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金俊秀載回了他租的公寓來,金俊秀下了車,但朴有天卻沒跟著一同下車,他搖下了窗子,看著站在外頭的金俊秀。

「你不下來嗎?」金俊秀低了身子,看著車內的他問。

朴有天握著方向盤,搖了搖頭,笑說:「再跟你膩一起,我會想跟你做愛。」

金俊秀聽見這話,本來應該要紅臉的,可卻不曉得為什麼,聽上去朴有天語氣是那麼悲傷,朴有天想抱他,一定有他的理由。

他們倆互看了一會,金俊秀卻說:「那就做啊。」朴有天如果真想要,他也不會拒絕他的需求。

然而,朴有天真的熄了火,他從車上走了下來,拉著金俊秀就朝著公寓裡走去。朴有天掏了鑰匙開了門,與金俊秀一進門後,便轉身將人兒壓上背後的門扉,眼神垂落的看著金俊秀的雙唇。他將自己的寬額慢慢的靠上金俊秀的額上,輕吐的熱氣就打在金俊秀臉,雙手慢慢的抱上了金俊秀的腰際,輕聲問:「是不是一剛開始我就錯了?如果我別翹家,也許還有機會。」

金俊秀也垂下了眼,伸過手慢慢的將朴有天抱進自己的懷裡。他的下巴墊上了朴有天的肩膀,在朴有天的耳邊輕聲說:「如果人不會犯錯,那麼我們的鉛筆盒也不會有像皮擦與立可白了。」

縱然錯了又如何?擦掉就好了。但可惜的是,朴有天遇上的事情卻不是像皮擦與立可白所能解決的錯誤。

「我覺得這件事情錯不在你。」金俊秀又說,他拍著朴有天的背脊,看著朴有天長好長的頭髮,給予些許的安慰。

朴有天沒說話,金俊秀只覺得自己的腰上的力道被摟的緊,雖然朴有天沒有表現出來,但他曉得,朴有天心底很激動。太多事情不是他們所能去解決,可他能帶著朴有天一起逃避,遠離那傷心的泉源,把朴有天帶去更好的樂園,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最後,朴有天並沒有與他做愛,只是在他嘴上吻了幾口,人就離開了。可這離開的藉口,還是因為想做,但因考量到金俊秀的身體狀況,朴有天選擇離開。金俊秀知道那是他的藉口,但沒有戳破他的謊言。

與其說是想做愛,不如說是自己想哭吧。



隔天一早金俊秀去了學校,果然當天校長就通知他被退學的事情是學校沒有調查清楚云云,這些事情金俊秀早已知道內幕,他也只是摸摸鼻子,聽完就走人了。由於這件事情並沒有鬧開,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可當金俊秀要走回教室時,剛好與朴有天所指陷害他的凱莉擦身而過。金俊秀沒有停下腳步回頭看那女孩,只覺在經過的當時,那種氣氛他覺得不好受。而凱莉卻在經過金俊秀的同時,轉過了身看著他的背影。眼神有種說不出的憤慨與哀怨,就瞪著金俊秀離去的背影。

金俊秀一回到教室就見朴有天趴在桌上睡,回想起當初,他們第一次見面時朴有天也是趴在桌上睡覺。他還記得,那時他吵醒了朴有天,桌子也莫名其妙的被翻出窗口呢。他慢慢的走回自己的位置,但沒有坐上椅子,而是蹲在朴有天的身旁,偷看著朴有天的睡顏。他想,當初那個無惡不做的朴有天,竟然也有這麼沒防備的一天。金俊秀看著教室裡頭的人,因為是下課時間,所剩的人也不多,金俊秀就偷偷在朴有天露出的右面頰上輕吻了一下,然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拿起課本念書,卻不知朴有天的臉頰上微微的笑了起來。

也許他們貪求這種小幸福求了很久,直至到現在,才發現其實小小的幸福可以很簡單的取得。只是他們不是錯過,就是不懂怎麼把握。

待上課後,朴有天還是沒有醒,金俊秀則轉過身搖著他,小聲說:「有天,上課了。」

朴有天沒有醒過來,只是閉著眼,偷笑說:「再吻一次,我才起的來。」

這話說的不是很大聲,不過周圍的同學幾乎的聽見了,金在中用著氣音要金俊秀別吻,而崔珉豪則在沈昌珉的隔壁桌起鬨,說要看金俊秀吻朴有天,就連做在前頭的神童與金希澈都回過了頭來,看著這樣的鬧劇。在眾人矚目的眼光底下,金俊秀尷尬的看著仍是趴在桌上的朴有天,講桌上的老師也不膽敢吭聲,就怕說錯話又被朴有天搞死。就在沒有人敢出面拯救金俊秀的場面上,金俊秀只有一條路能選。

