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我開玩笑的啦,你不趕快工作可以嗎?」金俊秀離開了金在中的房門,一路又慢慢的走回自己的房間。朴有天這時也才回過神來,但卻霎時間說不出話來回應金俊秀。

「那就掰掰囉!」金俊秀也沒聽見他有回答,雖然是落寞,可有些事情總不是說自己任性就可以的。朴有天的雙眼看著辦公室內的老闆,在金俊秀決定要掛斷電話時,他突然的問:「你幾號房?」

「1204。」金俊秀回。

「有人跟你同一間嗎?」朴有天又轉回了身子,繼續問著他。

「怎麼可能。」金俊秀苦笑說,他開了自己的房門就走進了房間,脫了鞋,坐上了這張諾大的雙人床。朴有天垂著頭,看了一眼自己的皮鞋,然而說:「累了就先睡吧。」

「嘿嘿……房間有溫泉!我等等要去泡溫泉。」金俊秀調皮的說。縱然真的很希望朴有天能到場陪他玩,就算不能,也得自己去玩玩,才不會枉費這趟的旅行。

「好,那我先去忙了。」朴有天在這一頭其實也很捨不得。

於是,電話還是掛斷了。金俊秀看著自己的手機,愣了好一會,才起身準備去泡房間裡所配套的溫泉。而朴有天則是走進了老闆的辦公事,站在老闆的辦公桌前,似乎有事情要說一樣。

「怎麼?電話說的有點久。」老闆抬起頭看著他,似乎不太滿意他通電話的時間。這也是教條之一,電話不能通太久。什麼時候被監聽都不會曉得,所以能簡短就必須簡短。

他將自己的捲髮紮了馬尾,低著頭回望老闆。

「我這三天想跟您請假。」他低聲的說。在這裡打工不能說沒有壓力,光是要面對眼前的魔頭,他的心靈就有些吃不消。

老闆凝視著他,笑說:「你還是第一個自己來跟我說要請假的。」通常幫裡的人都透過自己的老婆來請假的比較多,沒人敢這麼面對老闆說要請假。簡言之,他第一次發現朴有天能帶種到這樣的地步。

「理由呢?」老闆問。

朴有天沉默了一會,冷靜的回:「俊秀想我了。」老闆與他相互的對望許久,接著聽見的便是老闆的渾厚有力的笑聲,「什麼事情都沒老婆大,准了!」看著朴有天的樣子,老闆就回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就算自己再怎麼忙,老婆的話一出口,他也絕不會把老婆晾一旁。

朴有天鞠躬道謝後,轉身便快速的離去。他還記得這次畢旅學校定的飯店地點,然而身上的衣服都沒換,穿著西裝就開車前往飯店。路程有點遠,一路上他也隨便買了幾件能換洗的衣物,又繼續飆著車一路前往飯店。

這時候的金俊秀早已自己泡著溫泉,但金在中的房間離他並不遠,金俊秀邊泡著溫泉,邊摀著自己的耳朵,只露了一顆頭在水面上,也不知臉上是被溫泉燻紅的,還是被金在中他們床笫間的聲音給惹紅的,他不曉得。只不過他心底也咒罵著,為什麼他們要在室外做!房間裡面有床!有床的!

金俊秀泡到最後還是起身擦試著身體,穿了浴衣就回房間,然而把通網室外溫泉的門關上,也拉上了窗廉,才全然的阻隔那種不是很好的聲音。只穿著浴衣而裡頭什麼也沒穿的他,無神的坐在床上,他看著自己的手機,還是有點想打電話給朴有天。但就怕朴有天在忙,打過去會吵到他工作。金俊秀最後也把手機擱在床邊的矮櫃上,人也爬上了床,鑽進了棉被裡頭,就這麼打算只穿著浴衣睡。

朴有天開車來到了飯店,時間早已過了三小時,他急急忙忙的停好車,走進飯店大廳至櫃檯就說:「我要拿1204的房卡。」

「先生,這一寢有人住了。」櫃檯小姐說。

「我也是住這寢的。」朴有天又從自己的皮包拿出學校的學生證,又說:「今天我們畢旅,我來的比較晚。」

櫃檯小姐看著這張學生證,沒有錯,是朴有天本人。只不過身穿西裝的朴有天,怎麼看都不像個學生。可在一翻的爭執與確認之下,朴有天還是拿到了房卡,誰也沒理的就搭乘電梯來到十二樓。

