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於假日前往了金麗旭的家中,這些日子他終於替自己安排了一些休閒活動,他手頭拎著材料,按了金麗旭家的門鈴。

金麗旭歡迎的迎接他,第一次來到金麗旭家中,才發現原來金麗旭在生活上的物資挺豐富,似乎無所欠缺什麼。

這大的如別墅的屋子,金俊秀看的合不攏嘴,驚訝的說:「感覺其實你不用上班就能過活耶。」

金麗旭從廚房裡探了小腦袋出來,笑說:「不工作要做什麼?等死嗎?」

金俊秀大笑了起來,說實話他還真佩服金麗旭的生活態度,一個人也不見他曾埋怨過令一半不常在身邊陪伴,也許他也有過過渡期只是自己不曉得,但從目前的觀察可以看出來,金麗旭是個享受生活的人。

他還在他家中的客廳東張西望,手頭的東西也忘記先擺放好,他看見了放在高貴的玻璃窗裡頭的相片。他瞧著站在金麗旭身旁之人,眼睛越看越是睜的大,他跑去了廚房好奇的問:「你男友是金鐘雲?」

金麗旭準備著材料轉過頭說:「是啊。」

金俊秀一臉的不可思議,原來這樣的公眾人物背後竟然私藏了這麼一個賢慧的……男人。

雖然是震撼不已,但他也相當的佩服,金中雲對於自己感情的對象隱藏的真好,也不見報紙曾經提過他的戀情。

金俊秀也拿出了自己帶來的材料,跟著金麗旭一同忙,兩人還時不時的閒聊。雖然沒見過報紙說過金鐘雲的戀情,不過卻也看過許多的八卦話題,金俊秀也就沒什麼顧慮的,開口便問:「不過我之前有看過他的一些小道八卦呢。」

金麗旭點著頭,笑說:「在所難免嘛,有時得靠些炒作才有知名度」

金俊秀懂,反正演藝圈的世界是非真假誰說也不準,有時僅是一種手段而已,當然對於是客觀第三人的他對這樣的新聞不覺痛癢,但是金麗旭是金鐘雲的情人,看見這種報導應該不可能不為所動吧?

「不過你看見這種新聞,不會心存懷疑嗎?」金俊秀神情認真的看著金麗旭問。

他問這問題也並非碰巧或無心。

這種事情他自己本身也曾深思熟慮過,如果朴有天哪天真成了相當有名氣的模特兒,他也會害怕有這類的八卦產生。有時後想避也避不了,但如果真產生,他該相信誰?

金麗旭還是頭一次聽見問題停下了手邊的工作,金俊秀本以為自己問了不該問的問題,才想道歉金麗旭便說:「其實我也曾跟他爭執過。」

金俊秀挑了眉,繼續聽金麗旭說下去,「但他最後卻反問我,那些話是他說他寫的嗎?」

「那次我還記得我下場滿慘的呢。」金麗旭紅著臉垂下頭,又繼續的捏起麵粉來。

信賴若真禁不起考驗,想必那樣的爭執肯定不小。若假設他將來也會遇上這樣的問題,那麼他該如何跟朴有天對質?

當然最好是都別遇上那是最好的,可他又害怕這種事情就如金麗旭所說是在所難免,那麼他也不一定能於其中倖免。

金俊秀也一同揉著麵糰,小聲的說:「如果是我,說不動搖是不可能的吧。」他說的語氣幾乎是嘲弄自己,他沒把握自己能處理得很好。

金麗旭看著金俊秀的側顏,微笑的說:「如果他沒說不愛你,你有權利認為他可能還愛你。」金俊秀沒說話,而金麗旭又說:「相信他並不難,難是難在信不信的過自己的眼睛以及心。」

『所信者目也,而目猶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猶不足恃。』

金麗旭的話讓金俊秀想起了高中所學的論語孔子曾說過這麼一句話。

內心的自我判斷才是關鍵,縱然新聞能寫的天花亂墜如有其實,自己眼見的卻也不一定會是真相。而縱使自己內心所想洽有幾分真實,可也許打從一開始自己所認為的本身就是個錯誤。

金俊秀笑著向金麗旭答謝,這陣子的相處,他真從他身上學了不少的事情,雖然年齡差不多,但歷經的事情卻有了相當的差距。

有著前人所踏過的痕跡,金俊秀心覺就安然了許多。

今日的收穫挺豐滿,除了製作甜點的方法,他也學了不少生活的應對。

過一天是一天,他仍舊期待著朴有天的歸國。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