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與金俊秀兩人將就的拿了綿被鋪地板,床上的朴有煥睡得香甜,全然不知自己已來到了金俊秀的床上。在暗夜的兩人,他們一同看著天花板,打轉的電風扇微微的替他們搧著風。他們還是頭一次這麼的安靜待在對方身邊,一句話也沒談。不是沒話題,而是正好兩人心底想的事情都是一樣的。金俊秀雖然沒辦法替朴有天作主,可他心底還是由衷的希望,朴有天能找一天與自己的家人好好談談,若真的不行,他也不會逼朴有天一定要與他爸修復好關係。自己能做的,就是打開心胸的接納朴有天,告訴朴有天,你也可以把這裡當做你家。

這個家不大,但一個人嫌太寬,兩個人也不嫌窄,只要朴有天願意,都能隨時來找他。沒有父母的金俊秀,對於親子間的問題也許他不能體會到朴有天的無奈與傷痛,但至少與朴有天相處過來,或多或少,他還是能感覺到朴有天心底在隱隱作痛。

「你……。」

「你……。」

同時開口的兩人,傻愣了一會,朴有天停格沒再說話,而金俊秀便說:「你明天帶有煥回去時,可以去跟你爸爸談一下。」

朴有天側過了身,看著金俊秀的側顏,笑說:「你能不能陪我去?」

金俊秀也側了身看著他的眼眸,他這時才發現原來他們想的是同一件事情,朴有天果然在自己的激勵下,願意回家一趟。雖然自己也沒說什麼,但聰明的朴有天不會不明白金俊秀的用意。

「能,但如果和解不了……」金俊秀盯著他的雙眸說:「我不會再逼你回去。」

朴有天緩緩的眨著眼,這黑夜裡卻埋沒不了他對金俊秀的寵溺,可他卻笑問:「那我該去哪?」

歸宿,終究是一個問題。願意回過頭再談判的他,就代表他對於這家庭還抱有希望,縱然這希望可能渺小,但至少他還未放棄。不過萬一事情沒能如他所願呢?那他該去哪裡?

金俊秀聽了這問題,其實他心中早已有了答案,本來還在思索該不該說的他,最後了解了朴有天的需求。

「來我這,這當你家。」金俊秀笑說。

其實朴有天也需要別人的安慰,只是他的性格不容易讓別人靠近他,一但接近他了之後,才會發現原來他比誰都脆弱。

朴有天伸手摸了金俊秀的臉頰,自己臉上也慢慢的笑了起來,「搬來跟你住嗎?」

金俊秀拍掉了他的手,反握住了朴有天的大掌,搖頭道:「才不是,想找我就直接過來吧。」

他不會拒他於千里之外,也捨不得放朴有天一人在外流浪。交往到了現在,金俊秀才漸漸明白一點,為什麼情侶間會這麼喜歡黏著對方。有時是一種依賴,有時卻是一種心靈的寄託。雖然朴有天沒告訴他要把自己的心寄在他那邊,但不知不覺的,他卻接收了。

朴有天是輕輕的傾身抱住了眼前的金俊秀,笑著說:「睡吧。」

金俊秀聞著朴有天身上的氣息,深深的吸一口氣。他靠在朴有天肩上慢慢的閉上了眼,也輕輕的抱住了他,細聲說:「晚安。」

「晚安。」朴有天說。



朴有煥隔天醒的早,他迷茫的從床上坐起,看著四周的情景,這不是朴有天的公寓,也不是金賢重他家,那他在哪?

朴有煥揉著眼睛,皺著眉說:「哥哥……。」

無助的他,準備跳下床,轉身小腿要墊地時才發現原來朴有天他們睡在地板上。他也就小心的踩著其餘的空地,爬進了金俊秀與朴有天間的空隙,應是擠了進去。朴有天總覺得自己的懷裡有些騷動,他皺了皺眉頭,才睜開眼看著擠在自己懷中的弟弟,「你起來了?」朴有煥點點頭,而朴有天卻讓了更大一個位置出來,然後把朴有煥移開一點,讓他別太靠近金俊秀。

「不要跟嫂子睡太近。」朴有天說。

對於金俊秀的佔有慾,就算他再怎麼疼朴有煥,也不能縱容他太靠近金俊秀。雖然朴有煥還小不懂事,不過很多原則性的道理朴有天還是會教他。

待金俊秀醒過來以後,早已是中午的事情了。他看著身邊的人,床上的人都不見了之後,看了看時間,才發現他睡晚了。當他起身摺綿被時,朴有煥就衝進了房間,開心的拉著他的衣服說:「嫂子快點快點,哥哥飯煮好了。」金俊秀腦子好像還不是很清醒,不過前面那兩字的稱呼讓他覺得是不是朴有煥的語法有誤?

