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清晨,床邊的電話響了。朴有天率先的睜了開眼,一手抱著金俊秀的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轉過身,伸過手就將話筒拿了起來,然後放在矮櫃上。他知道那是學校拜託飯店設置的早安鈴,但金俊秀昨天就說了,他沒有要去玩,所以他也無理會那通電話的必要。不過為了以防學校一直找人,他還是拿了在矮櫃上金俊秀的手機,撥了金賢重的電話,告訴他今天金俊秀沒有要參與活動,要他跟老師報備一下。

這一切的有的沒有搞好後,他又躺上了床,看著睡的很沉的金俊秀。昨夜那瓶潤滑劑的藥效雖然沒有很強烈,但也足夠讓他們在彼此身上耗上一整夜了。最重要的是,金俊秀到最後還是不承認自己是因為藥物的關係所以熱情。也許縱然知道可能有藥物的作祟,金俊秀還是想堅持的表示,就算沒有春藥,他依然會很熱情。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讓昨夜的他們體力都消耗殆盡,這回可真是把所有的力氣都耗在對方身上了。他輕輕的摸著金俊秀那宗紅髮,腦子慢慢的從這一刻回想至他們當初相遇的那一刻。

就從『我要你愛我』開始,到金俊秀的『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愛你』然後一路走過來的他們,路途的腳印與時間的流逝,證明了朴有天找對了人,而金俊秀也做到了自己曾以為做不到的事情。他慢慢的將跟自己體型一樣大的人兒抱入了懷裡,背對著他的金俊秀,他還是聽的到金俊秀的呼吸聲,能這麼無防備的最在他身旁的人,就只有金俊秀了。他慢慢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腦子不由自主就開始規劃著他們的未來。他不能評估自己踏上的這條路是否能給予金俊秀一個好的生活,也不能向金俊秀保證,他絕不會有任何的危險。但怎麼說,就算他跟金俊秀之間的很多不可確定的因素,他還是不想就此放棄自己所選的路,還有自己所愛的人。

沒有任何承諾的他們,朴有天不怕,因為金俊秀還是會信任他,而他也會一直信任著金俊秀。感情的基礎不是從發出可能會是空頭支票的承諾做起的。很不可思議,他竟然能跟金俊秀醞釀出所謂的愛情,那他同時也相信,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到的。最後,他還是在自己的思緒當中睡去了,抱著金俊秀的人,安心的入睡。



屁股已不曉得被曬多久的金俊秀這回起床了,他眼巴巴的看著四周,才動手揉著自己的雙眼。他從床上坐起身,茫然的看著自己身旁的枕邊人,朴有天第一次陪他睡得這麼晚……。他的雙眼就盯著朴有天的睡顏,翻過身子就往朴有天的身上撲了上去。朴有天無預警被重重的壓上,皺了一下眉,也睜開自己的桃花眼看著趴在他胸膛上的紅腦袋瓜子。

「醒了?」朴有天溫柔的問著他。

金俊秀只是微微的點著頭,然後抬起頭笑說:「我們睡好久。」朴有天看了自己得手錶一眼,都已經十一點了,確實是有點久。

「怪誰啊……。」朴有天也笑了出來說。

昨夜玩得這麼瘋不能怪罪於他,他也只是按照的金俊秀的需求然後滿足金俊秀這樣。不過現在又回過頭想想,其實玩的也挺值得的。也在昨天,他才真正的了解到,金俊秀對於自己並不是無動於衷,也不是附和自己而已。

「那我們等等要做什麼?」金俊秀起身坐上了床,小手敲打著朴有天的薄胸膛問。朴有天也坐起身,兩人在床上對看了一眼,他說:「你這樣的身體還能幹嘛?」

這也是重點啊,縱然朴有天技術再怎麼好,金俊秀也免不了會有肌肉痠痛的症狀,畢竟他們也有陣子沒再碰過對方了。他瞧著金俊秀身上的紅紅紫紫,看著自己美妙的創作,金俊秀身上到處都是自己的痕跡。金俊秀也意識到了朴有天的觀望,於是他拉了棉被蓋住自己的身子,可愛的說:「你看屁!」雖然都很熟了,也看過不下五次了,但他還是會有點害羞。尤其是只有看而卻什麼都不做的時候。

「誰叫你屁股這麼翹。」朴有天下了床,裸著身撿起地板上自己的內褲還有汗衫,穿了上身,然而又轉過身說:「先洗澡嗎?等等一起去吃個中飯。」

金俊秀就披著棉被,然而從床上拿起早被壓皺的浴衣穿上,才下了床走進浴室裡頭。朴有天知道他什麼也沒帶,於是就幫他從他的行李挑了幾件衣服然而就待在浴室門外等著。

「有天!幫我拿一下衣服。」金俊秀沒有開門,只是大聲的喊著他說。早就站在門外的朴有天緩緩的眨著眼,低聲說:「拿了。」

在浴室裡頭的金俊秀愣了一下,這麼主動?依照當初他們所分配的,生活是歸金俊秀,但事實上而言,朴有天還是替他料理生活比較多。朴有天很有耐心的就在外頭待到金俊秀出來拿衣服,可這樣的舉動卻讓金俊秀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你可以放地上就好呀。」