「沒關係,那你繼續睡。」

金俊秀慢慢的轉過身,不敢抬頭的看著課本,不過朴有天卻是從桌子上爬了起來,看著眼前的紅色小腦袋。他也不管老師是否開始上課了,便站起身就走至金俊秀的座位旁,拍了一下金俊秀的肩,當金俊秀抬起頭看著他時,他便笑眼瞇瞇的低身吻了上去。眾人錯愕之下,就連金俊秀也反應不過來,一場熱吻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舉行,全班看得傻眼,有人忌妒有人欣喜,可就沒有人去阻止。朴有天覺得吻夠了才放開了金俊秀,班級裡頭的班對也看得火熱,連金俊秀身上也漸漸的成了粉色,朴有天才不懷好意的在他耳邊輕說:「要不要去廁所?」

這種邀約金俊秀不可能聽不出來,他伸手就推了身旁的朴有天,垂著臉就說:「賢重,你帶他去抽菸啦。」金俊秀覺得朴有天可能是有菸癮所以才會對他這麼做。金賢重也很聽話的就帶著朴有天去頂樓上抽菸。可朴有天沒有抽,他笑著跟金賢重說,他只是想吻他所以吻,不是什麼菸癮的問題。只能說這些日子來,他還是會想欺負金俊秀,但就是心態已不一樣了。



「你在這裡要等很久喔,要到打烊的。」金俊秀換著店裡的制服,邊跟朴有天說話。朴有天點點頭,「沒關係,反正我也很閒。」

金俊秀也任著他,反正只要不要妨礙他工作,他不會驅逐他的。朴有天就在等待的時間裡頭,他到了店外走走,坐在店外的花台上,便看見有一位身著西裝有點老成的男人走進了店裡頭,他總覺得那位先生感覺非凡,但看上去也不是種怪,而是值得尊敬的人。可他的眼光沒有落在那人身上太久,便又轉了過頭,看著這忙碌的街道上。現下的他,有些不知道未來的路該怎麼走,看著金俊秀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而他呢?也許朴正國沒說錯,他也只是他的米蟲而已。沒有朴正國,也不會有朴有天。縱然怎麼痛恨,這種道理也抹滅不了。

在當他思索著自己的未來時,正好抬起頭的他,就被一瓶啤酒瓶給砸中了腦袋,他瞥過了頭,額頭上卻慢慢的流下了他的血來。他沒有伸手去摸自己的傷口,一向冷靜的他,同是坐在花台上,又轉過頭看著來者。一群成群結隊的痞子身後藏著一個女孩,那女孩他並不陌生,正是凱莉。用膝蓋想朴有天也猜得出他們來找他的目的是什麼。而這時候的金俊秀也剛好走出店家準備換上新菜單刊版,就看見一群人圍上在花台邊的朴有天,他手中拿著刊版,瞪大了眼睛看,又是那位法國洋娃娃!

「把凱莉的照片全部拿出來!什麼女人不動就動我的馬子!」看上去高大的男人就抓住了朴有天的領子,朝著他怒吼。朴有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冷笑說:「你的馬子?你有沒有認真數過他背著你跟多少男人上過?」凱莉一時慌了起來,抬手就給朴有天一巴掌,「把我的照片拿來!」金俊秀想向前,但看那高大的男人兇神惡煞樣,讓他卻步了起來。

「這位仁兄,不用懷疑,這女人不可能只專一你一人。」朴有天又冷言說,似乎想挑起他們之間的內鬨。這個男人雖不知朴有天說的話是真還是假,但他確實也猶豫起來,可不管如何,他還是得先把凱莉的照片要回。

「操你媽的,照片快拿出來!」男人一聲的怒吼,身邊的痞子就抓住了朴有天。金俊秀緊張的不要命跑向前,拿著刊版就往朴有天身邊的人打去,他一手就抓著朴有天想往人群中竄出,甩出的版子他也不知道飛去哪了,但朴有天的另一手卻又被那高大的人抓住,形成你搶我奪的狀態。

