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拎著中餐回到了金俊秀家中後,他將食物放上客桌,然而輕輕的走進金俊秀的小房裡頭。正好,金俊秀也要起身準備去浴室洗澡,他一絲不掛的坐在床上,連撿起掉在地板上的內褲那樣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無奈的坐在床上。而對於後穴似乎又有東西要流出來的感覺,令他更是不敢亂動。

朴有天開了門,看著金俊秀在床上發呆,笑問:「起床了?」

金俊秀抬頭看了他一眼,拿了身邊的棉被蓋住了自己的隱密部位,又垂下頭說:「我憋不住了……。」他拼命的夾緊自己的幽穴,愁眉苦臉的盯著朴有天,不過朴有天不是很了解金俊秀的情況,「什麼憋不住?」金俊秀耳根子越來越紅,嘆了口氣,小聲的說:「你的精液要流出來了……。」

說真的,洗床單是一件浩大的工程,怪自己剛才跟地板的內褲過意不去,讓他沒把握到去浴室的黃金時期,現在可好,朴有天的精液就要沾上他的床單了。

朴有天看他可愛的模樣,於是笑說:「快起來吧,我等會幫你洗床單。」

金俊秀聽朴有天這麼哄他,感覺很理所當然,反正床單本來就是朴有天該洗的,要是朴有天戴上保險套就不會有這些的問題。然而,朴有天就扶著金俊秀走進浴室,金俊秀馬上坐上馬桶才鬆了自己的屁股肌,他伸手推著朴有天要他出去,可朴有天卻沒離開,笑著說:「我幫你洗吧。」金俊秀猛然的搖頭,那種私密部位他才不要別人替他清理,縱使朴有天都進去過了,可這種事情,他還是不喜歡別人幫他。

「不要啦……我自己來就好了。」金俊秀苦苦哀求,推著他說。

朴有天沒有拒絕,只是低頭溫柔的說:「那我去幫你拿浴巾跟衣服。」

金俊秀點點頭,看著朴有天離去,臨走前朴有天並沒有替他將門完全關上,反倒留了點隙縫。金俊秀開始替自己的身體做整理,朴有天就站在浴室外頭,拿著金俊秀的浴巾跟衣服靠著牆壁,規矩的沒有偷窺,這時金俊秀卻率先的問他:「你今天早上去哪了?」

金俊秀會這麼問,朴有天有點訝異。這就代表著金俊秀早上是有睡醒的,但卻沒見到自己的枕邊人。

「去處理些事情。」他微笑說。

金俊秀心底大概曉得朴有天去處理什麼事情,於是很乾脆的就問:「你去威脅校長嗎?」

朴有天瞥了頭,聞著從浴室飄出的香氣,笑說:「不是校長的錯。」

金俊秀搓著自己的身子,突然有點不想搓的太大力,感覺搓的越用力,朴有天的氣味好像就會被洗的越乾淨。

「那是誰啊?」金俊秀也看著門縫問。

朴有天輕嘆了一聲,「你還記得……當初在教學大樓門口的那金髮女孩嗎?」金俊秀洗著頭,想了一下,「哦,就是那個長得很像法國洋娃娃的那個嘛。」他曉得的,可他不明白,為什麼那個法國洋娃娃當初看見自己竟然會哭了出來。

「就是她陷害你的。」朴有天輕聲的說。

金俊秀一聽見實在覺得誇張,明明無冤無仇……欸,不對,當時那個洋娃好像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

他突然的瞪大了眼,原來那女孩會哭是因為自己那天穿了朴有天的衣服啊!他嗤之以鼻的用水龍頭沖著頭髮,咬牙切齒的說:「她一定忌妒我穿你的制服!我就天天穿你的制服!天天穿!天天穿!」

朴有天在外頭笑得很開心,只可惜金俊秀卻沒看見。不過後來,朴有天將在凱莉身上做的事情,就像在講故事一樣的娓娓道來,讓在浴室裡洗澡的金俊秀聽的都皺起了眉頭,可朴有天卻在外頭還是笑著臉。

「這樣太過分了吧……。」金俊秀開了門,探出了紅腦袋拿過浴巾跟衣服說。金俊秀沒將們全然給關上也留了點門縫,朴有天就朝著門縫說:「他對你做的事情也很過分。」如果凱莉沒做那些事情,朴有天也不可能無聊去欺負一個女孩。縱然自己有過去的紀錄,但他不是一個無聊會天天耍痞的男人。

雖然金俊秀沒有再說話,可當他把所有得衣服的穿上後,從浴室走了出來後,他將浴巾掛在頭上,看著朴有天說:「那女生還是會找你麻煩的。」

朴有天伸手就摸著隔著浴巾的紅髮,笑說:「不要找你麻煩就好。」

金俊秀很想告訴他,其實我們可以過平靜一點的日子……。不過也許早在自己答應與朴有天交往時,他這種願望早已不可能實現了吧。縱然朴有天很聽他的話,但他總有一種感覺,就是朴有天似乎永遠都會讓他操心。

待金俊秀吹完頭髮以後,他來到了客廳吃著朴有天買回來的食物,兩人就安靜的吃著午餐,雖然他會偷瞄朴有天,但卻瞄不出個所以然。朴有天的心思太深,他猜不透,也摸不了。雖說朴有天很疼自己,但身為情人的他,卻好像沒能幫到朴有天多少。

