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吻的金俊秀在他身下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連氣也喘不過來,明明身上之人他不陌生,可他現下卻不敢做出任何的反應。

「唔……嗯……。」金俊秀本是抓緊朴有天便衣的拳頭,也漸漸的鬆散開來。

他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沒有力氣,身上每一吋肌膚都為朴有天聳立,為朴有天敏感,朴有天帶給他的感覺已不如當初接吻的感覺了。朴有天像是要讓他掉入他早已鋪設好的陷阱一樣,不讓自己有反抗空間,然而完全的將他霸占。

身子漸漸溫熱起來,方才還想揍眼前之人,現在可好了,身體都由朴有天所擺布,到底身上還有哪些東西是聽自己的話的?

「嗯哼……。」

鼻息間傳出的輕聲吟迷,全是入了朴有天的耳裡。

朴有天好不容易的放過他的唇舌,接著又繼續方才不久前的啃咬,他又來到金俊秀的頸間,索取著早已在金俊秀嫁入門第一天就是他應得的利益。太多的突發狀況,太多的意料之外,才讓他拖到現在才能對金俊秀做這些事情。

金俊秀雖然不愛別人碰他的敏感帶,可若對象是朴有天,他不會拒絕這般的觸碰。

但最令他想不透的,是為何朴有天知曉他是男人後還願意碰自己?

一直以來的他,都是喬裝成女人與他相處,沒道理朴有天會想碰男人。

「等……相公等等……。」

金俊秀又再次打斷朴有天的進行,但朴有天卻沒有理他,繼續的吻著他的肌膚,又更往下一點,便含上他粉色的乳首,吸吮起來。

「嗯嗯……等等……。」金俊秀又再次的請求。

可每一次的請求,朴有天總是充耳不聞,現在的他才是主導者,什麼都是由他作主,停與不停金俊秀是不能干涉的。

金俊秀的身體很誠實,他知道自己的理性也快斷裂,但他還是想過問朴有天,為什麼會想碰自己……。

「為何……為何你會想碰我……?」

都走到這步田地了,金俊秀到現在還是不願意向現實投降,他不相信朴有天真是愛男人的他,他總覺得也許朴有天是有特殊原因才這麼做的。

話說都說了,可是身上之人還是沒有回應。金俊秀心情倒是緊張,愛情的雙方是不需要誰來委屈求全,他不想朴有天委屈自己還跟他做這種事情。

「不行……!」在當朴有天握上了他的嫩莖時,他縮了自己的身子,也抓住了朴有天的手,將他抽離自己的敏感地帶。

朴有天沒得逞心情其實不大愉快,而金俊秀又趕忙的翻了身起身想下床,他雙手撐在床上,漂亮的背脊就面向著朴有天,本想逃下床的他,卻不料朴有天又欺上,那一點也不厚實的胸膛就靠在他背上。

「你……!」

朴有天很俐落的一手摟著他的腰,另一手又握上他的嫩莖,慢慢的折磨起來……

「為什麼要逃……?」朴有天咬了他的耳垂問。

「嗯嗯……你……」酥麻的快感從腹部開始竄流,撐在床上的他,雙手也開始的站抖起來,「我……我不是你的娘子……。」所以他會碰他,才讓他心中生疑。

朴有天沒有鬆手,手中的嫩莖是越來越溫熱,越來越硬挺,他的眼中看著金俊秀這頭紅髮,他知道眼前的人兒在慌張,在懷疑。看來還有許多問題在他們之間都還沒有解決。

「告訴我,你是誰,又為什麼嫁給我?」

他加快了手中的速度,金俊秀已沒有力氣支撐自己的身體,他雙手屈了關節,就趴在床上。那擁有完美曲線的身材,金俊秀的屁股抬得高高的,正好抵著朴有天的火熱。

「嗯啊……我……我是俊秀……嗯哼……」朴有天沒有停手,他慢慢的聽著金俊秀的聲音,那因喝了啞藥而略微沙啞的聲音,這麼說著話聽的他全身都發麻,可他還是得繼續聽下去,「我是英秀的雙胞胎哥哥……英秀因心有所屬,所以我替他代嫁過來……嗯……別、別用了……」

金俊秀什麼都願意說,只希望朴有天停手,免得最後他們都鑄下大錯,連彌補的機會都沒有。

朴有天心中是略為驚訝,原來世上還有第二個人生的跟他娘子一樣。他停下手中的動作,可卻沒放開那嫩莖,便問:「那為何不跟我坦承?」

這問題就是一切萬惡的根源……

但金俊秀卻意外的沒再說話,他喘著氣,拼命的喘氣,他的紅髮與腦袋就趴在被褥裡頭,可那翹臀還是抬的高,只怪朴有天摟著他不放,他就只能呈現這麼曖昧的姿勢沉默不語。

「說啊。」

朴有天又開始朝著他的嫩莖蹂躪,連垂在股間的小囊袋他也不放過,他不停的搓揉著金俊秀的脆弱,又揉著他的囊袋,所有的快感便一股腦兒的往金俊秀的腦子裡衝。

「嗯嗯…‥嗯哈……」

為什麼不坦承?不敢坦承就算了,那為何金俊秀又會吻自己,又要日日夜夜等自己歸來?

