吃痛的叫了出聲,可卻不敢反抗眼前的朴有天。朴有天散發出的氣息,已不如往常,金俊秀知道朴有天生氣了。

「你說過考完試就依我。」朴有天脫了自己的上衣,便壓上被丟在床的金俊秀。朴有天脫了金俊秀的衣服,就低身吻上了他。他們之間有太多的行為,朴有天都試著向金俊秀傳達,如果是情人,最基本的就是要懂得信任,縱然他不會怪罪金俊秀誤會了他,但必要時還是得教育。

「你的誤會讓我很傷心。」朴有天咬了金俊秀的乳首,舔拭著說。

「嗯……嗯……。」

金俊秀皺著眉,閉著眼,不曉得是真的在懊悔還是在逃避對於朴有天的誤會。朴有天則又再次的襲擊他身上每處的敏感點,像是種懲罰也是種溺愛的愛撫。金俊秀喘氣聲越來越大,褲檔內的小傢伙也漸漸有了反應,但朴有天卻刻意的忽視金俊秀的需求。他不停的吻著金俊秀的紅唇,光是這樣的吻,金俊秀早已不能自己,除了身體有種莫名的舒服與酥麻外,他已無其餘的意識去思考任何的事情。

「俊秀,我想看你自己來。」朴有天離開了他的唇瓣說。

金俊秀輕喘了幾下後,便說:「不要。」

也許這是朴有天對他的一個懲罰,可是要他在朴有天面前手淫,他連想也沒想過,更不可能做的到。

「那下次就不能懷疑我。」朴有天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金俊秀早上看他的眼神,對他的殺傷力真的很大。不說並不代表自己不在乎,但是若真的說了,那就代表他真的夠他媽的在乎。

朴有天脫了金俊秀波妞的內褲,看著早已發芽的嫩苗,一掌就握了上去,上上下下的逗弄,最後還在金俊秀的昂首頂端上輕舔了一口。

「嗯嗯……啊……!」初次被這樣的舔弄,感覺跟上次又有點不同了。雖然感覺不壞,但是金俊秀還是拒絕了朴有天這樣舒服的玩弄,「嗯……你別舔,很髒……。」他不想讓朴有天去舔那樣個一個私密的部位。

「不是洗過澡了?」朴有天看著他問。

「可是舔那裡很怪……。」金俊秀紅著臉說。

金俊秀還是任性的在朴有天的雙腿內側了身,把自己的腿夾緊,背對著朴有天。老實說,朴有天很喜歡金俊秀這種反應,就連做這種事金俊秀還是會想到他,總不希望自己吃什麼虧。然而背對著朴有天的金俊秀,其實他很想哭,早上自己的頭若不要轉那麼快的話,也許就不會這麼傷害朴有天,縱然朴有天沒有怪罪他什麼,但是當朴有天每個動作拍打在自己身體上時,那樣的節奏以及曲調,他就曉得朴有天真的很難過。但朴有天最後還是把金俊秀翻了過來,拿了潤滑劑就把他的雙腿打開,然而在他的後穴裡進行必要性的拓展。金俊秀只要舒服便不會遮口,他會用聲音告訴朴有天自己身體的感受。可這回,除了一些的吟迷之外,還加了點金俊秀難過的啜泣聲。

「太痛嗎?怎麼哭了?」朴有天低身吻著他的眼淚,進入的硬挺卻不敢輕舉妄動。

金俊秀看著他,雙眼迷霧,眼淚不停的滑落,他伸手就抱住了朴有天,哭說:「對不起啦……有天……。」

朴有天感覺到了金俊秀的眼淚跟鼻涕擦在自己的肩膀上,雖然不是很衛生,不過他還是任著金俊秀。這樣的道歉朴有天不能說無動於衷,以他對於金俊秀進攻的速度來衡量的話,其實他內心很澎湃,很激動。有時候做錯一件事情不需要做太多事情來彌補,對方有可能就只是需要你一句的道歉而已。很簡單,但有多少人能說得出口?

