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的運動會就在今天進行。萬里晴空之下,一群小朋友帶著黃圓帽一一的走進幼稚園裡頭。

一大早金俊秀就忙著替要上場準備跳舞的小朋友換衣服,金麗旭也在一旁忙著,大家都很開心,但因為行程緊湊,也算是累了他們這些大人。

朴有天其實是跟著金俊秀一起來的,不過卻沒有在一旁幫忙。照顧小孩非專業的他,要他幫忙他還怕給金俊秀製造沒必要的亂子,於是自己也到教室外面晃晃,看著這熱鬧的幼稚園,一群小屁孩在眼前跑來跑去,這畫面讓他不禁的發笑。

他望著眼前的父母與兒女,他總會妄想著未來,也許自己跟金俊秀也能有那麼一天,兩人牽著自己的孩子參加幼稚園的運動會。可他還是會回過頭再觀望過去,以前的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長大的,他只記得在自己有意識之後,已經沒有父親這個人的存在了。

人很奇妙,成長的過程中也許不是那麼完美,但卻不會因此而阻礙成長。他曾心疼朴媽一人拉拔他長大,但卻沒有抱怨過放下他們而離開的父親。

可他父親這樣的離去,唯一讓他遺憾的是,是現在他也要做父親了,只是他卻不曉得該如何做才能是一個好父親。從以前就沒有榜樣可以看的他,事實上他挺擔心自己以後可能不會是個好爸爸。

他又繼續的在幼稚園裡晃,他看見小運動場外頭也有個小園遊會,於是他走了向前,低頭看著那些只有自己腿高的小老闆,笑問:「我要這個,多少錢?」

應該是只有小班的小男孩先是抬頭看了他幾眼,然後說:「十五元。」

他點點頭,從口袋裡就隨意的掏出硬幣,拿了五十元給他,「給你。」

那小男孩從他的大掌接過那五十元,一直都沒有動作,瞧著那五十元發愣。而他都已經拿了那包雞塊開始吃了,都快吃完了,小男孩還是沒有找他錢。

「哥哥你給我太多錢了。」小男孩無助的又抬起頭看他。

他不是很理解小孩的思維,於是說:「你可以找我錢。」

小男孩又垂下頭看著手中的硬幣,然而又抬起頭看他,「我不會……。」

也許現在的加減對於一個這麼小的男孩真的是困難一點,他將最後一塊雞塊吃完以後,低了身摸摸他的頭,然而說:「五十元減掉十五元等於三十五元。」

小男孩聽的一愣一愣,而他便將小男孩手中的五十元硬幣拿了回來,又從口袋拿出剛好的十五元給小男孩,「這是十五元。」

「喔。」小男孩看著十五元,又說:「三十五元加十五元等於五十元。」

他覺得很不可思議,這男孩也太聰明了一點,可他最後也是跟他說,對,你很棒沒算錯,人也就走了。就從剛剛的互動開始,他發現自己跟小孩的互動能力還不錯,可以說是完全沒有問題,那麼,他以後當了爸爸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才是。

他一個人又慢慢的走回金俊秀的教室,看著那人兒不停的手忙腳忙,替著那些小孩換衣,其實光看金俊秀熟絡的動作,他就覺得以後他們的孩子照顧方面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才是。

好家在他家那隻是學這種科系的,不然他還真沒把握把將小孩養的好。

待金俊秀全部都用完以後,他發現朴有天站在門外看著他,他便朝著他走來說:「很無聊嗎?可以去走走,因為現在有點忙。」

朴有天才剛想回應什麼,突然就有個小屁孩衝過來抱住金俊秀的小腿,哭著說自己想尿尿。他覺得這情景真是有趣,只見金俊秀將孩子抱起來,又對著他說:「你等我一下哦。」

完全就是個好老師啊。他還是第一次來到金俊秀工作的場所,這教室四處都充斥著奶味,跟金俊秀的味道挺相符的,怪不得每次抱金俊秀都有種奶香。雖然這種味道老早在他認識金俊秀時就知道的了,不過現在的他,還真覺得金俊秀是選對了工作。