他走到金俊秀的房號,刷了卡就進房了。房間僅有小燈點綴,很明顯他家的小朋友已經睡著了。他放輕了腳步,脫了鞋子走著地板的絨毛地毯,來到了金俊秀的身邊。他低身看著睡到浴衣都敞開的金俊秀,棉被再攤開一點,他便發現金俊秀裡頭什麼也沒穿。這回倒是讓他倒抽了一口氣。怎跟金俊秀在一起這麼久都沒發現過他有裸睡的習慣?也或許是剛好浴衣沒綁好而已……。

他還是先將棉被給蓋好,一人悄悄的就拿著內衣褲走進了浴室裡頭。趕過來的路程上不能說不累,但也值得,至少他自己並不想讓金俊秀落寞。待他洗完澡後,他也只穿了四角褲與汗衫就走出浴室,邊擦著自己的頭髮邊找著吹風機,走過金俊秀的床邊,打開了矮櫃,低身就拿起吹風機。但垂落的插頭卻與抽屜有了撞擊聲,金俊秀一聽見那撞擊聲,眉頭皺了一下,緩緩的打開了自己的眼睛,他的鳳眼便看見了CK的內褲,還有垂落的粗黑電線……。

有人!?

金俊秀動也不敢動,他不敢確信自己看見的是什麼,如果是鬼,那麼那隻鬼也很潮流,還懂得買CK內褲!他本提起勇氣抬起頭看看是什麼,結果朴有天卻率先的開了燈,然而蹲了下來,笑著看著他。

肩上披著毛巾的朴有天,在金俊秀面前輕聲的說:「嗨,小寶貝。」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眼睛睜的很大,有些不敢置信的凝望他,「你什麼時候來的?」

「不久前。」朴有天拿著吹風機找著插座說。

金俊秀就瞧著他吹著頭髮的背影,又慢慢的躺上那張床,笑問:「不是要打工嗎?」

「我跟老闆請假了。」朴有天轉身笑說。

他可是為了金俊秀一路上飛奔過來,誰讓金俊秀一句『我想見你』威力太大,他抵擋不了。不管如何,他還是會以金俊秀的意思為主。金俊秀抱著枕頭臉頰趴在枕上,心底有種說不出的喜悅,朴有天對於自己的重視度有些的超乎他的想像,因為他為了自己一路趕了過來。

朴有天吹完頭髮看金俊秀趴在枕頭上瞧著他,便走過床的另一頭,也躺上床說:「還不睡?明天還要去別的地方玩。」

朴有天並沒將金俊秀身上蓋的棉被拉開,他拿了枕頭後腦勺就靠上,似乎也準備一同睡的樣子。金俊秀這時候歪著紅腦袋瓜子看著朴有天,身上的浴衣有穿跟沒穿是一樣的,鬆垮的程度他不會不知道。他很乾脆的就在棉被下蠕動,把自己身上的浴衣就脫了,就拉著棉被爬來朴有天的身旁,笑臉迎迎的看著朴有天。

朴有天本是閉上的眼睛也睜了開來,瞥頭看著他問:「幹嘛?」

金俊秀咬了自己的下嘴唇,把自己的棉被也朝著朴有天的身子蓋上,而他赤裸的身體便順勢的爬上朴有天的身子,與朴有天磨蹭了起來。朴有天穿的衣服也不多,肌膚與金俊秀赤裸的皮膚接觸也不少,暖暖的感覺。

「你知道你很胖嗎?」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額頭撞了他的胸口,笑說:「壓死你!」

金俊秀的下半身子也無意的蹭著朴有天的下身,朴有天眼神沒有移位,雙眼只是越來越深邃,明顯情慾已被金俊秀成功的挑撥起來了。

「你明天不想出去玩了是不是?」朴有天用著蠱惑的聲音問他。金俊秀身上已紅透了,這回是他先提出邀請,他當然也考慮過後果。

「我比較想跟你玩。」他低頭埋在朴有天的頸子裡說。

金俊秀身子沒再亂動,他知道自己有反應,而朴有天也有了反應。接下來的事情是朴有天的事,已不是他所管轄的範疇了。他就乖乖的趴在朴有天的肩上,任朴有天的大掌摸著他的身體。這樣的觸感不只是朴有天,他也早已快忘了他們彼此間應有的親暱。事情太多,不管是重要的事還是雜事都太多了,所以他們沒有時間跟對方好好的溫存。

「真的要玩?」朴有天就抱著金俊秀,再做最後一次的確認。金俊秀抬起了自己的頭,看著朴有天深邃的雙眼,身子又再蠕動式的往前一點,伸了舌就舔了朴有天的唇,然而慢慢的吻上他。

看來……今夜他們倆都不用睡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