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初次的房事之後,朴有天很貼心的衡量過,做一次,金俊秀的身子從能下床至開始走路不顛簸時,約約略略是三、四天左右。

這幾天他都是陪在金俊秀身邊,替他擋下不少的婆媳之爭,也幫他隱瞞他是男兒身的事情。不過就為了護著金俊秀,他自己倒是與爹娘有了些摩擦,也有了隔閡。

他們府上的地位並不低,交際甚廣,朴夫人一氣便把所有的怨言都朝著那群三姑六婆說,說著自家的媳婦是多麼無能,而自己的兒子卻又中蠱似的聽從媳婦的話。本是乖兒子的朴有天就這麼被媳婦搶了,做娘的說什麼也不甘願。

這些怨言他會曉得,也是那些姑媽級的人物每見他一回就說一次。他老帶在身旁的金俊秀,縱然知曉姑媽是朝著朴有天訓話,可這用意實在過於明顯,根本是指桑罵槐,意有所旨卻又不敢明言。

但他又能說什麼呢?多說多錯,少說就沒錯。與其要去爭辯什麼,不如就閉上嘴,令耳根子長繭就好。

從沒想過自己身分曝光後也是這麼難熬,更明確一點,是他根本就沒想過自己被朴有天揭穿以後還能待在朴府當中。因為被朴有天發現了,現在的朴有天什麼都護著自己,才會讓那群長輩們閒言閒語,更是對他嫌東嫌西。

其實做人的媳婦不是那麼容易,尤其又當遇上了一個惡婆婆,日子要好過,彷彿是望塵莫及,更是種遙不可及的奢望。

待那些姑婆走了之後,他很平常心的挽上朴有天的手肘。他轉頭盯著朴有天的神情瞧,總覺得自己的好相公耐心似乎也快被磨光了,他才正想說些什麼來安慰安慰他時,朴有天卻說:「我在外已買了塊土地。」

金俊秀聽聞這話,那雙不大的鳳眼卻為他睜了開來,「買地做什麼?咱們要種些什麼嗎?」

若是種東西他行的,下田種米,種菜,他以前還蠻常與金英秀搞這些東西的。

可朴有天卻搖搖頭,看著他認真說:「待屋蓋起,咱們兩搬去那住。」

金俊秀總覺得不可思議,原來朴有天的思想這麼前衛。朴有天會這麼做其實不是因為金俊秀是男人才這麼做,是他老早就想把自己的娘子帶出外自成一家。從金俊秀與朴老爺、朴夫人見第一面時,他就曉得自己的娘子肯定往後日子不好過。所以才這麼大費周章去看了塊地,然後砸了銀兩要另外蓋間屬於他倆的窩。

「娘子不用擔心,再忍個幾日,咱們就能離開這裡。」

朴有天朝著他笑的成熟,也是這一次他才明白,其實朴有天不是笨,是做什麼事情都沒有人曉得而已。他不需要告訴誰,也不需要徵求誰的同意,他覺得好那便是好,下了決心也就馬上去做,不會延遲到什麼。

「你就曉得我會跟你一同住啊?」金俊秀咬了自己的下嘴唇,微笑的問。

「你不走我也會把你扛走,你就只能隨我走。」

朴有天的霸道與固執其實並不是只有在床上變了個人格才有的,在他內心裡,只要是需要他保護,也值得他去保護的人,就算那人再怎麼不願意,他死都會把他帶走。

金俊秀還真不知道自己是受了朴有天的強迫還是受了他的恩惠,他也管不了這是屬朴有天的什麼手段,但他心底很暖和,也很期待自己真能與他搬走這裡然而去到那新窩再與朴有天重新開始。

他很期待,他也能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因為太過感動了,金俊秀說什麼也不管的就在廊上吻了朴有天,走過的下人以及來府的拜訪的姑媽瞧見這幕,又雞婆的說:「瞧這成何體統!」

