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在他身上磨蹭著,朴有天沒有什麼異議,也任著金俊秀蹭著他,吻著他。難得的畢業旅行竟然會撒手在這種事情上,怎麼說重心都有點不太對。但都走到了這種地步,金俊秀的熱情,朴有天不想拒絕,以致他們雙方都沒有任何的後路可退。朴有天吻著他,一個翻身,就把人壓在他身下。一場火辣辣的熱吻結束後,本該接著繼續下去的朴有天,卻盯著金俊秀頓了幾秒。

「幹嘛?」金俊秀紅唇喘著,有點不明白為什麼朴有天會這麼看著他。朴有天低身輕輕的吻著他的頸子說:「我忘記帶潤滑劑。」一路上什麼都有買的他,就是沒買到這樣重點東西。他沒想過來到這裡金俊秀會對他這麼熱情的邀約,早知會如此,就應該順道買一下潤滑劑。

「有關係嗎?」金俊秀問。床事通常都是朴有天負責,金俊秀當然也不太清楚自己會舒服的原因是什麼。只怪朴有天將他照顧的太周到,害他從未體會過什麼叫疼。

「你會比較痛。」朴有天撐起自己的身子,看著他又問:「鄭允浩住哪間?」潤滑劑這種東西就是要去找家裡是藥商的鄭允浩,鐵定有東西可以拿。

「1208。」金俊秀答。朴有天身上沒多添加衣物,就穿著四角褲與汗衫走出房間,一路來到鄭允浩與金在中的房門。他按著門鈴,見沒人回應,又多按了幾下表示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人。

「怎麼?」鄭允浩身上一件衣服也沒穿,人不爽的就出來應門。朴有天瞄了他一眼,低聲說:「你那邊有沒有潤滑劑?」

「你一路趕來就只是要跟金俊秀做愛?」鄭允浩語氣有些嘲諷,但朴有天卻說:「如果只是純粹要跟他做愛,我會連潤滑劑都沒帶嗎?」看來他來找金俊秀的本意真的並不是為了跟他滾床單。

鄭允浩挑眉點點頭回:「等我一下。」朴有天沒有進他們房看裡面的情景,只瞧見在門口邊的衣服,沿路的延續到床邊,約約略略他也猜到金在中今晚是怎樣的下場。

「喏,這個。」鄭允浩遞給他一瓶他從未看過的潤滑劑,顏色有點不太一樣,朴有天看著瓶子上的英文字,有些字是藥學名稱,他不太懂。鄭允浩則在他面前笑說:「好用的話下次可以跟我買,這瓶先給你試用。」

朴有天點點頭,人也就轉身離去,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金俊秀一個人就捲著棉被,看著爬上床的朴有天,臉紅的問:「他有喔?」朴有天把潤滑劑放置一旁,笑說:「他一定會有。」回完話後,朴有天就開始趁熱打鐵,在金俊秀的情慾還未完全的退卻,得替金俊秀保持那樣的熱度。

「唔……。」

朴有天很乾脆的拉開了棉被,人欺上去就吻著金俊秀,另一手摸擦著金俊秀早已稍微抬頭的嫩芽,開始關照起來。金俊秀後腦勺就微微的撐起自己的身子,從腹下傳來的快感來的太快,讓他有些的措手不及。

「嗯嗯……。」

朴有天瞧著他這樣子,低身就咬上他的乳首,吸吮了起來。金俊秀左手蓋著自己的雙眼,不敢看朴有天在自己身上做的一切,縱然這一切的開端是自己惹起的,但怎麼樣,都讓他覺得有些羞赧。

「不要舔了啦……。」金俊秀雖然蓋著自己的雙眸,憑著直覺另一手就推著朴有天的腦袋。不過朴有天只是拿下他不大的手掌,吻著他的脖子笑說:「這不是你干涉的範圍了。」

朴有天劃分的很清楚,然而他又從金俊秀的頸子一路的往下吻去,另一隻手也沒有停歇,直至金俊秀的寶貝吐出了潤滑的熱液,他更是快速的摩擦著金俊秀的脆弱。掌管床事的朴有天也很辛苦,拿捏的分寸要適當,不能讓金俊秀太不舒服,也不可以讓金俊秀太舒服而比自己先射。這樣的步調得金俊秀一同配合,朴有天才能做得好。

「啊哈……等等……快了……。」

就是有這種聽了令人酥麻的明示,朴有天才能駕輕就熟的控制著金俊秀體內的快感。朴有天看著弓起身子的金俊秀,他知道他得鬆手了。突然退潮的快感讓金俊秀鬆了口氣,但同時喘出熱氣的氣息也包含著不滿。

「太快讓你射你會想睡。」朴有天在他耳邊說,然而又偷咬了他的耳朵一口。金俊秀這時才把自己的手臂移開,雙眼矇矓的看著對方。

「我要在上面……。」金俊秀冒然的提出意見。這樣的意見讓朴有天愣了一會,「你自己來?」

被這麼問,金俊秀的臉都不知道要往哪擺了,難得也想獻殷勤的他,朴有天不應該這樣問他的。然而,他還是抓著朴有天的肩膀,把朴有天壓在自己的身下,屁股就坐上內褲早已挺立的點,用他具有相當魅力的屁股慢慢的磨蹭著那般的硬挺。他彎下了身子,吻上了朴有天。就從這一刻開始,朴有天曉得金俊秀真想玩火,可另一種感覺,是他想報答自己才從那慾望的深淵裡挖掘出這樣一點的勇氣,明白的告訴他,其實他也會渴求他,想要他。

