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

朴有天將棋盤上的棋子一個換位,朝著鄭允浩就這麼輕聲說。鄭允浩還進不了狀況,這盤棋也就在他恍神之際結束了,堂堂太子的他也真夠丟臉,沒有幾次是下的贏朴有天的。

「又輸。」鄭允浩展了扇子,徐徐的替自己搧著。朴有天濃密又翹的眼睫毛緩緩的眨著,他伸手收著棋子,沒多說什麼話。鄭允浩瞧他今天心情似乎不怎麼好樣的,歪著頭,挑眉問:「怎麼?心事重重的。」被這麼一問,朴有天才長長的嘆了口氣,抬頭道:「小的近日得結婚。」

鄭允浩一聽便笑了起來,他收了扇子,伸手就拿扇子打著朴有天的肩,笑說:「這不是好事嘛,你也早該結了!」朴有天眼神又垂下來,沉默不語。

「瞧我,我都有了在中,你不能就這麼一直孤身啊。」

鄭允浩沒說錯,年都十九的他,照理說他也得迎娶了,但問題是,要娶的對象不並不如鄭允浩這般,是自己喜歡的人。雖說一直以來他也沒對象,但也還不至於找個他連面都沒見過的人兒來讓他娶吧?如生的太胖太醜,體弱多病,或者瘦弱如羸馬,沒準還壯如牛,那誰來擔保他下半輩子的幸福美滿?

「不是孤不孤身的問題。」朴有天冷靜的說。生性不愛大吼大叫,動做不急不徐,看上去挺優雅的他,內心澎湃的要死也沒人知道。就算悶騷也只能悶騷給自己看,這是他的個性準則。

「不然是什麼問題?」鄭允浩基於跟他多年好友之情,還是假關心的慰問。朴有天這回雙眼正經的看著他,沉穩的說:「小的怕娶到自己不愛的。」

這就是問題的核心。縱然這時代准許男人三妻四妾,天生有潔癖的他也不喜歡。可問題就在於,如果自己不愛那將進門的新娘,要休婚也不是,不休婚也不是,重點是又要他出去找別的女人解決,這一切的一切都實在是太違背他的倫理道德了。

「依你的個性……就算剛開始不愛,你最後還是會愛的。」鄭允浩覺得沒什麼的說。朴有天瞥過了頭,他沒有反駁。從小不會叛逆,嘴上行動上都順從父母的他,也許就如鄭允浩所說,縱然一開始自己不喜歡,相處久了也會習慣,也會喜歡。不曉得這樣的性格是好還是壞,就連自己的婚事他也從未對父母反對過什麼。

朴有天最後離開了宮廷,身旁的小僕沈昌珉也就尾隨著他,他看著朴有天的背影,食指輕揉了自己的鼻頭一下,笑說:「少爺,別擔心嘛,聽說未來的少奶奶是不錯的。」

朴有天腳步沒停下,他坐上轎子便說:「何以見得?」

沈昌珉只是在窗口旁,痞痞的回:「瞎猜的。」

朴有天輕嘆的這一聲,是無人知曉,也無人能曉啊。



金俊秀一人坐在圓椅上,他看著不遠處的銅鏡,也嘆起氣了。為什麼他就這麼恰巧跟自己的妹妹生的一樣?一樣不打緊,可他卻得代替自己的妹妹出嫁!怎麼想都不對,這是欺騙世人的手段,為何自己會就這麼答應下去?這下可好,箭已在弦上他能不射嗎?金英秀包袱都傳好了,明天待他出嫁,金英秀也就要過著自己嚮往的生活了。可喜的是自己的妹妹有個良好的歸宿,可悲的是他卻不曉得自己的未來是會如何的慘狀。

