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手拿著金俊秀的學校制服,他帶著金俊秀上車,由於金俊秀的背脊滿是傷痕,坐在位置上的屁股也只坐了一半,不太敢靠上椅背。這一路上金俊秀本想跟他討論加不加入黑道的事情,不過見朴有天的臉色一直不是很好,他也就在一旁乖巧的閉上嘴,沒吭聲。朴有天這回不是將他送回家,而是送來自己的住的豪華公寓,他將車子停在地下室後,帶著金俊秀一同坐電梯,來到他的家門口。金俊秀看著這公寓的擺設,他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重點是,朴有天那層樓也只有他那麼一戶。見朴有天拿出鑰匙打開了門,金俊秀才發現朴有天真的是好野人,這一比較才了解自己的破公寓真的好小啊。

「今天住這裡好嗎?」朴有天看著他,又替他拿了室內拖鞋,走進客廳說。金俊秀把抱在懷中的書包放在沙發上,東看西瞧的,最後說:「可是我沒有拿盥洗用具。」

「我準備了。」在很早以前朴有天就準備好了,只是遲遲沒邀請金俊秀來他家而已。金俊秀笑嘻嘻的在這間喏大的家亂竄,他又發現,朴有天的習慣很好,什麼東西都整理的很乾淨,不像自己的房間那麼亂。第一次進來這家,就如他頭一次踏入朴有天的心房一樣,對他一探究竟。而朴有天卻在他努力發現新大陸的時候,輕輕的拉了他的手說:「去洗澡,等等來擦藥。」金俊秀早已忘了自己背部疼痛的事情,看著朴有天不爽的臉,他也只能聽話的進去浴室裡頭洗澡。朴有天拿了自己的衣服,很直接就開了浴室的門,金俊秀愣了一下,轉身就見朴有天替他把衣服放上衣架,他的背影看上去相當的失落,在朴有天轉過頭看他時,他便趕緊的將頭瞥回來。

「你快點出去啦。」金俊秀背對著他揮揮手,總覺得自己裸著被盯看著很奇怪啊。朴有天沒有說話,可看見金俊秀背上那每一條觸目驚心的瘀青,他的眉頭都皺起來了。當金俊秀聽見朴有天關上浴室門的聲音時,他才又轉過身看著門。朴有天的心情似乎真的很糟,最近發生的事情真的太多,讓他們有點的措手不及。再加上青龍幫頭目的邀約,這些事情讓金俊秀想的頭都疼。會不會朴有天加入之後,整個人又變回以前那樣子?雖說他相信青龍幫似乎不是那麼膚淺的黑道組織,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況且老闆娘又跟他說過,他的老公比朴有天還惡質的呢。

金俊秀這回洗澡洗的慢,只要碰到傷口就痛,所以等他洗完後,已經過了半個鐘頭了。朴有天早已坐在客廳拿著醫藥箱等著他了。金俊秀吹乾頭髮以後,也坐上沙發,朴有天低聲就說:「把上衣脫了。」金俊秀乖乖的做,他盤腿坐在沙發上,背對著朴有天。本來是好看的不得了的背,現在多了幾條不怎麼樣的點綴,朴有天是越看越不爽,替金俊秀擦藥越擦越大力,最後金俊秀受不了叫了出來:「你太大力了……。」

朴有天這時才停下了動作,力道放小又繼續的擦說:「對不起。」金俊秀的鳳眼看著前方,卻朝著身後的人說:「把照片還她吧,之後就別再跟她有交集就好了。」其實朴有天心底並不想這麼容易放過那女人,甚至想撕裂她,然後把她的屍塊丟進海底餵魚,但金俊秀這樣懇求的聲音,讓他不得不順從。

「我不太想。」但朴有天還是發出了一點抗議。

「冤冤相報何時了啊,你還是還給她吧。」金俊秀的背雖然很痛,但這並不影響他的思緒,最好的方式就是跟對方斷絕任何關係。

「做不到以後做愛都戴套。」金俊秀突然又說。

很明顯的,不給予朴有天一些條件,要跟朴有天協調顯然是不太容易。提出這種色情的條件,也是迫於無奈,因為天生不愛套子的朴有天,在這種威脅相較之下比較強而有力。想當初自己還問過朴有天為什麼不愛套子,他也只是說戴手套挖鼻孔不會舒服,這麼一個比喻,金俊秀大概能體會。手不舒服,鼻孔也不舒服。

「我會叫賢重還給她。」朴有天輕聲說。看來他是答應了金俊秀的要求。金俊秀背脊被朴有天照顧著,坐在前頭的他笑得很開心,這樣一來,事情又解決一宗了。

「不過他如果不放過我們呢?」朴有天又問。

金俊秀有時不免覺得朴有天是問題製造機,可他也給了朴有天答案,「打爆她。」雖然不曉得這計畫會不會變更,不過也就先保留,或許以後用的到。

朴有天幫金俊秀擦完藥以後,金俊秀便轉了反方向,看著朴有天問說:「你真的要加入青龍幫喔?」

朴有天也看著金俊秀認真的神情,他垂著頭想了好一會,「還在考慮。」

「老闆的意思是要你考律師,你如果加入大概也是幫青龍打官司吧,黑道本來就是游走在法律邊界上,所以他們需要這種人才。」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這麼認真分析,他霎時的笑了出來,「你覺得我該加入嗎?」金俊秀對於這個問題他想了很久,也或許真的朴有天適合這條路也不一定,而感覺上,讓朴有天跟著老闆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啊。

