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兒,今早要出門了?」

朴有天轉過身看了朴夫人一眼,他先是點了頭,爾後低聲說:「是。」

朴夫人看著臥房一眼,沉默了一會便也問:「英秀呢?」

他也一同看著臥房,沉著音回:「在房裡休息。」

朴夫人最後沒進臥房裡問候金俊秀,對於朴有天也無叮嚀囑咐什麼,人也就離開了。他與金俊秀被壓迫的日子,算算也過十幾來日,今天的洽商他沒能再推辭,而昨夜自己又不小心佔了金俊秀的便宜,所以他不可能將金俊秀帶在身上。

他總覺得自己的親娘似乎在等著什麼時機,日子過的總是神祕,他也無法猜出自己的親娘心底在盤算些什麼。只能速去速回的他,臨走前不免是擔憂的回過頭看著自己臥房的房門。他可不希望自己歸來以後,這一切都變了樣。

沈昌珉本想與朴有天同行的,不過朴有天卻特別的要他留下,幫他注意府中的大大小小事。這樣的命令範圍可廣了,朴有天的要求讓沈昌珉不知如何做起,府中的事情這麼多,從大至小通通都有,為何不乾脆就規定一個具體的事項,讓他好去處理。

但朴有天也沒多說什麼,就將沈昌珉留在府中。沈昌珉只是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總是覺得近期府中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好解決的事情,有時會瞧見朴有天鎖眉的神情,他認為府中的事情可大可小,但能讓朴有天皺眉的事,他想肯定是嚴重了。

從這樣的判斷來說,沈昌珉約略也知道自己得去注意什麼。除了照顧朴有煥,再者就是盯著朴有天他家的娘子了。



金俊秀在下床以後,自己一人吃力的梳妝打理,他知道自己肯定又睡久了,於是趕緊將身子清一清,頭髮隨意的整理整理,他也就在臥房內繼續他的那些女人活。這些刺繡東西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耐心的去完成,但基於是別人的媳婦,他還是只能死命的刺,刺到朴夫人滿意為止。

可今天的他卻意外的不用再刺繡。

朴夫人一得知他起床後,沒多就便命下人傳喚他來廳內,說是朴夫人有事要與他談談。金俊秀聞言,他很猶豫自己該不該去與朴夫人會面,但縱使不會面,也應該想個正當理由來拒絕才是。已心神不寧的他,再怎麼聰明才智,要他馬上想出個謊言也是不容易。而他也認為,若自己不去,朴夫人也會殺過來吧?

東想西想,最後他還是走出了臥房,來到了大廳裡。

廳裡只有一個人,就只有朴夫人一人坐在廳內,喝著熱茶,彷彿就等著他到來。

朴夫人見事金俊秀入廳內,於是輕笑說:「等等還有貴客。」

金俊秀沒有回話,但他心中還是疑慮,除了他,還有誰?

他在廳內沒有入座,朴夫人也無請他入座。他就站著等待來人,直到廳內的房門再被打開時,入眼的人並不陌生,但讓金俊秀更是驚訝的看著眼前之人。

「爹、娘……?」

來者是金老爺與金夫人。這刻他終於弄清楚今日大家要談的內容是什麼,將處理的問題有哪些。尤其是挑選朴有天不在的日子,金俊秀心底不由自主的害怕起來,朴夫人有什麼打算,這是他再清楚不過了。

「想必親家也知道今日來要談何事。」朴夫人一開口,金府一家子連敘舊的時間也無,直接的納入正題。

金老爺看著自己兒子身上的裝扮與模樣,說真的,他終於有些能相信為什麼自己的兒子能在朴府裡混吃混喝這麼久。因為金俊秀現下的模樣實在是與金英秀差不了多少,也就身高高了點,骨架寬一些罷了。金夫人一入內就趕緊的挽著自己兒子的臂膀,眼神裡沒有任何的苛責,像是日久不見的關心一樣,問著自己的兒子這些日子是不是受苦了。

但這些無聲的話語卻被朴夫人給硬生生的打斷了。

金府三人一同看著朴夫人,只見金老爺率先回覆:「是。」

「所以目的也明確了,貴府所嫁進來的媳婦是沒有辦法生子的,我想,咱們是不是得談談休婚一事?」

金俊秀睜大了眼,他不知道這樣的日子會來的這麼快,有些話就哽在喉間,一時間卻讓他說不出口。但他瞧自己的爹早已走向前,似乎是要簽下擺在案上的休書,金俊秀緊張的跑向前捉住了自己親爹的手臂,趕緊道:「不,不能畫押!」

金老爺很疑惑,事情都已至此,況且金俊秀隱瞞的日子也夠久了,金英秀早已私奔遙遠,為何到現在他的兒子會這麼不乾脆?

「兒子,這個……」

「不能畫押!」金俊秀更是握緊了金老爺的手腕,懇求的說。

一旁的金夫人一見便知曉這些日子裡肯定事有蹊翹,但朴夫人卻拍了桌站起身,怒指金俊秀喊道:「不畫押!?你能為朴府做什麼,你生的出孩子嗎!?」

金俊秀早已是紅了眼眶,也抬起眼憤怒的盯著朴夫人,更是大聲的說:「但是我愛他!」

「兒啊!你……」金老爺聽了手中的毛筆也掉了,他似乎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金夫人給拉走,要他別插嘴。

朴夫人走至金俊秀的面前,瞇起眼輕藐的說:「你愛他?你愛他你就得想想是男人的你能為他做什麼!」

金俊秀是愣在原地,對於這句話他想不出對應詞句。也許一直以來,他就找不到自己能替朴有天做的事情有哪些,他就只能留在朴有天身邊嗎?他能做到的只有這一樣嗎?

