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在一聽見沈昌珉給他帶來的消息,他跋足就往朴府跑回。

他喘著氣的走進朴府,所有下人一見上他,各個都是說不出話來。只見朴有天繼續往自己的臥房走去,他隨著迴廊越走越快,直到來至自己的房門前。門前外只有坐在石階上的朴有煥,他臉上哭的悽慘,小手不停擦著自己哭花的臉,沒有人理他,而他也不想理任何人,就坐在自己哥哥的房門前。

朴有煥似乎就是在等朴有天回來,然後親口告訴他沈昌珉所告知他的消息是正確無誤。

「哥哥!」朴有煥抬頭見是朴有天,趕緊跑向他,抱著他的大腿哭說:「嫂子走了……我不知道嫂子去哪了……。」

朴有天什麼話都沒有說,他只是抱起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朴有煥,拍著他的肩膀安慰安慰他。

但不會有人曉得,其實他自己才是最需要被安慰的人。

金俊秀的離去,最措手不及的就是他。現在的他,心中很激動,但他卻告訴自己,他現在需要的並不是衝動,而是得想想自己該如何將金俊秀找回來。事情的一切都聽沈昌珉說了,所以這就代表金俊秀已簽下了休書,而他跟金俊秀的婚姻也就到此結束。

但他能就這麼甘於結束掉這一切嗎?不,他不甘願。縱然是金俊秀一方想了結他們彼此間的關係,他也不會同意,更不會讓金俊秀為所欲為。從一剛開始金俊秀可能就沒有搞清楚,這場愛情遊戲裡頭,是由誰做主,又或是由誰來訂下這些規矩的。所以他不可能讓金俊秀從這場遊戲裡頭退出。

他手中抱著哭累的朴有煥,在垂柳樹下走過了幾圈,又來回走過幾回,一聲也沒吭的他,思緒最後被來者給打斷。

「天兒,沒想到你今日這麼早歸。」

來者是朴夫人,他臉上得意的神情被朴有天所瞧見,但朴有天卻什麼也沒表示,又聽著朴夫人接下去說:「這是英秀所簽下的休書。」朴夫人慢慢的將手中的休書拿過給朴有天。

他接過了手,臉上什麼表情也無的他,在朴夫人離去時,只又聽見他說:「這份是描摹的,正本在我那。」

朴夫人做事一向謹慎,他懂正本不該交予朴有天,就怕自己的兒子一時性發將休書給撕了。從頭到尾朴夫人沒問他是不是愛那男人媳婦,也沒問他願不願意再娶親,但更怪的是,朴有天卻也沒向朴夫人開口討讓金俊秀回朴府。

他緩緩的垂下頭,一手抱著已睡著的朴有煥,另一手便把手中的宣紙給甩開,紙上的內容就攤在自己眼前。那份修書內容並不多,可他卻一直看著上頭的字樣,最後嘴角卻微微的上揚。

他將紙張又再給折好,一人抱著睡的都流口水的朴有煥,繼續在那顆垂柳樹下來來回回的走著。

沒有人能猜出朴有天心底想什麼,更不會有人明白,為何朴有天最後的神情是愉悅,而非感傷。



「去去,快把英秀給找回來!」金老爺慌張的下令。

日子已過兩天了,金俊秀從回府後踏入自己睽違已久的臥房就不再走出過。送進的膳食總是發臭的又端出來,他沒有胃口,什麼東西也吃不下。心痛到一點知覺也沒有的他,他只想抱著棉被埋頭大哭。

實話實說,金俊秀自己也不想簽那啥鬼的休書,但自己終究會簽,他還是希望朴有天能因犧牲自己而換取更好的未來。他不是什麼偉人,可若要他犧牲這點事情,是男人的他,他願意就搏這點骨氣讓朴有天能過的更好。

但現在想想當時他是希望朴有天好,可自己卻沒想過原來離開朴有天會使他的心這麼疼。他也因此發現,其實他好多事情都沒有去設想過。多心的他卻想什麼也不周全,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現在才會這麼狼狽難堪。

什麼人說話他都不聽了,他也聽不下。

所以金老爺才會慌忙的命下人將金英秀找回來。從小到大金俊秀若耍起脾氣來,能與他對談的也只有那親妹了。金老爺希望這次也不會是例外,為了不讓金俊秀在這麼虐自己又墮落下去,他只能趕緊的將金英秀找回來,讓他與金俊秀好好談談。

然而,朴有天與金俊秀休婚一事,在傳進鄭允浩的耳裡時,日子又是過了七天。

這十天裡,朴有天沒有急著去找回金俊秀,他似乎是在等待什麼,日子一如往常的過,他不曾吵鬧,也沒跟任何人抱怨,一切的商業繼續進行,似乎金俊秀的離去對他而言一點也無影響一樣。

鄭允浩這盤棋是下不了,在他明白朴有天並未將金俊秀當下找回,任時間過了都有十天之久,他最後還是將棋局打住,皺著眉問:「你就願意順著令堂的安排?」

朴有天收手,但眼神卻看著這盤棋局,沒回話。

「你就願意……讓你與俊秀的感情到此為止?」鄭允浩又問。

這件事情朴夫人是低調處理,就連朴老爺也不知金俊秀是男人一事,只知道自己媳婦是因為生不了孩子所以才休婚。可也因如此,鄭允浩與金在中的地位與權勢卻一點忙也幫不上。

朴有天輕聲嘆了口氣,便淡淡的說:「不,小的不願意。」

既然不願意,那又為何什麼動作也無?鄭允浩對此真感困惑,若心底真是在意,那為何就不見朴有天著急了?

