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金老爺,這可是雙喜入門吶!」產婆雙手抱著剛出生不久的嬰孩,嚎啕大哭的他們,讓金老爺看的都開心起來了,「龍鳳胎!全是健康的寶貝!」

金夫人在床上沒什麼力的看著金老爺,笑說:「一次就添了兩丁,怪不得我肚子那麼大。」

金老爺趕緊走近床邊,握住了金夫人的手,溫柔的說:「娘子快休息吧,這倆屁孩都出來了,不會再折騰你了。」

就這麼,金府就在同一天裡出生了一男一女嬰孩。男的名為金俊秀,女的名為金英秀。這對龍鳳胎的情感甚好,從小至大都沒吵過架,也不會謾罵對方。原因只有一個,感覺看著對方罵就彷彿在罵自己一樣,所以他們不曾吵架。

可生的一模一樣的兩人,卻彼此有著不一樣的人生……。



「哥,你說這是該怎麼好?」金英秀就跟在金俊秀的身後,扯著他的衣袖不放死纏爛打著。金俊秀嘆了一口氣,轉過身瞧著自己的妹妹,無奈答:「你要我怎麼辦才好?」

事情是這樣的,金英秀年也十六了,該是出嫁閨女的時候,可偏偏他瞞著金老爺與隔壁村的曹成模偷偷的談情說愛。而金老爺也就沒過問金英秀的意思,擅自就與朝廷一品官員戶部尚書朴明達的兒子訂了婚約。這下可好了,婚期眼看窮窮逼近,金英秀還沒膽量告訴金老爺自己早已心有所屬,就迸出了擔子,誰扛啊?

「我瞧你還是先與爹說你跟成模的事。」金俊秀左思右想,他還是認為誠實方為良策啊,也許來的及去說服一那個品官,撤銷婚約一事。

「不能說不能說!」金英秀緊緊抓著金俊秀的手臂,跺腳的說:「說了爹肯定不准我們在一起!」

他都得嫁給一品官,這也就表示金府的勢力並不小,女的出嫁也得門當戶對才是,怎可能嫁給一個隔壁村的草包呢?若真說了,這同等是毀了金英秀一生啊。

「你說了我跟成模就沒法在一起了。」金英秀哭喪的臉也讓金俊秀心疼起來。縱然兩人長的神似,可怎麼說也是不同人,看的金俊秀更是沒輒了。

「那你說哥該怎麼替你想辦法嘛?」金俊秀皺起了眉頭,嘆氣的說。兩個一模一樣的兄妹,就坐在石階上,對於此事還真是完全的沒有頭緒。可金英秀突然靈光一閃,他拉了金俊秀的手肘說:「哥,我們是不是長的一樣?」

「什麼話,都十六年了你還問這什麼鬼問題,是長一樣啊!」金俊秀說的很理所當然。

「所以!你就代替我嫁進去朴府如何?」

天啊,這什麼天方夜譚的計畫!

「妹,咱們再怎麼像,哥還是帶把的呀!」金俊秀猛然搖著頭,這計畫行不通,洞房花燭夜時他的身分就肯定曝光了!

「你就替我拖延些時間,我要跟成模一起私奔!」金英秀心意已決了,無論如何都只能把金俊秀推入火坑了!

「你怎能棄哥於不顧!?」金俊秀幾乎尖叫起來了,這是哪門子的法子,怎麼最後成了要出嫁的是自己了?但金英秀又是懇求又是哭的說:「哥你就幫幫我,我有幸福要追求,你也不能坐視不管啊!」

「這……」金俊秀瞧著金英秀許久,不安的說:「哥也不曉得能替你拖延多久……。」看來他是真答應要替金英秀嫁人了。

「三天!就三天!我肯定會與成模遠走高飛!」金英秀信誓旦旦的說,他就只需要金俊秀替他拖延三天就足夠了,能跑多遠,他就跑多遠!金俊秀還真沒想到自己的親妹能這個果決斷然說要走就走,看來他對曹成模還真是愛至心脾上了。可這事就有這般說得容易嗎?

「但這事一旦穿幫,咱們家誰都不好過。」金俊秀開始擔心起來了,對方可是一品官員啊,再如何,金府也比他們小一品,金英秀的婚事還是金老爺求來的呢。要不怎可能出嫁給一品官員?金英秀當然也曉得後果,可不管如何,他都不能放著曹成模不管,也不能就讓自己的已到手的幸福付諸流水啊。

「哥……。」金英秀看著他,卻說:「要不我還是嫁人吧。」

「別吧,你捨得讓成模傷心嗎?」金俊秀倒是挺善解人意的。

「那你就捨得看爹娘傷心嗎?」金英秀又說。究竟是父母的意思重要,還是親妹的幸福重要,這讓金俊秀想的一個頭兩個大的,他們到底該如何是好?

「就這麼辦吧。」金俊秀突然說。

「什麼?」

「婚嫁那天,你穿哥的衣服,哥穿你的新娘服!」

不管了,若自己親妹嫁了出去不幸福又有誰會來負責?就算被發現他還能替金英秀擋下所有一切,讓他與曹成模過著美好的下半輩子。金俊秀最後擅自做了決定,還叮囑了金英秀,這幾日得開始準備行囊,待他上轎後,就趕緊與曹成模離開京城。

總為他人著想的金俊秀,卻從未考慮過自己下半輩子的問題。他只考慮自己這次出嫁後,過不久身分會被朴府揭穿,之後就能再回金府了。但若他嫁出去,卻連回也回不了呢?

他的腦袋裡似乎沒想過這樣的問題。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