「我告訴你,你能做的就是替我的兒子想想,他若跟你一起,他的前途該怎麼辦,未來該往哪裡擺!你可知曉這一事若傳出去,我兒子在外的地位以及他自己建立的事業將是一際間化為烏有,你賠的起嗎!」

朴夫人氣勢驚人的更是將這些話灌住在金俊秀腦海裡。金俊秀踉蹌的後退幾步,原來他從沒想過自己身分會帶給朴有天多大的困擾,見朴夫人言之有理,這些就足夠成為他離開朴有天的理由。

未來不能不顧,自己的存在也許將是扼殺朴有天美好未來的緣由。為何他總認為只要自己愛著朴有天,朴有天也愛著他,事情就會迎刃而解?其實問題沒有那麼簡單,更是不容易去解決。他的去與留,也就如朴夫人所言,自己得好好衡量這之間的價值。

他與朴有天姻緣,是否就能勝過朴有天應得的美好未來?自己的留下,也就是不是會扼殺了朴有天一直以來所努力的事業?身旁的人沒人敢給予他意見,因為也不會有人曉得在金俊秀心中,他與朴有天感情到底值多少錢,地位有多高。

人生總會被逼得走投無路,然後又會被逼著要選條路繼續走下去。應當如何選擇才是最完好,這僅限於金俊秀一人的價值判斷,所以誰也干涉不了。

朴有天是把問題看簡單了,金俊秀還是不懂為什麼朴有天只要求他留在自己身邊就好,縱使留下,後續的問題還是層出不窮,那為何不乾脆斬斷源頭,讓所有的問題別再綿延不絕的竄出。朴有天的日子能過得更好,而他也許心就痛個幾週年,之後一切彼此就不相干,又回歸最為當時的陌生人。

「兒,若你真的愛……」

「娘,我畫押。」金俊秀重新的拾起毛筆,眼眶含著淚水,又再說一次,「我畫押。」

金夫人看著自己的兒子這般痛苦,也瞧見金俊秀在上頭簽下了名字,然而將手印給蓋了上去。做為母親的他,很曉得自己的兒子心底是很難過,縱然他是不明白金俊秀與朴有天是如何的鶼鰈情深,可自己兒子這麼不堅強的眼淚,或多或少他是感受到金俊秀內心的那道愛情信仰的城牆已被擊的碎爛。

金老爺與金夫人最後誰也沒說話的就也一同簽下了休書。

外頭的沈昌珉是這整宗事件最大的衝擊者,他不知道為何朴府的少奶奶會變成男人,也不懂廳內的種種情況是如何演變至今天這樣的局面,不過他只明白一件事情。

金俊秀是簽了休書,那他的少爺怎麼辦?

於是他很不負責的將朴有煥留在廳外,拔腿就往府外跑,他得將這莫名其妙的事件第一線的告訴朴有天,好讓他能趕回來處理這件事情。

金俊秀將休書簽完後,人也轉身離去。他什麼也沒帶走,就如同嫁進朴府一樣,當初的他什麼也沒帶來,就遇上朴有天了。這裡的任何一切,就除了朴有天,什麼也不屬於他。但他的離開卻讓自己哭的傷心欲絕,不是他捨不得朴府的一切,只是他最捨不得朴有天。

他們的感情會成為曾經,其實這也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上天還願意讓他們多拖延多一些的日子,他並不應該難過,而是該感謝,至少他還擁有與朴有天不算短暫的回憶。

在他走出房門時,坐在外頭石階上的朴有煥,一見到金俊秀便又跑過去抱住金俊秀的大腿,笑說:「嫂子抱抱!」

身邊的金夫人與金老爺瞧這孩子與金俊秀的關係,看來金俊秀在朴府並沒有豎立什麼敵人,只是礙到朴夫人的眼而已。

金俊秀苦笑的將朴有煥抱起,朴有煥一見金俊秀眼裡的淚水,便大叫說:「誰讓嫂子哭哭!我叫哥哥去打他!」

金俊秀只是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一切都為時已晚了,要讓朴有天回過頭揍朴夫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看著這有如小一號的朴有天,便笑說:「嫂子要走了。」

這話是說的悲情,連一旁的金老爺聽的都嗆鼻,朴有煥也快哭出來了。朴有煥是緊緊抓著金俊秀不放,他不知道金俊秀要去哪,只能哭著要他別走,可金俊秀最後還是忍下心將朴有煥交給朴夫人,隨同金老爺與金夫人離開朴府。

若今世的情緣他們續不了,那麼金俊秀能等到來世再續他們的前緣。

可他始終有所不知,緣份有時是不需要等待,只需要自己懂得把握,也願意把握,根本就無須讓自己苦等至下個輩子。而他終究也不會明白,其實朴有天的腦子不是想什麼都簡單,而是金俊秀若能依他要求所做,留在他身邊,那麼所有困難的問題也將無由的化繁為簡。

其實朴有天要的真的只有一樣,就是金俊秀留在他身邊。

只是可惜的是,金俊秀卻始末都不以為然。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