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本是聽著眼前這些三姑六婆的談話,可因聊的話題實在讓他提不起勁,他的魂就這麼又飛了出身了。

「朴夫人……?」他身旁的劉夫人搖著自己,才讓他有些的回過神看著劉夫人。

「何事?」金俊秀清了清嗓子,看著劉夫人問。

「你也說說你家那隻是如何如何呀?」

被這麼一說,這下可好了,大家開始起鬨了。

「是嘛,朴有天可是我當時所覬覦的呢!你倒也說說他床上功夫如何呀?」

金俊秀先是苦笑了一會,又是皺了眉,年僅十六歲的他,還真沒想過原來女人私下也會談論這樣的話題。

可問題是……他與朴有天又沒滾過床,至多也就兩人睡一睡覺他就疊在朴有天身上,哪曉得朴有天的技巧是好還是壞啊!

「我……」他吞了幾口口水,又繼續說:「不是很明白。」

「怎麼不明白呢,他你相公呢,你總有感覺呀!」劉夫人也好奇起來的問。

這群女人麼窮追不捨,彷彿就是要金俊秀說出個結果。

「難不成你們沒過魚水之歡?」

金俊秀抬起頭看著曹夫人,除了傻笑他不知怎麼回應這話。要是有過的話,他還會在這百思不得其解嗎?要是有過的話,朴有天也不至於每天夜歸朴府回房就吵著要吻他。

「不……他很溫柔。」金俊秀微笑搖頭說。

其他女人瞧著他一臉滿足的表情,大概也猜的到朴有天在床上是如何如何的疼他。

可這樣的表情並不是金俊秀裝出來的,他真是受了朴有天許多非常溫柔的照顧下,才能這麼自然的露出這樣的表情。

女人一見金俊秀這麼幸福,他們臉上整個就是羨慕。

但那又能怎樣?朴有天就是他的相公,別人眼紅的要死,金俊秀也不會出讓的。

還真是難得的一次,他是頭一次跟這群女人們聊這麼開心,拿朴有天出來炫耀還真的爽快,可見朴有天也夠疼他才能讓他在外那麼威風!

而在他們散會時,劉夫人看著金俊秀的背影,他輕輕的拍了他的肩,便問:「朴夫人,你鞋裡有墊東西嗎?」

金俊秀愣了一下,搖頭說:「沒呀。」

「可你怎麼感覺變高了?」

金俊秀睜大了自己的雙眼,沒想到嫁來這裡,他真將自己當成了女人,忘記自己還能再繼續發育一事。怪不得最近他穿這些衣服總覺得不是太短就是太緊。

「你的聲音也怪怪的,記得回去讓朴有天替你補補呀!」劉夫人笑的挺春風的就走了。

但這對於金俊秀可是相當大的打擊。

金俊秀在原地上發愣了許久,他看著那些女人離去的身影,他摸了摸自己的喉嚨,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腳丫子。

聲音跟體型都有了變化,別人都看出來了,難到朴有天會看不出來?

這可讓金俊秀慌張了起來,那這該如何是好?

在這麼下去過不久肯定會被朴有天懷疑的。

但十六歲的女子要再長也不是不可能,隨便給朴有天呼噥過去也不是不行,只不過聲音就……。

女人再如何也不可能變聲嗎?他的聲音要在粗下去,肯定會被揭穿身分!

所以他需要擔心的不是體格,體格可以麻煩金在中替他做幾件好遮掩自己身材的衣裳,但聲音是該如何?

「少奶奶,起轎否?」下人突然打斷了他的思緒,讓金俊秀晃了一下神。

起轎……

他靈光一閃,便說:「帶我去一趟宮庭吧。」



「在中哥,替我想想,我的聲音該如何?」

金在中皺著眉頭苦思,法子也不是沒有,但感覺這樣的方式很危險啊。

「俊秀,要不有天若問你為何聲音如此,你乾脆就順勢的坦承一切吧。」金在中也坐他身旁,嚴肅的跟他說著。

可是金俊秀卻搖起頭來,這說了自己包準被趕出去呀,豈不是扼殺了自己與朴有天一起的時間,「不能的!」

「但也不能讓你冒這樣的風險!」金在中也激動的說。

「什麼風險?」

這就是金在中腦中的法子,但這樣的危險他不希望金俊秀去嘗試呀,萬一發生什麼事,朴有天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宮庭最多的就是啞藥,那喝了可真就不能說話了。」

金俊秀聞言,他也皺起了眉頭來,難道就沒有其它的方法了?可若成了啞巴,還真是能替他掩蓋聲音將變低的事實。不過這樣的方式真是絕了一點,要是朴有天最後不要他了,那誰能還他一副嗓子?

金在中瞧他猶豫起來,又說:「可以稀釋那樣的藥,不會全啞,但嗓子也會受傷,可能以後說話都會有些沙啞的。」

「不,沒關係的!」

「喝了後嗓子像是被火燒啊!」

金在中搖了搖頭,他還是不希望金俊秀去冒這樣的險。

當然他不是認為這麼做不值得,可又有誰能保證朴有天在事發後還能繼續的接受金俊秀?

