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也才落成沒多久,突如其來的消息,讓金俊秀被感沉重。

當初向金麗旭約好,自己搬新家過後日子穩定下來時,便會假日到他家一同學習製作甜點。本想學習一些讓幼稚園的孩子們嚐嚐,而另外便是帶一些讓朴有天帶去公司肚子餓得以填腹。

可現在自己時間都未與金麗旭僑好,便從朴有天那得知他得出國的消息。

訓練的時間其實不長,能這麼快就被金希澈調動出國,他當然肯定朴有天在模特而界的實力。

不過這也同時向他說明了,兩人能膩一起的日子其實不多了。

「俊秀老師俊秀老師!」一個孩子皺著眉的搖著他的手臂,企圖想拉他回神。

金俊秀回過神低頭看著跪在自己身旁的男孩,臉上掛起笑容問:「怎麼了?」

「我想尿尿……。」男孩一手緊緊抓著自己的羞人部位,害羞的與金俊秀訴說。

金俊秀本是盤腿坐在木製的地板上,他趕忙的起身將孩子抱了起來,將他抱至廁所裡。

他一進廁所時,便看見金麗旭一手抱著一歲多的娃,用著熱水替他清理小屁股。

「啊,辛苦你了。」金俊秀牽著小朋友進廁所,還不忘朝著金麗旭笑著說。

「不會不會。」金麗旭順勢擦著娃的小屁股,看著金俊秀的背影回。

當男孩上完廁後,金俊秀替他穿起褲子,男孩一個勁的就想奔回遊戲室,但卻被金俊秀抓住小手臂,「你忘記洗手了。」

男孩洗完手馬上又跑回了遊戲室裡。

金麗旭將一歲的娃穿起褲子後,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似乎感覺有些的不對勁。

「最近有什麼煩惱你的事情嗎?」金麗旭抱著娃,抬頭看著他問。

這能說是煩惱嗎?或多或少能算是。

「其實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金麗旭溫柔的說。

金俊秀苦笑。

如果要他說,那麼他該如何說?感覺這種事情說出來,他就怕被笑說是不耐寂寞的人。

他看著遊戲室的每個小朋友,突然羨慕的起來。

也許每的大人都得再回頭去學習小孩怎麼處理事情的風格。他真想如方才那位男孩一樣,爽快的說『我想尿尿』這樣直率的坦白。有時後大人容易考慮到面子問題,但就算是基於面子而不願訴說,自己心底真正的問題也未能得到一個良好的解決方式。

「不過這說起來讓我有點不好意思。」金俊秀低頭摸了自己鼻頭幾下,笑說。

金麗旭看著手中的娃似乎快睡著了,他朝著娃的屁股輕輕的拍了幾下,便回:「那麼就別說太大聲就行了。」

金俊秀點著頭,起唇便開始向他說明自己心底的憂慮。

關於兩人遠距離談戀愛,這點他還是第一次嘗試。

考量的當然不僅有雙方得承受的孤寂,另外是彼此的感覺是不是容易變淡,以及忠誠問題。

這世界的七彩霓虹,花花綠綠,有時真禁不起一次的雙方的遠距離。

外界的引力太大,那他們又得如何在這樣的引力下保持平衡?

金麗旭聽了這些話臉上並沒太多複雜的表情,然而在當金俊秀向他坦承了朴有天的性別時,他更是泰然的聽著。

「我的戀人嘛,跟我也一樣,是男人。」金麗旭笑著說。

金俊秀點著頭,心中並不是覺得自己找到伴,而是早就這麼認為金麗旭的另一伴可能會是男生。

「他是藝人,所以我們也不能常常一起。」他欣慰的笑著,彷彿訴說這些並不會造成他多大的反彈,「不過現在資訊相當發達,視訊或者3G手機等,要見面其實不難,只是有實體的落差而已。」

「你們……不會覺得孤單嗎?」金俊秀一本正經的問。

「如果有事做的話不會。」金麗旭老實答,「但是無聊的話會覺得滿孤單的。」

地球本有白天黑夜的交替,誰能在這樣的交替下永遠保持忙碌?持續個幾星期生命應該就暴斃了吧。

「所以還是不可能避免的吧?」金俊秀抿了嘴唇,無奈的說。

金麗旭眼神看著遊戲室的孩子們,臉上笑著回:「與其避免它,不如去享受看看。」

他轉回頭,看著金俊秀,「你會為他感到孤獨,是因為你愛他。」

那麼反面來解釋的話,如當自己已不會再因朴有天而覺得孤單時,那時候可能就是自己已不愛朴有天了。

其實愛一個人似乎不用常膩一起才能建築。

每樣由愛而生的問題以及挑戰,都會是累積彼此實戰經驗的機會,也會是鞏固他們未來會是如何的發展。是好是壞,都操之在手。

金俊秀又低了頭摸了自己的鼻尖,暖暖的笑著。

「我明白了。」他說。

金麗旭點著頭,然而將早已睡沉的娃抱回教室,邊走邊輕聲的說:「如果無聊,可以來找我一起做甜點。」

他看著金麗旭離去的背影,才發現其實在生活上,他得去明白就算身邊沒有朴有天,自己也必須過好日子。

他回到了遊戲室裡,看著手錶上的時間,然而對著孩子們拍手說:「把玩具收好了喔,準備去吃點心了喔!」



金俊秀本想搭公車回家,可卻沒料到幼稚園門口早已有一位熟悉的面孔等著他。

他向金麗旭道別後,便朝那人的方向走去。

「今天怎麼來了?」金俊秀臉上朝他笑著,感覺似乎很好。

「能接你的日子縮水了,當然要把握一下。」朴有天將車子開了鎖,然而坐進了車子裡,替自己繫上安全帶。

金俊秀也坐上車,繫上安全帶後,便說:「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什麼?」朴有天開著車,瞥了他一眼。

「出國啊。」

朴有天握著方向盤,停了紅燈,看著他說:「行李都用好了,只不過不想去。」

「既然都用好了就去吧,嘗試一下。」金俊秀伸手按摩著他的後頸溫柔的說。

「放不下這裡。」朴有天輕聲道。

金俊秀看著外頭的風景,便說:「這裡放給我就好。」

朴有天專心的開著車,本是沉重的神情,卻也輕鬆了起來。

他發現自己已不是一個人,而是另外的負擔能由另一個人替他承擔。這種感覺就如同夫妻一樣,相互扶持,幫助對方。

自己心底仍是不想遠離這個家,遠離金俊秀。但金希澈的命令又是不可違背的,他曉得自己不可能倔強的留下。

當沒有任何的方法時,他告訴自己,就逆來順受吧。

出國發展未必是不好,開開眼見或許對自己的人生觀也有幫助。

好與壞其實都是一體成型,只看你接受好的還是壞的。

「我會照三餐打給你喔。」朴有天笑說。

「要注意時差,上班時我不一定會接喔。」金俊秀笑答。

「我會等你在家裡時打給你的。」朴有天又說:「你想我時也要打給我。」

「好啦好啦。」金俊秀捶了一下他的肩膀,「我等著你的雜誌。」

朴有天在紅燈的指示下又將車子停了下來,轉頭看著金俊秀。

「也要等我回來。」他說。

他臉蛋往金俊秀的方向湊近。

「廢話嗎?」金俊秀回。

然而金俊秀吻了他。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