「我今天要打工喔。」金俊秀突然說。

朴有天看了他一眼,思考了一下,「不然我也跟你一起去。」

金俊秀點點頭,微笑的繼續吃東西。

「你身體OK?」朴有天懷疑的問。

「不是很痛啊。」金俊秀老實的說,不過朴有天卻從頭將金俊秀打量至腳,調侃的說:「那是因為我技術好。」

金俊秀紅了臉,不屑的說:「還不是因為你上過很多女人。」這點讓他耿耿於懷,怎麼說,自己也是男人,可卻不曾有過什麼魚水之歡,而沒料到自己的第一個情人竟然會是一個身經百戰的人,重點還是跟他同齡呢。

「可是我只上過你一個男人。」朴有天聳聳肩說。

「誰知道你以後會不會有下一個。」金俊秀垂下了頭,無意的說出了自己的心底話。

悲歡離合,在情侶間也不是什麼稀有,常把分手掛嘴邊的也是一堆,可不曉得為什麼,金俊秀卻會想讓朴有天對自己負責一輩子。可能是傳統觀念的使然,也或許他打從心底就不打算放朴有天走。

朴有天見他這麼垂頭喪氣的,很認真的看著他問:「你怕我跟你分手?」

金俊秀眼神不敢看向朴有天,但心中卻有股悶氣,他說不上。

「逼你跟我交往的那天,我就不打算讓你離開我。」朴有天安靜的咬著飯菜輕聲說。

所以這意思很明顯,縱然金俊秀不答應跟他交往,他也會死巴著金俊秀不放。雖然金俊秀沒有表示什麼意見,可咬著東西的小嘴卻越來越上揚。標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性格,但朴有天還是任著他,讓他就在自己的面前,盡情的笑。



到了晚上,朴有天就載著金俊秀一同去打工的西餐店,而也順便打電話給了朴有煥,問他要不要來店裡找他。當然一直想念哥哥的朴有煥不可能放棄這樣的好機會,掛了電話就馬上跑上樓整理他的小熊書包去。

金俊秀到店裡後便換上了服務員的制服,開始在店裡忙。朴有天就坐在店裡等著朴有煥,他邊等邊看著金俊秀工作的樣子,腦子就想著,也許哪天可以搞個讓金俊秀只穿圍裙裡面什麼都不穿的遊戲,不過他想想,如果這麼玩,金俊秀劈死他的機率會比較大一點,這種吃力又不討好的幻想還是早點幻滅較好。

沒多久朴有煥就跑進了店裡面,一看見朴有天,那短小的腿就趕緊的朝著他的方向跑去,「哥哥!哥哥!」這音量喊的全店都聽的到,可卻沒人怪罪。朴有天摸著他的頭,寵溺的看著他問:「今天要不要一起去那個大哥哥家玩?」朴有天指著正在忙的金俊秀,朴有煥則是轉頭看了一眼,笑說:「好!」

反正只要能跟朴有天一起,其實去哪都沒什麼關係。

「他叫俊秀,你要叫他俊秀哥哥,或者是大嫂。」

朴有天開始了他的愛的教育,讓朴有煥漸漸的認同未來他會娶進門的媳婦。朴有煥點點頭,拿下小熊背包,也坐上了椅子,便點了他最愛的食物,邊吃邊與朴有天聊天。金俊秀雖然忙,可還是會轉過頭看著這對兄弟。不過他耳裡卻聽見朴有煥想要朴有天回家的事情。本是笑得很開心的他們,一個臉說著說著都快哭了,而另一個卻是越來越無奈,貌似就是沒辦法答應朴有煥的請求。金俊秀有時就裝忙的在另一頭偷聽他們兄弟的對話,雖然不是很清楚,但內容他大概也了解一點。

「哥哥不能回去了。」朴有天搖著頭說。

「可是爸爸一直讓媽媽哭,你要去打爸爸。」朴有煥又繼續說:「媽媽每天都在哭,跟我說爸爸外面有女人,可是我聽不懂!但是一定不是好事情,哥哥你要回家啦!」

曾是朴有煥的天的朴有天,朴有煥只要有麻煩就會想找朴有天幫忙。從以前就相當依賴他的弟弟,對於這種問題,他不會解決,只能依靠早已遠離家的朴有天。但這些事情早在好幾年前,朴有天還沒翹家時就常發生的事情,到現在還是沒有改變,就算他真的揍了他的爸爸又怎樣?人還是很賤,會亂搞的就是會搞,他就算剁斷了他的腳筋,只能爬也會爬去找。

「有煥啊,再過一陣子,哥哥就會回去了吧。」朴有天苦笑說。

「你每次都這麼說!」

朴有煥幾乎快哭了出來,金俊秀在一旁聽著。其實他能曉得朴有煥想維持一個家庭的和諧,但有些事情,走至此,並不是任何人能去控制的。朴有天雖說不會對朴有煥兇,但金俊秀也曉得,朴有天真的很無奈。

至店裡打烊以後,朴有天抱著朴有煥走出了店家。路燈打在他們三人身上,早已睡著的朴有煥,就趴在朴有天的肩上,金俊秀陪著朴有天,兩人安靜的走在街道上。

「你真的就打算永遠不回家看看?」金俊秀突然的問。

朴有天停下了腳步,看著往前走幾步然後轉過頭的金俊秀。

「也許我跟我爸的關係早已到了盡頭,沒有修補的空間。」朴有天淡淡的說。

他爸爸為了選舉,可以賄選,可以幹盡所有的勾當。人一有了官位,有了錢,就等於是換了一顆腦袋一樣,不懂什麼叫做道德。收賄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包二奶在外頭搞一堆女人?這家,還算是個家嗎?

朴有天的眼底埋藏了這些痛苦的訊息,就算沒有表達金俊秀也能感受的到。再當朴有天往前走以後,擦過了金俊秀的肩,金俊秀看著他的背影,然而在他身後細聲的說著話,「也許不是路已走到盡頭,而是你該轉彎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