「哥……。」金英秀瞧金俊秀這般的難受,且金俊秀幾日的輾轉難眠他都看在眼底。

「行了行了,事情就這麼定了!」

金俊秀瞥開了銅鏡轉過了身抱著自己的頭,他什麼都聽不下了,耐性早已被自己消磨光的他,他也沒其餘的心思再聽自己的妹妹想反悔的屁話。

「不如……」

「哥就說替你嫁了,明日你跟著成模跑就對了!」

金英秀能不落淚嗎?這麼真性情又跟自己長一樣的哥哥,他還真是上輩子燒了好香才得以跟金俊秀生為龍鳳胎啊。金俊秀這回犧牲可大了,但他們卻不想再更改計畫。為了讓世界更美好,童話的美好結局,也就算他們一份吧。

「那哥你想過怎麼掩飾自己的身分嗎?」金英秀也很緊張,畢竟所有的開端都是他惹起的,要非自己是女孩,他們怎可能有出嫁的問題!

金俊秀根本就未想過以後的日子該如何是好,「見招拆招吧,也許明日洞房一切都破功了。」

「這短的時辰我也未必跑的出京城。」金英秀也擔心起來了,他的腳力能讓他跑多遠?

「你就給我盡量跑!反正哥會想辦法,至少會撐個三天!」金俊秀激勵著自己的妹妹,沒到最後可別放棄啊,不然他的捨身取義一切就化為泡沫了。這兩兄妹就這樣在同一間貼滿了喜字的房裡說到快天亮,反正就算不聊也睡不著……。就當是最後的相處、最後的告別吧。



「哥……」金英秀看著早已梳妝打扮好的雙胞胎哥哥,站在一旁穿金俊秀衣裳的他,輕聲的喊著金俊秀。

「噓!你叫錯了,改口!」

「妹……你要嫁了,可別忘了我。」金英秀馬上改口又說。好在他們這兄妹聲音像,體格像,要不今日要瞞過所有下人都不容易啊。

「你可以準備動身了。」金俊秀臉上化著濃妝,他看著金英秀說。金英秀瞧著自己的哥哥,說真的,看上去挺令人心動的,他也真沒想過原來自己上妝會是這種模樣,算是美人胚子。

「妹,你今天真好看。」金英秀突然說。

「你能不能別再說些屁話,快走!」

「讓我送你一段路吧。」再如何,金英秀也得目送自己的哥哥邁向一條不歸路的路吧。

「離我遠點,免得被爹娘揭穿。」金俊秀就推著金英秀,要他出房門,別再跟著他了。金英秀依依不捨的,再走出房門前,他又回過頭看著穿著新娘衣的金俊秀。這計畫能撐多久,能瞞過多少人,終究是未知。而令人最擔憂的,更是金俊秀以後的打算該如何?可時間總不等人,時辰一到,金俊秀在眾人的目送之下被送上花轎,一路沉默不語的他,頭頂蓋著紅紗,他看著地板,最後屁股還是坐上花轎,被抬了出去。

「俊秀啊,你妹妹都出嫁了,你也該找個好媳婦了。」金老爺就朝著身旁的金英秀說著,金英秀心底還真在淌血,他真想告訴金老爺,等會自己也就真要去『好媳婦』那了。

「是。」金英秀回。

這一路上金俊秀都垂著自己那顆沉重的頭,真沒想到這些綴飾的重量撐的他頭都發痠,就不明白為何女人會喜歡這些亮晶晶閃死人眼睛的東西。然而,墊在他胸前的軟布也讓他覺得不舒服,還挺想伸手抓抓自己被悶著的胸口。

金俊秀出嫁,京城的大街小巷無不熱鬧,高官娶親當然要盛大才是,才不會有晦氣聚集,衰氣沖天。可在轎子裡頭的金俊秀卻是哀怨無比,心底還真希望自己的新郎可別太出乎他的預料,期盼是自己能掌控的類型。

「新娘來了!來了!」

這麼一喊,金俊秀心底緊張的很,莫名其妙的他真的嫁進朴府裡來了。朴有天早已在外等候,臉上沒什麼表情的他,其實他也很緊張。雙方都不熟的他們,卻被湊成了一對,這種感覺還真說不出的詭異。金俊秀看著地板,踏出了花轎,朴有天便伸手扶了他的臂膀,小聲的說:「娘子小心。」

