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算一算,朴有天應該也抵達了法國才是。

金俊秀也才剛早起不久,他想打電話給朴有天,但最後卻放棄。由於時間快了六小時,自己現在打了,可能朴有天也正在調時差也說不定。打擾睡眠只怕讓朴有天更累一點。

他繼續整理等會要去幼稚園的必備用品,看看時間差不多後,然而直接開車前往幼稚園。

每次一早來到幼稚園就見金麗旭已在打掃教室,他幾乎沒有比自己晚到達過。

金俊秀背著背包脫鞋進教室後,有些不好意思朝著金麗旭說:「我又來晚了。」

金麗旭抬頭看了一下他,又繼續的掃地,「不晚啊,是我習慣起的早。」

金俊秀放下了背包,也拿起了掃帚一起打掃了起來。

「麗旭,你跟你那位……都多久見一次面?」

金麗旭動作沒有停,回答道:「有時候半年一次。」

「這麼久!?」他驚訝的看著金麗旭,還真不能想像原來時間能隔這麼長。

「也還好啦,發展嘛,當然不可能是短期間。」金麗旭抬頭笑說。

「你們真厲害。」他感嘆的說。

雖然沒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但能這樣遠距離戀愛還是真的頭一次遇見。也許到現他還是會小小的抱怨為何朴有天得跑那麼遠,可現在相較之下,其實自己還是幸運一點,至少伸展台也不可能長達半年都在發表。

「所以你家那位……已經去深造了?」金麗旭抬起頭看著他,好奇的問。

「昨天剛走了。」他笑著回。

那時的他想想還真孩子氣,看著朴有天離去的背影自己竟然會想哭。又不是什麼特別大事,小小的別離竟能擠出眼淚。

雖說相當可笑,但他也不會刻意的避諱。會有這樣的反應也只能說是自己太不捨朴有天吧。

「剛開始是會有點無聊的,不過放心吧,你可以安排假日來我家做甜點。」金麗旭換起了拖把,邊拖邊笑著回。

他看著金麗旭,眨了幾眼,心中突然的覺得,其實眼前這小小隻的金麗旭,並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勇敢吧?

「麗旭,其實你也會感到孤單吧?」他沒有任何修飾就將自己想問的話問出口了。

從金麗旭的邀約,他隱隱約約的感受的到,其實金麗旭似乎是想找點事情來做。

「只是等待當然會孤單。」金麗旭微微笑笑,又說:「但如果將等待成為附隨義務,可能就不會那麼孤單。」

他不明白,什麼叫做附隨義務?

「什麼意思?」他問。

「時間喜歡目中無人,而我們只能選擇怎麼去運用。」金麗旭停下動作,抬頭又說:「人的一生能做的事情有很多,等待一個人不會是最主要的。」

金俊秀看著他,又再次的發現,其實金麗旭人雖小了一點,但那胸襟以及思想,那樣的自由程度與他的身材並不屬等比例。能說是更為寬廣一點。

「所以說,等待的同時,其實也能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囉?」金俊秀笑問。

「當然啊,無所事事的消磨時間豈不是過於無聊了?」金麗旭又繼續拖地,回著。

他也隨著金麗旭一同拖著地板,感覺心情好了許多一樣,新的一天,還是得要有活力。

看來他曉得如何過一個人的日子,然而他也希望著,朴有天也能找到消磨時間的好方法。

朴有天不需要用太多時間去想他,轉移一下重心,日子才不會過得太過苦。

但是如果有空閒,他還是希望朴有天會想他一下。

而他也會打電話告訴朴有天,他也很想他。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