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在喝完那黑壓壓的湯藥後,他將碗放上桌,轉頭就看著朴有天。

「苦嗎?」朴有天眉頭都皺了起來,明明喝的不是他,可就是苦在他心底。

金俊秀臉上倒是笑了起來,他再次伸出自己的手,指尖往手心內捲住了自己的衣袖,他就用著衣角擦著朴有天的鼻頭,微微笑笑說:「你就不曉得自己鼻尖上抹碳了?」

朴有天聽見金俊秀這麼說,他趕緊低下了頭,摸著自己的鼻頭,錯愕的不敢看著金俊秀。

朴有天儘管的忙,但還是沒把鼻頭的黑碳抹掉,金俊秀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他伸過手就扶了朴有天的下巴,將那慌張的腦袋轉向自己,另一手便順勢的替他擦著。

金俊秀彎著腰傾向著朴有天,朴有天腦子不敢亂動,可眼睛卻不受控制的看著金俊秀被衣物所包覆的腰身,再往下一點,便是貼在圓椅上的翹臀……。

「好了。」金俊秀替他擦完後,又伸直了腰,視線就直直的盯著朴有天的臉瞧。

不看還好,看了他才發現朴有天的臉蛋已不是普通的紅。

朴有天臉是在紅什麼的?也不過就是替他擦個臉,怎麼會害羞成這樣?

「你想些什麼啊?」金俊秀忍不住的又笑了起來。

要非自己是男人,他還真會想嫁給眼前這懂體貼又容易害羞的男人。

心底真的是可惜,金英秀若別那早談戀愛,嫁給朴有天也是個很棒的選擇。

「沒……沒什麼。」朴有天瞥過頭說。

他們倆談的話到此為止還真沒有什麼內容過,可不知為何,才見面一天的他們,金俊秀對朴有天並不覺得陌生,反倒是很能開朴有天的玩笑。

朴有天自己深呼吸了幾口氣後,又將頭轉向金俊秀,低聲說:「娘子,我帶你出去走走。」

金俊秀想想,也是。總不能都窩在房內不見人吧?這會讓其他人更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於是,他便在朴有天的帶領之下走出了他們的臥房。

朴有天步伐沒有很快,他考量到了金俊秀的身體狀況,可金俊秀卻沒注意到朴有天的用心,反而一人走在前頭,自逕的看著府內的假山假水。

「娘子。」朴有天最後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肘。

「何事?」金俊秀轉過身看著他。

朴有天猶豫了一會,便說:「你現在的身子不能走快。」

金俊秀這時才會意過來,雖然自己也不是很懂入月是怎樣的感覺,怎樣的情況,但朴有天都拉著自己了,他也不好意思說些什麼。他還是點點頭,然而讓朴有天在一旁陪著自己,順便了解府內的閣房。

這一路上,金俊秀走的其實挺不自在,他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露餡。可見下人看見他每個都恭敬的問候,他也就姑且相信自己這般體態還能再欺瞞一陣子。

「少奶奶早。」

金俊秀停下了腳步,看著這比自己高大但看上去卻比自己年輕的男孩,他也抬頭笑回:「早。」

不過這男孩另一手卻牽著一個只有他大腿高的小朋友,他好奇的看著那位小孩,總覺得這孩子的面容還跟朴有天挺神似的。

「嫂子早!」孩子突然的向他問好。

原來是小叔啊。

朴有天在一旁便說:「這是府裡的小僕沈昌珉,這是我弟弟朴有煥。」

金俊秀瞄了朴有天一眼,又盯著朴有煥笑說:「長的真像哥哥呢。」

朴有煥聽見這話便得意了起來,被沈昌珉牽著的小手,也高興的晃了起來,「我以後也要娶跟嫂子一樣漂亮的人兒。」

金俊秀站直了身子,臉蛋換上的卻是一抹苦笑。

被這麼娘子,嫂子的叫,又被說是以後這小屁孩的理想妻子,心底不由得的就犯疼。

其實他一點也不好。

這種心情他不能說,也不可以說。

最後他隨意的跟沈昌珉與朴有煥聊了幾句,便與朴有天繼續走著長廊,一路來至朴府的大廳。

媳婦見公婆本是天經地義,但金俊秀卻能感受到當妻子得面對公婆的壓力,只是他們壓力的因素並不相同。

在要踏入廳內前,金俊秀還瞄自己的身上的衣冠幾眼,確定沒問題後,才隨著朴有天入廳內。

「爹﹑娘。」金俊秀裝嬌羞的朝著公婆問候。

朴夫人一見金俊秀的體態,便笑說:「可真是好媳婦,身材姣好,美若天仙,聲如天籟,肯定能替咱們府上添不少丁。」

金俊秀前前後後謹慎聽著朴夫人這話,能不能生除了跟身材有關以外,其餘的讚美還真是衡量不出是褒還是貶。

朴老爺也全身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金俊秀,也說:「就是,金昊天果然沒騙人,給咱們的就是好貨!」

