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一早起來,他坐起身看著一旁還在睡的朴有天。睡眼惺忪的他揉著自己的鳳眼,揉著揉著……他人也順勢的倒在朴有天的薄胸上,側臉就貼在朴有天起扶的胸膛,然而又閉上了眼。

已經是第三天了……他冥想著,金英秀可能已遠離京城好幾公里外了。

而他的親妹妹又會在哪落腳?會不會過不久他就當舅舅了?

能不能見面都是個問題,且他捨不捨得讓自己的身分曝光,也是個問題。

當他睜開眼時,朴有天的大掌便也一同摸著他的紅髮,輕聲問:「醒了?」

透過朴有天的胸膛,他聽見了他的聲音。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聽了,不過每次聽,可說是每次都覺得好聽。

「嗯。」

金俊秀從他胸膛上爬了起來,背對著朴有天,順勢的整理自己的衣裳,將胸膛包緊,才又回頭看著他問:「今日你也得出去做生意嗎?」

朴有天也坐起身,打了個哈欠說:「不,我得入宮找太子。」

金俊秀聞言便挑了眉,「被召的?」是什麼事情這麼嚴重,讓朴有天得往宮庭跑?

朴有天微笑的搖搖頭,笑說:「我跟太子有如兄弟,陪他練棋藝。」

他心底想想也是,既然朴老爺是一品官員,對於朝廷內的大小事自然是混的熟絡。不過朴有天這麼一去,那他今天要做些什麼?

如有朴有天的陪同,若自己被逼著要做刺繡或者其他女人活,他不想做還可以拿朴有天來擋,可現在可好,朴有天都往外跑了,誰來替他做擋箭盤呢?

「早去早歸。」金俊秀朝著他笑說。

但朴有天臉上卻有些的錯愕,他一手拉住本想下床的金俊秀,便問:「娘子不隨同我?我想帶著你一同入宮。」

原來朴有天是早有安排的,他就怕金俊秀太無聊,也怕被朴夫人逼著做個好媳婦,所以才想拎著金俊秀一起走。

「我去。」金俊秀一口就答應了。

雖不知為何朴有天會做如此安排,可能巴著他自己也算是有保障了。

他們倆就這麼在一大清早上下人替他們打理梳洗,兩人將早膳用完畢後,隨後起轎就前往皇宮。

入宮金俊秀還是頭一次,真不曉得宮廷內是長什麼樣子。小時候他常和金英秀兩人在宮庭外圍打轉,還讓金英秀踩著自己的肩頭,說是要一同翻牆入宮,偷窺宮庭的秘辛。

可惜的是他們倆都是矮冬瓜,兩人的身高加一起連皇宮的牆邊都摸不著,更別說是要翻牆入宮。

以前再怎麼皮,也不像這次這麼順利就被朴有天帶進宮裡,來完成自己小時候的心願。

「娘子,小心下轎。」

朴有天貼心的扶著他從轎中走出,金俊秀也抓著他的臂膀,雙眸就看著眼前的景色,還真是讓他挺震驚的。

果然皇宮,這大的真是超乎他的想像啊。

朴有天牽著他,帶著他一齊走入宮內。這路他一點也不熟,可光是看著裡邊的景色還真飽足他的雙眼。

這種感覺就像是出外交遊一樣,看著宮庭裡的假湖,他就有衝動想跳進湖裡游泳。

「這真漂亮。」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慢慢的陪他走著,他不時就瞄著金俊秀的笑容,心底也很悶騷的開心著,便說:「喜歡的話我能常帶你來。」

這對於朴有天很容易,走宮庭就像走廚房一樣,沒什麼特別困難的。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蛋,笑說:「好。」

朴有天又陶醉了,可天生喜怒哀樂不形於色的他還真不容易表現出自己心底的感受,他只是將金俊秀的小手握得更緊,牽的更扎實的帶著他前往與鄭允浩下棋的老地方。

「唷,今日還帶著夫人來炫耀啊?」

鄭允浩早已站在涼亭上看著慢慢走來的倆人,好奇的盯著金俊秀瞧。可今天赴約的也不只有鄭允浩一人,他身旁也站著一名清秀的男子,那男子一雙藍色的眼眸,緩緩的眨著,也瞧著金俊秀看。

「不過還是跟我內人差一截。」鄭允浩待朴有天走上涼亭時,調侃的朝著朴有天說。

「他們是不一樣的美。」朴有天反駁了鄭允浩,又看了男子一眼,恭敬的說:「見過太子妃。」

金俊秀眼裡很訝異,咱國家即將為王的太子,太子妃竟然是個男人?