朴有天只是溫柔得笑著,要他先把衣服穿上再說話。待他一切都用好以後,朴有天又替他拿了吹風機,然而自己也進去浴室裡頭清洗一翻。金俊秀一人站在通往溫泉的陽台窗邊吹著頭髮,他看著強烈的陽光,總覺得這次的畢旅很不可思議。朴有天所做的一切令他感動,可以說是相當難忘的經驗。雖然在初步認識時,被逼上頂樓的經驗也相當的難忘,但怎麼說,不管是何者,都全是有關於朴有天的。他看著窗外看了許久,看到朴有天都洗完澡還從浴室裡頭走出調戲他一會,他才全然的回過神來。

朴有天吹著頭髮,而金俊秀則在一旁看著他那頭長捲髮,突然問:「你是不是決定要加入青龍了?」朴有天頭就吹到一半,轉過身看著他,似乎有些訝異金俊秀會過問他這樣的問題。

「我想會進的機率比較大。」朴有天也正經的跟他說。

金俊秀輕輕的點著頭,他沒說好或者是不好,只是笑說:「不要太常跟別人結怨喔。」

朴有天笑看著他,覺得金俊秀這麼說真的很可愛,就像自己身旁長囑咐叮嚀的小媳婦一樣,「聽你的。」

金俊秀臉上馬上笑了起來,屁顛屁顛的就又從行李拿了襪子,做在床上穿著,而朴有天則繼續的吹著他的頭髮。一切都準備好後,他們就拿著錢包跟一些隨身物,前往飯店的餐廳用餐。金俊秀說不用吃很好的,所以他們也就挑了最廉價的自助餐去吃。真沒料一踏進餐廳就瞧見了熟悉的兩人。

「在中!」金俊秀高興得走了過去,還朝著他們那桌揮手。金在中像是遇上救星一樣,端著自己的飯菜就也往金俊秀的方向移動,快哭的說:「我跟你一起坐!」

鄭允浩沒有阻止,大概是昨夜的玩法嚇著了金在中,所以一時會被討厭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朴有天慢慢的從不遠處走過來,手上拿了兩個盤子,然而一個就遞給的金俊秀說:「等等去夾菜。」

「好。」金俊秀笑回,而金在中卻抓著金俊秀不放,他換了位置把自己的盤子放上後說:「我跟你去盛!」

朴有天看著金在中這麼黏金俊秀,他的眼神自然的就落在鄭允浩那桌,於是走了過去,什麼也沒問的就坐了下來。

「昨天那瓶如何?」鄭允浩吃著飯,瞄了他一眼問。

朴有天低頭笑說:「還不錯用。」

「有進貨時再通知你。」

完全是商業人的口吻,雖然是同個班級的人物,但事實上朴有天與鄭允浩的交集並不多,有的交集話也只有國中時期一起去泡酒吧的時候。鄭允浩萬萬沒想過,在他們分道揚鑣之後仍會再考上同樣的學校,又繼續當同學。可就在他得知朴有天家裡發生了些事情後,一切都變了樣。他沒有過問,可也不想過問,每個人都有自己內心的問題,所以很少人會願意介入別人的心理替他人診斷。但就不知是錯覺還是其他,他總覺得因為金俊秀的介入,朴有天漸漸的走回原本的自己。朴有天不暴戾,也不會隨便欺負人,甚至做什麼事情都很細心的他,這樣的他,被金俊秀找了回來。

而另一方在盛菜的金俊秀,金在中跟在他身旁就問著他一些問題。

「你跟朴有天處的好嗎?」

金俊秀看著菜色,笑說:「處不好也不可能處這麼久。」金在中想想,也對。

「那你們將來有什麼打算?」

雖然金在中很討厭鄭允浩的某些行為,但那人的好處就是有責任感,還替他安置好了以後他們兩人的生活。那金俊秀與朴有天呢?金俊秀看著金在中那精緻的臉頰,他眼神稍微的分神一下,轉過身又繼續的夾菜。將來……多遠的將來?金俊秀腦子裡想著朴有天的家庭狀況,還有他即將要踏入的世道,說真的,他沒有考慮過他們的將來。

金在中見他沒有回應,本想問其他問題藉以了解這個朴有天時,金俊秀卻說:「等他不要我再說。」

「什麼?」金在中不明白金俊秀的意思。

「我會收容他,直到他想離開我為止。」

他們……沒有打算將來的路要怎麼走。只曉得一件事情而已……能賴著對方多久,就賴多久吧。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