「有煥啊,你剛剛叫我什麼?」金俊秀將綿被放好,摸著他的頭問。

「嫂子。」朴有煥笑說。

欸?真的感覺不太對。朴有煥見金俊秀的臉色不對,又問:「叫錯了嗎?哥哥說要這麼叫的。」

好樣的,金俊秀笑著點點頭,也就帶著他走出房間,朴有煥走出房後就又過去黏著朴有天,而金俊秀則進了廁所梳洗,洗完後才走來客廳,坐上沙發,看著朴有天煮的飯菜。色香味俱全,不用吃也知道他的手藝一定比自己好,不過金俊秀還是得先過問一下方才的稱呼是怎麼回事。

「你叫有煥喊我什麼?」他問。

朴有天替朴有煥夾了菜,無關要緊的說:「嫂子。」

金俊秀聽了差點氣結,「拜託你不要亂教小孩!」

朴有天搖搖頭,理所當然道:「以後你也是跟我,當然他得喊嫂子。」

朴有煥一個人吃得高興,沒去在乎他們兩大男人間的談話。金俊秀雖然對這稱呼有點感冒,不過看朴有天也堅持,他也不好說什麼。可他還是希望,這樣的稱呼不要被別人聽到比較好些。

金俊秀也一同吃著朴有天準備好的飯菜,不吃還好,吃了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手藝真的太差,「以後有空你多煮一點好了。」他笑著說。朴有天忙著替朴有煥擦嘴,也笑著點頭答應了金俊秀的要求。

「等等哥哥陪你回家。」朴有天看著與他有些神似的弟弟說著。

朴有煥聽見這話,高興的不得了,他趕緊的吃著午飯,就期待著朴有天與自己回家。金俊秀瞧著朴有天臉上似乎有些擔心等會的見面,因為這件事情而苦笑起來。他也幫朴有天夾了點菜扔進他的碗裡,微笑說:「我也陪你們一起去。」

雖然沒有人曉得這一步走下去的結果是如何,但還是得試試。

朴有天幫金俊秀洗著碗筷,準備的差不多後,朴有天就載著金俊秀與朴有煥一同來到他原有的家。金俊秀看著這家的外貌,只能說真的是有錢人才住的起的,感覺上朴有天的生活條件並不差,可詭異的是,這個家讓他卻感覺不到美滿。朴有天牽著朴有煥的手按了門鈴,出來的是一位傭人,跟在身後的是朴有天的母親。

「有天。」朴媽看見自己的兒子,伸過手就握住了他的手,關心的問:「決定回來了嗎?」

朴有天看了一眼金俊秀,低下頭說:「我有些事情想跟你們談談。」

朴媽看著朴有天的神情,也瞥過了頭,眼底似乎有了些眼淚,「先進來吧。」

朴有天有多久沒踏入這個庭院,他已不曉得,只明白,等會將面對的事情讓他沒能像現在走的這段路一樣順。一進門就見朴正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報紙喝著咖啡,進門的是誰他頭也懶得回,只顧著做著自己的事情。

「老公,有天回來了。」朴媽微笑的看著沙發的人,又看著朴有天的臉蛋。站在朴有天身後的金俊秀,看著眼前的一切,他悄悄的伸了手心,就貼在朴有天的背脊。

「回來做什麼?」朴正國放下了手中的報紙,抬頭看著朴有天。

「爸爸不要罵哥哥。」朴有煥在一旁牽著朴媽的手,臉上都快哭了。

朴有天也瞪著朴正國,冷靜的說:「請你們以後記得有煥的生日。」

朴有煥在一旁落下了眼淚,朴有天看著朴媽又說:「也請爸你負責當一個好老公。」

簡單的兩句話,已說明了其實這麼家庭裡頭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底,是好是壞,他不會加以評論,只能給予提醒。

「就這樣?」朴正國盯著他問。

本是疾言厲色的朴有天,那雙眼也漸漸的軟化下來,也算是一種失落的眼神回看著朴正國,「你從來就不知道怎麼組織家庭,只會選舉只會賄賂只會包二奶的你,有資格擔當這個家庭的支柱嗎?」

朴正國將手中的報紙一摔,氣憤的朝著朴有天走去,一把就捉住了他的領口,「你他媽的再說一次啊!你自以為你自己多清高?你懂什麼!要不是我賺的錢,你在外哪能過得好?」

金俊秀在朴有天身後緊緊抓著他的衣角,見朴正國這麼氣,那樣的神情,其實跟朴有天還是挺相像的。也許朴有天最痛恨的就是這點,為何偏偏自己就流著眼前抓著自己領口的男人的血液?

「你能不能善待這個家庭?」朴有天冷言的又問了一次。

金俊秀聽的心底都揪在一起了,只見朴正國又開口說:「你他媽……」

「有天今天回來不是來讓你罵的!」金俊秀一個挺身,他把朴有天推向了自己的身後,瞪著朴正國說。朴有天睜大了眼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金俊秀,只見金俊秀卻又繼續說:「你真的沒有資格做一個父親,你懂他的痛嗎?你分享過他的難過嗎?你明白他為什麼要翹家嗎!?」金俊秀一個怒吼,海豚音都飆上,可對於此時的氣氛,卻相當的有震撼性。

朴有煥停格的淚水,他看著金俊秀,抽了幾口鼻涕,又哭說:「嫂子快點保護哥哥啦。」

金俊秀嘆了一口氣,看著哭的不成樣子朴有煥,又抬頭看著朴媽說:「有天我帶走了。」

「你想把他帶去哪?!」朴正國氣憤的問。

金俊秀沒有全然的轉過頭,只是看著身旁的朴有天,細聲的說:「帶到沒有你的地方。」

與其讓朴有天繼續的痛,不如就在此做個了結。

朴有天沒有異議,生活歸金俊秀,房事歸朴有天,這早已就說好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