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兩年前的過去,金俊秀並未盤算過自己與朴有天的後來。現在一轉眼間,又經過一年的他們,金俊秀站在老闆娘的店門口,一人安靜的看著在好久以前朴有天被圍剿的地方。

「看什麼看的這麼入神?店裡忙得很呢。」老闆娘站在門口邊,看著金俊秀的背影說。金俊秀轉過身,低頭笑說:「沒什麼,想起當初有天跟我在那被人打的時候。」

三年間的轉變,金俊秀考上了大學,選了商業經營管理學系去念,當然朴有天沒有變,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法律系。金俊秀雖然與他過的踏實,但實際上朴有天為了念書,也犧牲掉不少跟自己的約會。這些他都不會怪他,有夢就去追,沒有力氣金俊秀會幫他尋找更多的力氣,在朴有天累的時候會站在他身後支撐他所有的一切。什麼都很好,什麼都很順利,但唯一就有一件事情,他們雙方遲遲沒辦法解決。

朴有煥也大了一歲了,朴有天在考上大學時,曾回過家中告訴父母自己選擇了什麼科系,但並未細說自己已加入了青龍幫。朴有煥跟朴有天的感情沒有變,但家中的態樣,只能說每個人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可卻一點交集也沒有。本想修復這樣關係的朴有天,拖了三年多,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沒有變。那樣的遺憾與不美好,就因此成了朴有天心底的陰影。就算朴有天自己不講明,金俊秀也不會不曉得。

「時間過得很快,你還是很擔心有天的選擇是好是壞嗎?」老闆娘也走出了店家,站在金俊秀身旁,抬頭看著他笑問。

金俊秀苦笑了一翻,他咬了下嘴唇,看著夜空說:「從以前我就沒考慮過我跟他的將來。」

老闆娘挑著眉,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微笑說:「那就從現在好好想想。」

金俊秀摸著自己的後腦勺,有些皺眉的看著老闆娘,「我只想跟他一直賴一起。」但沒幾秒後,他又瞥過頭說:「但我怕我們沒辦法一直持續下去。」

「這就是你們的將來。」老闆娘笑說:「一直膩一起,就是你們彼此選的將來。」聽上去像是玩笑話,但實際上有幾個人能實現自己所訂立出來的目標?就像這膩一起這樣簡單的事兒,又有多少情侶能做到然而直至白頭偕老?

「我跟老闆當初也不懂我們的將來會是怎樣的模樣,尤其在我們的孩子被拿掉之後,我們更是茫然。」老闆娘的眼神黯淡了起來,卻又接著說:「但在當時,我們只跟對方說,不管如何,能在一起就好,就只要在一起就好。」

金俊秀看著老闆娘臉上歷經歲月的皺紋,他不知為何總覺得心疼。其實他很幸運,他與朴有天沒有遭遇過什麼太大的浩劫。縱然他沒辦法幫助朴有天改善他的家庭狀況,但至少,他們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就像一個生命共同體一樣。

「有天踏入了青龍,你就要知道自己的角色。」老闆娘又抬起頭看著金俊秀笑說:「他不能沒有你。」

從老闆那聽說過很多關於朴有天的在幫內表現的事跡,什麼都能做好的他,就只有遇上金俊秀的事情,他會把所有事情都推開,將金俊秀擺第一。所以他很了解朴有天重視金俊秀的程度到哪,就與老闆一樣。

「我知道。」金俊秀笑回。

「知道的話,就讓自己成為他的動力,不要是累贅。」老闆娘又拍了他的肩兩下,轉身就回到店裡去。

金俊秀心底舒爽的嘆了口氣,低下頭來,心底想著,『那就維持這樣,膩在一起一輩子吧。』



朴有天在夜晚開車回到家,他開了鑰匙,一進門發現客廳燈沒關,換上室內鞋走進去才發現金俊秀又睡在沙發上。在高中畢業之後,金俊秀那間小房租約期滿,朴有天就將他連人帶物一併抱過來自己的住所。在青龍工作已有三年經驗的朴有天,他以最快速的時間考上了律師,天天就是早出晚歸,而金俊秀每天就是去大學上課,然後晚上去老闆娘的店裡幫忙。朴有天考上律師後,也退學了,沒有再繼續升學。現在這種生活真的很忙,但回來能看見自己想見的人,他還是覺得挺值得的。

「俊秀……。」朴有天輕輕搖了他的肩膀,喊著他。金俊秀動了幾下眼睛,然後慢慢的睜開眼,「你回來了。」他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伸了個懶腰打哈欠。

「以後去房間裡面睡。」朴有天將自己的公事包以及公文放在課桌上,脫了自己的西裝外套掛上衣架後,又走了回來。金俊秀眨著眼看著眼前那堆資料,待朴有天坐上沙發後,他問:「這些是什麼?」朴有天沒有說話,只是將那些資料拿了出來,是一些證據以及照片。

「這……」金俊秀拿過那些照片,吞了口水說:「是你爸爸。」

朴有天垂著眼沒有看金俊秀,但卻說:「我請賢重幫我蒐集他所有的罪證。」金俊秀皺起了眉頭,為什麼要蒐集這些東西?這些不都是對朴正國不利的證物嗎?朴有天打算要做什麼?

