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替金俊秀擦著額上的汗水,他讓所有的下人都退了出去,說是要自己照顧。

現在的他,只是不想身後有人打擾他,他的眼裡容不下第二個人在他眼前亂晃,簡言之,其實就是他心慌,除了金俊秀一人,他誰也不想看見。

金俊秀本是皺著的眉毛,卻慢慢的舒展開來。

他像是知道朴有天就在他身邊一樣,本是痛苦的神情,也漸漸的緩和起來,要朴有天別太擔心一樣。

朴有天很認真的在一旁看著金俊秀的神情,見他沒再猙獰,他心底才算是放下了一塊大石。

「娘子娘子……。」他就這麼金俊秀一個娘子,要是有什麼差錯,這叫他該如何是好?

要他再娶到第二枚與金俊秀一模一樣,脾性又相當的娘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麼今日一早出去做個生意,回來就發生這麼恐怖的事情!

宮廷裡的內醫院怎麼會不小心成這樣,讓他的娘子誤喝啞藥,要不是金俊秀喝得少,也許他的娘子再也就不能說話了。

但他也怪自己,金俊秀喉嚨不舒服怎麼自己就沒發覺?只覺得最近金俊秀說話聲音是怪了點,警覺心不夠的他,卻沒發現金俊秀是因為喉嚨疼,沒替他找大夫就算了,還讓金俊秀自己去宮廷找金在中幫忙。

想來想去,他自己也是得付一半責任的。

「對不住啊娘子……」朴有天就握著金俊秀不大的手,靠在自己溫熱的臉頰,輕聲的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眉梢卻動了一下。

他彷彿有聽見朴有天的耳語,又似乎沒有。只曉得朴有天貌似是很難過的在他耳邊低喃什麼。

「有天……?」金俊秀用力的扯了自己的嗓子喊了朴有天的名。

很痛,真的很痛,沒料過縱被稀釋的啞藥殺傷力還是這麼大,他勉強睜開了自己的眼,看著朴有天五官都皺一起的臉。

「娘子娘子!」朴有天可激動了,金俊秀終於睜開眼了。

這不長不短的時間可真是折磨他了,都快把他嚇到尿褲子,好佳在的他呼喊金俊秀,金俊秀總算醒了。

「水……」

喉嚨仍是灼熱,金俊秀很需要水來澆熄那樣的熱度。

朴有天二話不說趕緊的替金俊秀盛了杯水,又來到床邊將金俊秀摟了起來,慢慢將水遞至他嘴邊,一口一口的慢慢餵著。

金俊秀乖巧的慢慢的喝著,喝完了以後朴有天又接著問他還需不需要,金俊秀貌似還是很需要水,便點頭回應他。

喉嚨有種說不出的疼痛,他想說話,可又不想扯動現在受傷的嗓子,他就看著朴有天跑來跑去,又摟著自己的肩餵著水,就僅僅這些的付出,金俊秀霎時覺得就算要他真喝啞了自己的嗓子,他也在所不辭。

「相公……。」

「別說話!」朴有天用手摀住他的嘴又說:「現在說話喉嚨會更疼的。」

明明身體又不是朴有天的,朴有天怎麼會這麼清楚?

可金俊秀還是乖乖聽朴有天的話,他真的沒再開口說話。

「宮廷內醫院不應該拿錯藥給你服用,雖然我很生氣,但我也有疏失。」

金俊秀聽了這話,他心中想,可能是金在中有對朴有天說了什麼謊,朴有天才會這麼說。

不過朴有天為什麼有疏失?

「我只覺得你最近聲音有些低沉,卻沒警覺娘子可能是受寒。」

金俊秀滿嘴的水,鳳眼圓溜溜的看著朴有天,突然的笑了起來。

朴有天見金俊秀含著水微笑的模樣,這模樣可真讓他安慰,他的娘子還是這麼可愛,儘管最近是有些長高了,長壯了,金俊秀還是很可愛。

「以後有病痛先告知我,不要自己去求醫。」朴有天拿過金俊秀手中的碗,又說:「你瞧,自己去求醫的下場就是這樣,好在娘子喝得少,不然可真啞了。」

金俊秀聽著這些話心頭可甜了。

他也是為了朴有天才這麼惡搞自己的嗓子,要不他也真沒閉要去冒這個風險讓字幾在這受難。

他漂亮的鳳眼就看著朴有天,眼裡埋藏著曖昧不明的笑意,這代表他現在的心情很好,好到很想大力的抱住朴有天,告訴他,他很喜歡他。

「娘子有好點嗎?」朴有天很認真的看著他,關心的問。

金俊秀微笑點點頭,吞下最後一口水開口便說:「有天。」

「不能說話!」

「有天。」

「娘子這樣喉嚨會疼的!」朴有天緊張的很。

「有天有天。」金俊秀又是調皮的說。

朴有天越限制他,他就越想喊。重點是他很喜歡喊朴有天的名字。

朴有天聽著金俊秀現在的嗓子,果然不低沉,但卻也沒像以前那麼高,就卡在一個中間點上,可聲音卻很沙啞。

不過這樣的沙啞又算不是難聽,卻是聽了會令人覺得酥麻。

「娘子先歇歇,別這麼折磨自己的嗓子。」朴有天的大掌又摀上了金俊秀的嘴,不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

