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等……啊……。」

金俊秀在朴有天退出之後,慢慢的將他修長的大腿闔上,他側過了身緩緩的喘著氣。朴有天躺在他的身旁,一手摸著他的身軀,笑說:「明天我幫你洗澡。」背對著他的人兒也突然的笑出聲說:「不用,這種事情我自己來就行了。」從以前就堅持不讓朴有天清理的金俊秀,到現在也仍是一樣。朴有天身上的事情太多,若連這種小事都要麻煩他,感覺自己也挺罪過的。

「明天我會帶店裡那的新產品給朴媽媽跟有煥吃吃看。」金俊秀翻過了身,看著他說。

「哪間店?」

自從將朴正國送進監獄以後,朴有天家庭就變得相當和諧,縱然少了一份子,但也同時的加進了新的家人,就是他身邊這位,遲遲沒過門但實質上已經是半個媳婦的金俊秀。而也從那天後,金俊秀就接手了青龍底下所有的商品連鎖店,跟著老闆娘學著經營青龍的食品,朴有天則仍是追隨著老闆的腳步。

「剛開不久蛋糕店。」金俊秀笑著又說:「因為這在宣傳階段,所以可以拿一些蛋糕給有煥和朴媽媽試吃看看。」金俊秀大學畢業後也忙碌了起來,基本上他們相處的時間也就只剩晚上快瀕臨凌晨的時間而已。往往先回家的人,就會替對方整理家裡,等待另一方的回來,然而再一同的上床睡覺。

「幫我跟媽和有煥問好一下。」朴有天眼神溫柔了起來,他手掌還是在金俊秀身上來回婆娑的說。

「對了,如果有空,你能幫我去買些花嗎?店內有些地方需要裝飾。」

「可以啊,明天下午沒有庭,我能幫你買。」朴有天說。

金俊秀朝著他微笑,「去找在中買,他有開一間花店,在東神路上,轉角處那間。」

朴有天空想那條路一下,便點頭說:「好。」



老闆娘隔天在新的店家等著金俊秀,待金俊秀到來後,他笑說:「你今天有比較慢喔!」金俊秀不太好意思的說:「因為昨天……」他手中亂比畫了些東西,老闆娘便點頭說:「那今天慢慢來沒關係。」

人性化的管教讓金俊秀也比較不那麼吃緊,他跟在老闆娘身後一同準備開張店家,金俊秀看著大門前的人,開心的說:「外面排了真多人。」

「這是好的開始啊!」老闆娘背對著他用些東西,突然的又問:「對了,你跟有天有要結婚嗎?」

金俊秀愣了一下,看著老闆娘的背影,傻笑說:「我們國家又不承認……。」

老闆娘轉過了身子,看著他笑說:「這次組織有些事情得去荷蘭一趟,看你們要不要順便去那裡結一下。」金俊秀心底感覺有點不可思議,而老闆娘又繼續說:「雖然你們感覺也挺老夫老妻的,不過可以步上禮堂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應該去嘗試看看。」

被這麼一說,金俊秀突然也很想去嘗試一下什麼叫做走紅毯。聽人說,結婚那天總是新娘最漂亮最幸福的時候,而他呢?兩個都是新郎的他們,若真的走上教堂上的紅毯,那種感覺也許不是只有幸福兩個字能形容,甚至是一種奇特與新穎。

「不用吧,況且我也沒有親人來作證。」金俊秀還是拒絕了,他羞赧的臉搖著他的紅腦袋,也一同幫忙搬著東西。

「俊秀啊,乾媽不是讓你叫假的。」老闆娘看著他搬著東西的背影說。金俊秀愣了一會,他轉過頭瞧著老闆娘,「啊?」看來是有點沒消化老闆娘的意思。

「雖然我不是你的親媽,但我跟老闆都把你和有天看成我們自己的孩子很久了。」老闆娘走至他面前,抬頭說:「你叫我乾媽也好幾年了,我也足夠當你們的證人了。」

金俊秀聽了這話,不知為何眼眶就紅了起來,鼻子漸漸的泛酸,他抿了抿嘴,聲音有些顫抖的說:「謝謝你……媽媽。」



「歡迎光臨!」金在中高興的迎接客人,不過當他仔細的看著來者時,突然的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欸?」

這人這人這人……!

「好久不見,在中。」

是朴有天!

「畢業後就沒再見過你了,你也沒變嘛!」金在中拍著他的肩膀,似乎有些高興能遇上自己的高中同學。朴有天點點頭,臉上微笑問:「你還跟鄭允浩在一起嗎?」

金在中這時是嘆了口氣,但臉上卻有種莫名的幸福,「我不跟他還能跟誰?」也是,鄭允浩不太可能會將金在中讓給任何人的。

「你今天怎麼來了?」金在中看著他問。

朴有天看了他幾眼,微笑說:「是俊秀叫我來的,他說你在這,要我來跟你買花。」金在中微笑回:「你們倆還過得真是不錯。」他轉過身帶著朴有天走進花園,然而說:「這裡很多種花,你自己挑吧。」

對於花這種東西,朴有天根本分辨不出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他只能一株株的觀望著,打算用自己的直覺來挑些他比較看得順眼的。他走在花園裡頭,低頭看著每朵盛開的花,不知不覺的,他發現有株盆栽裡頭的花一直朝著他微笑。

「這是什麼?」朴有天蹲了下身,指著他腳邊的花問金在中。

「它是櫻花草,簡稱又稱為櫻草。」金在中也來到了他的身旁,撥著它的花瓣又說,「它也叫做報春花,看著它,似乎就能聽見它在跟你說『春天來了』這樣的聲音。」朴有天雙眼看著他腳邊的一盆盆櫻草,又聽著金在中這麼解說,心底突然的有些悸動。

「你知道櫻草的花語嗎?」金在中抱起了一盆,遞在他面前問。朴有天搖了搖頭,他不知道。

「少年時代的希望與悲傷。」金在中微笑的說。

朴有天看著金在中手中的櫻草,他突然站了起身,瞥過了頭,背對著金在中輕聲說:「我買它,五十盆。」

金在中不太明白朴有天為什麼要背對著自己,不過他也點點頭說:「我會幫你準備。」

放眼望去花園裡擺著櫻草的區域,它們的花語勾勒起朴有天的回憶……。

那些自己曾有過的希望與悲傷……眼前的櫻草對著他微笑,然而在他耳邊的告訴他,『春天來了』。

在冬天許多人只記得冷風椎心刺骨的疼痛,卻忘記了熬過冬後,春天即將帶來的美好。

他垂下了頭,微笑看著自己腳邊的櫻草,他的一滴眼淚,就灌溉在腳邊這株櫻草上。

我的春天……要來了。


────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