「你放手!」金俊秀不高興的朝著那人罵說。

那男人看著金俊秀,調戲的說:「原來你是他的人啊?怎麼長的讓人看了就想上?」

朴有天一聽見這話,二話不說就甩開了男人的手,速度相當快的就朝著男人的喉結打去,又一拳朝著男人的下巴打上,「媽的,你在調戲我的人!」朴有天一個怒吼,一發不可收拾。全部的人一同圍剿,金俊秀看著頭上流著血的朴有天,伸手就將朴有天的頭抱進他的懷裡,壓低了身,痞子的木棍就一把的打在金俊秀的背脊上。朴有天想動,但金俊秀卻把他抱的緊。

「幹什麼!」一陣的怒吼,讓群眾看向店家的門口。

金俊秀皺著眉,眼裡都含著淚的看向門口,是老闆娘。

「歐巴桑,我勸你不要管閒事。」男人咳了幾聲,朝了老闆娘嗆聲。老闆娘走向前,走過庭院就拿了一把掃把,來到了金俊秀與朴有天的面前。她擋在這兩人身前,低聲說:「不要在我的地盤上撒野。」

男人看著老闆娘,笑說:「你以為你拿著掃把我們就怕你?」

老闆娘身高沒多高,他抬頭盯著男人一眼,伸手拿著掃把就朝著男人的嘴巴打去,力道很大,牙齒斷裂的聲音讓眾人為之震驚。老闆娘看著要圍上他的小痞子,神速的就在每人的關節處將他們的手都給打斷。最後就只剩凱莉一個女孩站著,驚慌的看著老闆娘。而這時,店裡又走出了另一個人,他身後有幾位保鑣,走來老闆娘的身邊,也一同圍著身後的兩人,那身穿西裝的男人看著凱莉說:「小女孩,我認得你喔,你爸跟我借了不少錢,如果你再這麼荒謬下去,你爸的錢就由你的腎來抵。」

凱莉聽到後都嚇死了,而金俊秀與朴有天則坐在地板上,倆人同時的抬頭看著眼前的人。

「老婆,這都你打的?」西裝男人摟上了老闆娘的腰,似乎要他消消氣,又說:「不如這些人你都把他們的腳筋打斷好了,發洩一下。」

斷牙找麻煩的男人趴在地上看著說話的男人,他嚇的尿出了褲子,便趕緊說:「快走!是青龍幫!」

老闆娘搖搖頭,看著那些又是爬又是跑的痞子,就把手中的掃把丟了出去說:「算了,都只是孩子。」老闆娘轉過了身,把金俊秀與朴有天扶了起來,他看著朴有天的傷勢,還有金俊秀站不穩的模樣,又說:「進來擦藥,順便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老公。」穿著西裝的男人微笑的朝他們點頭。

金俊秀看著這傳說中的老闆,他輕聲的說:「乾媽你嫁給黑道?」

老闆娘拿出口袋裡的手帕,笑說:「嫁很久了,先進店裡吧。」他將手帕壓在朴有天的額頭,帶著這兩個孩子到店裡的員工休息室。老闆在一旁看著老闆娘忙著,他也同時的看著朴有天,突然的問:「你是不是朴正國的兒子?」

這麼一問,連金俊秀的耳朵都豎起來了。朴有天點著頭,看著老闆,而老闆又說:「我聽過你不少事情,你也打過我的人。」

老闆娘擦著朴有天額頭,沒有插嘴,但朴有天卻問:「所以你要殺我嗎?」

「不,我要你加入青龍,我需要你這樣的人才。」老闆他嘴裡抽著菸,笑著說:「如果是男人,就靠自己,別再靠父母親。」

金俊秀擔憂的看著朴有天,這樣的打算,是好還是壞?

「不想的話也不勉強,我只是介紹適合你的工作。」老闆看著朴有天說。老闆娘搬了藥箱,又坐到金俊秀的身邊,輕聲說:「把衣服脫了吧。」

朴有天在一旁馬上壓住了金俊秀要脫衣的手,看著老闆娘說:「我回去會幫他擦。」老闆卻在一旁輕笑了出來,「佔有慾真強,果然我沒看錯人。」

老闆娘也順著他們,把醫藥箱收了起來。朴有天就拉著金俊秀站了起身,他看著老闆問:「加入青龍,我得做什麼?」

老闆挑了眉,笑了起來。在身旁的金俊秀卻握緊了他的手,只見老闆這麼說:「考上律師,做青龍的軍師。」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