但這樣不可能就得以抑制金俊秀愛玩的脾性。

金俊秀從掌中嗅到了朴有天的味道,有些淡淡的花香,他猜想,今日的朴有天可能又向別國引進了花茶,還有淨身時女人長使用的花辦。

他變伸了舌輕輕的舔了朴有天的掌心。

朴有天手心感受到了金俊秀的溫度,他便放開金俊秀的臉頰,紅了臉說:「娘子!」

就算他手上洗了很多次了,不過他還是怕有花粉殘留,怎麼金俊秀就這樣調皮舔他的手心!

「我去淨身。」金俊秀率先的說,他笑的甜蜜,沒幾下就翻了下床。

朴有天還沉浸在金俊秀一切的調皮舉動,只見金俊秀從櫃子裡要拿衣裳時,他才回過神說:「我在街上有替娘子買了幾套衣裳。」

他也下了床,翻著在床邊的木箱,拿了一套白色的衣裳出來,「娘子穿這件。」

「怎麼這麼心血來潮買給我穿?」金俊秀也拿過去了,他看了幾眼,好險不花俏,不然他還真不想穿女裝。

「最近瞧娘子個子高了點,肩又寬了些,所以就買新的衣裳。」

金俊秀的喉嚨雖然疼,可還不足以影響他的判斷能力。他沒想過原來朴有天早就發現他的變化,只是這樣的怪異他都當正常,當做是自己這年紀應有的成長,還替了自己買了新衣裳。

他看著手中的衣裳,眉頭漸漸的皺了起來。

朴有天如此的相信他,如此的能為他付出,就不曾懷疑過他有可能是個騙子,而他們之間所擁有過的一切也可能只是幌子,朴有天壓根不會猜忌,不會懷疑。

那在這場姻緣裡,本來就是騙子的他,騙取了朴有天這麼多的用心,以後的他該如何歸還這一切?

「相公……。」金俊秀哀傷的看著他,而朴有天也站直了身子,本以為金俊秀不愛那件衣裳的他,金俊秀卻又問:「你討厭騙子嗎?」

朴有天歪了頭想一下,怎麼話題跳這麼快?可他還是認真的想了這問題。

「得看看是被騙了什麼。」朴有天說。

「例如?」

「錢,生意之類的吧。」朴有天概括的說了一下。

「感情呢?」金俊秀很認真的問。

朴有天雙眼睜得大,可也很細心的思考,便說:「若他不愛我還騙我,我會生氣。」他說的很正經,只見金俊秀沒說話,他靈光一閃,緊張的說:「娘子你騙我的感情?!」

金俊秀被這個直腸子的朴有天這麼一問,他自己也緊張起來了,「說這什麼話!」

朴有天沒料金俊秀會這麼激動,喉嚨變承受不住這樣的發聲力道,金俊秀便是咳了起來。

「娘子!」朴有天趕緊替他順順背,又盛了水給他喝。

金俊秀咳的喉嚨痛死了,可在他喝完那杯水後,他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喘著氣沙啞說:「不愛你的話幹嘛騙你的感情來愛我。」

這句話已經是說出金俊秀留於朴府的目的了,可現在的他,卻是以一個女兒身說出這話。

朴有天就抱著他,趁著金俊秀還在喘氣之際,忍不住的就吻了他可愛的娘子。

金俊秀沒有說錯,不愛朴有天的話,他也不用費了這麼多力氣騙他來愛自己。藥是不愛朴有天的話,他大可老早在婚後第三天就走人,何必讓自己踏上這段艱苦的求愛之路。

跟朴有天跟了這些日子了,他還是頭一次向朴有天說出自己心底的真話。

他們能拍拖這麼久,還真得感謝朴有天天生就有的傻氣,也得感謝朴有天肯相信他,他才能騙到他,直到現在。

「娘子我想跟你一同洗。」朴有天似乎吻到忘記金俊秀不久前亂編的潔癖,像孩子一樣的說出這樣的請求。

「不能呀,我沒法在你面前脫衣。」

「對,我忘了。」

真的是忘了,只怪金俊秀帶給他太多的美好,讓他一時的忘記了他們兩間最重要的障礙。

「也許哪天我可以的。」

金俊秀臉上微笑給予朴有天一絲絲的希望,但這同時也是他的奢望,他也盼望著他們倆能坦誠相見的那天。

縱然曉得這願望可能是微乎其微……

但將它置於自己心頭上成一種信念,又不犯罪。

金俊秀這一生的罪過,就是他欺騙了朴有天。

朴有天原不原諒他不曉得,但騙就騙了,也回不了過去。

所以他就只能,讓這一切繼續的走下去。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