唉唷我的媽,金俊秀一聽見朴有天的聲音,不否認,很好聽。可為什麼他被喊娘子總覺得噁心啊!糊里糊塗的他們,就按著這結髮的禮俗,搞了很久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這種串連性卻不知意義在哪的禮節,但他們還是莫名其妙的完成了。朴有天最後在他們要被送入洞房的那一刻,眾目睽睽之下,雙手慢慢的掀開了金俊秀紅紗。金俊秀在自己雙眼要完整的看見朴有天之際,它簡直是緊張的要命,顫抖的雙腳可說是都要把他的尿給抖出來了。

不過……金俊秀緩緩的眨著自己的眼眸,他抬頭毫不迴避也不吝嗇的看著朴有天的臉蛋。那擁有一雙桃花眼,像嬰孩一樣的臉頰的朴有天,揚著雙眉也直直的看著金俊秀。圓圓如肉丸的鼻子,眼睛不算大,可眼尾拖的挺長的,為翹的上小唇,怎麼看都是可人兒一枚啊。

金俊秀發現朴有天長的挺高的,才十六歲的他,其實也挺想長的跟朴有天一樣高。不過這種希望還是當夢做比較好一點。當他越是看朴有天的臉,就覺得朴有天越看越看可愛,且朴有天的臉也越來越紅潤起來。金俊秀沒矜持的,嘴上竟然笑了起來。朴有天一見到他的笑容,紅紗卻馬上放了下來。

要保留。

他的娘子生的太好看,從辭海也找不出足以表達金俊秀散發出的美有哪些詞彙能形容,他對他的笑容,不能被他人瞧見,所以要保留。已是滿臉通紅的朴有天,在最後的一聲的『送入洞房』,他便牽著金俊秀一同來到自己的房間內。金俊秀被牽上床坐著,他只能透過紅紗的一點隙縫看著眼前的朴有天。朴有天在他面前來來回回的走著,似乎有些焦躁,可最後卻停在他面前,朝著他說:「娘子,宴完客我就回來,這時間你先忍忍。」

金俊秀沒有吭聲,但他還是點頭了。看看外頭的賓客用屁股想也知道這宴下去肯定得好幾個時辰,而是新娘的他就哪兒都去不了,只能乖乖的待在這房,蓋著這該死的紅紗,頂著閃死人的頭飾,等著朴有天回房。

但……雖然他對朴有天的第一印象還不錯,可是他希望他不要回來比較好。朴有天走出房間還踉蹌了幾下,在他轉身要關上房門時,還不忘的偷看了在床上的金俊秀。真沒想過……他自己會這麼幸運。

金俊秀聽著朴有天離去的腳步聲,他肩膀才完全的鬆懈了下來。不知道金英秀跑多遠了沒……?也許這計畫就只能持續到朴有天回來,也許最多只能撐到明天,也許……。金俊秀就一人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他不知道自己的房內坐了多久,就後只聽見有人開了門,然而說了『少爺,晚安。』這等話,他知道朴有天歸來了。金俊秀如坐針氈,他移動了自己的屁股,腳步聲離他越來越近,最後他垂落的眼,從紅紗的隙縫看見了朴有天的鞋子。

他就站在自己面前,不過卻帶著酒味。

「娘子……。」朴有天慢慢的將他的紅紗掀了開來,他雙眸有著一些醉意,可卻又溫柔的低頭看著金俊秀。金俊秀抬起頭眨著鳳眼也瞧著朴有天。

「咱們得……」

「不!」

不能洞房!

朴有天貌似也沒很醉,他稍微皺了眉,輕聲問:「何故?」金俊秀嚇的眼球不敢直視著朴有天,可朴有天卻一直都沒把視線給移開,看來他若不給予一個漂亮的答案,朴有天是不會善罷干休的。

「我……」金俊秀支吾其詞,想不出個所以然。

「嗯?」

「我這幾日入月了……。」

朴有天眨了幾下眼睛,臉上緩緩的微笑,便說:「無事,我依你。」

他這人真的是出乎金俊秀的意料之外……出乎意料的好脾性,出乎意料的好控制,出乎意料的……好相公?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