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好事壞事,時間在過總是驚人的快。

朴有天在他們的房間裡看著放在一旁的行李箱,不免是嘆口氣。才剛不久的新家都還未染上自己的氣息,自己便要走了。

什麼東西也都還沒熟悉,這麼放給金俊秀,他還真怕金俊秀一個人會忙不過來。

「還是別去了?」朴有天坐上床,聲音傳進了身後之人的耳裡。

金俊秀轉頭看著他的背影,一個翻身,金俊秀撲上了朴有天背脊,雙眼也瞧著放置地板的行囊,笑著說:「都到這節骨眼了,你還放不下?」

「我就怕放你一個不好。」朴有天身子撐著金俊秀的重量,又加上肩上扛著無形的壓力,他的背駝了起來。

他能篤定,這壓力的重量一定是重於金俊秀一個男人的重量。

可明曉得很重,但他就是不懂該如何放下這些壓力。

能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模特而是一回事,而離開金俊秀去異鄉工作,那樣的孤單與不安又是另一回事。

也許就是因為這兩件事情屬平行,所以他才拿捏不了方向,選擇一個自己認為是正確的道路。

「你就安心的工作吧,好好完成你的目標。」金俊秀趴在他肩上,語氣軟軟的說。

目標,這樣的字眼對於他似乎有些的遙遠了。

除了自己當初高中時期拼大學聯考時那種對於高分數的追求外,上大學後他就再也沒對自己要求過訂定什麼目標了。

而現在所從事的這職業,似乎也是誤打誤撞而進的。

「那你訂個目標給我。」朴有天握上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臉上笑了起來說著。

「給我上雜誌!」金俊秀手臂圈緊了朴有天的頸子,又說:「還有,賺多點錢以後好養孩子。」

朴有天轉過身子看個金俊秀,對於金俊秀這樣的目標,讓他似乎有點訝異。

孩子啊……。

「你答應讓我們養小孩了?」朴有天臉上更是高興,方才的無力感消失無蹤,換來的是莫名的動力。

「我又沒拒絕過,只不過是希望等我們經濟穩定一點再考慮啊。」金俊秀盤腿坐在床上,認真的說。

生物就是如此,會為了自己的下一代而努力,這種無條件的付出,當然人類也不可能違背大自然所既已成型的定律。

孩子的存在意義對於朴有天而言是人生中最為重大。除了給予下一代最好的生活以及教育以外,當然他代表著,是他與金俊秀兩人的愛。

因為愛金俊秀,所以會希望能與他共有個屬於他們倆的愛的皮囊。

而這皮囊的儲存型體,就是孩子。

「我會努力的!」朴有天聲音幾乎比上方才那垂死邊緣的聲音來的有力氣許多,他高興的又說:「為了你,為了我們的孩子。」

金俊秀聽了這話,心頭上也莫名的甜了起來。

跟朴有天交往到現在,有時還真是礙於自己的身分而無法向他人炫耀,其實他遇上了一個勤儉持家的好男人。

這種喜悅他想公諸於世,因為他覺得幸福,所以想告訴全世界。

「既然這樣,就別再猶豫了。」

金俊秀躺上床,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來。

雖然心中還是不捨,但縱使自己徹夜未眠,時間也不會給予他面子停滯不再向前走。該來的還是會來,時間要他懂,有時後沒有多少的日子讓人猶豫,但自己得學會,該如何在這種倒數的日子裡頭做出選擇。

這樣的選擇,是為了他,也是為了他,更是為了他們的未來。



一早,鬧鈴一響,金俊秀便拉著朴有天起床。

兩人在廁所裡頭讓自己腦醒。

金俊秀隨意搭了一件白T恤,順手拿了幾樣行李走至一樓。

朴有天在二樓確認了自己的護照,還有其餘重要的東西,也拿著行李下樓。

「走吧走吧,不要過了CHECK IN的時間。」金俊秀趕忙的說。

兩人就這麼拎著行裡,來到了地下室的停車場。

「我開車。」朴有天率先的說。

金俊秀沒說什麼,將鑰匙丟了過去,笑說:「就讓你載最後一次。」

朴有天坐上車子,繫上了安全戴,看著金俊秀的臉龐。

霎時間,他覺得金俊秀很美麗。

「看什麼?還不快開。」金俊秀嘟了櫻桃紅唇,不明白的說。

「看我家寶貝怎麼會這麼美麗。」朴有天發動了車子,行駛出了這停車場。

「美麗?這什麼詭異的形容。」金俊秀笑了起來,可心頭還是覺得不好意思,畢竟還是第一次這麼被人說美麗。

朴有天看著紅綠燈,痞痞的說:「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不過這樣的美麗,也許只有他才看的見。

當凌晨的微弱陽光照射在他們倆身上時,他們才有所感覺,這今日是真的要分離了。雖說只是幾個星期或幾個月而已,但對於都是第一次面對的他們,這種感覺說真不真,說假也不假。就是活在當下的感覺。

一路上兩人斷斷續續的說著些無關要緊的話,明明機場離住家也相隔個好幾公里,但這距離今日感覺卻特短的,沒多久他們就來到了機場的停車場。

金俊秀也幫忙拿著行囊,陪著朴有天來到了出境大廳。

「手續會用嗎?」金俊秀看著這麼多窗口,自己都有些的混亂,更何況朴有天還是第一次出國。

「有指示呢,不用怕。」朴有天笑說。

金俊秀點點頭,也是。反正不管到哪個國家,都有英文的指示,依照朴有天英文的水準,是絕對沒有問題。

「快去吧,別超過時間了。」金俊秀推了一下他的肩膀,笑著說。

朴有天愣了幾秒,雙眼有些不捨轉移沒有金俊秀的地方,他又向前了幾步,仔細的看著金俊秀。

「俊秀啊。」他說。

「幹嘛?」

「法國與這裡的時間差六小時啊,法國比較慢。」

「我知道啊。」

「我會打電話給你啊,你也要打給我,不管多晚我都會接。」

「好啦。」金俊秀笑回。

朴有天又不捨的看著金俊秀,最後拖著行李轉身走去,可又走了回來。

「又怎麼了?」金俊秀看著他的身影,還真是哭笑不得。

「俊秀啊。」他又說。

「幹嘛啦?」

「要想我啊。」

什麼交代都不比這樣的寄託來的重要,思念也許是唯一兩人暫時分開的連繫方式,所以再怎麼不情願,還是得說。

「會想你的。」金俊秀摸了摸自己的鼻頭說。

淚水在眼眶裡轉著,金俊秀深呼了一口氣,咽下了哽咽的聲音。

「再見,俊秀。」朴有天朝著他微笑說。

然而金俊秀就這麼看著朴有天完成手續,最後過了海關,一個人走至登機的閘口等待。

人群埋沒了朴有天的身影,而他卻還是遲遲的站在原地。

他細聲的告訴自己。

再見,有天。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