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開著車子,副駕駛坐著金俊秀,然而他身後就坐著鄭瓊。

雖然氣氛不是很好,但是金俊秀還是想說點什麼來緩和一下氣氛,他突然有種感覺,怎麼好像搞誹聞的是他一樣,比較起朴有天,朴有天比他似乎還要來的生氣。

金俊秀歪著頭,嘆了口氣,抿了抿嘴,開口說:「有天,家裡有一點亂。」

他的聲音一向好聽,然而他也有注意到當自己說話時,朴有天明顯鬆懈了許多,似乎沒那麼緊繃了。

「沒關係,等我時差調回來再整理。」

鄭瓊似乎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兩人,怎麼不會怪罪對方沒整理?

金俊秀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因為幼稚園再過幾天就要運動會了,所以我做了很多道具。」

「運動會?」朴有天似乎有興趣,臉上終於有笑容的說:「那我也想去看看。」

「你這幾天就調時差吧,先休息再說。」金俊秀也笑說。

很平常的聊天鄭瓊感覺自己好像被忽略了一樣,幾乎沒有人能從他們其中趁虛而入一樣。

可其實金俊秀的心底還是在想著朴有天丟給他的題目,他該如何對他身後的鄭瓊作出表示?

『告訴他,我有多愛你。』

這個題目比他當初聯考時還要來的困難,到現在他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直到朴有天將車子開回家後,他們一同進了房屋裡,金俊秀禮貌了拿了室內鞋遞給了鄭瓊,又順便的將放在客廳裝著幼稚園需要的東西的箱子搬置角落,然而看了朴有天一眼說:「有天,冰箱裡有冰開水,幫這位小姊盛一杯吧。」

朴有天丟了行李似乎不是很情願,但卻說:「家裡沒有想像中的亂啊。」

金俊秀笑了一下,他懂朴有天在調侃他。

然而鄭瓊他自己沒被招呼的就坐上了沙發,金俊秀剛好也站起身,他看著鄭瓊全身上下高跪的氣息,突然的問:「我能請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鄭瓊雙手抱胸,抬頭看著金俊秀回。

這很明顯,他一樣是有備而來的。

當朴有天端出了茶水後,金俊秀也選了單人的沙發坐上去,然而問:「你認為錢是萬能的嗎?」

鄭瓊不是很明白為何金俊秀要這麼問,但他相信絕對與自己的這身打扮與地位有關,可他卻選了一個與他立場相反的答案,「不是。」

朴有天並沒坐下,他端了自己的水站在金俊秀身後,也想了同樣的問題。

這個問題聽上去容易,而大部分的人也絕對會選『不是萬能』來作一場有利的辯論。不論怎麼看,否定的答案似乎才能占上風。

但他沒料到金俊秀卻這麼說:「我認為是。」

鄭瓊跟朴有天都驚訝的看著金俊秀,持肯定意見的人,他倒還是第一次看見。

「怎麼說?如果感情能用錢買來,我何必做這麼多事情來搶朴有天!我直接灑錢不就得了?」鄭瓊先發攻勢,似乎要金俊秀做出合理的解釋。

金俊秀臉上笑了笑,又問:「如果有天是你的,你願意開價多少賣我?」

「無價。」鄭瓊睜大了眼睛看著金俊秀,貌似想證明金俊秀的論點是錯的。

金俊秀看了朴有天一眼,垂了雙眼,笑說:「你認為感情是無價?」

「本來就是!難道朴有天是你買下來的嗎?」鄭瓊說。

「我發現你心腸並不壞,因為你心底還是認為錢不是萬能的,但可能因為你並未失敗過,所以才會覺得開出的條件有天都會接受。」金俊秀緩緩的又說:「可是我得告訴你一件事情,錢一定是萬能的,可是你一定會想不通你為什麼得不到朴有天。」

鄭瓊看著金俊秀,並沒有回話。

「無價,就是不用錢。」金俊秀看著鄭瓊,笑著又說:「所以我不需要花錢就能得到有天。」

鄭瓊看著他驚訝得說不出話,然而金俊秀又接著說:「世界上有太多不需要花錢的東西,都是值得你真心去對待,就能得到它。」

「所以你意思是要我真心對待朴有天,這對你豈不是不利?」鄭瓊問。

金俊秀搖了搖頭,看著鄭瓊說:「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重點,縱使你得到了朴有天你也不會幸福。」

朴有天不明白的看著金俊秀的後腦勺,他心底一震,是不是自己哪裡對他不好了?

「為什麼?」朴有天與鄭瓊異口同聲的問。

金俊秀低下了頭,輕笑了幾聲,然而說:「因為有天他把全部的愛跟幸福都給我了。」

這就是他這回題目他得訴說的部分。

朴有天,就是這麼愛他,才會導致鄭瓊分不到任何一丁點的幸福。

鄭瓊最後一滴水也沒有喝,便說他要得搭車回飯店休息。

金俊秀跟朴有天同聲說了不送,然而將門關了起來。

「我真想不到你會把他氣走。」朴有天說。

但他也鬆了一口氣,他看了一眼全身鏡裡頭的自己,又從鏡子裡頭看見了金俊秀換室內鞋的身影,「也許他不是氣,是明白了。」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他問:「明白什麼?」

金俊秀嘆了口氣,捏的朴有天的臉頰道:「明白你多麼的愛我。」

這麼一句話,朴有天再也忍不住的向前抓了金俊秀狂吻了起來,他們從門口吻至客廳,然而跌落在沙發上。

朴有天另一隻手摸著金俊秀的身體,而另一隻似乎再找著什麼。

在一陣的熱吻當中,金俊秀還是找了空隙推了一下朴有天的肩膀,笑問:「找保險套啊?」

「你怎麼知道?」朴有天看著身下的金俊秀,又親了他一口。

「在這裡啦。」金俊秀伸手從客廳桌子下的抽屜拿了出來,又說:「打掃時被我看見了,藏的真爛,爸媽來看見怎麼辦啊。」

「你放在這裡也很爛啊。」他沒好氣的說,誰會放在抽屜啊。

朴有天拿了保險套後決定不給金俊秀回話的機會,於是又吻上他的嘴唇。

最後朴有天脫了金俊秀的褲子後,在他耳邊細聲的說:「我愛你,真的很愛你。」

金俊秀喘著氣,抱上了他的頸子,也微笑的回:「你這傻瓜,再廢話你就自己解決。」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