他們不管外人說些什麼,批評些什麼,朴府得要成什麼體統老實說就那句粗俗的話,干他倆屁事。既然都愛上了,也願意留在彼此身邊,那麼他們就有權利自成一格,不受外界的干擾。要在哪吻,在哪歡愛,是他們自由。

「娘子今晚……」朴有天被金俊秀吻的喘吁吁,臉上又紅通通,他有點不好意思的叫著金俊秀。他想做什麼金俊秀看他眼眸就知道了,不用朴有天多說什麼,他便回:「給你給你啦。」

關係都持續至今了,朴有天想行房金俊秀也不會拒絕。這麼重要的任務也是只有夫妻間才能履行的,金俊秀若再沒良心的拒絕,他自己也會跟自己過意不去的。

待他們倆走出自己的世界以後,才發現在不遠處的沈昌珉手中抱著朴有煥,朝他們這方向看著。朴有天臉是更紅了,金俊秀倒只是輕輕的撥弄自己唇上的唇脂,向著沈昌珉輕問:「何事?」

沈昌珉吞了口口水,便說:「少奶奶……」

「我也要跟嫂子親親!」朴有煥是率先插了嘴,從沈昌珉手中跳了下來,屁顛顛的朝著金俊秀跑來,抱住他的大腿,抬頭就嘟著嘴,硬是要金俊秀吻他。

這小叔的模樣簡直是小一號的朴有天,不管是容貌還是舉動,都特相像的。

金俊秀低了身將朴有煥抱了起來,笑說:「你問看看哥哥願不願意。」

朴有煥連問都沒問,朴有天就說:「不願意!」

「不管!我不管!」朴有煥伸手就猛打著站一旁的朴有天,沈昌珉見狀趕緊向前阻止,而金俊秀則是邊抱邊說:「停停,嫂子快抱不住你了。」

朴有煥就是不甘心,憑什麼哥哥就可以吻漂亮嫂子,他就不行?從以前什麼都讓他的朴有天,這次卻不讓,朴有煥看上去特委屈的,說什麼他也想親親自己的嫂子。

「行了行了。」金俊秀拍拍朴有煥的小背脊,便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口,連唇脂都印上去了,朴有煥才停止哭泣。

朴有天在一旁看的莫名的火大,於是說:「不能這樣縱容他。」

金俊秀聞言只是嘴上笑了笑說:「還不都你慣出來的?」朴有天臉是更臭了,他就從此刻下定了決心,凡是朴有煥要求有關於金俊秀的事,他絕對不會答應。

金俊秀是誰的娘子他得讓自己的弟弟搞清楚,他才不想與分享金俊秀的任何一點毛,縱然是親弟弟,他也不願意。

朴有煥其實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他只是緊緊的扯著金俊秀胸前的衣裳,高興的說:「嫂子嫂子,跟咱們一起去河邊玩水!」

沈昌珉看朴有煥這麼好動,於是伸手就想將朴有煥抱回來,可沒料朴有煥卻扯著金俊秀胸前的布料,「不要不要!」

朴有天一見金俊秀胸前的衣裳都快被扯開,於是就輕輕的打了朴有煥的小手,「你放手!」他緊接著又轉過身擋在金俊秀的面前,趕緊替他將衣裳穿好。而身後的朴有煥只是更可憐的趴在沈昌珉的肩上哭。

「不哭不哭了,小少爺。」沈昌珉很習以為常的哄著他。

金俊秀見朴有天這麼慌張,他覺得他好可愛。年紀都這麼大了還會跟自己弟弟吃醋,而不管是何時何地,他總能注意著自己,就怕自己被他人給揭穿身分。世上要再找到這種處處為自己設想,還會跟小孩吃醋的相公實在也不容易。