「沒關係的,我能承受!」金俊秀仍是堅定的說,伸手就要討那啞藥。

可金在中還是搖著頭,「不能不能,那太危險,這對你沒好處呀!」

「可我不想就這麼離開有天,哥,我求你,就喝一點而已,一點而已!」

這傻瓜,就寧可貪求眼前的利益,往後的日子都不顧了?

「有天最後可能會不愛你呀,你想過嗎?」金在中直接說出現實面,他不想讓金俊秀這麼一頭栽下去,沒有退路。

「可現在他還是愛我的!」

現在……

金在中看著緊緊抓著他臂膀的金俊秀,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俊秀……不能只瞻前而不顧後。」金在中語重心長的說。

金俊秀看著金在中那藍色的眸子,輕聲的說:「我不會後悔……。」

「你不後悔,哥都替你後悔!」

「哥!」

兩人就在東宮裡頭僵持不下,金俊秀死就是不肯退讓,他就纏著金在中要著那瓶啞藥,死巴著金在中。

「你……!」

「哥!不會有事的,我頂的住!」

金在中看著他,最後還是替他冒了這個險。

下人沒多久就拿了一瓶稀釋過後的啞藥來至東宮,本該看到藥應該要高興的金俊秀,可他與金在中卻誰也沒說話的盯著眼前的啞藥。

「我看還是別喝吧。」

「不,我得喝!」

一個人究竟能替愛情堅持道什麼地步,能這麼赴湯蹈火,賭上了自己身上的機能來去換取這麼一點微薄的愛情。

金俊秀毅然決然的拿起桌上的藥罐子,開了瓶栓,二話不說的就將藥給喝了下肚。

金在中緊張的看著金俊秀的神情,本先是一點變化也沒有的金俊秀,漸漸的……他的小掌覆著頸脖,像是要催吐般一樣的痛苦,他的喉嚨整個像是被火燒一樣,熱的很。

金在中果然沒有騙他,這樣疼痛度比他被金英秀的腿給踢中還痛。

他痛的額上都冒汗了,最後便從椅子上跌了下來,不支倒地。

「完了完了……!」

金在中二話不說,就把金俊秀這人兒給抱上了床,趕緊喊宮內的御醫來替金俊秀看看。

這下真的出事了,瞧他該如何跟朴有天解釋才好。



朴有天受到宮內的通知後,他從朴府趕緊就衝往宮庭。

這麼一路上,他心中忐忑不安,就不知金俊秀是在宮內發生了什麼事情,足以讓他昏倒在東宮裡頭。

他趕至東宮時,就見金在中與鄭允浩已在裡頭,他也忘了宮內的禮數,趕緊的走至金在中的床邊,看著連暈過去都還是皺著眉的金俊秀。

「娘子……。」朴有天摸著他的額頭,熱的很。

「內人怎麼了?」朴有天一個轉身,就質問著站在他身後的太子以及太子妃。

鄭允浩先是咳了幾聲,看了金在中幾眼,便說:「聽說是誤喝了啞藥。」

「啞藥!?」朴有天聲調明顯的起伏,鄭允浩還是頭一次見他這麼驚慌失措。

金在中就站在鄭允浩身後,不敢出面說話,鄭允浩則又說:「因為夫人喉嚨不舒服,下人不慎拿錯了藥。不過無大礙,夫人只是喝了一點點,但會有些傷聲帶。」

「為什麼不確認清楚!」

朴有天連在太子面前都敢大聲了,看來他真是氣到一個極致。

鄭允浩也不能說什麼,為了替金在中圓謊,他也只能乖乖的受挨罵。

「有天,是我沒注意好……。」金在中站在鄭允浩的身後輕聲說。

朴有天垂下了眼神,他轉過身又看著暈在床上的金俊秀,彎了身就摸著他娘子的紅髮,然而一把就將人兒抱上手,低聲說:「對不住,小的還是把內人帶回去照顧。」

宮庭的照料明顯是最佳的選擇,但朴有天就是放不下心,他最後還是將金俊秀一同帶走了。

鄭允浩誰都沒留,也沒送人。待朴有天走出東宮時,他便說:「也真慶幸,瞧有天這樣,我想俊秀的身分被揭發時,應該也不會有事情才是。」

金在中仍是皺著眉頭,他到現在還是很後悔自己沒有阻止金俊秀喝下那瓶啞藥。

可他還是聽見了鄭允浩所說的話。

「太子何以見得?」金在中問。

「憑我愛你的直覺,有天會如我一樣愛你愛著金俊秀。」

這話真的是很臭屁,但也不能否認鄭允浩的判斷。

要非不愛金俊秀,朴有天沒有道理失控。

要非不愛金俊秀,朴有天沒有道理不要命的以下犯上,連太子都罵。

要非不愛金俊秀……朴有天也更是沒道理把人抱入懷,趕緊帶回府照顧。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