金俊秀沒表態什麼,但心中卻約略的不爽,怎麼感覺自己嫁進來除了生孩子什麼用處也沒有?還將自己比如成貨,既然自己是貨,那麼他還真想現在告訴眼前的公婆,這貨若有瑕疵,金府可是恕不退貨的。

朴有天一人乖巧的站在一旁,他對於自己的父母的話一點意見也沒有。可當金俊秀偷偷看著他時,金俊秀卻發現,其實朴有天自己也不好受。

「啊……!」金俊秀突然的叫了一聲。

「娘子!」朴有天二話不說的就走向前攙扶他,驚慌的問:「怎麼了?」

金俊秀真的覺得自己是天生的演員,他繼續的掰下去,「肚子有些疼。」

朴有天便扶著他說:「咱們回去休息。」他轉身就帶著金俊秀頭也不回的離開大廳。

如果金俊秀真是天生的演員,那麼朴有天便會是天生的好相公。

他這麼做,其實原因無他,一來他不喜歡見公婆的場合,二來朴有天無奈的神情被他給瞧見,他也只是想替他解解圍罷了。廳內朴有天的無語,並不一定就代表他什麼意見也無,也許只是他不計較而已。

「要不我抱你回房?」朴有天突然停下腳步說。

金俊秀霎時睜大了眼,輕聲說:「無事的,慢慢走也行。」

朴有天眨了眨眼,他還是點頭勉強順著金俊秀的意思。

「你……為什麼會決定娶我?」金俊秀垂著頭,聲音穌啞的問著身旁之人。

朴有天貼心的扶著金俊秀的腰,想了一會,「被逼的。」

這不用問大概也能猜到的答案,可朴有天誠實的回答了。

「你就不怕我不是你要的人?」這回換金俊秀停下了腳步,抬頭看著朴有天。

這個問題遠比第一個重要太多,他不明白自己再害怕些什麼,可能自己只是想探探看朴有天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吧。

朴有天朝著他眨了幾眼,低聲說:「相處久了,自然也會喜歡。」

這是鄭允浩對他的評價,可同時也是他對於自己了解的深度。他這人不喜歡變更,若能自始至終都是同一個伴侶,他寧可這一輩子就與那人共度這一生。世界的花花草草,他很少沾惹,他只希望能安穩,能平凡。

「那你覺得我差你想要的差很多嗎?」金俊秀又進階的問著他。

朴有天眼球左右游移一下,便回:「我沒想過會這麼完美。」

一個無心的讚美,卻不經意的討了金俊秀的歡心。

然而在這簡簡單單的問答當中,金俊秀也透澈了點朴有天的生活態度。可朴有天這樣的解答,金俊秀只想告訴他,他想得太過簡單,若當他明白自己娶的是男人,也許一切就不能如朴有天所想。

久了便會喜歡的這種道理,毋庸置疑,肯定不攻自破。

金俊秀很明白,現在縱然朴有天對他有好感,但那好感覺並不會持續到他身分被揭穿後仍是存在。

他自己也不明白他為什麼對朴有天會有所期待,然而自己又會大費周章的將自己在朴有天所希冀的願望殘忍的剝削。

他不該奢望朴有天會愛他,也不該去期待當朴有天曉得他是男人以後會繼續的愛他。

「其實咱們……」金俊秀突然抬起了頭看著他,但卻說不出後語。

其實咱們,是不會有所結果。

對於單純的朴有天,他不懂自己該現在就揭穿自己,還是繼續的隱瞞下去。可能現在就讓一切破局,對於朴有天的傷害並不會太大,但自己卻又不想這麼做,他真想知道,朴有天會不會如他自己所說,實現所謂『久了自然會喜歡』這樣的事情。

「嗯?」朴有天一聲的疑問,他想知道金俊秀想說什麼。

「咱們也許能白頭偕老。」他笑說。

但有誰曉得,金俊秀不停的朝著朴有天說謊,對他許下他認為不可能會實現的承諾。

可就因自己的自私,自己貪求,被人喜歡的他也是頭一次享受這樣的感覺,他捨不得放棄這樣的感覺,但自己卻又不敢放膽去愛眼前的這一個傻蛋。

如果朴有天能聰明一點,而自己別這麼貪婪,也許他們的緣分不會繼續的下去。

「一定能的。」朴有天這回笑了起來說。

一定嗎?

金俊秀垂了下頭,隱藏了心底的哀愁。

可能就是因朴有天太傻……所以他才能在入門的第一天就不被揭穿。

就是因朴有天太傻……才會漸漸的將他們彼此,推入一場誰也無想過的愛情漩渦裡打轉。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