「不然……我再幫你去問問乾媽的意思吧。」再怎麼樣老闆娘也是局中人,他很清楚老闆的黑道在幹啥的,聽聽組織性質之後再做決定也沒什麼不好。

「能順便幫我問問可不可以聘請我去店裡打工?」朴有天又說。看來他是真有決心與自己家中脫離了,他不想再當朴正國的米蟲,什麼事都得靠自己,讓父母沒有藉口用錢來搪塞他們已盡到親子的責任。

「唉唷,後天你直接跟我去不就好了。」金俊秀嫌太麻煩,有時傳話還會傳錯,不如當事人去評鑑一下還比較好。雖然今天被打的痛死人了,不過金俊秀還是很開心。雖說黑道這條路在社會上評價不怎麼樣,但總是一條朴有天能考慮的道路。曾經徬徨的他,也許考慮了許多未來的可能性,而現在眼前就有一條,納入考慮亦無不可。

金俊秀最後又抱起自己的書包,屁顛屁顛的就跑進朴有天的房間裡頭,霸占了朴有天的書桌,就開始寫起明天要繳交的功課。朴有天則躺上沙發休息一會,輕輕的閉上了眼,腦子思考從以前到現在的自己所做過的一切。

他突然的發現,自己生命中多了金俊秀這號人物,感覺路再怎麼顛簸,他都能持續的走下去。

不是他勇敢,而是因金俊秀的陪伴,他才多了那幾分的勇氣。



在隔天,他告訴金賢重明天將照片還給凱莉,就讓這件事情告一段落。金賢重眼裡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不明白會什麼他會這麼性情大變,但想想,也許這也就是金俊秀的魅力所在吧。

「那金俊秀的呢?要刪除嗎?」金賢重又順便問。其實在跟金俊秀交往的條款裡頭,金俊秀有表示要刪除,只是朴有天都刻意的忽略,並沒有告訴金賢重要刪的事情。

「不用,我要珍藏。」朴有天笑說。

「好變態啊。」金賢重吸了一口菸,調侃的說。

然而金俊秀這邊,他也沒將朴有天考慮要加入黑道的事情說給其他人聽,就怕大家聽了,又會遠離朴有天。他就在打工的那天,帶著朴有天來到店裡,在員工的休息室與老闆娘談論起這件事情。

「乾媽,青龍都做什麼工作?」金俊秀率先的問。

老闆娘看了他一眼,笑說:「就像一般的企業經營一樣啊,只是我們賣的東西比較廣泛。」

朴有天挑了眉問:「廣泛到什麼程度?」

「小則麵攤,大則走私軍火,但不販毒。」老闆娘笑說:「不能說出去啊,說出去恐怕得滅你們口。」

金俊秀額上冒了幾低冷汗,吞了幾口口水又問:「加入之後危險度是不是很高啊?」

老闆娘眨了眨眼,搖頭說:「一定的風險是有,不過青龍走到現在,也比較沒什麼問題,在國際上也算是有勢力的。」她看向朴有天又說:「依你的能力,如果表現的好,也許我跟我老公會把青龍交給你。」

「為什麼不讓你們的孩子繼承?」朴有天不是很明白的問著老闆娘。

聽見這話,老闆娘的臉色似乎沉重了起來,可還是緩緩的說:「我們的小孩,在我跟老闆打拼青龍的事業時,被別的組織暗算,那時他們麻醉了我,把我的孩子拿掉了。」

金俊秀雙眼睜得大,心臟不知為何越跳越快。

「就在那次,我的子宮也被敵方摘除了。」老闆娘臉上是笑著,但這話說起來卻是暗沉無力。這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他們誰都不敢過問,只能說黑道的世界裡什麼都有可能,除了綁架勒索,也有可能像老闆娘這樣,被拿掉器官。

「不過現在的青龍不會再遇上這種事情了,別太緊張。」老闆娘恢復了原有的笑容,告訴他們,最困難的時期都由她與老闆撐過,所以金俊秀不用擔心朴有天會有危險。

「那……有天能在這裡打工嗎?」金俊秀趕緊轉換了另一個問題,可老闆娘卻答:「你想打工?找我老公好了,屆時你就跟在他身邊學習學習,如果真的不喜歡黑道企業,那麼我們也不會勉強你。」

朴有天看了金俊秀一眼,又瞧著老闆娘一會,「那我入幫的資格是什麼?」朴有天問。

老闆娘緩緩的眨著眼笑說:「我給你兩年的時間考慮,如果真要加入,大學就選法律系吧。」

這話一出,朴有天才明白,人生的道路最先要學會的,就是抉擇。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