可好在的,這樣瀕臨絕種的好男人卻被他給遇上了。

「一起去玩吧,如何?」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蛋問。

朴有天本是低著幫金俊秀整理衣裳的腦袋,他緩緩的抬起瞧著金俊秀的笑容,這種笑容他最抵擋不了,金俊秀不管說什麼他都只能好,也找不到不好的理由。

「好。」他紅著臉說。

於是他便命沈昌珉去準備準備,四人也就私下的去河邊玩耍。



這一玩可是玩久了,回到府中他們四人又一同被家長嘮叨,朴有天是充耳不聞,金俊秀是裝乖,朴有煥更神的趴在沈昌珉肩上裝睡,所以這嘮叨可全是由領人薪俸的沈昌珉給接收了。

後來,他們四人也各自的回房。朴有天依舊送金俊秀去淨身,一人在外把風。可金俊秀實在也不忍將朴有天一人落在外,他最後來是把人一同也帶進浴堂裡一同洗。

這不洗還好,他們可是越洗越火熱,不大的木桶裡也就容納了兩個人,朴有天從身後抱住了金俊秀,聲音變的低沉,在金俊秀耳邊說:「回房吧。」

所有的必備用品都在房裡,在這做金俊秀會更辛苦一點。所以他還是趕緊將金俊秀隨便的裹一裹,他穿上便衣就把紅髮人兒扛回臥房裡。頭髮都不是很乾的他們也不管的就爬上床,履行他們今早約定好的事情。

金俊秀這次倒是放的很開,既然都已不是第一次了,也不用再怕些有的沒的,反正全權給朴有天處理就好,他等著享受而已。

縱然做這種事情,你情我願之下也不能說不愉快,可當朴有天越是疼愛金俊秀,金俊秀就越覺得自己好似真的很無能,他這幾日認真的想過,他除了能幫朴有天托鏢,他還能做什麼?

「有天……。」那溫柔又啞的嗓子,用著很輕很輕的聲音喊著身上正瘋狂肆虐他的人。

朴有天有聽見,但動作沒停,只是低聲應允,「嗯。」

「你覺得……我、我能替你做什麼……?」他雙手像是無助一樣的抱上了朴有天的頸子問。

這一問,朴有天曉得自己的娘子又患得患失了。其實金俊秀不用刻意的想為他做什麼,因為他自身也沒想過要去要求金俊秀替他做什麼。在他的心底,他真的覺得,金俊秀縱然什麼都不會,只能待在府中等他,那就只要在府中等他歸來就好了。

他需要的不是金俊秀能是萬能,他最需要的只是身邊有個伴,有個能等他,也能讓他疼一輩子的伴。

他知道金俊秀很徬徨,很惶恐,但這一些他都認為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所以他很憐香惜玉的吻了金俊秀的櫻唇,深而細緻。他沒有苛責他,也不會去責備金俊秀的一切。

「俊秀……」他動著下身,霸佔著金俊秀人兒,又說:「留在我身邊……留在我身邊就好。」

這是他必須做,也一定能做到的事情。

「你得留在我身邊……。」

朴有天什麼都不要求,若真要逼他要求,他也只選擇逼金俊秀這麼一樣。

金俊秀身下承受著朴有天給予的衝擊,這種快感是快而深沉,就像是朴有天硬是要將他的全部灌注在他身上一樣,他有他的執念,有他的執著,他就將這全部的意念都傳達給金俊秀,用身體告訴他,他不需他能會什麼,只需他留在他身邊,別離開他。

金俊秀第一次被朴有天要求,就這麼唯一的一件事情,他心底還是懷疑自己能不能做的到。總是會多想的他,除了接受朴有天的一切外,他沒辦法給予朴有天一個對等的承諾。

但他還是勇敢接受了朴有天任性的要求。

在床締間的細音耳語,並不一定完全是吟迷或其餘無意的叫囂。今夜對他們而言是一切的考驗,能不能走至最後,又最後能不能在一起,一切的始端就從這夜開始。

在床上是喜又是悲的他們,朴有天的承諾與要求讓金俊秀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方向走。

但在這夜,誰也不知他們之間的一切允諾皆被站在外頭的朴夫人給看透,也被接收。

朴夫人從紙門的洞上看著床上那倆人,一人是他的兒子,而另一人……是別人的兒子。

這棋局終是給破了,而且他們的局勢能說是難以逆轉,也無可亡羊補牢。


────未完────

叫秀兒的婆婆來跟我談,哼。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