「嗯哼……慢點慢點……。」

「慢不了了。」

「嗯啊……那你……再快點……。」

對於金俊秀的要求,他不會拒絕。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他發現,他還是好愛金俊秀……。



昨夜實在是感動又是激動過了頭,這回金俊秀真的被操得太累,腦神經還是甦醒不了。不過朴有天卻起的早,他看著還在沉睡的金俊秀,替他將被子蓋好,然而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到金俊秀廁所裡打理一下後,沒多久就開車出門。他昨天就與一個人約好,說是要談點事情,車子一路上開來了學校的教學大樓,他慢慢的爬著樓梯,往頂樓方向走去。

「你來了,有天。」一個女聲從門口邊傳來,朴有天走上了最後幾步階梯,來到了頂樓。朴有天看著身旁的女孩,低頭笑問:「是你向學校打小報告的吧?」女孩本是笑著臉,聽了這話後卻馬上瞪大了眼看著他。

朴有天轉過頭看著女孩,又說:「重點是,俊秀作弊這件事又是無中生有的。」

「這都得怪你,所有得心思都在他身上!我呢?!」女孩朝著他大叫起來,但朴有天卻一副無所謂。

什麼世面他沒見過?

「我們交往過嗎?」朴有天看著頂樓上的柵欄,又笑說:「話說我也沒上過你,你怎麼老愛自己幻想是我女友?」他朝著女孩走向前,伸過手撥了女孩的金髮,在女孩耳邊又說:「你就這麼想我上你?」

女孩近看著朴有天的神情,她曉得這句話是在嘲諷在她,但他也乾笑說:「我就看你怎麼保護那小子。」

朴有天雙眼已不是吊兒啷噹,他的眼神是轉狠,瞪著女孩道:「那就看誰先玩死誰,我親愛的凱莉。」

凱莉不懂朴有天要對她做什麼,只見朴有天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把剪刀,一手就捉緊了她的脖子。她緊張的抓住了朴有天的手,朴有天這時就在他穿的低胸V領將剪刀伸了進去,剪斷凱莉連接於胸口的內衣。

「既然你這麼欲求不滿,我可以滿足你的幻想。」朴有天笑說。

凱莉驚恐的看著朴有天,身體不斷發顫,但朴有天卻不鬆手,一路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推上鐵網,然而扯掉了他的V領,使凱莉無內衣保護的美胸就露了出來。朴有天放開了她的脖子,好不容易的新鮮空氣,卻讓她雙腳支撐不住的坐地。但朴有天卻還未停手,他扯掉了凱莉的內褲與在外的裙子,刻意的把他的內褲剪裂,模擬出凱莉被玷汙的樣子。凱莉緊張得哭了起來,但朴有天卻蹲在她面前,笑說:「有沒有很滿足你的幻想?」

她痛哭失聲,可朴有天卻不懂憐香惜玉,又說:「給你假日這兩天時間,把金俊秀的事情搞定,你若讓他離開我,我會讓你先去地獄等我。」

凱莉害怕的看著朴有天的神情,為什麼這人跟金俊秀在一起時總不是這樣的臉蛋,但面對別人卻能這麼無情?

「聽到了嗎?」朴有天看著她問。

凱莉卻沒有馬上回應。朴有天的剪刀卻用力的往凱莉熙白美腿邊的地板刺去,怒吼說:「你聽見了沒!?」

剪刀斷裂,這時水塔後卻又出現了另一人。那人從水塔邊的台上跳了下來,拿著頂極的相機大砲,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啊,我得拍下這一刻。」金賢重專業的拍著坐在地板上的凱莉,他完工後便收起自己的相機,看著朴有天說:「之後我再把檔案給你。」

朴有天摸著自己的口袋,本想抽一根菸,才發現自己因為正在戒菸所以沒帶,他嘆了口氣說:「不用,我沒興趣看,有用到的話我再跟你拿。」所以真正無奈的還是金賢重,他還得幫朴有天保留這些罪證。金賢重看著凱莉哭成那樣,最後也不忍的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蓋在凱莉身上,「下次不要招惹他和他重視的人就不會有事。」

凱莉也不曉得有沒有聽進去,眼神就只瞪著朴有天離去的背影。

大家都是聰明人,如果凱莉不聽朴有天的話,也許那些照片會流出去,自己家世的面子也保不住了。朴有天做事總不給人留後路,他認為,沒有後路就是最好的後路。

誰傷了金俊秀,他就會不顧一切的殺害那人,無論是那人高貴的尊嚴,還是那人無價的生命。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