「可你──」

「小的與他一直都是一起,自始至終都會是一起。」朴有天很篤定的看著鄭允浩說。

一開始至最後既然都是一起,那麼理所當然的,他不怕金俊秀與自己的姻緣會說斷就斷,說分就分。緣分外界沒有人干擾的了,只有自己願不願意捨棄而已。既然他並未放棄,那麼就算金俊秀與他是孽緣,也並不會因此而斷裂。

他只是在等時機,時機到比當下衝動的找回金俊秀更能保留住他們往後的一切生活,一切的未來。只要時機一到,誰也阻攔不了他,就算是金俊秀不願,他也會把他扛回自己身邊,無所不用其極的將紅髮人兒留在身邊,要將人兒欺負到日日夜夜都下不了床,他也在所不惜。

他們之間的情誼重要,但時機更是重要。

他緩緩的垂下頭來,看著眼前的棋局,伸手移動了棋子,便低聲的說:「將軍。」

他很有把握,接下來的一切,就如同這盤棋局般,他知道如何逆轉,且他絕對不會再讓任何人有反抗的機會來阻礙他與金俊秀的感情。

屬於他的……終究是屬於他,沒有人能改變的了。



金英秀從外地一路快馬加鞭的趕回金府。

他一回到金府,就被金老爺與金夫人趕緊抓至身邊,將從頭到尾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金英秀。雖然沒有人曉得金俊秀在朴府裡究竟受了多少委屈,吃盡多少苦頭,但全府上上下下卻對於一見事情是採一致的見解。

就是金俊秀是愛上了那個朴府的朴有天。

金英秀像是重責大任一樣的將金俊秀的房門踹了開來,走進自己好久不見的親哥房裡,那股奶香是他哥哥獨有的氣味對他而言是非常熟悉。他慢慢的走至床緣,低了頭就瞧著在床上仍是抱著棉被的金俊秀。

他不曉得金俊秀是睡了沒有,可他也二話不說的就將金俊秀的棉被拉走,大聲說:「哥,我回來了。」

本是側著身睡的金俊秀,一聽見金英秀的聲音,便也趕緊的起身看著金英秀,雙眼早已哭腫的他,瞧見金英秀回府,他不免雙眼又是沾染上淚水,哭說:「你可懂的回來……哥、哥全都被你害死了。」

都是金英秀讓他扮什麼女人,然後愛上那傻的要死又溫柔的要命的朴有天,接著又被朴夫人趕出朴府來,然而現在在這間臥房裡哭的快沒命。這全都是金英秀的錯,都是。但金俊秀卻不想承認其實是自己願意幫,也甘願的愛上那傻子,然後自己斷然的簽下休書,離開朴府。

他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講,但金英秀卻曉得自己哥哥在說些什麼。

金英秀慢慢的坐上床,然後將金俊秀抱上。他讓金俊秀的下巴擱在自己的肩上,輕聲的跟他說:「哥,你只需要回答我幾件事情即可。」

金俊秀只是一直啜泣,但沒有拒絕金英秀的請求。

於是金英秀又繼續說:「那什麼朴什麼天的愛你嗎?」

金俊秀睜著他那紅腫許久的鳳眼,看著前方的蚊帳,緩緩的點頭說:「他愛。」

「那麼你愛他嗎?」

金俊秀腦子裡慢慢的想著他與朴有天所走過的一切。朴有天總是聽自己的話,他總是順著自己,也疼著自己。縱然在床上老是判若兩人,可無論如何,朴有天對他還是溫柔,是疼惜。

那麼他呢?他愛朴有天嗎?

如果說他愛,那麼為何自己又會待在這裡哭,絕食吃不下東西?他做的決定,是愛朴有天的表現,還是傷害朴有天的行為?他腦子越想越雜,太多的複雜回憶在他腦海中徘徊,於是他又無助的哭了起來。

自己哪裡算的上是愛朴有天了?

「哥,你認真想想,你愛他嗎?」

可能就是因為愛,所以他現在才會這麼痛苦。可能就是因為愛,他才會將自己的初吻自動的給予朴有天。也可能是因為愛,所以才會毅然決然的留在朴有天身邊,讓他們彼此的命運交織,然而開始為對方轉動。

「我愛。」金俊秀說。

已是第二次面對自己的心意了,所以他很後悔自己簽下了那休書,而沒有做到與朴有天所約定的事情,他只要留在他身邊就好。就這麼一個簡單的要求,他卻沒有做到。

「哥,那個什麼朴的,他會再來。」金英秀拉開了與金俊秀的距離,朝著他微笑說。

既然他愛他,他也愛他,這事已經很明顯了,沒有誰願意放棄這段感情,那麼就不可能有結束的結果發生。雖然已過了好幾十日,朴有天連個身影也沒見著,但金俊秀這回卻願意相信金英秀所說的話,他與朴有天還會再相會。

除非朴有天已不愛他,那麼他也只能對朴有天說,對不住,當初的我並沒留在你身邊。

除非朴有天已經不愛了,不然他不能再放棄等待。他會等,就像日日夜夜都等著朴有天歸來的時候一樣,一直等下去。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