朴有天就在他吻自己的時候,從床邊拿了那罐潤滑劑,另一手摸著他的臀辦,縱然是在熱吻,金俊秀也曉得接下來自己得被開拓的程序。在他離開朴有天的紅唇時,朴有天用手肘將自己身體撐起,背部就靠在床頭上,笑說:「把屁股抬起來。」金俊秀就埋在他的頸子裡頭,一五一十的照做。

當朴有天成功的在金俊秀股間抹上潤滑劑時,而金俊秀也在朴有天的頸肩上啃咬著,雖然他不懂朴有天是怎麼做的,能將自己的印記留在他身上,他也只能憑空想像的胡亂咬一通,鳳眼看一看,不滿意的話就又繼續咬。朴有天就算痛也不會說,可當他將一指進入了金俊秀的體內時,他發覺自己的頸子被咬得更大力一點,不過持續的時間並不長。然而朴有天在後穴的大小適度時,又入了一根手指。

「啊……。」金俊秀在他耳邊輕聲的喊了一聲。

「很痛嗎?」朴有天溫柔的問著他身上的人兒。金俊秀沒有再咬他,只是唇辦就靠在他肩上,紅紅的腦袋微微的搖頭,說明其實沒有很痛。雖然不痛,但身體的感覺很奇怪。

「有點怪……。」金俊秀安靜的靠在他肩上,小聲的說。朴有天沒有停下手中的工作,繼續為他開拓等等得放進自己的幽穴,「哪裡怪?」

金俊秀也說不出是什麼感覺……只是這回他卻很想趕緊的容納朴有天,想再有更多一點的快感與刺激。朴有天緩緩的抽插著自己的手指,讓喘氣聲越來越快的金俊秀,最後受不了的說:「快點……。」真的很奇怪。

通常金俊秀是不會在這個步驟上命令自己快的。朴有天還在思考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時,金俊秀卻從他身上爬了起來坐在他身上,無辜的說:「快點進來好嗎……?」

這話對朴有天的衝擊性很大,重點是金俊秀小手已不規矩的拉他的內褲了。能不好嗎?他家寶貝都提出這麼赤裸裸的要求,他沒辦法拒絕。可在他都還沒給予回應時,金俊秀走就扯走了他的內褲,雙眼茫茫的看著自己的屁股下的碩大。

「等等,我來。」朴有天倒是緊張了,就怕金俊秀一個沒用好,會疼的哭出來。

金俊秀似乎沒聽見他說什麼,自己就動手扶著朴有天的寶貝,對準著自己的幽穴,慢慢的將它埋沒。

「嗯……。」微微的不適應讓金俊秀都皺起了眉頭來,朴有天看的緊張道:「痛嗎?」

埋沒的速度比以往來的太快,金俊秀肯定是疼的,但金俊秀卻回:「不痛。」朴有天總覺得有些的不可思議,今天的金俊秀真的很不一樣。然而金俊秀的雙手就撐在朴有天的胸膛上,在一切感覺都適應好後,他便擅自的在朴有天身上動了起來。

金俊秀這種舉動很明顯,他迫不及待,也適應好了。但這種姿勢對他還是有點困難,他很努力想擺動自己的翹臀讓朴有天覺得舒服,可實在是不怎麼容易,沒幾下他的腰就痠了。金俊秀坐在朴有天的腰上,他想趕快舒服,也想讓朴有天舒服,但是自己來這種事情真的不是他所能駕馭的。重點是……他真的好想要。

「不好用……。」金俊秀坦白的說。

朴有天看著他的臉,雖然金俊秀沒有在動,但他的下身卻越來越燥熱,也許他明白為什麼今天金俊秀會這麼的積極。是藥,那罐潤滑液上,就是添加了他看不懂的藥學名稱,那藥肯定有催情的效果。

在金俊秀的求助之下,朴有天還是拿回自己的主導權,將他放上床說:「我知道為什麼你今天這麼不同。」他開始慢慢的抽動下身,笑臉看著金俊秀,但金俊秀卻不明白。

「因為這潤滑劑裡加了點春藥。」朴有天順道吸吮著他的胸口,烙下在自己的痕跡。

金俊秀卻伸手推了他的肩膀,皺著眉說:「才不是……。」他才不是因為藥的關係所以這麼熱情。

「我只是想要你……因為我想你……。」

金俊秀就又矇上了自己的雙眼,他不敢看著朴有天說明自己心底的心意。朴有天繼續抽動著下身,而金俊秀也在這般的刺激之下嘴裡吐出了不少的吟迷。但在最後,就在他要到天堂的時候,他告訴了朴有天……。

「謝謝你……趕過來。」

縱然現在這種時候不適合道謝,但朴有天還是聽進耳裡了。然而他在最後給予金俊秀的,已不是單單雙方所摩擦的快感,而是金俊秀想念已久的懷抱。他抱住了他。哪怕是地獄還是天堂,他都要帶著他一起走。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