「說啊!」

朴有天越摩越快,金俊秀總覺得自己就有東西要被套弄出來了,他雙手緊緊抓著被褥,感覺自己就快到另一個世界一樣,是個充滿情慾令人快樂的天堂。

「不……嗯啊……」不,他不說,他不可以說。

是他自己愛上朴有天的,所以一直留在他身邊,騙他是為此,學那些他學不起的女人活是為此,喝啞藥也是為此……。

他好懷疑自己當初選擇留下是對還是錯?現在的朴有天讓他好害怕,他怕他們做的這一切都不是出於心意,他怕這一切只是朴有天的復仇,並不是愛他。

朴有天知道他嘴硬,於是將眼前紅髮人兒抱了起來,金俊秀便坐在朴有天的雙腿間。

他的雙腿微微的開著,垂眼便能瞧見正握著自己脆弱的大掌,他早已紅透的臉,嘴上才喘了一口氣,朴有天便又開始的凌虐。

「說!」

從鈴口湧現的愛液,不停的幫助朴有天一同欺負自己,朴有天將他的雙腿扳得更開,手中的速度又更快來,他只能緊緊的抓著朴有天的大腿肉,仰著腦袋不停嬌吟,可卻不願意說出自己心底真正的意思。

朴有天在金俊秀身體承受不了快感而弓起身子時,他便用拇指堵住了金俊秀的出口,在他的尖端上輕輕來回揉壓,另一手又不停的捏著他的囊袋,似乎是故意要讓金俊秀難受,得不到解放。

「嗯啊……放手、放手啦……」他不停的打著朴有天的大掌,可不管如何,朴有天還是玩他的,套弄他的,死就是不讓他射出來。

「說,為什麼不坦承?」

繞了這麼一大圈,朴有天仍是逼著他這句話問。

金俊秀緊緊咬著牙,朴有天不停的玩弄,最後他抓著朴有天的手腕,哭著說:「因為我喜歡你……我喜歡你……。」

其實說出來一點也不難,朴有天逼著他問,就是要逼他去面對自己的心意。早已知道自己娘子很愛他的朴有天,他只是想聽金俊秀親口說,也要金俊秀能去明白,他這麼做並不是心懷不軌,他的腦子並不複雜,是金俊秀的腦子太復雜,才會滋生那麼多疑慮。

朴有天輕輕的咬著金俊秀的脖子,又舔的他的耳垂說:「這就是為什麼我會碰你。」

愛情沒有那麼繁雜,它可以很簡單,很唯美的存在兩人之間。

他鬆了金俊秀的出口,那噴灑出的熱液讓金俊秀的身子在他懷中顫了一下。

「啊……!」

所以沒有什麼事情是困難的,只有當自己覺得困難時,才會在象牙塔裡鑽牛角尖,沒個方向走出來。

金俊秀的紅唇喘著氣,雙眼盡是淚水的他,是垂了下頭,將最後一滴眼淚給流下。

「俊秀,我的娘子,我還沒結束。」朴有天像是中蠱似的在他耳邊低語,吐出的熱氣彷彿告訴金俊秀,這一切才剛要開始而已。

金俊秀見他離開自己的背脊,下床不知拿了什麼東西,他累的身子便側著身倒在床上,看著朴有天衣衫不整的樣子。待朴有天再回來後,先是吻了他的紅唇一下,之後便又將他壓平在床上,然而再次將他的雙腿扳開。朴有天自己便在金俊秀的雙腿間看著那翻春光風景。金俊秀卻在朴有天觀賞期間又慢慢的將自己的雙腿闔上,可沒幾下卻又被朴有天扳了開來。他看著朴有天從那灌瓶子裡倒了點液體出來,沒幾下他的後穴便傳來一陣不適,嚇壞了他。

「啊……你出去!」金俊秀反抗性的打著他,可朴有天仍是不受影響的繼續完成他從書上所學來的東西,將那些步驟一一實踐在金俊秀身上。

「嗯……等等……」

奇怪的觸感一擁而上,金俊秀總覺得感覺很不舒服,但朴有天的手指卻又不停的在自己後穴裡抽動,本還是不適感,但不知為何,卻慢慢的有了些不一樣的感覺起來。

朴有天依然故我的用著他的步驟,他聽著金俊秀的聲音來判斷是該快還是慢,是疼還是舒服。

當金俊秀漸漸的舒眉展紋時,他大概就知曉金俊秀已經適應了不少,於是便說:「俊秀,我要進去了。」

金俊秀迷糊之中不忘往朴有天的私處瞧,不瞧還好,瞧見了倒是抽了一口氣說:「不行!那太大了……。」

金俊秀是拒絕的,但朴有天很聰明,他先是低了身,吻著害怕的金俊秀,然而便同一時間扶著自己的寶貝慢慢的送進金俊秀的後穴裡頭。

他吻金俊秀吻的深,金俊秀雖然害怕,可嘴上又被安慰著,也就勉強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將他容納進自己的體內……。

「唔……嗯嗯……」

朴有天進去了,金俊秀也覺得很不可思議的看著在他身上之人。

「其實沒有很難。」朴有天低頭對著金俊秀笑說。

他的黑髮垂落在金俊秀的紅髮當中,彼此交纏了起來。

真的沒有很難……

這就如他愛他一樣,非常的簡單,非常的平凡。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