男子眼神沒有移開,他一直瞧著金俊秀打量,微笑說:「我是金在中。」

「是我的內人。」鄭允浩補充道。

金俊秀有些的退縮,可卻也細聲回:「小的是金俊……英秀。」

「金英秀?」金在中又問。

「是。」

都是姓金的,果然令人感到親切。

鄭允浩瞧著自己的娘子與朴有天的夫人第一次見面似乎來合得來,便說:「在中,你就帶著朴夫人四處逛逛,我跟有天對弈幾盤便好。」

金在中挑了一下眉,也點點頭,眼神又回望著金俊秀。

他心底總覺得有種說不出的怪,但他不否認,眼前的人兒真是生的不錯,可他就是抓不出自己心裡為何會覺得奇怪。

是聲音,是體格,還是應答……怎麼瞧都不覺得他是女人。

金俊秀被金在中看的發麻起來,他下意識就往朴有天身後退,拉著朴有天擋在自己身前,垂下頭不再在看金在中。

「娘子怎麼了?」朴有天擔心了起來,他轉過身摸著金俊秀的肩膀,安撫的問著他。

金俊秀正要說些什麼時,金在中便向前溫柔的說:「夫人,我房裡做了幾件衣裳,要不來挑選幾件做為咱們的見面禮吧?」

鄭允浩又接著道:「在中的裁縫可是最有質量的,你應該去挑選幾件。」

太子與太子妃都說話了,他能說不嗎?他抬頭看著朴有天,用眼神過問朴有天的意思,只見朴有天也朝著他點頭,要讓他去選幾件衣裳穿穿。

在這種多數決的情況下,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與金在中一同離開涼亭,隨他來到東宮。

「夫人來這。」

金在中從自己櫃子裡頭拿出了不少漂亮的衣裳,金俊秀臉上卻沒什麼太大反應。

這讓金在中也覺得怪。

他面對的娘娘不計其數,每個人見自己的所裁縫的衣裳不可能無所動容,女人通常是愛漂亮的,怎就不見金俊秀有心動的感覺?

「不喜歡嗎?」金在中臉上擔憂的問。

金俊秀這時才回神過來,趕忙搖頭說:「不,很漂亮,可小的不曉得該選哪一套。」

金在中朝他擺了擺手,要他走向自己,便說:「我替夫人測一下長寬度。」

金俊秀一聽見便緊張起來了,測長寬度?沒胸部的他一測就露餡了,他可不想真的就在第三天被遣返回金府啊!

「娘娘毋須麻煩,小的自己選便可。」

金在中點點頭,將手中皮尺給放回抽屜裡,可他還是朝著金俊秀走來,笑說:「夫人不好意思,我得捏一下你的肩膀。」

金俊秀才剛想過問為什麼,金在中雙手便輕輕的捏著他的雙肩。

他心臟跳的很快,抬著頭看著比他高的金在中。

金在中越捏臉上卻越沒有笑容,反倒皺起了眉頭來。

這讓他看的心慌,金在中肯定知道了些什麼。

「夫人……我總覺得有些事情你是瞞著的。」金在中像是個算命仙,摸了摸他的肩膀就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樣。

被金在中這麼一說,金俊秀便縮了自己的肩膀,低下頭不敢看金在中。

「你的骨骼明顯可以再長,女人的骨骼約略在你這年齡能夠再長的空間也不大了。」金在中看著低著頭的金俊秀又說:「我只是想幫你選衣裳,免得幾年後因自己的肩寬而穿不下這些衣裳,是可惜了。」

很簡單的一個測試,卻幾乎是揭穿了金俊秀的身分。

金俊秀顫抖著伸出自己的雙手,他無助的抓緊了金在中,抬起頭來,紅著眼眶說:「求娘娘別說出去,其實小的不是女人。」

果然啊……。

金在中苦笑了起來,他拍著金俊秀的肩膀,聽金俊秀又繼續說:「小的是代替親妹嫁入朴府的。」

「何故?」

金在中拉著他,他們一同坐上椅子,金俊秀則將所有事情的原尾一同道來。

「俊秀,今日已是第三天,何不向有天坦承?」金在中不明白的問。

既然只是代嫁,且約定的時日也到了,金俊秀沒道理再繼續欺瞞下去。

「小的……」金俊秀皺著眉頭,被金在中這麼一問,太多的情愫他都得再重新的面對,對於自己不想坦承的種種,他沒辦法再逃避下去,「小的想留在有天身邊。」

喜歡與否,他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才相處三天的他們,他能得出什麼結果?唯獨明白為何自己遲遲不走,就只有一種原因,他想留在朴有天身邊,他不想這麼快就將朴有天這好相公拱手讓人。

縱然曉得自己這麼做是不應當的,但又能如何?除了傷害自己,傷害朴有天,他想不到別的方法來讓自己留下。

金在中同情的看著金俊秀,他也沉默了起來。

兩個男人的愛情路,本來就不容易。要金俊秀選擇放棄,他怎可能狠的下心。早已得到幸福的他,這過程的艱辛與困苦他不會不明白。

「可有天……愛男人嗎?」金在中輕聲的問著他。

「他說日子久了自然就會喜歡。」

朴有天的無心之言成了金俊秀願意留下冒險的承諾,可這句話的確信力又有多高,他能保障他們倆的感情到什麼樣的程度?

是僅止於金俊秀喬裝成女人時,還是仍及於身分被揭穿後是男人的他?

「這一切不容易。」金在中也苦思起來,可最後卻說:「但試試也無妨。」

金俊秀沒想到能得到金在中的支持,至少自己的身分是不會被揭穿的。

「有什麼後果,我會幫你負責,你就盡你的能力別被發現,跟有天繼續相處。」

金在中像是給予他一面金鐘罩一樣,就算後果皆不堪設想,可若他出面跟鄭允浩說一聲,金俊秀也不會遭受太嚴厲的懲罰。

這回,他給予金俊秀的見面禮還挺大的。

不僅送了自己裁縫的衣裳,還給予了往後金俊秀求愛之路的保障。

什麼都不怕的他們,最怕的只有一種,就怕朴有天不愛金俊秀。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