「您是……?」金麗旭突然的出聲,讓他又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人。

他先是頓了一會,便說:「我是俊秀的男友。」

其實他是比較想說老公,不過為了局面,他還是聲稱是男友。雖然事實上不管怎麼稱呼自己,老公跟男友這兩個震撼性對於不同調的人都挺大的,但他還是覺得,若要稱老公的話,那麼就得等他跟金俊秀有了小不點後再來這麼自我介紹。

金麗旭點點頭微笑著,這笑容一看就曉得金俊秀應該是跟他說過他們的事情。

果不其然,金俊秀帶著那想尿尿的孩子回來後,又跟金麗旭介紹了他一次。

他們三人才聊沒幾句,教室外又遇上了更是不陌生的家長。

是鄭允浩與金在中,他們倆牽著鄭之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朴有天。

「欸?這不是前天新聞頭條的男主角嗎?」金在中調侃的說,一旁的金俊秀聽了也是笑了起來。

他只是聳聳肩,無意無意的說:「想要簽名?」

鄭允浩拍了他的肩笑說:「沒什麼,只是覺得還能見到你真是奇蹟。」

說這話他們倆都曉得,發生那樣子的緋聞回家肯定都不好受,不是跪算盤就是睡沙發,然後會有一陣子的時間都不能跟自家老婆同進同出,看到人就像看到豬,會被嫌棄不堪。

但這種事情若真的發生在朴有天身上,他還真覺得自己的人生太戲劇化了一點。

緋聞這種事情又非不能解決,能解決還需要買算盤回來跪嗎?能解決也不用無聊有床不睡而跑去睡沙發。

他若真有做對不起金俊秀的事情,他早不會在這與他們巧遇了。

說實在點的,能看見鄭允浩與金在中牽著孩子他心底是有些不可思議,但卻又覺得自己似乎落後人膝,就不見自己與金俊秀有什麼起色。不過這些事情他悶在心底沒說,反正都即將要有個女兒了,也沒什麼好去羨慕別人。

他們幾人在教室邊東聊西聊,聊到最後金麗旭向金俊秀說小朋友該進場時,他們才痞痞的散會。

不過在鄭允浩要走以前,他有問朴有天幾個問題,「你也會想養個孩子嗎?」

「想啊,怎麼不想。」他說。

「男的女的?」鄭允浩又問。

「女的,都是男的日子怎麼活。」他笑著說。

鄭允浩只是點點頭,沒說什麼人也就走了。雖然兒子沒什麼不好,但是女兒會更好一些。

總有一天他跟金俊秀都會老,老了以後還會盼著這女兒能常常來看看他們。男的得成家立業,光這種社會責任就夠忙了,他自然是不會去要求兒子以後得照顧他們。

雖然這種觀念不知哪來的,但在心底,他還是覺得女兒比較好一些。

今天的運動會進行的很順利,他都在一旁看著那些小屁孩打打鬧鬧,闖關拿獎品,也看著自己的人兒在那的繁忙,安慰著那些踩破氣球被嚇的哭的孩子。這樣的情景讓他最後也情不自禁的向前幫忙金俊秀安慰著。

「別哭別哭喔……。」他說著。

那孩子趴在金俊秀的肩上,看了他幾眼,便又將金俊秀抱得更緊,哭得更大聲。

金俊秀轉過身笑看著他,那不大的手掌拍著孩子的背,笑說:「看你怎麼辦,小孩看到你就哭!」

他也只是無奈的苦笑一下,「沒關係,我會努力。」

為了做個好爸爸,這方面他會加油改進。

因為是他與金俊秀的孩子,而這孩子便是他們未來,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會讓孩子喜歡他。

小孩的父母也一同安慰著自己的孩子,他在一旁看的挺溫馨的,他那右手沒聽話的就摟上金俊秀的腰際,輕聲說:「我真是迫不急待見到我們的小不點。」

金俊秀沒有避諱他們之間的親暱,也對著他笑說:「我也是。」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