「為什麼……?」金俊秀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有些懷疑朴有天的惡魔因子是否再現。

「我爸這次的選舉,勝利在望,但他的政策會危害到青龍。」朴有天嚴肅的看著金俊秀,又繼續說:「另一方面……我媽想把我爸的惡行公諸於世。」金俊秀雙眼緊緊的看著朴有天,他不旦沒有替他解決問題,又讓朴有天去做一件可能會導致家庭崩離毀壞的事情……。

「這樣子的話,你爸可能會被關。」金俊秀只說到這,朴有天就曉得他想表明什麼,「這個家本來就不像家,弟弟跟媽媽都忍受到了極限,人民也有權利知道參選者的背景,還有,我不能讓他危害到整個組織。」聽朴有天這麼說,金俊秀發現他肩上背了好多責任。

「所以你打算怎麼做?」金俊秀看著他問。

「把這些資料賣給媒體。」他低聲的說。

金俊秀瞧著朴有天的臉,知道朴有天內心很掙扎,於是他伸過了自己的手,握住了朴有天的手背,輕聲的說:「這對你而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這麼做同等是扼殺了自己父親的前途,然而親手斬斷他們父子間的所有關係。

朴有天抬起頭看著金俊秀,慌張的眼神讓他不敢直視金俊秀,他抽離了自己的手,沉穩的說:「我跟他早已沒有關係。」

早在好久之前,金俊秀就帶著他走了,在那一刻後,他也不再認為自己會是屬於那個家。金俊秀很曉得朴有天的脾性,縱然帶著朴有天離開那家庭,朴有天心底還是會想念,還是會期待能有修復的一天。金俊秀的手心失去了朴有天的溫度,他知道這回自己真的挽回不了什麼,或許在他拉著朴有天離開的時候,那樣的選擇是錯的,才導致現在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

「早知道那時候我……」

「不是你的錯!」朴有天有些氣憤的說。

金俊秀瞪大了眼看著朴有天,這件事情的衝擊性對朴有天實在太大,所以才消磨了朴有天平常的耐心與溫柔。在這節骨眼裡,他已經沒有太多時間能再多做的選擇,也沒有時間再回過頭探討當初應該怎麼做。什麼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去承擔這所有的後果。朴有天放下了手中的資料,深嘆了一口氣後,伸手就牽住了金俊秀支撐在客桌上的小手,輕聲的對他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兇你。」

朴有天的道歉與溫柔,永遠只留給眼前這個人。

「我支持你做的決定。」金俊秀看著他說。

他明白朴有天在這件案子裡的角色很曖昧又尷尬,所以縱然做出的選擇不是最好的,他也會在他身後支持著他。人每天都在做選擇,普遍的可以只有選擇早中晚要吃些什麼,特別的就如同朴有天這般,得在灰色地帶裡頭選邊站。

朴有天鬆了他的手,收著桌上的資料以及其他公文說:「我先去洗澡,你累了就先睡吧。」

「明天是假日,你還得工作嗎?」金俊秀看著已站起身的朴有天問。

「許多訴訟只等判決,都告一段落了,明天可以放一天。」朴有天臉上已沒有方才的緊張,他低著頭微笑說。

金俊秀也朝著他笑,低頭小聲的說:「明天的班我已經跟老闆娘調了。」

朴有天望著金俊秀,最後便蹲了下身,朝著他的紅唇吻上。雖然金俊秀在生活上沒辦法把朴有天打理的很好,有時甚至都得由朴有天幫忙,但在許多時候,金俊秀都會考慮到朴有天的時間,然後配合著他的生活步調,來盡到照顧朴有天的義務。金俊秀為了他,特地的騰出了時間,預留給朴有天,就怕朴有天沒有空。

「等我。」朴有天離開了他的唇瓣,寬額就靠在他的額頭上說。

金俊秀雙眼看著他,紅著臉回:「嗯。」

情人間不需要太黏膩,只需要一點點的貼心,其實就足以持續的走下去。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